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56章 夫君任务没完成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h3 class=”read_tit”>第56章 夫君任务没完成</h3>

    君墨寒压着苏若然,倒是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了,只是用双眼打量她,眸光忽明忽暗,让人读不懂情绪。

    因为刚刚的挣扎,苏若然的手臂暴露在半空,明艳艳的守宫莎就在君墨寒的眼前,他忍不住抬手轻轻摩/挲,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双手被搁置在头顶,苏若然一侧头,也看到了那颗红艳艳的痣!

    在她眼里,就是一颗痣,不能怪她见识少,实在想不到其它的。

    “君墨寒,你敢动我,信不信我让玲珑和六音杀进来?”苏若然感觉着他摩/挲自己手臂的手指有些粗糙,更是伸手捏住了她的手腕,更是他整个人都用了些力气压着她,让她感觉到了他的身体变化……

    她早就无法淡定了。

    这个人要是硬来,她还真逃不掉。

    对于君墨寒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的调戏,她也是心里没底儿。

    不过她明白,自己一定是有利用价值的。

    “哦,我忘记了,玲珑和六音现在直接听你指挥了,其实我也很佩服你,三天就出了金风细雨楼。”君墨寒的呼吸也有些低沉了,声音有些沙哑,一字一顿,然后在苏若然的耳朵吹气,趴在她的身上,感觉着他胸口不断起伏,也有些热血沸腾!

    不过却在极力忍着。

    他明白,说归说,一旦真的做了什么,等到苏若然有反手机手的时候,可能会阉了他!

    他绝对相信这个丫头能做到。

    想到金风细雨楼,苏若然的神经都快麻木了,那里真的很可怕,她是最出色的雇佣兵,从小就经过严苛高难度的训练,也不及金风细雨楼一二!

    可君墨寒把她直接扔了进去,让她自生自灭。

    她自然恨透他了。

    君墨寒见苏若然的眸色墨墨,看不出情绪,又在她的颈间吹了吹气:“其实你一直都想收复玲珑吧,我只是顺水推舟。”

    身体颤抖了一下,苏若然狠狠瞪一眼君墨寒。

    她很少在男人面前吃亏,可在君墨寒面前,却总是吃亏。

    气的心都疼了。

    又无能为力。

    “那有什么用?金风细雨楼是我的,可金风细雨楼的老板是你。”苏若然侧了侧脖子,想与君墨寒拉开一点距离,有些不屑的说着。

    她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金风细雨楼的boss是君墨寒,她拿下的不过是一些小喽啰。

    君墨寒的手指不自觉的抚过苏若然的脸颊:“真聪明。”虽然女人如此不怎么可爱,不过君墨寒就是喜欢。

    听到这话,苏若然更生气了,挣扎了一下,想抬腿踢他:“下去。”

    “夫君还没完成任务,怎么能下去呢……”君墨寒反腿压住她乱动的身体,不过面色却微微泛红,呼吸渐渐急促:“还有你这样乱动,我这样一个正常的男人,是把持不住的。”

    警告,深深的警告。

    让快要吐血的苏若然一下子就僵住了。

    她的大脑都有些空了。

    只能拿眼瞪着君墨寒,一动也不动,只是气氛有些怪异,嗓子有些干,她下意识的用舌尖舔了一下唇瓣,咽了咽口水。

    盯着她看的君墨寒只感觉轰的一声,有什么东西在脑子里炸开了,身体里的血液都在沸腾了,低了头,就攫住了苏若然的唇瓣,如蜻蜓点水一般,却辗转纠缠不肯离开。

    苏若然的太过被动,被口勿得有些迷糊了,一双大眼睛也迷离了几分。

    前世,她与男友虽然没有越过最后一道防线,接口勿却不陌生。

    可此时此刻,苏若然就是觉得心跳加快,情动不已,仿佛周围开了无数朵玫瑰花那样绚丽美好,也让她沉浸其中。

    感觉到她的回应,君墨寒撬开了她的唇,缠上她的舌,加深了这个缠绵霸道的口勿!

    直到苏若然呼吸都不稳了,君墨寒才松了她,看着苏若然迷蒙的双眼,君墨寒一向清冷的眸色也深沉了几分。

    这里如果不是天下酒楼的后院,如果今天不是天下酒楼开业的日子,人来人往,他可能真的会让苏若然手臂上的这颗守宫莎消失无踪……

    不过,现在不是时候,他得忍!

    看着苏若然晶莹红肿的唇瓣,君墨寒怕自己忍不住,忙移开了视线。

    身体却压着苏若然不肯离开。

    “夫人在吗?酒楼出事了。”掌柜子的喊声就在门外,还沉浸其中的两个人条件反射的瞪向彼此。

    君墨寒反映更快,顺手抽回绑在苏若然手上的腰带,快速系了。

    一边扶起苏若然替她整理了长发,衣衫,更是抬手抚了她微微泛红的脸颊,嘴角挑起一抹笑意,那笑带了几分邪魅。

    此时的苏若然的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真的让人把持不住。

    不过苏若然也快速清明过来,抬手掐了自己的手臂一下,痛意让她彻底的清醒,更是抬眸狠狠瞪了一眼君墨寒。

    两人才双双出了房间。

    不过,苏若然落后了一些,微微低了头,她的脸还有些热。

    怪自己刚刚竟然动情了。

    “将军也在,正好,太子殿下来了,他要坐在靠窗的一号桌,那张桌子已经被预定了,现在不好协商。”掌柜子额头全是汗珠,一脸的焦急。

    他的确是无法处理,毕竟是太子殿下,无人敢得罪。

    可桌子有人定下了,为了天下酒楼的名誉,必须得与预定之人亲自商议才行。

    这个预定之人却迟迟不出现。

    要知道,早在一个月前,天下酒楼的宣传工作就开始了。

    所以,天下酒楼早就传得天下皆知了。

    会引来什么人,都不好说。

    “又是他!”苏若然想到上官尘一次次的想要自己的命,也恨得咬牙切齿,现在还跑到这里闹事,一定是有意的。

    “夫人!”看着苏若然一脸气愤的大步向前走去,君墨寒忙抬手拦了:“夫人,别急,你有办法对付他?”

