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67章 必须要得寸进尺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h3 class=”read_tit”>第67章 必须要得寸进尺</h3>

    秋水一边磕头,一边跪爬到了苏若然的脚边,抬手去扯她的裙摆。

    倒是把悲惨演绎的淋漓精致。

    “王妃娘娘,救救奴婢!”秋水不停的说着,满是血污的手指就扯着苏若然的裙摆,非常用力,那手背上的青筋都崩了起来。

    可见多么的气愤。

    可又不能表现出来,只能忍气吞声的可怜楚楚的看着她。

    其实她会爬到苏若然的脚边,也是做了两手准备,如果苏若然一定要自己的命,她就与苏若然同归于尽。

    不管怎么样,临死前,得把任务完成了。

    不能白来一趟君王府。

    苏若然就那样低头看着她,眸光淡定的没有一点情绪起伏,却让人头皮发麻。

    更让秋水下意识的握了拳头。

    她突然觉得自己失策了,这个女人远比传言中可怕的多。

    苏家没落,她转身嫁给了君墨寒,保了性命,现在还是堂堂的正一品威远王妃,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这个商贾之后,太有心机。

    君墨寒看了一眼秋水,拧了一下眉头,一脸的嫌恶,搂着苏若然向后退了一下,让苏若然离秋水远一点,他可以感觉到秋水隐忍的杀意。

    他已经全身防备,只要秋水有一点动作,他必定当场要了她的命。

    本来是想引蛇出洞,不过,在君墨寒的心里,苏若然的安全最重要。

    秋水的手里空了一下,也顿了一下,眼珠转了转,又继续磕头,这一次是对着君浩天的:“大公子,饶了奴婢,奴婢该死,奴婢罪该万死,是奴婢有眼无珠!”

    哭的凄凄惨惨,好不可怜。

    本就生的柔弱,面貌极好,这样一来,倒是让人生怜。

    苏若然给君墨寒递了一个眼神,君墨寒犹豫了一下,拧着剑眉,有些不快。

    不过苏若然跺了跺脚,那娇嗔的模样,还真让君墨寒喜爱,不想苏若然失望,便点了点头:“老大,一个奴婢而已,你强人所难,也有错在先,你要是想让二房给个说法,也行,把这个奴婢拖出去打上二十大板,总能出气了吧?她是给了你一刀,你也没留情,她身上这刀再不处理,估计人也活不过明天。”

    既然苏若然要留,君墨寒还是会配合她的。

    毕竟苏若然做事也是有分寸的,绝对不会胡来。

    君浩天瞪着君墨寒。

    “的确,堂堂君家的家主与一个奴婢计较这么多,传出去也不好听,不如这件事就这样算了。”苏若然也接了一句,眼睛直视着君浩天,没有半点回避。

    她对他,只有杀之后快!

    不过,要慢慢来。

    “算了……”君浩天冷哼:“你们夫妇两儿倒是打的好主意。”

    “怎么?家主强人所难,还不允反抗了?”苏若然上前一步,扬着头,狠狠瞪着君浩天:“别说你是大司农,就是天子,也不会这么狂妄。”

    她对君浩天绝对不会嘴下留情的。

    “你你……”君浩天被堵的哑口无言,他现在是领教了苏若然的伶牙俐齿,和翻脸不认人。

    明明当初她对自己一片真心,十分深情,现在竟然如此待他了。

    在他看来,这女人还真是善变。

    当初的情真意切,深情款款,转身就给了别人。

    他只会去想别人的错,却从来不会考虑自己做了什么。

    苏若然也不想与他废话,一边挥了挥手:“好了,这件事,就到底为止吧,你是君家家主,我夫君也是当朝王爷,这点小事,就不要闹下去了,影响别人休息。”

    又看向管家:“带秋水去疗伤吧,安排点活计给她,火房那边正缺人吧,正好。”

    她就算要留下这个秋水,也不能让她好过。

    远处,一直看着这边的楚凉夜也冷笑了一下,这场戏够精神,让他都佩服了。

    看来,他比秋水顺利多了,至少没把眼界放的那么高。

    本就被怀疑,还作,不是找死是什么。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得睡觉了,大公子,请便。”苏若然开始撵人了,她很困了,需要好好睡一觉。

    一边揉了揉额头,转身就走。

    根本不去管君浩天难看的脸色。

    君墨寒也摆了摆手:“君浩天,这件事,到此为止了。”

    语气也很生硬,不是商议,而是命令。

    然后搂着苏若然十分亲密恩爱的回了房间。

    留给君浩天的只有两扇紧紧关闭的大门,连远处的楚凉夜都觉得过份了,这威远王爷和王妃还真是狂妄。

    不过他觉得自己看到了希望。

    “你怎么又把秋水留下来了?”一进房间,君墨寒就正了正脸色,他自然也惦记着办了苏若然,可是秋水的事情,也得早些处理。

    这可是十分危险的存在。

    苏若然歪了歪头:“都引来了,为什么不引出大鱼来?不然,不是白白闹腾这么久了。”

    君墨寒低头看她,眸色极深,如平静的湖面,深不见底。

    “怎么了?”苏若然被看的不自在,挑了挑眉眼,拧着秀眉,回视君墨寒:“你就甘心被这样算计着?不反击?”

    她倒是替君墨寒打算了一把。

    听到这话,君墨寒的眸底漾开点点星光,抬手又将她搂了,搂的很紧,似乎要揉进骨子里:“你这是……替夫君扫路了?”

    他以为,她知道什么了。

    可此时又觉得自己想太多了。

    “对了,你觉得那个楚凉夜是什么来历?”苏若然推了推君墨寒的手臂,再用力就把腰掐断了,她这腰本来就挺细的。

    她觉得,既然都提到了秋水的事情,楚凉夜也不能掉以轻心。

    “六音查过了,他就是天下酒楼开业那天,一号桌的客人。”君墨寒也正了正脸色,缓了情绪,将苏若然温柔的搂/进/怀里,一边若有所思的说着:“我们从天下酒楼一离开,他们也离开了,其中一个人便去了当天下,当了自己。”

    “这……”苏若然的确意外了。

    那天只顾着与上官尘斗智斗勇了,没有注意那桌客人。

    此时细细想来,的确是有一点印像。

    “这个人比秋水还危险。”苏若然拧眉,有些急了:“怎么办?我这是不是玩大了!”

    “知道怕了?”君墨寒有些贪恋她身上的味道,在她的脖颈处轻轻嗅了嗅:“没关系,夫君替你摆平他。”

    “他倒是沉得住气,在马厩里呆了这几日,很安份,这样的人,才最可怕。”苏若然缩了一下脖子,全身都颤抖了,下意识的想推开君墨寒了。

    只要没有外人在,这个家伙就知道缠着自己,粘着不放,真不知道在战场上是如何带兵打仗,冲锋陷阵的。

    “的确。”君墨寒又抬手去揉苏若然的长发,把如瀑的长发揉成了一团,然后再揉顺。

    此时也现了几分倦意:“我们睡吧?”

    只是睡字说的有些重。

    他可记得今天苏若然答应不让他洗冷水澡了。

    必须要得寸进尺!

    ?

    百度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yue du yue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