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62章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h3 class=”read_tit”>第62章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h3>

    肖以歌瞪着君墨寒:“你疯了吗?你不是……”

    又看了看四周:“为什么?你就愿意给他卖命吗?迈出去一步,就收不回来了?而且更让他防备你!”

    君墨寒一脸淡定,没有一点情绪起伏:“我已经决定了!”

    没有理由。

    急得肖以歌脸都白了:“你是要把自己推向风尖浪口吗?现在还不够吗?为了一个苏若然已经与大魏帝王对上了。”

    他也隐约觉得这一次君墨寒的决定与苏若然有关。

    气愤难当,更是咬牙瞪着君墨寒。

    “没关系,也不怕与他关系更紧张了。”君墨寒扯了扯嘴角:“早晚要走这一步。”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也不多说什么,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行,还有,记住你要的是什么。”

    肖以歌握着扇子,沉声说了。

    其实还是很生气。

    他觉得因为苏若然,让一切都改变了。

    可又不能左右君墨寒。

    只能自己和自己生气了。

    楚凉夜被安排在了马棚,负责喂马收拾马厩,而粉衣女子留在了秋水苑,直接负责苏若然的饮食起居,其实苏若然也知道这两个人有问题,她就是要看看他们是什么人,想要做什么。

    不过她也是小心翼翼的,绝对不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所以,她不拒绝君墨寒在秋水苑留宿,至少君墨寒身手好,有突发生的情况能应付的了。

    当天夜里,君墨寒迟迟没有现身,苏若然也不敢睡去,只能在房间里看书,她可不想让君墨寒知道她是有意在等他。

    有一种惹的祸让别人收拾残局的感觉。

    她又不想承认。

    “你叫什么名字?”看着站在门边没什么精神的粉衣女子,苏若然转动着手里的笔,问了一句,从她被送到府上,都是由管家来安排的,苏若然刚开口与她沟通。

    “秋水!”

    听到这两个字,苏若然险些笑就出来,这秋水苑应该是为这个女子而建的吧。

    还真是够巧合的。

    “秋水?改掉!”君墨寒这时候却推门走了进来,没有情绪的说着,一边站到了苏若然身后,抬手拿起桌子上的书。

    秋水愣了一下,站在那里一脸的悲伤,泫然欲泣的拿着大眼睛看着君墨寒:“我……”

    君墨寒看也不看:“没规矩,让管家安排去大房那边学习。”

    这冷言冷语让秋水更伤心了。

    “秋水挺好听的,改了做什么?”苏若然看美女那委屈的样子,忙出来打圆场。

    她知道君墨寒气不顺,倒是有秋水在,没与她发火。

    也明白,秋水一走,他就不会留情了。

    君墨寒放下书,一手扣在苏若然的肩膀上:“秋水好听吗?不然夫人改做秋水吧,这院子正好与你相应,夫君明天亲自题字!”

    语气很温和,手上力道却不小。

    带着满满的威胁。

    让苏若然更不爽了:“我的名字是爹娘给的,凭什么你一句话就要改掉?”

    她与君墨寒一定八字不合。

    君墨寒没说什么,看了一眼秋水:“你出去。”

    他得好好收拾收拾苏若然这个丫头了。

    太不把他这个正牌夫君放在眼里了。

    “不用了,今天夜里你就留在这里守夜吧!”苏若然感觉危险正在靠近,白日里闹的那么大,这是新账旧账一起算了。

    她觉得有必要躲一躲了。

    特别君墨寒眼里那抹翻腾的怒意,她看的真切。

    虽然也不服气,就是心里没底气。

    “本将军从来不用任何人守夜。”君墨寒瞪了一眼秋水,这个女人如此没有眼色,看来得送去大房,让她吃些苦了,一边又看向苏若然:“这些年来,我的身边从来不用婢女。”

    苏若然也有些意外。

    转了转眼珠儿:“现在开始用吧。”

    “有夫人就够了。”君墨寒将书放在了案几上,抬手搂了苏若然的纤腰,一用力将她抱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你白日里说要读书识字,现在,夫君来教你。”

    本来想尖叫的苏若然在他手上明显的暗示的力道下忍了,却还是觉得别扭,回头瞪了他一眼,她突然觉得秋水在这里,是错的。

    她明白,自己都觉得这秋水和楚凉夜有问题,君墨寒就更知道了。

    他在暗示自己,秋水有问题的。

    似乎还在要秋水面前演戏。

    让苏若然觉得自己似乎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说着话,君墨寒已经将毛笔塞进了苏若然的手里,然后他的大手握住了她的小手,很认真的说道:“其实,我的夫人可以什么都不用会,只要心里有我就够了。”

