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永生世界争霸〕〔人道崛起〕〔绝天武神〕〔绝品捉鬼师〕〔超级客栈〕〔天帝传〕〔娇宠农门小医妃〕〔超品巫师〕〔花式作死的位面商〕〔玄天造化功〕〔修真者重生都市〕〔无限的世界里只有〕〔重生之妖孽人生〕〔妖帝〕〔鬼王独宠俏医妃〕〔人道至真〕〔九步通天〕〔青山剑尊〕〔帝国支撑者〕〔一遇慕少爱终身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66章 不按常理出牌的王妃娘娘
    <h3 class=”read_tit”>第66章 不按常理出牌的王妃娘娘</h3>

    看着苏若然花痴的样子,君墨寒倒很是满意,低在她的唇上轻轻啄了一下:“以后,不许再提和亲书三个字,因为你和我都不能作主。”

    那笑更像一只千年狐狸。

    真的是又阴险又狡诈,狡猾多端,老谋深算。

    让苏若然一下子清醒过来,没了刚刚的花痴,抬手就扯了君墨寒的衣领:“你是有意的,就为了这个?”

    还是有些不可思议的。

    虽然面上带着怒意,心里却是甜甜的,这个男人这么做,是为了留住自己吧!

    竟然有一种满足感。

    君墨寒毫不否认的点头:“对,不然,这道圣旨可能我一辈子也不会接的,不过,为了你,还是值得的。”

    他本来也不想表现出来对苏若然的在意,可却无法背叛自己的心。

    所以,他不顾一切的做了。

    “你……”苏若然竟然一时无言以对了,脑子里也有些乱,美男当前,还是在池子里,温度有些升高,她张了张嘴,想问为什么。

    她的脸上有水珠,白晰细腻的皮肤更显温润,长发贴在脸上,唇瓣更是晶莹剔透,有一滴水顺着脸颊滴下来,滑过唇瓣,滴进了池子里。

    让君墨寒的喉头一紧,按在她肩膀上的手,微微用力,眸色更是深了几分,黑如陷阱,让人心甘情愿的陷进去。

    “君墨寒……”苏若然也感觉有些口干舌燥的热,后退一下。

    她的衣衫都贴在身上,不敢浮出水面,怕太过刺激眼前的人。

    随着她的后退,君墨寒便前进,在水中荡起阵阵涟漪,不过,不快,一点点的划着圈漾了开去,将两个人扩在圈里。

    直到苏若然抵在了岸边,退无可退,才停了下来,咽了咽口水,竟然有几分紧张的看着君墨寒,气氛前有未有的暧昧,空前的温热。

    她觉得应该说点什么,可话到嘴边,发现嗓子有些沙哑,竟然没说出来。

    “夫人,今天别让为夫洗冷水澡好吗?”君墨寒的声音低沉沙哑,带着别样的魅惑,让人一下子就沉沦下去,根本无法自拔。

    让一向有男人有防备心的苏若然都土崩瓦解了,竟然轻轻点了点头,用她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说道:“好!”

    只一个好字,便让君墨寒热血沸腾了,身体前倾,一手扣住苏若然的后脑,便攫住了她的唇,动作柔爱又强硬,一下子把她吞没了,让她有一种掉进棉花团里的感觉。

    竟然不想出来了。

    君墨寒搂紧苏若然,在她晕晕乎乎的时候,撬开了她的唇舌,缠着她不放。

    一只大手在水中扯/开了白色的腰带,然后松开,任腰带浮上水面,手来到脖颈处,将衣领轻轻扯/开,露出一寸寸的肌肤,君墨寒的唇顺着苏若然的下颚一点点口勿下去,然后一点点下移……

    这样分分寸寸的肌肤相亲,竟然让苏若然深深陷了进去,大脑里只有君墨寒,再无其它。

    苏若然的衣衫都飘浮在水面上,一只大手扣在胸前时,她还是忍不住颤抖了一下,烛光摇曳,她的脸红晕一片,唇上一层薄薄的水光,让君墨寒再也忍不住,一把将她捞起来打横抱在怀里,纵身上岸,向床边走去。

    苏若然虽然没吃过肉猪,可什么样的猪跑都见过。

    前世,与男友倒是没越雷池一步,现在想想,不是自己保守,而是始终没有那么深的感情吧,就像自己死在他的手里,现在竟然释然了,不会心心念念恨意汹涌了,毕竟过去了。

    只有最在意的人,伤的才是最深。

    身上还滴着水,两人呼吸间都带着淡淡的酒香,床幔放了下来,君墨寒动作优雅却不失霸道的将苏若然仅剩的肚兜掀了开来,一片春色旖旎。

    君墨寒没有犹豫的随手解/开自己的长衫!

