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77章 一向喜欢占些偏宜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h3 class=”read_tit”>第77章 一向喜欢占些偏宜</h3>

    君墨寒点头:“的确,这对他们来说,是一次机会,对我们来说,也未偿不是。”

    双眸中闪过一抹冷意。

    “只是……苏若然有伤在身,这交易……”肖以歌又问了一句,有些犹豫:“你不好亲自出面的。”

    “我明白,若然在一天天好转,等到太后寿辰的时候,应该能出面了。”君墨寒还是拧着眉头说着:“其实,这种事情,不应该让她出面的,只可惜,苏家无人了。”

    “对了,她没怪你当初不出手救人吗?”肖以歌觉得像苏若然这样小气的女人,真的很难养,翻脸的速度比君墨寒还快呢。

    更是说话毫不留情。

    “她明白是非的。”君墨寒看了一眼肖以歌,嘴角动了动,他其实想告诉他,苏若然救他,根本就是个误会!

    还是忍了,反正,这也不影响什么。

    让肖以歌以为欠苏若然一条命,他会报恩的。

    这样,不错。

    从现在开始,他已经为了自己的小女人算计自己的兄弟了!

    肖以歌若是知道真相,估计都能掐死他。

    掐不死,也得怼死!

    “希望吧。”肖以歌点了点头,他倒是相信苏若然的能力,只是他琢磨不透这个人,根本无法理解她的一举一动。

    毕如舍命救自己!

    他这辈子都想不通。

    “好了,今天夜里,我就让人去挑了几家地下堵坊,还有勾兰院也是上官尘的。”肖以歌顿了一下,还是正了正脸色:“秋水就是从勾兰院出来的,要不要……”

    一边眯了双眼,眼底全是危险。

    其实不用调查,君墨寒也能猜出秋水是什么人派来的。

    现在,倒是让肖以歌证实了一下。

    “先不用动,秋水,翻不出什么风浪来。”君墨寒摆手:“可怕的还是那个楚凉夜。”

    “知道可怕,还往府上引。”肖以歌摇头,不能理解:“你就这样宠着苏若然,由着她闹,早晚闹出事来。”

    一边打开扇子胡乱摇了几下。

    提起苏若然,他的情绪就不太自然。

    君墨寒笑了笑:“没关系的,我相信自己的夫人。”

    让肖以歌觉得恶寒:“算了,我安排几个人进勾兰院吧。”

    便摇着扇子离开了,他觉得现在与君墨寒说话,绝对不能提到苏若然,一旦提及,什么正事也不用商议了。

    苏若然回房间,让下人洗了条毛巾擦了脸,脸还是火辣辣的,真的是丢大人了。

    特别肖以歌那句,小心王妃的伤口!

    她就更羞了。

    一边捏过新做的尾戒,一边咬了咬唇,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这个尾戒没什么准头儿,得好好调整一下。

    就在苏若然埋头在尾戒上时,一声“王妃娘娘”让她猛的抬起头来。

    抬头就看到楚凉夜,正大摇大摆的站在自己面前,一身下人的粗布衣衫,也掩不住他的风华,五官立体,眼窝微陷下去,鼻梁英挺,深蓝色的眸子,给人一种神秘感。

    苏若然一惊,抬手就触了一下尾戒的机关。

    几根细小的毒针“嗖嗖嗖”射向了楚凉夜。

    对方也是一愣,快速闪身避开,倒是没有手忙脚乱,纷纷避了开去。

    更是惊出一身冷汗。

    他没想到,苏若然手里漂亮精致的小圆圈会发出暗器,还都带着毒。

    他对眼前的丫头还真是越来越感兴趣了,不得不刮目相看。

    若不是亲眼所见,怎么也不会想到,这小小的项圈里面有暗器,绝对的杀人于无形。

    看到楚凉夜避开了毒针,苏若然没有再触动尾戒,心下也有些紧张,手心有汗沁出来,却端的四平八稳:“你怎么进来的?”

    居高临下的看着苏若然,看着她小巧的脸上有汗珠,精致秀丽的五官紧绷着,楚凉夜就忍不住想笑,却极力忍了,抬手指了指窗户:“这里。”

    苏若然也看了一眼大开的窗户,心思百转千回,这王府的守卫还是很森严的,更别说,她中箭之后,玲珑六音一直都守在院子里,还从天下酒楼抽调了半数的雇佣兵,竟然都没有发现楚凉夜进了她的房间。

    是该说这些人饭桶呢?还是该说这楚凉夜功夫了得?

    一时间,苏若然还真的有些怕了。

    “有事?”苏若然努力让自己镇定,没有抬手去擦额头的汗珠。

    “王妃娘娘,其实那天在当天下典当行,你就知道我有问题,还是将我带了回来,说明,娘娘觉得我有用,对吧。”楚凉夜始终站在那里,没有动过,直视着苏若然。

    倒是开门见山。

    苏若然也点了点头:“的确,你是楚国人?”

