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79章 夫君帮你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h3 class=”read_tit”>第79章 夫君帮你</h3>

    君墨寒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苏若然等着等着就睡着了,晚饭还摆在桌子上。

    进门就看到苏若然趴在桌子上,让君墨寒有几分心疼,忙上前,将自己的外衫脱下来,披在了她的身上。

    一边抬手将她打横抱起来,向床边走去。

    这一动,却让苏若然醒了过来,睁眼看到君墨寒那张养眼的帅脸,心情也好了几分,抬起左手就搂上了他的脖子:“你回来了。”

    无比的亲密。

    本来她是冷情冷心的,可是被宠的久了,竟然也有依赖心了。

    君墨寒也停了下来,看着这张精致的小脸上绽放出来的笑容,也笑了一下,抬手捏了一下她的鼻尖,一脸的宠溺。

    他最乐见的,就是眼下的局面。

    他的小女人,心里终于开始有他了,心下更是十分的满足。

    “回来了,正好,你也没吃吧,一起吃饭。”君墨寒顺手又将她放在了饭桌前:“让玲珑拿下去热一下。”

    苏若然的心还是无法平静下来,此时看到君墨寒,倒是有了几分底气,坐下来后,犹豫了一下,才开口:“楚凉夜今天来找我了。”

    撩起袍子坐下来的君墨寒手僵了一下,不可思议的瞪着苏若然,一下子又站了起来:“你说什么?他来找你?他进了院子?”

    他觉得玲珑和六音不会让楚凉夜随随便便走进秋水苑的。

    所以此时,面上也带了震惊,更有几分阴冷。

    “我想,我们还不够了解这个楚凉夜,这秋水苑,他可是来去自如。”苏若然笑着摇了摇头:“好在,他不是秋水,不是想要我命的那个。”

    让君墨寒的面色更沉了,狠狠拧眉,一边走到苏若然身旁,上下打量她:“你没事吧?”

    “我没事。”苏若然还是很受用的,毕竟君墨寒在心疼她,一边笑了笑:“只是,有些事情,与你商议。”

    一边将楚凉夜的话,精简了一下,告诉了君墨寒。

    当然墨刑一事,她就简单带了一句,她想着,要是让君墨寒知道楚凉夜在自己面前脱了衣服,露出锁骨和胸膛,可能今天王府会有血光之灾了。

    更别说,她其实觉得楚凉夜很帅!

    当然,不能与君墨寒相提并论的。

    “原来如此。”君墨寒也冷笑了一下:“看来上官尘和君浩天也不是很白痴,还能想出这么好的计策来,一石二鸟,还不会被人查出蛛丝马迹。”

    沉思了一下,又说道:“不过,这个楚凉夜也不一般,竟然能无声无息的来到大魏,还来了王府。”

    他觉得楚凉夜这个人很危险。

    “不过,如果他也像其它人一样将字刻在脸上,怕是不会这么容易出境了。”苏若然也同意君墨寒的说法,她也看得出来,这个楚凉夜有些手段。

    而且很沉得住气。

    “他的字刻在哪里?”君墨寒还是问了一句。

    “他说在锁骨上。”苏若然竟然有些心虚,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我也看了,在锁骨上有一个奴字。”

    果然,君墨寒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猛的倾身过来,直视着苏若然:“你看到了?在锁骨上?”

    声音都是冷的,一字一顿。

    他这个人很小气,却能大方的承认会吃醋。

    “是啊!”苏若然努力让自己理直气壮一些:“看到了,不看到的话……我怎么能信他的话!”

    一边抬眸,也直视着君墨寒,大眼睛倒是清亮清亮的。

    眼底全是君墨寒。

    “还看到什么了?”君墨寒一手扣住她左边没有受伤的肩膀,微微用力,另一只手扣在她的纤腰上,紧紧握了:“好看吗?”

