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57章 全都中毒了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h3 class=”read_tit”>第57章 全都中毒了</h3>

    肖以歌拉着君墨寒,他也很佩服苏若然的手段,更知道,上官尘不是那么容易打发的,不过他更明白,这件事如果让君墨寒出面,更难解决了。

    或者苏若然这样插混打科,才能把局面稳定住。

    这个道理,不仅肖以歌明白,君墨寒更明白。

    可是看到苏若然被上官尘捏了下颚,就是忍不住要冲过去,要去保护好自己的女人。

    此时君墨寒的手已经握成了拳头,随时都会出手。

    “你们只是利用关系,不要太认真,而且你会选上她,也是因为她有这个能力,不是吗?”肖以歌是真的怕君墨寒会冲动。

    所以,尽量放种语气。

    让他清楚眼下的局势。

    果然,君墨寒松了袖子里的手,深深吸了一口气。

    视线却始终看着苏若然和上官尘。

    苏若然的下颚被上官尘捏的有些痛,她还是忍了,不卑不亢的迎视着他:“殿下还有什么要求?如果没有,民妇去忙了。”

    一边抬手拍开了上官尘捏着自己下颚的手,退后一步,拉开与上官尘的距离。

    努力让自己的面色淡定。

    她早就料到上官尘不会消停,不过,抢位置这种事情,他还真能做的出来。

    当然,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魔高一尺,道高一仗!

    掌柜子和伙计们都已经惊出一身冷汗来。

    这老板还真是彪悍。

    如此糊弄太子殿下,的确容易出人命。

    上官尘一手捏着扇子,微微用力,看着还是恭敬如初端着酒杯站在面前的苏若然,眼珠子都有些泛红了。

    今天这事,他让苏若然狠狠的耍了。

    不过,除非他想砸场子,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否则,今天这件事,还只能如此了。

    苏若然说的不错,他要这张桌子,她让人给搬过来了!

    “好好好!”上官尘一连说了三个好字,阴鸷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本宫有要求!”

    肩膀微微抖了一下,苏若然端着酒杯的手也用了些力气:“请殿下吩咐,不过,民妇这是小本生意,有言在先,纹银一两都不能少!”

    她不做亏本的买卖。

    这话,让几欲被气的吐血的上官尘笑了。

    是气笑的。

    他真不懂苏若然这丫头了。

    “你陪本宫喝酒,需要多少银子?”上官尘猛的上前一步,用扇子挑起了苏若然的下颚,一脸的邪气,夹了几分风流。

    眼角眉稍都是揶揄。

    反手推开扇子,苏若然将酒杯放在了桌子上:“对不起,民妇不陪任何人用酒,殿下请自便。”

    转身就走。

    只给了上官尘一抹骄傲的背影。

    看着离开的苏若然,再看看身旁的桌子,上官尘一撩袍子,还是大大方方的坐了下去。

    他倒要看看,是什么人预定了这一号桌子。

    他今天,不会让苏若然的痛快的。

    见苏若然走过来,君墨寒上前抬手将她扯进了自己怀里,上下打量:“你没事吧?”

    声音里不自觉的带着紧张。

    苏若然挣扎了一下:“放手。”

    “你这样做,真的太冒险了。”君墨寒搂的更紧了:“这样,我让六音来打理酒楼吧。”

    肖以歌的话,他也懂,可是看到苏若然刚刚的情形,他就没来由的心疼。

    “不用了,这酒楼是苏家的。”苏若然的面色极淡,已经掩了所有情绪:“而且今天开业,我必须得撑场子,否则,后面的路更难走下去。”

    她也说的十分认真。

    她要为苏家翻案,要重震苏家,绝对不能退缩。

    “苏若然!”君墨寒还是心疼了,他有些后悔把这个丫头推到风尖浪口了。

    搂着她不肯松手。

    肖以歌始终站在旁边,眉头拧成了一条麻绳,他觉得,自己不够了解君墨寒。

    当然,他也明白,君墨寒动心了!

    苏若然没在意,抬起手推了君墨寒一下:“太子虽然能一手遮天,也要讲道理的。”

    她最喜欢与人“讲道理”了!

    说着话,眼看着两个人,大步走了进来,直接坐到了窗前的一号桌,也就是刚刚上官尘想要霸占的位置。

    此时,预定之人到了,似乎要将矛盾推上顶端了。

    两人都穿着淡蓝长袍,气度不凡。

    手中的剑随意的放在了桌子上。

    掌柜子上前递了菜谱,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出银子预定的都是大主顾,不能轻易得罪。

    “玛瑙银杏,龙眼凤肝,珊瑚金钩……”两个人报出了一串菜名,都是一些稀奇不常见的菜系,更是要了一壶女儿红。

    等到掌柜子退下去的时候,两个人各执了一个青瓷茶杯,对视了一眼,眼底都闪过一抹光芒。

    他们也是慕名而来的。

    这天下酒楼的宣传太到位了,连临国都已经传开了。

    不过,不用吃任何的饭菜,这酒楼的装修风格,一应用具,就已经让人们惊艳到了。

    清一色的青瓷茶杯已经让宾客大开眼界。

    伙计的衣服也是耳目一新。

    连桌椅的造形都相当的新奇。

    二十一世纪的新鲜事物都被摆在了这家酒楼里。

    外面正唱着《好日子》,锣鼓宣天,鞭炮齐鸣,将气氛烘托到前所未有的高涨。

    也让人们的心情格外的舒畅。

    上官尘看了一眼一号桌的两个人,眉眼眯在一处,嘴角的笑冰冷了几分,他也知道,这两位,不是普通人。

    这天下酒楼一开业,就引来了不该来的人。

    不自觉的捏紧了扇子,上官尘觉得,自己不能坐以待毙。

    如果让苏家翻身,死的就是他了。

    苏若然已经推开了君墨寒,大步向一号桌走来,面上带着盈盈笑意:“二位客官预定了这个位置,按照规定,送给二位两张票,一会儿会有开业抽奖活动,抽到了二位的号码,就可以上前领一份小礼品。”