    这情话,听得苏若然牙都酸了,恶寒了一下,冷哼一声。

    心下更是明白,自己要是和死去的苏家千金一样没用,只懂得寻死觅活,君墨寒才不会几次出去救她呢。

    说到底,自己得对他有足够的价值。

    蘸了墨汁,君墨寒握着苏若然的手在宣纸上写下了苏若然的名字。

    三个大字写的龙飞凤舞。

    不过苏若然承认,这字写的好看。

    她一边歪头看了看,也笑了:“你的名字,也写下来吧,我都学一学。”

    一旁秋水就静静站着,眼角余光却始终看着这边。

    “自然,你要是连夫君的名字都不会写,多让夫君伤心啊,这几天,你就学着写这几个字吧。”君墨寒握笔,又将他的名字写了下来。

    声音不高,宽阔的胸膛紧紧贴在苏若然的后背上。

    说话的时候,温热的气息更是吹在了苏若然的耳边,让她有些不自在。

    她其实想抬手推开君墨寒的,可有秋水在,君墨寒又暗示的那么强烈,她还真不敢轻举妄动。

    在这皇城,天子脚下,什么人都可能混进王府的。

    特别当天下开了这样一个口子。

    这也是君墨寒和苏若然始料不及的。

    可就有那么多聪明人,来钻这个空子,还很成功。

    一旁的秋水始终看着两个人,低垂的眸底已经带了冷意。

    袖子里的手动了动,不过,又放下了。

    君墨寒自然没有错过,嘴角也扯出一抹冷笑,让苏若然不自觉的回头看了他一眼,她就坐在他怀里,身体贴着身体,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君墨寒的肌理,那么有力。

    更能感觉到心跳声。

    让她有些分心,无法集中精力。

    再加上他握在她腰间的手有些用力,让她下意识的扭动了一下。

    却是身下的人哼了一声,身体再前倾,几乎将苏若然压在案几上,更是低声警告:“你再乱动,信不信,吃了你!”

    声音有些沙哑。

    像是在回应他的话,苏若然感觉有什么顶在自己的腰间,心都凉了,忙举手投降:“我乖乖写字,你先安排秋水去大房学些规矩!”

    她明白,秋水的问题上不能坚持了。

    适当的放开,或者,也是有好处的。

    不然,君墨寒他们这样下去,绝对会擦枪走火!

    这话,君墨寒最爱听了,抬手揉了一下苏若然的长发:“夫人真是明事理,我让管家去安排。”

    一边缓缓将苏若然从自己的腿上抱离,站起身来,嘴角带着得逞的笑。

    秋水的眉眼动了动,终是什么也没有说。

    君墨寒喊管家带秋水出去后,他一并离开了。

    他并没有走远,而是到后花园的池子里泡冷水澡了……

    看着秋水被管家还走了,苏若然也笑了笑,一边放下手中的笔,看着宣纸上自己的鬼画符,也拧了一下眉头:“一个人的字,代表一个人的形像,我这样子,似乎是鬼见愁了……”

    “还真有自知之明。”君墨寒已经换了一身衣衫,大步走了进来,脸色不怎么好看,语气也夹着冷意。

    苏若然瞪他一眼,不过,这一眼却愣在了当地。

    她见惯了君墨寒一身玄色长衫威严肃穆的样子,虽然五官也很养眼,俊逸非凡,却被那抹可怕的肃杀之气掩了。

    而此时的君墨寒难得的一身白衫,刚洗过澡,长发还滴着水,几缕黑发轻抚过面颊,五官怎么看都无比完美,没有任何瑕疵,夺尽了人世间一切雪月风花,却不会显得阴柔女气,神色间凌厉的杀伐之气恰好的彰显出他的霸气。

    “流口水了!”君墨寒好笑的走到苏若然面前,抬手拍了一下她的额头。

    这个小丫头总是用冷漠来掩饰自己的一切。

    其实他也明白,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面对爱人的算计,亲人的背叛,家人的离世,根本无法面对吧,换作其它人,早就无法面对了。

    的确,苏若然是死过一次了。

    君墨寒还好心的拿手帕擦了擦苏若然的嘴角,笑得意味深长。

    想到苏若然这些日子以来的遭遇,看向她的面色也缓了几分,眉眼间带了几分深情。

    难得的深情楚楚。

    此时苏若然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也抬手胡乱的擦了一下嘴角:“我才没有流口水……我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好看吗?”君墨寒难得见到苏若然脸红的样子,笑意更深了。

    还将手中的手帕贴身放进了怀里。

    “好看。”苏若然实话实说:“就是可惜了点。”

    “什么意思?”君墨寒挑眉看她,低垂着眉眼,借着摇曳的烛光,有几分梦幻美。

    “可惜,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苏若然一字一顿,简洁有力的说道。

    然后,猛的起身就跑。

    她见识过君墨寒的小气,所以,不能落到他手里……

    不过,她的大脑反映够快,动作还是慢了一拍,手腕已经被君墨寒大力抓了,直接扯进了怀里,更是声音嘶哑的说道:“你这是在暗示夫君成亲到现在,都不够努力吗?”

    他把这句话解释到了另一种高度!

    ?

    百度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yue du yue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