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59章 泛起了醋意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h3 class=”read_tit”>第59章 泛起了醋意</h3>

    忙碌的寺正和主簿也都看向肖以歌,这位梅桩的大少,说话绝对是有权威的。

    此时太医院的太医们也都纷纷附和起来。

    让程申擦汗的动作更频繁了,他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要端了这天下酒楼,根本没有可能了。

    他们的确安排的天衣无缝,可事情却坏在了肖以歌的手里。

    而且他这样一说,寺正也点了点头:“至今为止,还没有查到吃食有问题,看来,是下官才疏学浅,竟然没有想到这一茬去。”

    一边请罚,一边拧眉头。

    这个寺正是出了名的清正廉洁,更是出了名的死心眼。

    一个案子,不查得水落石出,绝不罢手。

    此时也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眼底都泛起了阵阵光芒。

    一边让主簿快速记了下来,然后再若有所思的点头……

    那样子,还真够痴迷的。

    让上官尘的脸色大变,本来是用扇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手心,此时则狠狠甩了一下:“既然如此,也不必再查什么了,都散了吧。”

    大张旗鼓的围了天下酒楼,连禁卫军都用上了,没想到会如此收场。

    自然让上官尘气恼不已。

    这就是君浩天说的天衣无缝,手到擒来,让他等着看好戏。

    的确看了一场好戏,是看君墨寒和苏若然秀恩爱,还有看君墨寒桀骜不驯,目中无人。

    要知道,若不是君墨寒如此霸道,陈长青直可以将人直接带走的。

    可君墨寒护短,更是嚣张跋扈。

    甚至连他这个太子也不放在眼里。

    “既然是误会一场,本官打扰了。”陈长青只是奉命行事,此时倒是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一挥手,带着禁卫军离开了。

    程申擦着汗,将所有人中毒的官员带走了。

    大厅里又恢复如初,不过还是静悄悄的。

    所有人都看向了上官尘,君墨寒动了动,搂着苏若然退了一步:“夫人受惊了,这边没什么事,让六音送你回府吧。”

    的确是虚惊一场。

    不过,也闹的够大,如果不是两相制衡,今天,苏若然一定逃不出大理寺的刑罚了。

    一旦进了大理寺,就很难出来了。

    刚刚这酒楼都让禁卫军给围了,影响一定不小,所以,君墨寒得做一些补救措施。

    这天下酒楼是苏若然的心血,所以,不能这样毁了。

    上官尘看了一眼君墨寒,又看苏若然:“这天下酒楼的确与众不同,本宫甚是喜欢,一号包厢,本宫包了。”

    这一次没能把苏若然如何,他当然不甘心。

    本来,他的手下要刺杀苏若然,还得制造机会呢,现在他要在这天下酒楼安插眼线了。

    这些日子以来,他也发现君墨寒是真的在护着苏若然,用命去护着的,所以,他要杀苏若然,必须得过君墨寒这一关。

    不过,君墨寒毕竟是武将,他会给制造一下让君墨寒不在皇城的机会的。

    倒要看看,君墨寒带兵出征,如何护着苏若然。

    要知道苏若然是皇上不想留的人,就绝对不能留!

    “年费?”苏若然的心也无法平静下来,今天他们是遇到高手了,不过上官尘说要包了一号包厢,她开门做生意,当然不能拒绝银子,此时两眼放光,也管不了上官尘是要自己命的那个人了,开始计算起来:“年费是十万两白银,只要殿下交了银子,不管何时,一号包厢的大门都会为你敞开,而且年费是优惠打折的,还是很值得的。”

    发挥出了认钱的本质。

    看着苏若然前后如此变化,肖以歌摇扇子的手突然就疼了。

    他是梅桩的大少,医绝天下,也一向是亲兄弟明算帐,爱财如命的。

    现在,出了一个苏若然,似乎他肖以歌都不够看的了。

    要知道,刚刚这场闹剧就是上官尘一手导演的,现在,他要付年费包下一号包厢,明显的是别有企图,企图的还是她苏若然的命。

    她竟然不拒绝,还举双手欢迎。

    真是见钱不要命了。

    “我记得,这里的包厢是可以竞价的。”门边,一身紫衣的梁宣缓步走了过来,温润依旧,双眼清澈,更是深深看着苏若然。

    他也是听说了这边发生的一切,不过刚刚禁卫军围了这里,他根本无法进来。

    看到禁卫军一撤,忙赶过来。

    他一直都后悔没能帮到苏家,让苏家满门抄斩,而对苏若然,他更要全力以赴的保护了。

    他还要弄清楚当年发生的事情。

    不想苏若然误会自己一辈子。

    阳光洒在门边,随着梁宣走进来,在他的周身梁成了一个光圈,有些刺目。

    苏若然看着这个温润如玉谦谦君子的梁宣,心头也震撼了一下。

    没想到,这种时候,梁宣敢来趟浑水。

    这可是人人都绕着走的。

    本来上官尘都准备交银票了,可是看到梁宣时,脸都绿了:“你来做什么?”