    苏若然感觉腰间一紧,拧了一下眉头:“没看到什么,你是说楚凉夜吗?挺好看的。”

    她得说实话。

    “这个楚凉夜的胆子还真大,看来,本王得做点什么了。”君墨寒的醋意又上来了,他觉得留楚凉夜在府上,是最大的错误。

    然后,松了苏若然,起身就走。

    “等等。”苏若然忙喊住他:“其实,他应该是我们最好的合作人选。”

    君墨寒只瞪她一眼,根本没接话,下一秒,已经摔门离开了。

    让苏若然有些无奈,只能摇了摇头:“这么有暴力倾向,看来,我得再去几趟金风细雨楼,提升一下自己的实力了。”

    不然,打不过!

    楚凉夜正蹲在下人的院子里,看着君墨寒走来,一点也没有意外,似乎早就料到了。

    也注意到了他一脸的怒意,挑了一下眉眼,站了起来:“王爷来了,想来王妃娘娘都说了。”

    “说了。”君墨寒也上下打量他,想到苏若然说挺好看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冷哼一声:“走,出城。”

    “做什么?”楚凉夜还是惊了一下,这与他预想的不太一样了:“王爷是不是弄错了?”

    “没弄错,本王要与你决战。”君墨寒不能打苏若然撒气,只能找楚凉夜了。

    “好啊。”楚凉夜震惊之余,似乎明白了什么,这些日子,他也观察着苏若然和君墨寒,他更知道,君墨寒甚至不让肖以歌接触苏若然。

    这个男人还真是在意苏若然,让楚凉夜更觉得有意思了。

    本来是逢场作戏,现在,竟然假戏真作了。

    两个人快速出了王府,向城外飞身而去。

    一个时辰后,君墨寒进了秋水苑,面上带了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推门进来,看到苏若然正在看书,大步走了过去。

    “吃饭吧。”苏若然没问什么,把书放下:“我刚玲珑去热的。”

    “你不想知道,刚刚我去找楚凉夜发生了什么事吗?”君墨寒出门时的怒气冲冲,倒是面色平和了许多。

    苏若然耸了耸肩膀:“你要是想说,不用我问。”

    她知道,以君墨寒的脾气和小气,一定会与楚凉夜大打出手的。

    若不是肖以歌手无缚鸡之力,早就打起来了吧。

    “有道理。”君墨寒扶着苏若然,两人一起坐到了桌前,君墨寒点了点头:“不过这个楚凉夜还真有两下子,不愧是大楚的皇长子,如果不是出了这样的事情,他定是大楚的储君无疑。”

    “不是你的对手。”苏若然挑眉,她与君墨寒交过手,明白自己与他,根本就是天壤之别,这个人的武功,根本就是深不可测。

    “还是夫人了解我。”君墨寒的笑意更深了,不是因为赢了楚凉夜,而是这话从苏若然嘴里说出来,他就愿意听。

    这样一笑,让天地都为之失色。

    让苏若然也看的有些呆愣,她一直都觉得君墨寒俊美,此时看来,比她还美!

    不过,用美字,有些不恰当,这种俊,一点也不女气。

    “不过,也是险胜。”君墨寒又拧了一下眉头,他很少能遇到这样的对手,也是惺惺相惜。

    苏若然缓过神来,一边吃饭一边挑眉:“这秋水苑他能来去自如,一定不简单,六音和玲珑的身手也已经不凡了,竟然半点不知。”

    一边摇了摇头。

    “嗯,得再好好训练训练他们了。”君墨寒也说的认真了几分,又侧头去看苏若然:“合作一事,你有什么想法?”

    吃了君墨寒夹的菜,苏若然才正了正脸色:“他想借我们来推倒二皇子,而我们需要借他的手来找证据,这合作,不吃亏,互惠互利。”

    她也思虑了一个晚上了,虽然与楚凉夜合作,在大楚那边被动了一些,可再没有更好的人选了,虽然大楚二皇子那边有直接的证据,可他早与上官尘互通一气了,更是苏家的仇人。

    “的确。”君墨寒看着苏若然,眼底全是她的影子,一边犹豫了一下:“苏家还有什么,是皇上忌惮的?”

