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61章 和离书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h3 class=”read_tit”>第61章 和离书</h3>

    “不必这么复杂。”君墨寒的眸子一下漆黑不见底,低头深深看向苏若然,冷硬的五官瞬间染了一层寒霜,这个丫头,竟然要和离书!

    “哦?你的意思?”苏若然也感觉到了周围冷风飕飕的直往脖子里灌,不过还是硬着头皮问了一句。

    君墨寒有些了然无趣:“到时候,自然会让你离开君府。”

    却不再提和离书了。

    让苏若然有些急:“我是民,你是官,我如何能斗得过你?”

    “这世上有你怕的人和事吗?”君墨寒觉得心口有些堵,很是不舒服,想下车找人打一仗,生死不计那种!

    苏若然歪头想了一下,有是有的。

    不过,没有接话。

    马车停了下来,苏若然忙收了针,掀开帘子向外面看了一眼。

    竟然到了当天下的铺子外面。

    相对来说,这里不及天下酒楼热闹,不过,门前也是络绎不绝。

    比皇城其它的典当行要繁盛几分。

    此时店里似乎遇到了麻烦,有争执的声音传了出来。

    君墨寒看了一眼苏若然,搂在她腰间的手一用力,揽着她飞身出了马车,他如此做,也是让天下人都知道,他与苏若然很“恩爱”。

    免得梁宣还不死心。

    “放手。”向当天下的铺子走去时,苏若然有些被动,一边低低喊了一句,咬牙瞪着君墨寒,其实她觉得,能兵行天下,战功赫赫,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一定进退有度之人,可她觉得自己认识的君墨寒,根本就是泼皮无赖。

    “夫人,慢点。”君墨寒一副好相公的模样,一脸的温柔似水。

    根本不在意苏若然说了什么,自顾自的表演着。

    让苏若然有些忍无可忍:“如果你只是演戏,真的够了。”

    然后腰上传来一阵痛意,这个男人不仅无耻,还很暴躁,更是唯我独尊,不管你是好言相劝,还是温言软语,亦或者暴怒发火,他都是岿然不动。

    也极少有人能做到这样的境界。

    “不是演戏,是培养感情。”君墨寒笑了笑,说的认真了几分。

    说着话,已经走进了当天下的铺子里。

    一个女子正站在铺子中央,一身粉衣,小脸精致,身段婀娜。

    本来是与秦长柜讨价还价的说着什么,见君墨寒和苏若然一进来,小脸上的表情变了几变,大眼睛里闪着波光,更是一副娇羞女儿状。

    让苏若然一下子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抬手推了君墨寒一把,向秦掌柜走过去:“怎么了?”

    掩了面上的情绪。

    “回夫人,这位姑娘要当她自己,十两纹银。”秦掌柜其实也有些苦恼,当天下,收天下之物,可这一个大姑娘,他不敢收了。

    可这位姑娘却十分的坚持。

    苏若然点了点头:“十两纹银,我们铺子不亏,就收了吧。”

    这么美的一个姑娘,和当十两纹银,苏若然觉得,怎么都是自己攥了。

    “可……”秦掌柜一脸的无奈:“留下她来做什么?”

    苏若然这才认真的考虑了一下,一边上下打量那位姑娘,一边转了转眼珠儿:“正好,将军身边缺一个打扫的丫头,放心,府上会给你这笔银子的,不是白白用人的。”

    她也看出来这个女人看君墨寒的眼神深情款款。

    其实以君墨寒的身份,地位,五官气质,绝对是千万少女的梦。

    所以,有人慕名而来,也不为过。

    她也乐得接收,毕竟开门做生意嘛。

    “本将军不需要。”君墨寒回的直接:“要留,就送去大房吧。”

    他从军多年,战场撕杀,身边从来没有女人,已经习惯了,甚至回朝之后,封了威远将军,赐了府邸,远离战争,身边仍然没有女人。

    玲珑是例外,只是金风细雨楼的雇佣兵。

    所以,此时苏若然给他塞了一个女人,他是挺反感的,语气也不怎么好。

    “你不要,我要。”苏若然却是一脸的坚持。

    “这铺子竟然收天下,那么,可以当在下吗?”正说话间,一个黑衣男子缓步走了进来,看衣衫的质地,绝对不是普通人,连绣口和衣襟的刺绣都是上作,气宇轩昂,英姿不凡,说话的声音倒还温和,五官有些深邃,特别是一双眼睛,眸光锐利。

    苏若然愣了一下,这个人,她识得,正是预定了天下酒楼二楼一号桌的两位客人的其中一位,当时就觉得二人气度不凡,绝非寻常人。

    没想到,转眼,就随她和君墨寒一起来了当天下。

    还要把自己给当了。

    真有趣,太有趣了。

    “哦?这位公子,准备当多少银子?我们是生意人,开门做生意,绝不作亏本的买卖。”苏若然已经代替秦掌柜坐到了办公桌后面,手里拿着算盘,随意的拨弄着。

    桃花一样的小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说话做事,一向以金钱利益出发,直截了当。

    一旁君墨寒的脸如秋风扫落叶般冷寒,也瞪了一眼走进来的男人,眉眼间带了几分凌厉杀气,不过很快就掩住了。

    他以为典当行这边不会出什么事端,不想,开业第一天,就有人来拆台了。

    粉色女子静静站在一旁,倒是很安静。

    “这里不收人。”君墨寒觉得太阳穴突突的跳,没好气的说了一句:“老秦,明天把这里的规矩改了。”

    苏若然再上下打量了一遍黑衣男子:“没改之前,可以收!你叫什么?”

