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留得热血在〕〔村官崎岖路〕〔透视贴心高手〕〔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绯色升迁图:崛起〕〔六零小仙女〕〔死亡帝君〕〔我老婆是鬼王〕〔美女总裁的贴身兵〕〔小农民大时代〕〔重生之狂暴火法〕〔帝焰神尊〕〔逆流2004〕〔玄医归来〕〔仙帝归来〕〔学霸的灵气复苏〕〔男人法则〕〔太古剑符〕〔终极学生在都市〕〔都市红粉图鉴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58章 没有凶手
    <h3 class=”read_tit”>第58章 没有凶手</h3>

    今日是天下酒楼开业的日子,噱头太强,所以,引来的都是达官贵人,王宫贵族,甚至有皇亲国戚。

    出了这样的事,这酒楼的主人怕是要死无葬身之地。

    特别此时矛头都指向了苏若然。

    掌柜子和伙计们都青白着一张脸,全身都在冒冷汗。

    这酒楼真的出了事,他们也都得陪葬。

    而苏若然和君墨寒前后脚一下来,九门提督陈长青已经带了禁军将天下酒楼围了个水泄不通,动作还真够快的。

    “在场的所有人一律押回大理寺,候审。”陈长青可是皇上一手提拔的,对皇室更是忠心耿耿,年纪不大,看上去二十出头,却是十分威武,一身戎装,衬得风姿卓越。

    倒也是一表人才。

    苏若然看着这个一上来就要拿人的九门提督,也有些急了:“慢着,这些人虽然在我的酒楼中毒,可未必就是酒楼出了问题。”

    她也急了,才不去管面前的是什么人。

    这根本就是有人要毁尸灭迹,破坏现场。

    她绝对不允许。

    “你是这家酒楼的老板?”陈长青的眉头轻轻拧了一下,没想到苏若然会站出来,胆子倒是不小,一边上下打量苏若然,眉眼间的清冷倒是少了几分,带了一抹惊艳,却是一挥手:“来人,带下去,本宫亲自审问。”

    “谁敢?”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的君墨寒凉凉喝了一句,声音冰冷,带着几分狂妄,一边缓步上前,站在了苏若然的身后。

    陈长青愣了一下:“原来是威远将军,怎么?威远将军也来插手此事?”

    此时君墨寒已经抬手揽了苏若然在怀里,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这件事虽然蹊跷,却也有据可查。

    金风细雨楼的人过在外面,更有肖以歌在,一定会弄清楚的。

    想要将这里一锅端了,想都别想。

    不管怎么样,他都会站出来的。

    “夫人的事,本将军当然要管。”君墨寒桀骜不驯的声音,再次想起,众目睽睽之下,更是搂紧苏若然。

    他要让天下人都知道,苏若然是他的夫人。

    敢动他的夫人,得看他同不同意!

    陈长青的心下也有数了,再深深看了苏若然一眼,行了一下官礼:“既然如此,威远将军也随在下走一趟吧。”

    论品阶,陈长青与君墨寒不分高低。

    只是论gc功劳,谁也比不过君墨寒了。

    当然,论霸道,更是无人能出其君墨寒左右。

    此时他那样护短的样子,就让人不敢上前。

    “走,当然会走的。”君墨寒一脸不在意:“不过,大理寺的人没来之前,谁也不许走。”

    此时,他连陈长青都不会放走了。

    那霸道的语气,倒让苏若然打心底的佩服了。

    她一直都知道君墨寒霸道,可此时见了,还真的挺意外的,感觉到揽在自己腰间的手那样用力,和后心处他稳稳的心跳声,苏若然也淡定了。

    其实她刚刚也慌了,毕竟开业第一天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来,影响太不好了。

    而且对方是有备而来。

    陈长青也眯了一双虎目,却没有反对。

    同朝为官,他是知道君墨寒的为人的。

    此时若再动作,大家脸上都不会好看,君墨寒也不会留任何的余地。

    所以,他妥协了,一同等大理寺的人。

    上官尘随后走了下来,一身平民公子哥儿打扮,手里捏着一把折扇,此时脸上还带着笑意:“看来,今天有热闹看了。”

    换来苏若然一个白眼。

    今天这一切,一定与上官尘脱不了关系。

    君墨寒和陈长青同时向太子问安。

    上官尘只是摆了摆手:“今天,本宫只是微服私访,你们办你们的案子就是了。”

    动了动眉眼,苏若然抬手扯了君墨寒的手臂:“二楼的人都没事。”

    的确,二楼很安静。

    只是因为禁卫军大动干戈的围了这里,引起了一些恐慌。

    “所以,下手人的,在一楼。”君墨寒还是搂着苏若然的,护在怀里,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大理寺的人一来,就能见分晓了。”

    “你是说那个……程申吗?”苏若然还是顿了一下,有些急了。

    这个陈长青到底是什么人,她不清楚,可是大理寺卿程申与君浩天根本就是一丘之貉。

    他来办这个案子,根本就不会有活路。

    “相信我。”君墨寒搂在苏若然腰间的手松了松,扳正她的肩膀,让她直视着自己。

    这是光明正大的秀恩爱。

    上官尘看着这两个人,也扯了扯嘴角:“威远大将军,本宫记得这家酒楼是苏家的,其实与你没什么关系的,将军夫人没有封诰,此事也不会连累将军府。”

