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54章 不死也要扒层皮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h3 class=”read_tit”>第54章 不死也要扒层皮</h3>

    苏若然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边是空的。

    她还有些反映不过来,揉了揉额头,似乎这一觉睡的很香。

    院子里似乎有些吵,不过,声音不高,离她的房间有些距离,再想到君墨寒有伤在身,不好好休息,竟然早早就走了,心下倒有些担忧了。

    可以说,她和君墨寒是四面楚歌。

    走到哪里都不安全。

    想着翻身下床,洗漱了一番,早饭都没吃,就去找管家要了一些草木灰和石灰石。

    她要给君浩天打一张特殊的欠条。

    因为君墨寒与管家招呼过,所以,苏若然开口要什么,都不会有异议,直接去办就行了。

    拿了草木灰和石灰石,苏若然配比了一下,便心满意足的向大房走去。

    她要去见君浩天。

    君府已经围了一堆人,都是昨天找苏若然要帐的,今天如约而来了。

    这件事,是君浩天和上官尘挑起来的,自然不会轻易收手,更不会随便落幕。

    走到大房,就看到君浩天和君墨寒都在,总管正点头哈腰的给君浩天扇着扇子,对君墨寒只当看不见。

    虽然君墨寒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可在这君府,现在是君浩天说了算。

    “老二,你凭什么觉得我会替你们拦下这些麻烦?”君浩天不为所动,只是大爷的坐在那里,让家丁围了那些要债的商人。

    眸光如水,深沉的可怕。

    本来昨天他也计划的天衣无缝,更有上官尘派来的人引走了君墨寒。

    却没想到君墨寒这么彪悍,竟然从几十个杀手圈子里杀了回来,保住了苏若然。

    而现在,更把麻烦引来了君家。

    他自然不会出银子,毕竟是二房的事情。

    不过他喜欢看热闹,想看君墨寒和苏若然如何收场。

    见苏若然走来,君浩天的笑容更深了,眼底还带着不怀好意的揶揄。

    其实他也觉得苏若然很漂亮,之前似乎没注意过呢。

    苏若然还是一身白衣胜雪,有些瘦削,却走的不卑不亢,五官端庄,淡定镇静,抬眸看了看那些讨债的商户,就站到了君墨寒身旁,低头耳朵了一阵。

    两人形容还是很亲密的。

    特别苏若然眉飞色舞的说了几句话后,君墨寒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几分,也挑着眉眼看她,眼神很深情。

    一边还点了点头:“夫人,真是聪明。”

    还抬手搂了一下她的腰身。

    不过苏若然感觉得到他的僵硬,看来他也在强撑。

    估计一直都在等苏若然来救场呢。

    说过话,苏若然就静静的站在了一旁,眼观鼻,鼻观心,仿佛没她什么事了。

    君浩天看着这样的画面,竟然觉得不爽,只是冷哼了一声。

    “君浩天,我的提议,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利息加倍。”君墨寒的面色平静的没有一点波澜,看向君浩天,语气也是淡漠的。

    更带了几分不屑。

    不是他不出银子,是他要让君浩天长点教训。

    这句话,终于让君浩天的眸光动了一下,光芒闪烁,利息加倍,这可是难得的机会,他用这张借据就能压死君墨寒了。

    即然君墨寒不舍得苏若然这个女人送命,那么,就让他也偿偿与自己作对的后果。

    他相信自己,能让君墨寒和苏若然一无所有!

    这样想着,君浩天就觉得过瘾。

    “好啊,当场立借据,签字画押。”君浩天微一点头。

    他的声音都提高了几分,可见多么兴奋。

    刚刚他还在犹豫,现在,却直接让下人拿了笔墨纸砚。

    苏若然顺手就给了君墨寒一支毛笔,这是她一早上的成果,添了特殊的料……

    对于苏若然的小动作,君浩天也没在意。

    他已经想到了君墨寒凄惨的样子。

    心情更是大好,手指不自觉的在桌子上轻轻敲击着,他是当朝大司农,一直都与银钱打交道,更是懂得算计。

    而且这一次商户暴/动围攻苏若然也是他一手策划,大半的借据都是一手伪造出来的。

    打了借据,君浩天吹干墨迹,小心翼翼的收进了怀里,才让管家带着商户去帐房了。

    一听说有银子,商户都安静了下来,有秩序的去排队领银子了。

    “君浩天,多谢你替我解了燃眉之急。”君墨寒也笑了一下,站起身来,对着君浩天抱了抱拳,倒是很有诚意。

    君浩天还沉浸在自己的小算盘里,此时只是摆了摆手。

    换来苏若然冷冷一笑。

    君浩天不是草包,他自然算计出这里面的好处。

    不过,他万万想不到苏若然给了他一份特殊的大礼!