    “王爷,大少爷求见。”管家的声音在院子里响起,万分无奈,更是沉声说道:“大少爷,这秋水苑不是你想进就进的。”

    却听到一声闷哼,想来是君浩天对管家动手了。

    眼底的睛欲一瞬间褪却,君墨寒狠狠闭了眼睛,快速从苏若然的胸前收回手,然后扬手扯过锦被将她裹了。

    然后顺手挑起外衫披在身上。

    动作极快,一气呵成。

    等到他将床幔放好,掩了里面的风华,门也被推了开来。

    君浩天一身是血满脸愤怒的闯了进来,手里还拖着奄奄一息的秋水:“老二,你给我说清楚,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然后看到君墨寒冷着脸站在面前,一双眼睛如寒潭一般,让人不敢直视。

    好事被打断,的确是愤怒到了极点。

    好不容易苏若然才松口,他却白做了功夫,此时被君浩天全部毁了。

    “出去。”君墨寒只给了两个字,夹着震怒,竟然霸气威严,让人忍不住臣服,平日里一向压着君墨寒,与他对着来的君浩天,竟然点了点头,拉着秋水出了房门。

    君墨寒又回头深深看了一眼床上的苏若然,杀人的心都有了。

    出了房间,将门关好,君墨寒才去看君浩天和秋水,眉头拧了一下,心下冷哼,这个秋水才送去大房一天就不安份了。

    看来是与君浩天达成一致了。

    来演苦肉计了。

    “王爷,救救奴婢,奴婢做牛做马报答王爷……”秋水奄奄一息,肩膀上还插着一把匕首,血顺着向下流,淡粉色的长裙上像映了一串红红的花朵,有些刺目。

    “一个贱婢,还对本官动手,真是活的不耐烦了。”君浩天的话落,一巴掌就拍在了秋水的脸上,没怎么留情。

    因为秋水的脑袋被打的偏到一边,嘴角立即有血溢了出来。

    白晰的脸颊上留下深深五个手指印。

    那样子,还真是要多惨有多惨。

    君墨寒正想问什么,已经穿好长裙的苏若然却走了出来:“秋水,你怎么惹到大公子了?”

    看到苏若然出来,君墨寒的眸色更深了,回身与她并肩站在一处,更是低头去看她的眉眼,她的脸上还有淡淡的红晕。

    让他忍不住想再次搂在怀里。

    可还是忍了,毕竟此时君浩天和秋水都在。

    “奴婢虽然……贫贱,可也是良家女子,大公子让奴婢,让奴婢……”秋水一边说一边抽泣:“让奴婢做他的通房丫鬟!”

    一边咬着唇瓣,楚楚可怜。

    “这不是挺好吗!”苏若然挑了挑眉眼:“或者,你想来二房当通房丫鬟?”

    这话,似乎没抓住重点。

    君墨寒冷硬的脸部线条险些没绷住,一边抬手按了一下苏若然的肩膀,让她不要如此直接。

    秋水本来就很惨,此时脸色更白了,映着肩膀上的血,风里飘摇:“王妃娘娘,奴婢,奴婢绝无此意,奴才家贫,当身为奴,却也是良家女子,绝不会出卖自己的身体。”

    君浩天也早就发现了苏若然与之前不同,不过并没有在意,此时倒是多看了几眼,眼底崩出一抹冷意。

    从前,他只是玩/弄苏若然的感情,一心要得到经书,再借她推倒君墨寒,所以,从未放在心上,也没有放在眼里。

    可现在,他面对苏若然时,不得不警惕了。

    几次刺杀失败,就让他对苏若然小心防备了。

    “这样,也简单,你就留在二房做粗使丫头吧,不过,在此之前,你得给大公子赔礼道歉。”一边说着,苏若然又上下打量君浩天,看到他的身上也有血,摇了摇头,叹息一声:“真是色字头上一把刀,这把刀要是弄不好,就能要了命。”