    “楚凉夜!”黑衣男子答的字正腔圆,虽然极力掩饰着自己的气势,却还是带了几分与生俱来的霸气和贵气。

    让苏若然拧了一下眉头。

    下意识的看向君墨寒,君墨寒不顾这是在铺子里,拎起苏若然就抱在怀里,然后两人一起坐进了椅子里。

    他是军队长大的,更是在战场上见惯了厮杀和鲜血,让他的性格叛逆嚣张,不拘小节,更是桀骜不驯,张扬狂妄。

    甚至在皇上面前,他都不必见礼跪拜。

    这也是大魏帝王给他的权利,和对他的承认。

    “好名字,不过,夫人你觉得他是倒夜香好呢?还是收拾马厩好呢?”君墨寒搂着苏若然的手有些用力,这个女人在挑战他的底线了。

    不管他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把她绑在了身边,如此被挑衅,他当然得回击。

    现在竟然还要将一个男人带回府去,他自然不能允许。

    可是,这当天下的规矩也是他定下来的,初时没有考虑那么多,此时他很后悔。

    君墨寒这动作,让站在办公桌前面的楚凉夜和粉衣女子都有些适应不了,开始掩面咳嗽起来,以掩饰尴尬。

    秦掌柜更尴尬,这威远将军真的太霸气了。

    “我倒是缺一个教书先生,不知楚公子可识字?”苏若然拧了一下眉头,对于一向不讲理的君墨寒,她也不想与他讲理了。

    “不用了,我识字。”君墨寒有掐死苏若然的心。

    这是要给他戴绿帽子了。

    竟然要找一个男人教书识字?这安的什么心?

    看来,有些事情,他得放一放了,好好收拾一下眼前的小丫头,不能让她反了天去。

    楚凉夜还是应了一句:“识字。”

    “可以去帐房记帐。”君墨寒的手就掐在苏若然的纤腰上,一掌几乎就握住了她半个腰身,要掐断,也不费什么力气。

    此时语气也冰冷了许多,眸子里闪着冷光。

    “如此说来,夫君是答应收了这二人进府了。”苏若然点了点头:“只是不知道楚公子,要当多少银子?”

    一边挑眉看他,还不忘记提醒他:“苏家不做亏本生意。”

    “十两纹银。”楚凉夜的嘴角不自觉的牵起一抹笑意,他觉得苏若然太与众不同了。

    嗜财如命不过如此。

    说话不离银子。

    苏若然的又开始扒拉算盘,打的噼啪作响:“嗯,立契约吧。”

    她倒不怕引狼入室,反倒想顺水推舟,看看这个楚凉夜想做什么。

    反正她已经被刺杀习惯了。

    君墨寒搂着她,在耳边低语了一句:“夫人,这当铺也交给秦长柜全全打理吧,我回府教你读书识字。”

    读书识字四个字说的咬牙切齿。

    恨不得将苏若然生吞活剥了。

    今天,他可是被苏若然狠狠的摆了一道儿。

    “不必了,我对读书写字没兴趣。”苏若然也听出了君墨寒在生气,在发怒,这个男人还真是狂妄的紧,只是合作关系,却要让她对他三从四德?

    还真找错人了。

    “我只对银子感兴趣。”苏若然也凑到他的耳边,低声回了一句。

    惹得君墨寒眼珠子都红了,搂着她的手更用力了。

    几乎掐断她的腰。

    另一边,秦掌柜已经与楚凉夜和粉衣女子立了契约,十两纹银,随时可以赎回。

    “安排人将他们送到府上。”君墨寒觉得再与苏若然留在铺子,就会吐血了,所以,得尽快回府。

    肖以歌早已经回到了府上,看到君墨寒和苏若然冷着脸一前一后走进了秋水苑,忙摇着扇子迎了出来,脸上带了一抹不易察觉的酸:“这天下酒楼刚开业,就赚得钵满盆满,不愧是苏家的千金。”

    倒也是真心佩服苏若然的手段。

    一号包厢的年费,根本就是打劫啊。

    苏若然笑了一下,算是回应,她还是很感谢肖以歌的。

    君墨寒则拉了肖以歌绕过院子,向书房走去,一脸不快,更是低声说道:“我要接受皇上的旨意,封候拜相。”

    ?

    百度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yue du yue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