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72章 我在救你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h3 class=”read_tit”>第72章 我在救你</h3>

    苏若然一连几日都是腰疼腿软,这还真是新婚燕尔,血气方刚……

    自从那日苏若然亲自到天下酒楼将上官尘和君浩天气走之后,倒是安静了几日,连君府都消停了许多。

    “六音,让管家准备马车,去城效的瓷窑。”苏若然睡到日上三竿,还有些舍不得床,不过,她想着,已经耽误几日了,不能再被男色迷惑了!

    “是。”六音倒是对苏若然言听计从。

    毕竟现在苏若然是金风细雨楼的楼主。

    “带我一起。”肖以歌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手里摇着折扇,一脸笑意的说着。

    他也是能屈能伸的。

    虽然看苏若然极度不顺眼,可此时,他也想看看传说中的阶级窑是什么样子的。

    像君墨寒重色轻友的程度,这几天都不搭理他,更别说,带他去瓷窑了。

    苏若然看了一眼水红色的十分扎眼的肖以歌一眼,那家伙倒是笑得一脸无害,没了平时看到自己时横眉冷对的样子。

    伸手不打笑脸人,她便点了点头:“一起吧,也让你长长见识。”

    肖以歌的医术她倒是佩服的,就是与他八字不合,说不上三句话,就会吵起来。

    所以,她现在尽量避免与他说话。

    甚至这几天,君墨寒有意不让苏若然见到肖以歌。

    这个男人吃起醋来,还真是认真。

    肖以歌正要做出不屑的表情来,不过忍了,让管家备了一批马,他不起与苏若然乘坐一辆马车,他觉得自己会忍不住与苏若然打起来……

    特别是苏若然那副傲慢无礼的样子,他就看不惯。

    马车出了王府,肖以歌和六音骑着马随在左右。

    “对了,你要的那些草药,准备做什么?”苏若然觉得无聊,掀开车帘透气,肖以歌便开口问了一句。

    “做毒药。”苏若然回答的干脆,那日她想自己找肖以歌要一些草药的,不过君墨寒主动请缨,还不让她去见肖以歌,她也没有太在意。

    反正草药已经拿到手里了。

    不见肖以歌,她也能少惹气。

    肖以歌果然瞪了她一眼:“我的药都是用来救人的,你怎么能拿去做毒药!”

    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

    “迂腐。”苏若然也白了他一眼:“到了我手里,就是我的药了。”

    “你……”肖以歌明知道苏若然不讲理,此时仍被噎的一口气顺不上来,咬牙切齿:“如此不讲道理。”

    苏若然一手捏着车帘子,一边看向前方,也不在意肖以歌气的双肩颤抖的样子,不过又挑了一下眉眼:“你居然会骑马。”

    “我为什么不会骑马?”肖以歌又瞪她。

    “百无一用是书生,我以为你什么都不会的。”苏若然扯了扯嘴角,气死人不偿命的说着,一边上下打量了一遍肖以歌:“只是会骑罢了,这气势就不能与六音相提并论。”

    在她眼里,肖以歌应该肩不扛,手不能提,只会摇摇扇子的小受!

    不过,这张脸,还是挺养眼的。

    六音在一旁苦笑,他可不想卷进这两个人的口水战。

    特别苏若然和肖以歌之间的火药味这么重。

    他怕惹火烧身。

    肖以歌“啪”的收了扇子,抬手颤抖的指着苏若然,拉着缰绳的手十分用力,白晰的手背上有青筋根根凸起来,显然是气极了。

    他每次与苏若然见面,都不会顺心。

    他有些后悔与苏若然一起来城郊了。

    不过已经走到这里了,返回去又不甘心。

    只能恨恨瞪着苏若然。

    苏若然却不怎么在意,她看到肖以歌生气,就觉得心顺。

    “我不与你一般计较。”最后肖以歌只能甩出这样一句话,一扬马鞭,快步向前奔驰而去。

    惹得苏若然偷笑,心里那个痛快。

    六音也很佩服苏若然,能让如此骄傲自大的肖以歌吃瘪,这天下间也没有第二个人了。

    虽然肖以歌面对君墨寒的时候,气焰也不会太嚣张,可也没有这么窝囊过。

    竟然被噎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只能愤愤的自行离开。

    瓷窑在城郊的山脚下,而且很是隐秘,只怕被有心人发现。

    所以,路途有些颠簸,要通过山间的小路。

    苏若然把肖以歌气够呛,此时正坐在马车里,品着茶,心情极好。

    却是马车突然停了下来,不等她反映过来,箭如雨点一般叮叮叮射进了马车里,钉在了木板上,好在苏若然反映够快,闪身一一避开,不过马车的空间不大,她只能一扬手掀开帘子裹在身上快速的翻身跳出了马车。

