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76章 我也介意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h3 class=”read_tit”>第76章 我也介意</h3>

    门被关上,苏若然瞪着君墨寒,君墨寒则抬手扯了一下她身上的被子,咬牙说道:“你不介意,我还介意。”

    这时苏若然身上一凉,才想起来自己只盖了一条被子,如果肖以歌给自己的肩膀换药,可能会看到不该看的。

    然后,气势一下子就弱下来了:“我……也介意!”

    君墨寒已经拿了里衣过来,动手给她穿上了,虽然绷着一张脸,动作还是很温柔的,生怕会伤到苏若然。

    此时苏若然觉得理亏,并没有说什么,小脸爬上一抹红晕,不去看君墨寒了。

    换好衣服,君墨寒才扶着苏若然坐了起来,将箭伤处的衣衫用刀割开,只露面伤口,他的确很小气。

    不过,男女授受不清,他很介意。

    而且他还决定,等到肖以歌看到了伤口的情况后,他来动手换药!

    以后,都由他自己来给苏若然换药。

    肖以歌进来后,也用眼神询问了一下君墨寒,不过,没有得到回应,看到苏若然已经坐到了床头,衣衫穿的很整齐,也明白了什么。

    更是苦笑了一下,这个君墨寒还是他识的君墨寒吗?

    为了眼前这个丫头,似乎变了许多呢。

    一边上前,替苏若然查了一下伤口,倒是很有眼力的说道:“墨寒,我来教你如何换药吧,这几种药,就留在这里。”

    他不想因为自己而挑起君墨寒和苏若然之间的矛盾。

    那样,只会让他与君墨寒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尴尬。

    如果他和苏若然还像之前那样,或者,还不会影响什么。

    “嗯,正好。”君墨寒点头,正合他意,一边上前拍了拍肖以歌的肩膀:“免得你总是跑来跑去的。”

    拍的肖以歌腰都弯了。

    他忙抬手推了君墨寒一把:“行了,你这是要谋杀啊。”

    他就知道君墨寒不会善罢甘休的,苏若然救了自己,他一定会找机会给自己穿小鞋。

    此时就是在报仇了。

    君墨寒在战场上本就是自己给自己换药的,不过,对待苏若然,他就得小心翼翼一些了,毕竟女孩子要娇气一些。

    虽然他还是有些生气,可给苏若然换药的过程却是温柔无比。

    让屋子里有些升温的迹像。

    楚凉夜一直都观察着这边的动静,听下人说王爷去给王妃娘娘亲自换药了,还真让他惊到了,这战场杀人无数,心狠手辣的君墨寒竟然会给自己的王妃换药,还真是让人震惊。

    不过,此时楚凉夜也知道,苏若然没事了。

    只要没事就好。

    秋水看着玲珑亲自来火房端饭,暗自握了拳头,她本想打机会在苏若然的饭里下毒,可却没有一点机会。

    这个玲珑的身手,她也清楚的。

    所以,此时也是一筹莫展。

    如果这次的任务不能完成,上官尘一定不会接她进东宫的,她就白忙一场了。

    心里就有些急了。

    眼看着玲珑端了食盘就走,忙与她对面走了过去,然后一个不小心扑向了玲珑,她要把握一切机会。

    玲珑举起食盘,一个旋身就避开了秋水,让她直接扑到在了地面上。

    “狗奴才,走路看着点。”玲珑在这府上也算是半个主子,此时冷冷喝了一句,不屑的看了一眼秋水。

    趴在地上痛得直咬牙的秋水更是爬起来不停的给玲珑道歉,低三下四,小心翼翼的样子。

    掩在袖子里的手却是捏成了拳头,低垂的眼底满是恨意。

    她可是要当太子妃的人,这些人,她全都记下了!

    早晚有一日,将这一切百倍千倍的还回去。

    秋水没能成功,只能恨恨看着玲珑端着吃食离开了,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她除了有美貌,能魅惑男人,似乎没有其它手段了,坐在那里,思虑了半晌,她觉得自己,还是从君墨寒身上动手比较容易些。

    特别苏若然受了重伤!

    君墨寒没有再提苏若然救下肖以歌之事,这两日连早朝也不上了,就守着苏若然,亲自给她换药,擦试身体,白日里带她出去晒太阳。

    “你当时救以歌……是不是迫不得已?”苏若然倚在藤椅上,君墨寒在一旁抬手有一下没有一下的推着,六音和玲珑远远的守着,此时君墨寒再一次旧话重提。

    这几日休养下来,苏若然的气色已经好了许多。

    君墨寒也是思虑了一下,就算惹苏若然生气,他也要问清楚,不然,憋在心里,容易内伤,原谅他的小气!

