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70章 相信夫君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h3 class=”read_tit”>第70章 相信夫君</h3>

    梁宣看着苏若然:“即然来了,不如一起吃午饭吧。”

    他可是花了高价年费包下一号包厢的。

    苏若然摆了摆手:“不必了,我还要回府,你慢用。”

    她不想与梁宣接触的太多,该问的话也问过了,至于当年的事情,总会水落石出的。

    每次看到梁宣一脸深情款款的样子,她就有些无奈,也想逃避。

    “若然……”梁宣温润的五官染了一层悲伤,轻声唤了一句,一边摇了摇头,叹息一声,他倒是不会强人所难,只是不舍得放苏若然离开。

    他花了高价买下一号包厢,为的就是能见到苏若然。

    所以,他每日都会来天下酒楼。

    苏若然已经大大方方的摆手离开了,她的心口竟然闷闷的,并不痛快,解决了上官尘和君浩天这两个大麻烦,却无法高兴起来。

    看着苏若然纤细而高傲的背影,梁宣的眼底全是心伤,脸色也暗了许多,站在原地好半晌,都没动。

    伙计们早就各忙各的了,余掌柜则上前招待梁宣:“梁会长,这边请,今天有新品,还请会长品评。”

    苏若然既然打出了口号,就一定会做到。

    所以,每隔几日,她就会拿一些新鲜的菜系出来。

    好在她来自二十一世纪!

    “你怎么来了?”君墨寒一得空就赶了过来,与苏若然碰了个正面,有些不满的上前将她揽在怀里,手上微微用力,表示他的不满,语气也有些差,全是质疑。

    苏若然愣了一下,没想到君墨寒这么快就赶了过来,看到他上的担忧,还是挺受用的:“这是我们苏家的铺子,我当然要来了。”

    她说的理所当然,有些没心没肺。

    “嗯……”君墨寒应了一句,尾音拉的长长的,搂在她腰间的手更用力了,一边低头直视着她:“看来,还不明白自己的身份,我有必要让你清楚。”

    竟然敢说是苏家的铺子。

    太不把他君墨寒放在眼里了,看来昨天夜里不够努力。

    苏若然不为所动,只是白了他一眼:“上官尘和君浩天还会有下一步动作的。”

    “本王知道。”君墨寒一脸淡定,看到苏若然如此,抬手揉了揉她的长发,脸上竟然是宠溺,他很久之前就认定了苏若然,千方百计的将她留在身边,甚至不惜得罪皇上,直接对上上官尘,受天下人的嘲讽,娶她进府。

    又步步为营的将她哄上了床……

    可是费尽周折。

    此时,自然是宠溺的。

    “只要我们按时按量的交税,他们找不出什么错处的,你弄的什么阶级窑怎么样了?只要放出口风,应该会有鱼上钩了。”君墨寒突然低头在苏若然的耳边轻声低语,声音极低,只有苏若然一人能听到。

    坐在一号包厢的梁宣顺着窗口将下面的一幕尽收眼底,捏着筷子的手狠狠用力,脸部线条一瞬间僵硬。

    死死盯着被君墨寒搂在怀里,还一脸笑意的苏若然。

    那份恬静,从前,只有他能看到的。

    现在都只给了君墨寒。

    这是凭什么?

    梁宣一向温润的面上闪过一抹冷芒,脸色更是苍白,看着新端上来的小零品,一点食欲也没有了。

    不过,因为他听说这个酒楼里的新菜系,小零品都是出自苏若然的手,所以,他还是让伙计将端上来的小零品打包了。

    说到底,他就是放不下苏若然。

    毕竟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而且他们的感情也一直很好。

    苏若然这时也点了点头:“是该放出风声了。”

    这酒楼和当铺不过是个引子。

    当然,这里也投进了君墨寒大批的银子,苏若然作为一个只认银子不认人的雇佣兵,再到现在的生意人,自在是很看重这里的收益的。

    所以,表现的明显了一些。

    不过,谈到此事,倒是正了正脸色。

    要知道,这天下酒楼一开业就摆出了那么多稀有的青瓷茶杯,不是随随便便摆的,来这里的,不仅有大魏的王公贵族,更有临国的权贵!