    她也看出这两个人不凡了。

    更注意到了上官尘的态度变化。

    上官尘不会善罢甘休,所以,她不能大意。

    “苏若然!”见苏若然走来,上官尘“啪”的打开扇子,冷冷喝了一声。

    这一声,也让一号桌的两位客人神色一变,都下意识抬眸去看苏若然,这酒楼姓苏,他们不得不多想了。

    苏若然抬头看过去,她知道上官尘一定是有意的。

    不过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过去:“殿下有什么吩咐?”

    语气淡漠,表情淡然。

    “坐下,喝酒。”上官尘一扬手,压着苏若然肩膀就让她坐了下来,另一只手已经端着酒杯压到了苏若然的唇边。

    苏若然戏耍他,他自然不会让苏若然好过。

    现在一号桌的客人来了,他倒是忍着没有动作,已经让暗里的君浩天去调查一号桌客人的来历了。

    苏若然想过他会有动作,没想到这么直接,这根本就是要羞辱君墨寒。

    果然,一支飞镖擦着酒杯而过,打碎了酒杯,“啪”的一声脆响,上官尘手里已经空了,洒子碎了,酒洒了一地。

    君墨寒也已经纵身而来,抬手拍了一下上官尘的手臂,迫使他松开了苏若然,更是趁机将苏若然整个人捞进怀里,快速后退,直直瞪着上官尘:“太子殿下,这里是酒楼。”

    这一句话出,上官尘已经空手站在了桌前,拿眼睛阴凉的瞪着他:“原来威远将军也在,怎么不出来见本宫?”

    语气阴沉,如寒冬腊月当头一桶冰水临下。

    “属下刚来,是属下管束不周,让内人冲撞了殿下。”君墨寒还是放低了姿态,他与太子私下里已经闹翻,不过表面上还是和和气气的。

    “的确该好好管束一番。”上官尘甩了甩袖子,扬着头:“如果苏会长还活着,一定不会让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苏千金既然已经嫁作威远夫人,就应该在府上相夫教子,不要出来抛头露面,在这里的女子,都应该是陪酒作唱,供人玩乐的,将军,你说是不是?”

    他就是要侮辱苏若然,羞辱君墨寒。

    敢给他难堪,一定百倍奉还。

    君墨寒搂着苏若然,额头青筋暴起,显然怒了。

    而苏若然也一脸阴沉的瞪着上官尘:“太子殿下,这里不是花街柳巷,你何必自降身份?”

    她也不想与上官尘如此正面冲突。

    只是这个人不依不饶,她也不能被欺负了去。

    她的态度,代表着天下酒楼的将来。

    如果今天就被太子打压的抬不起头,今后,在这皇城,她做什么,也都直不起腰。

    一号桌的两位客人只是静静坐着,并不看向这边,也没有窃窃私语,仿佛他们什么也没有看到一样。

    其它客人早就替苏若然捏了一把冷汗。

    毕竟她两次得罪了当今太子。

    一些胆小的,已经结了银子离开了。

    若大的二楼,空了下来。

    上官尘手里捏着扇子,直直指着苏若然:“你……”

    竟然无言以对了。

    他今天两次栽在苏若然手里,恨得直咬牙,这个女人真是胆大包天,可他又没有更好的理由来治她的罪。

    虽然她没有封诰,却也的的确确是君墨寒的夫人。

    他要光明正大的动她,也得有足够的理由。

    而且他今天来的主要目的,就是拆台,就是要让天下酒楼砸了牌子,无法立足于皇城。

    他不能给苏家重震的机会,特别怕苏若然把苏家的生意做到大楚国去……

    “老板,楼下出事了,有客人中毒了!”这时一个伙计慌慌张张的跑了上来,脸色苍白,说话时,不断的颤抖着,上牙打着下牙。

    让苏若然一僵,顾不得上官尘还在,推开君墨寒便走。

    她就知道,不会消停,可没想到,这么歹毒,竟然下毒,太无耻了。

    一号桌的两位客人顺着苏若然的身影看了过去,直到她消失在二楼的转角处,才收回视线对视一眼。

    君墨寒匆匆与上官尘告退,也向楼下纵身飞去。

    他刚刚就是大意了一下,竟然有人中毒了。

    也明白,这上官尘是有意的,有意迷惑了苏若然和君墨寒。

    看来,他们无时无刻不想整死苏若然呢,无所不用其极。

    楼下已经倒了一片客人,只有几个人还清醒着,不过也都吓的不轻,吃了饭就中毒,这的确让人恐慌。

    不过,他们见到苏若然,却是十分的激愤:“这酒楼的菜怎么会有毒?你这个女人,到底安的什么心?”

    “将军夫人,竟然用这样的手段,要我们的命,真是胆大包天。”

    “你是哪一国在奸细?皇上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一下子就把苏若然推向了矛盾的尖端。

    ?

    百度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yue du yue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