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53章 本宫不屑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第53章 本宫不屑

    秋水苑里,苏若然站在房门外,有些形单影只。

    房门紧闭,肖以歌和君墨寒已经进去一个时辰了,里面没有动静,苏若然就倚在树身上,没有来回走动,眸光更是一沉如水,十分的淡定,甚至可以说是淡漠。

    她也明白,这一次,君墨寒也是因为自己才中箭的。

    君浩天要害她,一定要将君墨寒支开的。

    当然,君浩天也想要君墨寒的性命。

    只是苏若然不明白,君墨寒应该知道是调虎离山之计,为什么,这两次都会上当?

    而且这一次还受了重伤?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管家来了几次,见主子没什么动静,再看苏若然也不言不语,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不该传饭。

    只能焦急的走来走去。

    门被推开,肖以歌抖着水红色的袖子,一摇三晃的走了过来,似乎走路不太稳,还抬手擦了一下额头的汗珠。

    看样子,君墨寒伤的很重。

    不然,肖以歌的表情也不会这么凝重。

    苏若然仍然没有动,就算管家在院子里转来转去,她的眉头都没有动一下。

    更像被定在了那里一样。

    一袭白衣,头上没有饰品,只有一素白绢花,小脸白晰如奶瓷一般,唇色晶莹泛着粉色,大眼睛漆黑如墨,小巧的鼻尖,坚/挺的鼻梁,更像一副仙女图。

    让面色不怎么好看的肖以歌愣了一下。

    看的呆愣了几秒钟。

    是管家迎过来,才让他缓过神儿来。

    “肖神医,二少爷怎么样了?”管家一脸的焦急,走到了肖以歌面前。

    “没事了。”肖以歌又从腰间抽出扇子,“啪”的打开,摇了几下,不过,有几分烦躁,还是看向了苏若然:“苏若然,他是因为你受伤的,你不进去看看他吗?”

    语气不好,似乎在咬牙。

    他对苏若然的成见还是挺深的。

    对于他连名带姓的称呼,苏若然也没在意。

    身形动了一下,还是缓步向房间里走去,没有多看一眼肖以歌。

    留下肖以歌站在原地,表情竟然有些垮了。

    连扇子都不摇了,气愤的别回腰间,快速跟着苏若然的脚步进了房间。

    “你明知道是陷阱,还要跳进去?”君墨寒的脸色微微泛白,不过五官仍然冷硬,嘴角紧紧抿着,应该是伤口处很疼,看到苏若然进来,挑了挑眉眼,不过苏若然的语气不怎么好。

    她觉得,自己应该有太多事情不知道。

    以君墨寒的聪明睿智,怎么会第二次上当?

    还让她险些在天下酒楼前被众人撕了。

    “你这是什么态度?墨寒是因为你才受伤的。”肖以歌的声音也拔高了几分,大步走了过来:“你也太没良心了。”

    气的不轻,肩膀都在不自觉的抖着,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小兽。

    当然,更让苏若然联想到了小受……

    看得出来,肖以歌是全力维护君墨寒的。

    “让她说。”君墨寒语气凉凉的,淡淡的,没有情绪起伏,眸光似水,直看着苏若然,其实他的心也紧了一下。

    这个女人,太聪明了。

    不过,他就喜欢苏若然这份乖张聪明的样子。

    如果她还像苏家大小姐那样没用,在她与君浩天大婚那天,他就甩手不管了,是浸猪笼,是游街,只怪她命不好了。

    不过,改变之后的苏若然却让他一瞬间就来了兴趣,所以,紧紧抓着不放。

    又介于爱情与利用之间!

    “如果我没记错,上一次在典当铺前,就是这样的技两吧。”苏若然直视着君墨寒,一双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不参杂一点情绪,清澈无杂质。

    让君墨寒有一瞬间的震撼,这一双眸子,太过清澈了,让人忍不住想陷进去了。

    肖以歌还是有些急,站在一旁,想动手推开苏若然,想到她出手狠辣,又忍了,只能又烦躁的扇扇子。

    君墨寒的面色终于变了变,一边用手撑着身体坐了起来,他也想过,以苏若然的聪明,这件事一定瞒不过她的。

    只是他还在犹豫着要不要说出来。

    这件事,可是非同小可。

    “不能说,便算了。”苏若然这才缓了一些情绪,她也明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她不是君墨寒的什么人,没有必要知道太多。

    她,一向是有自知之明的。

    听到这话,君墨寒的眸色更深了。

    连一旁的肖以歌手中的扇子都顿了一下,他自然是知道一切的,不过这件事,的确不能让苏若然知道。

    只是这个丫头如此聪明,倒让他的心里有什么东西在变化了。

    看来苏家千金能活下来,也未必全是君墨寒的手段。

    这个丫头也不是废物,进退有度,聪明睿智的。

    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

    倒让肖以歌对她的印像改变了许多。

    也明白,为什么君墨寒非要将她留在身边了。

    这样一个女子,的确能替他做很多事呢。

    “好,时机到了,我一定告诉你。”君墨寒提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了回去,眼底也闪着光芒,一边抬手握了一下苏若然的手腕:“不过,最近几日,你一定要小心,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