    这已经是在嘲讽君浩天了。

    君墨寒搂着苏若然的腰身,没有说话。

    他明白,这件事,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决的。

    其实他也特地观察了苏若然的表情,每次她见到君浩天时,一点尴尬或者是余情都没有,有的只是嘲讽和冰冷。

    更让他觉得自己的决定是正确了。

    虽然苏若然是占着苏家千金的身体,却早不是苏家千金了。

    为了这样的苏若然,他冒险也是值得的。

    反而是君浩天有些不自在了,他相信一个人会因为受刺激而改变性格,可苏若然对他这样的态度,却真的有些遗憾了。

    特别此时苏若然与君墨寒站的那么近,还搂抱在一起,十分的亲密,就让他觉得碍眼。

    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就是说的君浩天了。

    秋水看了苏若然一眼,明白她这是在戏耍自己。

    不过,就算做粗使丫头也是有机会的。

    所以,挣开君浩天,跪下来咚咚磕起头来:“大公子,您大人有大量,原谅奴婢这一次,奴婢知错了……”

    倒是演的很到位。

    听到磕头的声音,苏若然下意识的抬手揉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疼,一定很疼。

    君浩天拧着眉头,似乎一切太顺利了,随即想到,以君墨寒的心智,又怎么会不怀疑秋水这个人。

    都是在演戏罢了。

    太过认真就输了。

    不过,这个秋水也是聪明人,只要留在二房,早晚都会有机会的。

    所以,他也就顺水推舟的点了点头:“老二,这个贱婢,是你带回来的,你来处理吧,不过,不能太偏宜她,刺杀朝庭命官,可是死罪。”

    “对对对,是死罪,既然大公子如此说,就直接处理了吧。”苏若然脸上的红晕已经彻底消失了,人也十分清明,此时更是力挺君浩天:“别到最后,又找我们二房的麻烦,这个黑锅,我可不想背。”

    一边看向君墨寒:“夫君,我这样处理,对不对?”

    “这二房都是你的,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君墨寒绝不反对,这也是将了秋水一军,看她如何反击了。

    不过,他还是看向了君浩天。

    秋水虽然这副样子被扔了回来,可他也明白,秋水与君浩天之间一定达成了某种共识,君浩天,无非是想要他与苏若然的命。

    如果这个秋水也是,那么,他就能知道她是什么人派过来的了。

    君墨寒和苏若然一副恩爱两不疑的样子,也让人想吐血。

    最想吐血的是君浩天。

    他一直都知道君墨寒会娶苏若然,是因为苏家的经文,可眼下看来,似乎不是那么回事。

    这两个人竟然如此亲密了!

    “王妃娘娘,救救奴婢,奴婢做牛做马侍候娘娘一辈子。”秋水一听也急了,没想到苏若然不按常理出牌。

    “那倒是不必了,这威远王府也不缺牛不缺马的。”苏若然摆了摆手:“其实,怎么处理,还得看大公子,毕竟他是君家的家主。”

    一边心下冷哼,想把这个女人再丢回二房,没那么容易。

    演戏嘛,谁不会啊!

    一下子把问题全都丢还给了君浩天。

    让秋水的脸色更青了,袖子里的手狠狠握了,低垂的眸子里全是杀意。

    她没想到苏若然如此不讲理。

    照常理,女子应该在夫君面前表现大度温柔贤良淑德的,可苏若然明显的是一个狠辣善妒的女人,更不在意在君墨寒面前表现出来。

    原来,这婚姻果然是权宜之计。

    “人是你们送过去的,你们自然要给个交待。”君浩天的耐心都快用尽了,此时咬了咬牙,怎么也没想到君墨寒和苏若然不上钩。

    他和秋水可都生生挨了一刀,这一刀,绝对不能白挨。

    所以,他要揪住这个问题不放。

    无论如何,要让秋水重回二房。

    “要交待,可以啊,这个女人,你拿去,要杀要剐都随便,这还不够吗?”苏若然扬了扬头,就是不讲理的说着。

    “不够。”君浩天气恼异常,打断苏若然的话:“你以为这样就能把事情撇的一干二净了,谁知道这个女人是不是你们专门安排过来陷害本官的!”

    他也被苏若然给刺激到了。

    这个女人怎么能如此胡搅蛮缠。

    “那就带到地牢里,好好审一审,是黑是白,自然见分晓了。”苏若然才不怕,反正这个秋水是敌人派来的,死了正合她意。

    秋水也急了,趴在那里又继续磕头:“王妃娘娘,奴婢绝无异心,奴婢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贞洁,才会伤害大公子的,请王妃娘娘给奴婢做主!”

    ?

    百度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yue du yue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空间种田:冷酷王〕〔第一强者〕〔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千劫主〕〔鬼王传人〕〔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修行在万界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