    君墨寒已经将秋水和楚凉夜的身份告诉她了。

    她当时也很震惊。

    “不错。”楚凉夜又说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大楚皇长子,楚凉夜。”

    “你不怕君墨寒要了你的命?你这样偷偷潜来大魏,就是杀了你,你们大楚也无话可说。”苏若然觉得有些口渴,肩膀上的箭伤,隐隐作痛。

    这个人太磊落了,反倒让她有些怕了。

    “威远王爷杀了我,大楚会很感谢大魏的。”楚凉夜冷笑了一下,那笑冷渗人,让苏若然更惊诧了,紧紧拧了秀眉:“为什么?你可是大楚的皇长子。”

    “就因为是皇长子,才会碍了某人的路。”楚凉夜抬眸看前方,又仿佛什么也没看,冷哼了一声:“不过,你也是因为碍到了某人的路,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吧。”

    这是来寻求合作了。

    苏若然低垂眉眼,思虑了一下。

    她留楚凉夜在王府,的确也是想利用他的。

    此时,他这样开门山见的说出来,倒让她有些无法招架了。

    只能笑了一下:“今天这一步?你觉得我过的不好吗?我由一界商女,攀上枝头做了凤凰,荣华富贵享用不尽,更是嫁给了大魏的战神,千百个姑娘的梦中情人,你应该觉得我幸福吧。”

    楚凉夜直视着苏若然,然后冷笑了一下:“的确,威远王对王妃娘娘更是宠爱有加。”

    然后话题一转:“这些是苏姑娘想要的吗?”

    眉眼间闪过冷芒:“你是如何嫁进君府的,你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吧。”

    他对苏若然的过去,也是了如指掌的。

    当然,不查个清清楚楚,他也不敢贸然前来。

    这里不仅仅是大魏,更是威远王府。

    苏若然就眯着一双眼睛,也打量着楚凉夜:“你都知道什么?”

    “我知道,苏家人是冤死的。”楚凉夜轻飘飘的说着。

    让苏若然的心口一凛,下意识的握了拳头,也直视着楚凉夜:“说吧,你来找我有什么目的?最好能说服我,否则,你擅闯秋水苑……”

    话不说完,却带着威胁。

    楚凉夜却不在意的笑了笑:“我敢来,当然有万全的准备。”

    一边就在苏若然的对面坐了,这气势倒也不输君墨寒几分,那一身的霸气和贵气,是从骨子里发出来的。

    毕竟是大楚的皇长子,是太子的人选。

    四目相对,苏若然眸中全是危险的火花,烧的噼里啪啦的。

    这个楚凉夜,终于是坐不住了。

    “苏家是如何栽的你比任何人都清楚,不过,没有证据,就无法洗脱罪名。”楚凉夜慢条斯理的说道。

    苏若然又喝了几口水,直直看着楚凉夜,手里捏着小小的尾戒,不断的把玩着:“继续。”

    “所以,当务之急,是要找到栽赃苏家的人,这个人,更是在大楚。”楚凉夜没有迈关子:“而这个人,我知道。”

    苏若然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一脸不可思议:“当真?”

    她大肆宣传天下酒楼,花样百出,不断的出新品,把这片大陆都没有的青花瓷器摆在餐桌上,就是为了引出大楚的人。

    她知道,君浩天敢如此明目帐胆的针对苏家,大楚那边一定作的天衣无缝。

    看到苏若然波澜不惊的小脸此时带着一抹愤怒,情绪也有些激动,楚凉夜只是点了点头:“千真万确。”

    “那,人在哪里?你有什么条件?”苏若然明白,这个楚凉夜如此大费周章,千里迢迢跑来大魏,屈尊降贵的到王府洗马厩喂马,一定不只是来告诉她,她想要的人在哪里的。

    “王妃娘娘果然是剔透的姑娘,苏家倒是养了一个好丫头。”楚凉夜的语气很平静,平静的没有一点起伏:“条件,自然是要开的,不过,你要做好心里准备,这件事,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低头看向楚凉夜,苏若然面色清冷:“我自然知道,不然,也不必如此大费周章。”

    “好,还有,我说了,你要保证我的安全。”楚凉夜还是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来。

    苏若然还是笑了一下,一脸的嘲讽:“我还以为大皇子天不怕地不怕呢。”

    楚凉夜不说话,一脸的坚持。

    看到他如此,苏若然也没有再说风凉话,犹豫了一下,才点头:“好,我答应你,不过,你开条件的时候,最好想清楚,我是生意人,一向喜欢占些偏宜的。”

    “偏宜……这个词不太恰当,你要是占了本宫的偏宜,威远王爷可能会与全宫拼命。”楚凉夜扯了扯嘴角,像是笑,却是表情没有什么变化。

    苏若然一扬手就触动了尾戒,几枚细小的毒针直扑楚凉夜的面门,敢调戏她,一般命都不会太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