    本来梁家是给他办事的,现在梁宣跑过来说这些,当然让他气恼了。

    这君墨寒和苏若然不买他的面子也就算了,梁家人也来参和,竟然要竞价,真的是疯了。

    让他这个太子的脸往哪里搁?

    “殿下!”梁宣正了正脸色:“小的也是慕名而来的,这天下酒楼的包厢,都想坐一坐呢。”

    “一号包厢本宫定下来了。”上官尘也是怕梁宣来搞破坏的,所以恨恨瞪着他。

    他堂堂太子,竟然如此受气。

    真的是越来越恼火了。

    “其它包厢都定出去了。”苏若然有些可惜的说着:“不过,一号包厢的价钱是最高的,环境最好,设备最齐全。”

    她的眼神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梁宣。

    她倒是不希望太子包下一号包厢的,毕竟,这个人随时都想要自己的命。

    可是上门的生意不做,她又不甘心。

    此时梁宣横插一脚,倒是帮了她一个大忙。

    似乎还能把包厢的价钱提高一些。

    “苏若然……”上官尘也看到了苏若然眼底的算计,此时低喝一声:“你还想让梁宣与本宫竞价不成?”

    “怎么了?太子殿下不愿意竞价?那就直接让给梁公子好了。”苏若然的眼底也闪过一抹笑意:“这价钱虽然高了点,可对于太子来说,应该不成什么问题的。”

    一边走到柜台前,拿过算盘了扒拉了一阵。

    眼角眉稍都是笑,眼底还带着亮光。‘

    那眼底,仿佛都是金子。

    “如果是月费,一个月是一万两银子的,年费可以省下二万两银子,而且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只要你来,每天都会有惊喜哦,我们这里只要推出新产品,一号包厢都会先试吃,苏家铺子有新鲜的东西,也会作为礼物送出来,保证让你满意。”苏若然的手指十分灵活。

    曾经她是用手机来算帐的。

    现在改用算盘了。

    速度也一样快。

    前世她的追求不高,只要有足够的钱,让自己脱离组织就行了!

    现在的要求也不高,重震苏家就够了。

    不过,都得绕着钱。

    所以,她就格外的在意银钱。

    看着苏若然那双星星眼,君墨寒觉得自己第一次认识这个丫头。

    不过,当初苏若然谈到嫁妆的时候,似乎也无比的认真。

    只是此时,表现的过份明显了。

    “我出二十万两。”梁宣则一脸亲切的看着苏若然,虽然这样的苏若然他也觉得第一天认识,可只要是苏若然,不管变成什么样,他都喜欢。

    都会无条件的接受她。

    “三十万两。”上官尘的脸是绿的,眼珠子都红了,没想到这个梁宣敢如此针对他,真是活腻了!

    从牙缝里吐出四个字。

    一直隐在人群中的上官尘的贴身护卫左宿也站了出来,在上官尘耳边低语了一阵。

    让上官尘的脸色更难看了。

    却握了拳头,没有开口说话。

    “四十万两。”梁宣身边的小跟班这时不急不缓的报数,他的脸色其实不怎么好看,与太子竞价,在这大魏,也只有梁宣有这个胆子吧。

    不过,说到竞价,怕是太子也竞不过梁家。

    梁家有的就是银子!

    可以说,富可敌国。

    上官尘还要说什么,一旁的左宿急的脸都白了,不断的扯着上官尘的袖子。

    示意他不要冲动。

    梁宣已经出价四十万两了,上官尘最低也要出五十万两,虽然他是堂堂天子,可手里的银子是有数的,如果让皇上知道他出几十万两银子包下了天下酒楼的包厢,估计会吐血。

    而且还要调查他。

    到时候,上官尘怕是后悔莫及了。

    苏若然还拿着算盘,眼睛放光的看着上官尘,等着他再继续竞价呢。

    不过,大厅里却静了下来。

    更是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梁宣。

    那样一站,丰神如玉,也是无数少女的梦!

    “梁宣,你给本宫记住。”上官尘的拳头握得咯吱直响,脸色阵青阵白,本来君浩天就失手了,现在他连一个包厢都没能竞下来。

    真的气到吐血了。

    胸口处更是气血翻涌。

    “四十万一次,四十万两次,四十万三次!”苏若然轻飘飘的说着:“梁公子竞价最高,一号包厢归你所有,银契两清,到明年的今天。”

    她此时看梁宣,怎么看都像银子。

    眼睛里忍不住冒星星。

    没了之前的冰冷异常。

    “夫人,好了,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余掌柜吧。”君墨寒不喜欢苏若然看向梁宣的眼神,太露骨了……

    ?

    百度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yue du yue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