    “殿下说笑了,夫人的事,就是我的事。”君墨寒明白,上官尘的主要目标是苏若然,今天,他们是要整死苏若然的。

    不过,金风细雨楼不是吃素的。

    这个时候,六音和玲珑都没有现身,已经去处理了。

    自从苏若然接手了金风细雨楼,那些人的脑子似乎灵光了些,连玲珑都佩服的五体投地。

    “既然如此,本宫就无法帮你了。”上官尘摇了摇头,叹息一声。

    一边向门边看去,他也在等。

    等着程申。

    不过,上官尘不急,毕竟程申是他的人。

    就算事有蹊跷,也能办的滴水不漏。

    他今天就要当着天下人的面,让苏若然死的心服口服。

    毒害朝庭命官,有一百个脑袋也不够砍的。

    所以,在上官尘看来,今天,苏若然必死无疑。

    只要苏若然一死,他在皇上面前的地位也会水涨船高,最重要的,他担心的那些事情,都能随着苏若然的死而深埋地底了。

    “太子殿下,威远将军,提督大人,下官来迟一步。”程申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身旁跟着寺正。

    寺正也一一见礼,不过,面色始终淡漠。

    看到寺正也来了,上官尘的面色就拧了一下,有些不快:“大理寺办案的速度怎么这么慢。”

    “下官知错了!”程申擦了一下额头的汗珠,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本来他已经让人支走了寺正,可偏偏又跟了过来。

    这个寺正一向都耿直,不会有一点马虎。

    寺正已经命仵作开始检查中毒之人,主簿在一旁认真的记录着。

    让上官尘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更是恨恨瞪了一眼程申,觉得他办事不利。

    程申早就汗如雨下了,双腿都打颤,却是有苦难言。

    只能不断的擦汗。

    酒楼很大,虽然有十几个人中毒,此时却是鸦雀无声,因为有太子,九门提督,威远将军和大理寺卿在,所有人都不敢开口乱说话。

    “报告殿下,这些人中毒不深,还有救,属下查验这些吃食,查清楚了就能真相大白了。”寺正始终面无表情,公事公办的态度。

    “吃食都是从火房端来的,封火房,查。”大理寺卿程申忙开口,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只要火房查出来,今天这案子就尘埃落定了。

    不管怎么样,苏若然是老板!

    有九门提督带来的禁卫军在此,所有人都被控制住了,有人想要逃走,是不可能了,不过,这个时候,就看金风细雨楼那些雇佣兵的本事了。

    相信前面拖延了这么久,他们应该已经拿到凶手了。

    苏若然这时也镇定了许多,她知道君墨寒一定做了万全的准备,又抬头看了看他,那么炫目的帅气和霸道,竟然让她看的有些痴。

    而感觉到她目光的君墨寒也笑了一下,低下头来:“帅吗?”

    这个帅字,他还是从苏若然这里学来的。

    “俊!”苏若然眨巴了一下眼睛,甩出一个字。

    大厅里本来十分压抑的,连空气都是冷凝的,可是苏若然与君墨寒这互动,就让人直掉眼珠子了。

    连陈长青都拧了一下眉头,有些不可思议的看了一眼苏若然。

    他甚至不知道这个女子何以如此淡定?

    就算是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这阵仗,也让人腿软了。

    可苏若然从始至终,都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让他忍不住刮目相看了。

    这份气度,在场的人,都怕不及。

    苏若然一个俊字换来君墨寒一脸的笑意,抬手就将她搂的更紧了:“本将军最喜欢听实话了。”

    这样秀恩爱,让上官尘有些恼火,更让禁卫军无法接受了。

    可秀恩爱的那位是威远将军,他们不敢惹。

    只能忍着。

    在寺正的要求下,已经有太医来给中毒的宾客解毒,场面没有一丝混乱,有条不紊。

    肖以歌从火房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苏若然好整以暇的倚在君墨寒怀里,陈长青,上官尘和程申阴沉着脸,表情各异。

    “我就是在火房寻些吃食也不能消停。”肖以歌一身水红长衫,摇着折扇,风流倜傥,翩翩佳公子。

    说话的语气也很随意。

    里正去查火房,自然把肖以歌也给查过来了。

    上官尘知道肖以歌在,此时也拧了一下眉头,深深看了肖以歌一眼,眉眼间不易察觉的闪过一抹冷芒。

    肖以歌是梅桩的人,不是什么人都惹起的。

    这件事,他如果要插手,还真就难办了。

    肖以歌走路一摇三晃,有意摆风姿,此时惊了一下:“出什么事了?这些人怎么都中毒了?”

    一边正了正脸色,收了扇子,一一上前号脉。

    然后,唇边的笑意就深了几分。

    “无碍,这些人中毒都是假像,不用服解药,再过半个时辰,自然就都醒过来了。”肖以歌说的再认真不过。

    陈长青也愣了一下:“怎么会?”

    “这些人之前吃了大量的枇杷,再吃这里的海鲜汤,才会如此。”肖以歌淡定的说着:“所以说,不是有人下毒,而是巧合。”

    他说话的时候,还是看了一眼苏若然。

    嘴角挑起一抹笑意来。

    这话,也让苏若然一愣。

    枇杷维生素c的含量高,大量的吃下去,再来吃海鲜,体内就会产生砒霜,不死也得赔半条命进去。

    还真是好手段啊。

    这样就能将整个天下酒楼置于死地了。

    也能将她苏若然置于死地了。

    刚刚她和君墨寒有意拖延时间,就是让玲珑和六音争取时间找到凶手。

    可没想到,根本就没有凶手!

    ?

    百度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yue du yue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一生为你空欢喜〕〔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修行在万界星空〕〔我有奈何桥〕〔首席大人,超护短〕〔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唐颂〕〔大完美主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