    苏若然重震苏家的主要目的,就是让苏家的生意走出大魏。

    因为苏家案子的线索在临国。

    当然,还有上官尘和君浩天。

    但是要从这两个人着手,难度太大。

    “嗯,不过,不会太顺利,上官尘和君浩天可是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呢,得做点什么引开他们的注意力。”君墨寒很满意苏若然此时乖顺的样子,搂着她,向马车走去,更是扶着她上了马车。

    倒是一副妻贤夫贵的画面。

    “我正准备出点新鲜玩意,到时候,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或者能引开他们。”苏若然坐在君墨寒身侧,接过他递来的茶杯,若有所思的说着:“不过,一切都要慢慢来。”

    她一向沉得住气。

    更明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君墨寒给苏若然递了茶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一脸温和的看着苏若然,对于这个小女子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他都无限喜欢。

    不知从何时起,他的一颗心都在这个小女子身上了。

    一旦动心,便一发不可收拾。

    看着苏若然一脸自信炫目的笑,君墨寒看的更着迷了,不自觉的脸上也带了笑意,却反问了一句:“你又有什么新奇玩意了?让夫君先开开眼界!”

    他知道,苏若然的脑子装着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不过,那些东西,却都让人震惊不已。

    青瓷,在这整片大陆都没有,可苏若然,就将一个阶级窑建在了城郊,更在天下酒楼准备开业的日子里,烧出了大批的青瓷茶杯和茶壶。

    摆在天下酒楼的桌子上,十分扎眼。

    可也因此吸引了大批的商客和权贵。

    就是大魏的皇宫也见不到这样上好的瓷器。

    不但胎质细洁,更是釉色青润。

    “当然没问题,而且这件事,还得你出面。”苏若然狡猾的笑了一下,大眼睛眯成一条线,怎么看都像小狐狸。

    不过,好在今天顺毛,挺乖巧。

    “好啊,没问题。”君墨寒当然愿意出面,他也是怕苏若然亲自出面。

    他相信她的能力,可他不想自己的女人太辛苦,一切有他。

    当然,他并没有掐断她的翅膀,因为他会全力支持她。

    苏若然端着茶杯,轻轻抿了一口,唇瓣晶莹带着水泽,抿在淡青色的茶杯杯口,让君墨寒看着只觉得心痒难耐。

    想过去把这个小女子给扑倒……

    不过,忍了!

    “我一会儿会列一张单子,你把单子上面需要的东西找到就行了。”苏若然没有嘱咐太多,因为君墨寒办事,她倒是十分相信的。

    不仅相信他的能力,也相信他的人品。

    “就这么简单?”君墨寒挑了挑眉眼:“不需要其它的?”

    要知道,当初建窑的时候,苏若然可是千叮咛,万嘱咐,更是避开一切眼线,保密工作相当到位。

    当然,这一次,保密工作还是要做的。

    只是他觉得苏若然应该需要一处偏僻的地界才对。

    “我想,夫君都能安排妥当的。”苏若然放下茶杯,笑着说道。

    倒是说的随意。

    君墨寒拿到苏若然的列出来的清单时,还是愣了一下:“要丹沙做什么?”

    丹沙就是水银,这个年代,水银一般都是赐死用的,苏若然这里要大量的丹沙,还有石灰石,长石,碱……

    这些东西,并不常见,当然,他想要,总能弄到的。

    “很快你就知道了。”苏若然觉得,在这里,挣钱还是很容易的。

    随手将单子交给了六音,更吩咐他安排人手的时候,要小心,而且要分开安排。

    苏若然要做什么,君墨寒不知道,不过他是全力支持她的。

    他们现在要齐心协力,才能度过难关。

    君浩天跑去东宫给太子请罪,一再的表明自己对太子是忠心耿耿,更是送去了一些奇珍异宝,将君家掏空一半,才算稳定住了太子。

    君浩天明白,他虽然与太子同贩卖兵器,可一旦太子翻脸不认人,到时候背黑锅的只有他自己,要死的人也只能是他。

    所以,这件事,对他来说,就是太子握着他的把柄。

    他只能小心翼翼。

    “苏若然那个贱/人,还真有些本事,这天下酒楼开业没几日,收入已经破万两白银了。”君浩天身为大司农,对地方和各省的税收都是十分了解的,而且他也精于这些工作,为了讨好上官尘,会将一切都告诉他。

    在上官尘这里,君浩天也不敢有秘密。

    其实此时的上官尘握住了君浩天,也等于握住了大魏的经济命脉。

    君浩天这个人一向贪婪,已经将漕运,食盐和冶铁都收统一管理。

    从中获取利润。

    而天下酒楼和当天下,更是在他们的监视之内。

    每收入一纹钱,他们都是知道的。

    看了一眼君浩天递来的帐单,上官尘也眯了眸子:“这个苏若然,比苏晚生还会做生意呢,这些新奇的东西,别说大魏,就是大楚大秦也怕没有,她……是如何想出来的?”

    他虽然几次在苏若然手里吃亏,却还能清醒的看待这一切。

    他觉得,或者可以从苏若然这里入手,让君墨寒被迫的投诚自己!

    那样一来,这朝中的势力,就有大半在他手里了。

    不管朝中有什么变化,他都能应对自如。

    ?

    百度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yue du yue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