    没办法,在苏若然的问题上,他真的无法大度。

    苏若然手里把玩着一只精致的尾戒,是她这几日闲来无事,自己设计制作的,里面有细小的毒针,可以无声无息的射向敌人,只是准头差了些,不如她在现代时用的手枪。

    她还得好好练习练习。

    听到君墨寒的话,也抬起头来,直直看向他。

    君墨寒也看着她,眼底带着执着。

    半晌,苏若然才笑了一下:“对,我当时要是知道那箭的力道那么大,我无法避开的话,我一定拖住肖以歌挡在我身前的,我是吃撑了没事闲的,舍命救别人?那不是我的作风。”

    一边还摆了摆手,一脸的不屑。

    此时的苏若然,才是君墨寒熟悉的。

    听到这话,也不自觉的扯着嘴角笑了:“那……你那天为什么那样说?害我这几天一直都堵心,吃饭都不香,看什么都不顺眼。”

    “堂堂王爷,就这点度量。”苏若然不以为然:“你那天的态度不好,所以,我就想那样说。”

    惹她不高兴,她也要让他不痛快。

    “你……”君墨寒看着眼前的小女人,一身白衣,更显的身量极小,气色恢复了过来,脸色还是有些苍白,巴掌大的小脸带着倔强,就那样仰头看着自己,阳光洒在她的脸上,美的一塌糊涂。

    竟然让君墨寒看的有些可愣,没有说出话来。

    不过,她的答案却让他的心情大好。

    顺势也坐在了藤椅上,避开她受伤的肩膀,将她搂在怀里,唇就贴在了她的唇上。

    苏若然手里还捏着尾戒,一愣,手上一动,触动了机关,几根细如发丝极短的毒针飞向了六音和玲珑,阳光下闪着绿色的光,让人头皮发麻。

    “唔……”苏若然忙摇头,想推开君墨寒开口提醒六音和玲珑,他却不肯松开,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口勿。

    看到阳光下绿色的光影飞过来,六音和玲珑也都快速避了开去,一时间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只觉得刚刚的画面儿童不宜,都准备转过身后,非礼勿视的。

    哪想到,竟然嗅到了杀意!

    好在苏若然这尾戒没什么准头,刚刚也只是无意触动,玲珑和六音都没有中招,否则今天肖以歌又有的忙了。

    君墨寒则搂着苏若然忘情的口勿着,更带了几分惩罚的味道。

    让苏若然呼吸都困难了,却还是不舍得松开。

    画面有些扎眼,空气有些醉人,更是不断在升温,暧昧气息围在两人周身,阳光包裹着他们,轻风吹过,长发缠缠……

    肖以歌拎着扇子走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不该看的一幕。

    也愣了一下,不过还是轻轻哼了一声,他找君墨寒可是有要事相商的。

    只是他这一声,太温和了,沉浸其中的两个人根本没有听到。

    “君墨寒。”肖以歌还是开口喊了一声:“小心王妃的伤口。”

    这一声,让苏若然一僵,忙用左手去推君墨寒,小脸通红一片,她再是现代人,此时也是羞赧难当了。

    君墨寒顺势松了她,还有些意犹未尽。

    一得了自由,苏若然狠狠瞪了君墨寒一眼,起身就走,快速跑回了房间,她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

    远远的,楚凉夜若有所思的看着苏若然离开,然后也转身离开了。

    “小心那个楚凉夜。”君墨寒又提醒了六音和玲珑一句,一边示意他们二人跟上了苏若然,他也知道,不是要事,肖以歌不会如此正色的。

    他又要出府了,所以,必须得保证苏若然的安全。

    这几日,他又从天下酒楼那边调来了金风细雨楼的弟子。

    与肖以歌出了王府,两个人便去了城郊的一处院子里,很是隐蔽之处。

    “我查到了君浩天有几处地下赌场,都有上官尘的股份。”肖以歌把一份单子递到了君墨寒面前,一边正了正脸色:“不过,我劝你要三思,只要一动,必定会打草惊蛇。”

    “必须动,敢动我的女人,就要付出代价。”君墨寒冷冷说着,没有半点犹豫,他绝对不是白白吃亏的人。

    肖以歌低头看着那份清单,眉眼间有几分忧思,他也看出了君墨寒对苏若然的在意,还是劝了一句:“墨寒,你要记住,自己想要什么。”

    “放心,我心里有数。”君墨寒也没去看肖以歌,显然苏若然的出现,已经打乱了他们的全部计划。

    可不管怎么样,他都不能让苏若然白挨了这一箭。

    他不但要让他失去这几家赌场,还要让他血债血偿。

    苏若然吃的苦,也得让君浩天偿偿。

    肖以歌没有再说什么,点了点头:“好,我今天夜里安排人去处理。”

    一边展开扇子轻轻摇了摇头:“对了,太后的寿辰快到了,我想,你要引来的人,应该都快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