    毕竟是当今太子,君墨寒虽然得君心,却也不敢太放肆。

    要知道,他握着兵权,一举一动都在皇室的窥视之下。

    的确不能轻举妄动。

    苏若然被君墨寒扯进了怀里,此时抬头看了他一眼,笑了一下,只是那笑让人觉得脊背发凉,看来这小丫头的阴险一面又露出来了。

    连管家都觉得这炎炎夏日,竟然阴风阵阵了。

    “交给我吧,你是将军,不好与太子殿下直接见面。”苏若然挑了挑眉眼,大眼睛清清澈澈的,似乎刚刚的阴险笑意是君墨寒的错觉。

    这酒楼毕竟姓苏。

    上到二楼,就看到上官尘大大方方的坐在正中央,一身滚边苏绣白色长衫,风流倜傥。

    手里还摇着一柄扇子。

    倒是掩了几分他身上的戾气和阴气。

    不过他长了一双蛇眼,如何都掩饰不住那抹冷厉。

    只是此时多了些阴柔。

    “太子殿下。”苏若然恨不得上前给他一针,让他直接丧命,不过还是忍了,她做事,一向都会给自己留后路的。

    “原来你就是这家店的老板,来的正好,本宫要坐一号桌。”上官尘就是来惹事的。

    看着苏若然时,脸上的笑意那么深,带着挑衅。

    在血牢的时候,敢那样嚣张,他自然得戳戳她的锐气了。

    让她明白,与当今太子做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就比如眼下这件事,处理不好,太子就能砸了天下酒楼,没人敢说一个不字。

    苏若然袖子里的手都握成了拳头,深呼吸,再深呼吸。

    她让自己淡定,一定要淡定。

    站在暗处的君墨寒倒是不为所动,他是相信苏若然的,当然,他今天会来,就是无条件支持苏若然的。

    为了苏若然,他把皇上都得罪了,也不差一个上官尘。

    而且他与上官尘,本也不是一路人。

    就是因为他几次拒绝与上官尘合作,才会让皇上更信任他。

    以皇上生性多疑的性格,就算是亲儿子,也会防备的。

    “太子殿下能来敝处,真是蓬荜生辉,殿下既然要坐这张桌子,民妇自然不敢怠慢。”苏若然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面色淡定,心绪平和,说话的语气都是温温和和的。

    她也不想与太子发生正面冲突。

    那样只会给他杀了自己的理由。

    今天的苏若然仍然是一身白裙,她要替苏夫人守孝三年。

    不过这一身素雅的白,散在身后没有修饰的长发,却衬得苏若然如仙人下凡一般,眉眼如画,倾国倾城。

    也让上官尘看的有些痴迷。

    听到她这样温和的话,竟然忘记了这个丫头全身带刺的样子。

    只是点了点头:“对,本宫想坐一号桌。”

    上官尘那明显温和下来的声音,也让掌柜子松了一口气。

    “候长柜,找两个伙计把一号桌子搬到太子殿下这边来,太子殿下要坐一号桌。”苏若然说的云淡风轻,倒是温柔似水。

    那样子,还真是温婉明媚。

    不等上官尘反映过来,一号桌子已经被抬着放到了他面前。

    苏若然上前,亲自端起茶壶给上官尘斟茶,纤细白晰如青葱一样的十指端着茶杯恭恭敬敬的送到了上官尘面前:“殿下请用茶,民妇今日酒楼开业,实在分身不暇,没能好好招待殿下,还请殿下恕罪。”

    茶杯是极少见的青瓷,衬上苏若然白晰的手指,看在上官尘眼里,更像一副上好的水墨画。

    也让他的眸子眯了眯。

    这青瓷在大魏皇朝也没有多少,这天下酒楼一开业,酒杯茶杯竟然一水儿的都是。

    也让他有些了震撼了。

    他甚至想知道,面前这个丫头是如何做到的?

    这明明还是苏家那个没什么脑子的千金小姐,做事说话,却明显的不同了。

    “大胆妇人,你竟然如此戏耍本宫。”上官尘移开视线,他怕自己看到如此苏若然,会忍不住心软。

    这样明艳动人的女子,整个大魏皇宫也没有。

    特别这个女子还那样淡定从容,竟然让他有些折服了。

    苏若然的手一抖,忙后退了一步:“民妇不敢,是殿下说要这张桌子的,民妇哪里做错了,请殿下明示。”

    这说话的当儿,掌柜子已经派人将窗旁边一号的空位补了。

    上面立了一块“已经预定”的牌子。

    上官尘起身,猛的抬手捏上苏若然的下颚:“本宫还真是小瞧了你。”

    后方的君墨寒意欲起身上前,被一旁的肖以歌拦了下来,一边轻轻摇头:“这点小事,她要是都解决不了,重震苏家,根本没有可能。

    还有这家酒楼姓苏,不姓君!”

    ?

    百度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yue du yue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