    好在有肖以歌在。

    “不必。”苏若然看了一眼握在自己手腕上的大手,君墨寒长年练武,沙场练兵,所以手心里全是茧子,此时握着她的手腕不算用力,却也让她觉得不适,想要抽回来,不料君墨寒握的更紧了,不打算松开了。

    “墨寒伤的很重,今天夜里,你守着他吧。”肖以歌也看到了两人一抽一紧的手,眼底竟然紧了一下,然后,捏着扇子出去了。

    苏若然拧眉,回头看到肖以歌走到门边,忙喊了一声:“肖以歌,你才是医生,为什么让我留下来。”

    “你是我的夫人。”君墨寒不管身上还有伤口,用力捏着苏若然不松开。

    眼神十分的坚定。

    “砰!”的一声,肖以歌已经将门关了,大步离开。

    留下苏若然一脸不甘心的瞪着君墨寒。

    “我是你什么人,你比任何人都清楚。”苏若然很生气,自从她穿越到此,就发现君墨寒很无赖了。

    君墨寒的手指在苏若然白晰的皓腕上轻轻摩/挲,眸光一明一暗,透过烛光看着苏若然:“你是我的夫人。”

    这一句话就够了。

    换来苏若然一个白眼,她总有一种掉进陷阱里爬不出来的感觉。

    “你说的戏班子,我让以歌去安排了。”君墨寒不松开,苏若然不敢太大动作,毕竟他已经中箭,而且伤的不轻,所以找了一个比较舒适的位置坐了,拿眼瞟着君墨寒。

    她刚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就被这个男人惊艳住了,此时看着这张养眼的脸,心头的气愤倒也少了几分。

    看美男,也是一种享受。

    她还是雇佣兵的时候,觉得男友已经很帅了,可是与君墨寒一比,简直就是渣渣。

    想到男友,苏若然的心口又有些痛了,眼角眉稍都挂了一层悲伤。

    君墨寒也一直注视着苏若然,此时竟然也感觉心底一疼。

    “还有,苏家欠的那些银子,会有人替你还上的,别急。”君墨寒想问苏若然怎么了,又觉得没立场。

    她一定不是苏家的大小姐,可她是谁,他不知道,又怕知道。

    所以不敢开口问询了。

    苏若然这才抬头看他:“估计还完了,你也倾家荡产了,估计这宅子都保不住,堂堂威远将军最后无家可归,这可是大魏皇朝的笑话了。”

    她其实也意外,君墨寒会扛下这一切。

    “非也非也。”君墨寒也摆了摆手:“君浩天不是想让你还给那些人银子吗,咱们就让他来代劳好了。”

    “他……”苏若然大眼睛转了转,有几分疑惑不解:“他一定不肯的。”

    “你忘记了,他现在是君家的家主,你是君家的二少奶奶。”君墨寒眼角挑起,眯在一处,闪出一抹冷芒。

    他也不能让君浩天好过。

    “这……他完全可以不管的。”苏若然还是摇了摇头。

    然后又想到了什么:“或得,也能管,我们给他打一张欠条好了,高利息。”

    “聪明。”君墨寒也笑着点头。

    当天下和天下酒楼还没有开业,所以,他不能倾家荡产,不过,他高利息借君浩天的银子,还是没有问题的。

    苏若然眉眼一转,心里也有了计议。

    这一次,她要让君浩天赔的血本无归。

    这可是他自己找的,不能怪她心狠手辣。

    管家送来吃食的时候,就看到苏若然倚在君墨寒的怀里睡着了,睡的很恬静,不似平时那副冰冰冷冷,谁都欠她银子的表情了。

    “放下吧。”君墨寒的后心有伤,不过他却搂着苏若然,让她睡的更舒服一些,眼底是……深情。

    没错,管家看到了深情款款。

    肖以歌临睡前也来看了看君墨寒,生怕他夜里会发热。

    不过看到苏若然在他怀里,觉得就算发热,君墨寒也是活该,这个时候,还忘不了美色,把那女人搂的那么紧。

    “看来,你真的动心了。”肖以歌的声音不高,眯了眸子。

    君墨寒低头看怀里的女子,那张精致的小脸映入眼底,让他的眸光都不自觉的温和了,抬眸时,却又冷硬了几分:“你想多了,现在还不能让她离开,她能帮我们。”

    “所以,色/诱!”肖以歌这才挤了挤桃花眼,摇了摇头:“其实你这样古板木纳的人,要色/诱一个女人,实在有难度,不过只要这个丫头不傻,就会上钩。”

    “龌蹉手段,本宫向来不屑。”君墨寒冷哼一声,还是搂着怀里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