    一回到二房,肖以歌就摇着扇子凑了过来,看着君墨寒和苏若然并肩走过来,两人的脸上都带着笑意。

    “事情解决了?”肖以歌在两个人的脸上扫过一遍,狐疑的问着,扇子还摇着,不过有些烦燥:“墨寒,你的伤,小心点。”

    君墨寒又看了一眼苏若然:“让以歌替我换了药,就带你去酒楼。”

    “墨寒,你都不用早朝的吗?”肖以歌觉得君墨寒把精力都放在苏若然的身上是不对的,他们还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做。

    肖以歌觉得苏若然挺祸水。

    “今天不用了。”君墨寒眸色平静:“皇上知道我在做什么。”

    君浩天和上官尘所作的一切,一定是皇上默许的,所以,皇上应该知道,君墨寒很忙,根本抽不开身的。

    苏若然还是扯了扯嘴角,这个君墨寒也挺狂妄呢。

    真不怕皇上作了他!

    那有恃无恐的样子,倒很对苏若然的胃口。

    就不自觉的多看了君墨寒几眼。

    站在门边的君墨寒也挑眉看苏若然:“好看吗?”

    “好看。”苏若然实话实说。

    她觉得有肖以歌的映衬,君墨寒的霸气尊贵更甚了,与生俱来的气势。

    让一旁的肖以歌额头满是黑线,他没想到君墨寒和苏若然还能这样相处。

    真的太惊人了。

    不过他还是以最快的速度拉着君墨寒进了房间:“撑了一上午了,后心的伤口一定裂开了,别在这里假装风流了。”

    他就是觉得君墨寒在勾/引苏若然。

    肖以歌以无聊为由,也一路随着君墨寒和苏若然去了酒楼,里面的桌椅摆设,依然耳目一新,还有街头街尾的小广告,更让肖以歌觉得奇特。

    “这个女人的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啊。”肖以歌觉得不可思议,他觉得自己的医馆也应该改一下风格。

    特别苏若然设计的当天下和天下酒楼,太高大尚了。

    肖以歌这话是对着君墨寒说的:“不愧是苏家的千金小姐,有经商的头脑。”

    “这不算什么,后面还有更神奇的。”君墨寒也是一脸的期待。

    苏若然的那些方案,他都看过,心里也早就有了定夺。

    手里的扇子顿了一下,肖以歌柳眉拧了一下,细长的桃花眼里一下子就蓄满了滟潋波光:“我要留下来。”

    他倒要看看,这个苏若然还能给他什么惊喜。

    一边又凑了过来:“她真的不会用毒吗?”

    “不好说。”君墨寒看了一眼在培训戏班子的苏若然,眸光似水,一边抬手从怀里取出一方纸张,打开来看了一眼。

    本来似水的明眸一下子就眯在了一处。

    眼底嗖的闪过一抹光芒,脸色都变了。

    这样的变化,肖以歌也注意到了,也凑上那张纸:“怎么了?”

    就看到他手上的纸白白净净的,什么也没有。

    却是君墨寒拧着眉眼,一脸认真,让他不明所以了:“这纸上有什么?”

    “什么也没有。”君墨寒的心是震撼的,握纸的手微微用力,嘴角紧紧抿了,再去看苏若然的背影,眸光更深了。

    肖以歌兴趣缺缺,一边用扇子打落了君墨寒手中的纸:“什么也没有,你这副样子做什么……”

    然后又想到了什么,从地上拾起纸张来:“什么也没有?”

    眸光更清澈了:“如果我记得没错,这是我给你开的处方。”

    “对,没了。”君墨寒觉得大脑里有什么炸了一下,让他整个人都震动了。

    他最初也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的,不过,就算借据是真,他也有办法对付君浩天,可没想到,苏若然鼓捣了一早上,就给了他这么大的惊喜。

    肖以歌也看了一眼白衣胜雪的苏若然,眯了桃花眼:“这个女人还真狠,是不是,君浩天手里那张借据,也和这张白纸一样……”

    是肯定,不是疑惑。

    “她到底是什么人……”肖以歌轻声说着,更像是自言自语。

    “她是我的夫人。”君墨寒笑了笑,恢复了一脸如常:“所以,我很期待她接下来要做的一切。”

    这样的手段,要重震苏家,根本就是易如反掌。

    “的确,我也期待了。”肖以歌两眼放光,又指了指戏班子:“那是在做什么?不是唱戏吗?怎么还耍上杂技了?”

    “让她折/腾去吧。”君墨寒笑意也深了,更有着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温和。

    这个女人,一直都在给他惊喜呢,太有意思了。

    他也能想到,君浩天将借据拿到上官尘面前时的样子,一定吐血了吧!

    “不过,君浩天也应该是知道了什么,不然这两次不会用这样的手段。”君墨寒又正了正脸色:“他有这样的准备,我也不能大意,所以,我准备让苏若然接手金风细雨楼。”

    “她?”肖以歌一摇扇子,还是犹豫了:“虽然她的飞镖很有准头,更有毒针在手,可这些,根本不能让她在金风细雨楼立足,你要想清楚。”

    进了那里,不死也要扒层皮。

    ?

    百度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yue du yue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