    否则,她就被射成刺猬了。

    “王妃娘娘,你上马先离开。”六音已经与来人打斗起来,更是急得脸色都变了。

    他不能让苏若然有事,那样,他怕是无法去见君墨寒了。

    苏若然手里的飞镖也毫不留情的扬了出去,她这飞镖上刚刚淬了剧毒,还没有找到试验品,他们就送上来了。

    其实这些飞镖用起来,不如手枪来的准。

    有两个扑上来的刺客当即倒地,没有再起来。

    六音也是金风细雨楼数一数二的高手,此时也放倒了五个刺客。

    不过这批刺客是有备而来,不仅远处放箭,每个人手上的刀都淬了剧毒,都是要命的打法,更有同归于尽的趋势。

    也让六音担心不已。

    只是刺客太多,六音根本无法给苏若然断出一条路来,更无法撕开一个口子出来。

    苏若然虽然不似这些人飞来飞去,可是硬功夫很到家,飞镖更是玩的出神入化,手速极快,一个呼吸间,已经打出几次飞镖了,远的有毒针飞镖,离的近了,那些刺客更不是她的对手。

    避开对方的刀,她就能抬手拧断刺客的脖子。

    毫不留情。

    眼睛都不眨一下。

    连雇佣兵出身的六音都被惊到了。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苏若然如此大开杀界。

    第一次遇刺,有君墨寒在,苏若然不用这么拼命。

    第二次遇刺,有梁宣出手相救。

    已经走的远的肖以歌也发现了前方有刺客,又快速返了回来,只是远远的就看到这边已经混乱一片,也惊了一下。

    更是抬眼间看到苏若然放倒了一个刺客,愣了一下。

    在他眼里,苏若然就是一个高傲的商家之女,没想到,更是杀人不眨眼。

    一时间心里也不说出来是什么滋味。

    他前后看了看,已经没了退路。

    他只是一个医者,自小钻研医术,更是手无缚鸡之力,此时遇到这种情况,还真是束手无策,更是急出一身冷汗来。

    这几日,他也看得出来,君墨寒有多在意苏若然了。

    他与苏若然一起出府的,要是苏若然有个三长两短,君墨寒也不会对他客气的。

    想到这里,咬了咬牙:“都住手,你们一群人欺负一个弱女子,算什么英雄好汉?”

    他的一句话,让混乱的局面一下子静止了。

    苏若然也顺着声音看了过来,看到马背上红衣招摇的肖以歌时,狠狠皱了一下眉头,一边恨恨瞪他一眼:“你回来做什么?送死吗?”

    如果她是肖以歌,此时一定绕路离开。

    管它什么仁义道德,小命,永远都是最重要的。

    “苏若然,你怎么不知道好歹?我可是来救你的。”肖以歌又被气的颤抖了,手里的扇子,直直指着她。

    不过离的有些远。

    那些刺客这时也反映过来了,不过,他们刚要动,苏若然就趁人之危的甩出一把毒针,又有三个人倒了下去。

    “这个毒妇手里的暗器都有剧毒,大家小心。”刺客只剩了五个,此时一个刺客大声提醒道。

    那些人一碰到飞镖和飞针就死了,不用解释,一定是剧毒了。

    比他们手中刀身上的毒还要可怕。

    随着话落,苏若然又扔出一把毒针,这一次是一大把掷了出去,天女散花一般。

    又有两个人倒了下去,根本就是防不胜防了。

    “哇,太狠了。”肖以歌有些懵,看到苏若然杀人掷针的气势,他直咽口水,直觉的想离苏若然远点了。

    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还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脖颈,记得,第一次见面,苏若然给自己的见面礼就是飞镖,要不是君墨寒挡的够快,自己当时就死了啊……

    六音趁机将余下的三个刺客全部砍倒在地,脸上全是汗珠,用刀抵在地上,支撑着身体,今天真的太危险了。

    好在苏若然不弱。

    肖以歌也翻身下马,向苏若然和六音走过来。

    他的脸色也有些白,他是医者,只会从阎罗王手里抢人,轻易看不到死人。

    此时满地的死尸,让他头皮发麻,不敢直视。

    走到苏若然身边时,还摇了摇头:“简直就是刽子手。”

    换来苏若然一个白眼。

    下一秒,一支箭羽破空而来,直奔苏若然。

    却是肖以歌刚好走到苏若然的身前,挡了这支箭羽。

    苏若然一愣,条件反射的抬手推了一把肖以歌,一边闪身退避,她更知道,肖以歌与君墨寒是好友,她在能保全自己的前提下,还是乐意救下肖以歌的。

    这一推,肖以歌直接摔倒在地,箭羽来势极强,带着劲风,苏若然已经退避,速度却慢了一拍,箭插着肩对穿而过。

    “呃!”苏若然有些不敢相信,痛得闷哼一声,被箭的力道带的后退数步,倒了下去。

    血染红了月白色的长袍。

    ?

    百度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yue du yue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