    苏若然也想过这件事,更是百思不得其解,此时摇了摇头:“我与你知道的一样多,就是在大理寺的天牢听到的那些话。”

    “现在,不仅仅是上官尘和君浩天想要你的命,而是皇上想要你的命。”君墨寒眯着一双眸子,寒光渐起:“看来,得好好调查一番了。”

    那天上官尘和君浩天到城郊去劫杀苏若然,就是皇上拖住了君墨寒。

    更让君墨寒意识到了事情的可怕。

    皇上现在没有光明正大的理由来杀苏若然,就不断的用阴招,更是借着上官尘和君浩天的手来除掉她,太危险了。

    苏若然点头,拧了一下秀眉:“如果是这样……就算为苏家平反了,这大魏我也呆不下去。”

    一下子也没了胃口,放了手中的筷子。

    苏家只是一介商贾,若不是苏夫人是上官昭远的心上人,怕是这辈子都与皇室没有瓜葛的,只是苏夫人最后还是死在了上官昭远的手里!

    君墨寒见此,也放下了手中的碗筷:“若然,你放心,只要有我在一天,就会保你一天安全。”’

    他觉得自己得动作快点了,为了身旁的这个丫头!

    苏若然向君墨寒靠近了一些,小脑袋倚在了他的肩膀上,又点了点头:“放心,我不会成为你的累赘,这一关,我们一起过。”

    她不会躲在任何人的羽翼下。

    “嗯。”君墨寒也搂了她,用力点头。

    他喜欢的就是苏若然这样的性格,这样的能力,就是这样的苏若然。

    “明天,我要去一趟瓷窑。”苏若然抬手搂了君墨寒的手臂,难得的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

    “你的箭伤还没有痊愈,不急这几日。”君墨寒低头看苏若然,眼底满是宠溺:“来,夫君给你换药。”

    “不,明天必须得去了,不能再耽搁了,太后娘娘的寿辰快到了,得准备好礼物才行。”苏若然却说的一本正经:“我们要准备一份特殊的礼物。”

    君墨寒已经抬手给苏若然解腰带了,一边点头:“那明天,我陪你去,不管什么事,都推掉。”

    这一次,他绝对不会让苏若然一个人去。

    “对了,那天,你是临时决定去瓷窑的,怎么会被他们劫了正着?”君墨寒动作很轻柔,看着苏若然肩膀上的箭伤,虽然用的都是上好的生肌药,可一定会留下疤痕了,就算医治及时,这肩膀也会落下一点病根儿的。

    阴天下雨,一定会影响了。

    “我想,应该是秋水报的信。”苏若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下意识的把衣衫紧了紧,露出的肩头有些凉,特别是君墨寒的手指落下来,她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一边轻声说道:“下一次,正好可以好好利用她。”

    一边说一边冷笑了一下。

    君墨寒娴熟的给苏若然换了药,又抬手握了一下她紧紧捏着衣衫的手指:“好了,天色也不早了,我给你擦擦身子,睡吧。”

    苏若然的头低的很低:“其实……我也能洗澡了。”

    “再过几日吧,你这伤口太深。”君墨寒说着,抬手扣住了她的下颚,让她直视着自己:“夫君愿意帮你。”

    气得苏若然想咬他,他那眼底的邪魅,太明显了。

    即使她的肩膀受了伤,他也没有节制过,此时此刻,他的眼底就写满了晴欲!

    更是动作利落的解决了苏若然身上的衣衫,拿来热水,给她擦试身体,手指则四处点火,还不忘记问一句:“夫君好看吗?”

    苏若然捏了手上的尾戒,小脸通红,瞪了他一眼:“小气。”

    这君墨寒还在计较她看了楚凉夜锁骨一事。

    君墨寒也看到苏若然把玩的尾戒,抬手拿了过来,看了看,顺手放到床头,翻身压了下来:“我就是小气,记住,以后,不许看任何男人,只能看我!”

    他很是小心的避开苏若然的受伤的肩膀,看到那伤口,他的眼底即是心疼,又是愤恨,一边在心里说道,这仇,一定要报。

    苏若然的手指在他的胸膛划圈圈,感觉着有力的肌理,然后笑了一下:“能看六音吗?如果不能,把他调离秋水苑吧,还有管家,他每日都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

    不等苏若然说完,君墨寒腰身沉了下去,一边动作一边应了一句:“明天让六音和管家都戴上面罩!”

    让苏若然想掐死他,又舍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