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80章 可信吗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君墨寒下了早朝,回府就接了苏若然和肖以歌,一起出了王府,向城郊方向行去。

    更是让六音和玲珑在暗处随行。

    马车里,肖以歌面色低沉,手里摇着扇子,一身水红长衫,衬得五官如玉,却是没精打彩的样子。

    没像平时那样与苏若然吵来吵去,也不去看苏若然,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苏若然与君墨寒并肩坐着,品着茶水。

    君墨寒的手里正拿着尾戒,在一点点调动着里面的机关,他对苏若然弄出来的小玩意还是很感兴趣的,更觉得苏若然随身带

    着这些小玩意,还是很有用的。

    “真的要与楚凉夜合作吗?”肖以歌还是开口问了一句,这件事,他一直都觉得不妥:“楚凉夜已经失去在大楚的一切势力了。

    ”

    苏若然这时也才看向肖以歌,顿了一下,才开口:“我想,他在大楚的势力应该是隐藏起来了,不然,凭他,如何能顺利出关

    来到大魏?”

    “这一点我也在查。”肖以歌合了扇子,还是有些犹豫不决:“不管怎么说,这次合作都很冒险,还是考虑清楚。”

    苏若然没有接话,而是抬头去看君墨寒。

    君墨寒还在调试着尾戒,似乎对肖以歌与苏若然的对话没什么兴趣的样子。

    倒让苏若然琢磨不透了。

    一边抬手推了他一下。

    苏若然一直都觉得君墨寒与肖以歌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不过,没有开口问过,此时肖以歌的态度更表明,他们之间有事情

    。

    而与楚凉夜合作,可能会直接影响到这一切。

    将尾戒给苏若然戴在了小手指上,君墨寒看着她笑了一下,一脸宠溺,一边抬手揉了揉她的长发,才看向肖以歌:“我让你调

    查的人,有结果了吗?”

    肖以歌正了正脸色,点头:“有了。”

    然后又继续说道:“大楚的小皇子,楚凉生。”

    “果然是他。”君墨寒点头:“他可是大楚皇宫最得宠的贵妃之子,更是皇上最宠爱的皇子,如果是他随在楚凉夜身边,一切都

    说的通了。”

    “没错,是这个楚凉生助他出了大楚,来到大魏。”肖以歌还是一脸的担忧:“这个小皇子,只懂得吃喝玩乐,他有的就是皇上

    的宠爱和母族的势力,心思单纯,难成大事。”

    “没关系,这样就够了。”君墨寒摆了摆手:“所以,楚凉夜还是值得我们与他合作的。”

    “墨寒!”肖以歌急了,事情都说到这份上了,他真的觉得君墨寒无可救药了:“与他合作,一个不好,就是万劫不复。”

    “我心里有数,以歌,我们不能再这样畏首畏尾了。”君墨寒也看向肖以歌,一脸正色:“这样下去,根本没有机会。”

    苏若然看着两个人,也拧着眉头。

    而肖以歌的双眼有些红,还想说什么,终是无力的叹息一声:“罢了,罢了。”

    到了瓷窑的时候,苏若然看了看炉子,这些人都是君墨寒挑出来的,绝对可信,更都算聪明,所以,苏若然想要的东西,都

    按期完成了,面有都是上品。

    看着苏若然走进瓷窑,君墨寒才走到肖以歌身边,低声说道:“这瓷窑的收益能支持我们第一笔军需,所以,可以动作了。”

    肖以歌也四下看了看,眼底有几分不可思议。

    他也在天下酒楼看到了那次青瓷茶杯,可此时看着大批量的生产出来,就很意外了:“这,这……”

    “天下酒楼和当天下典当行那边,会揽来大笔的生意。”君墨寒又继续说道:“趁着太后生辰,这生意也能直接做进大楚和大秦

    。”

    肖以歌点头:“不过……是不是太容易了些。”

    “不,这一点也不容易。”君墨寒摇头:“这都是取巧,天下酒楼和当天下可是天下无双的,如果不是这样,苏家的生意,根本

    起不来。”

    “不过,也很危险。”肖以歌倒也佩服苏若然的这些点子:“也会将大楚的二皇子引来。”

    “没关系,这里是大魏。”君墨寒冷哼,又拍了拍肖以歌的肩膀:“以歌,我们做的事情才是最冒险的。”

    意味深长。

    “她……知道吗?”肖以歌眸色一凛,终是将要说的话咽了下去。

    确实如此。

    他一直都怕苏若然连累君墨寒,却没想到过,君墨寒会连累苏若然。

    说到底,他是自私的。

    君墨寒看了看忙碌的苏若然,眼底闪过一抹疼昔,随即收回视线,摇了摇头。

    肖以歌也看了过去,苏若然已经查看过了瓷窑,此时正在忙着摆弄其它材料,那是前些日子君墨寒让六音收集好了送过来的

    。

    “如果她知道了,还会在你身边吗?”肖以歌有些担心的说道。

    他其实是怕苏若然知道的。

    “会的。”君墨寒的心也沉了一下,竟然有那么一瞬间,怕失去苏若然了,的确,这件事,非同小可。

    他不能保证苏若然能接受的。

    更是下意识的握了一下拳头:“放心,这件事,我会找机会与她说清楚的。”

    “墨寒,你考虑清楚。”肖以歌还是摆了摆手:“如果她……出卖你!”

    面上是前所有未的清冷,捏着扇子的手微微用力。

    这不是儿戏。

    关系着十几万人的性命。

    君墨寒的面色变了又变,

    嘴角紧紧抿了,脸上写满了矛盾,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他似乎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可是肖以歌如此说,他就不得不考虑了,他是相信苏若然,无条件相信,可他的身后却背着十

    几万人的身家性命,的确不能赌。

    只能叹息一声:“放心,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

    一边向苏若然走了过去。

    他的心思有些低落,因为肖以歌的那番话,心头也是矛盾重重。

    苏若然正在烧制玻璃,也是小心翼翼的样子,这只是实验,也未必能成功,不过,她更希望成功。

    这样一来,苏家的生意还能更上一层楼。

    要与楚凉夜合作,眼下这点实力是不够的,虽然有君墨寒撑着,可苏家的生意是引子,没有这引子,接下来的事情都无法顺

    利进行的。

    而且要有足够的银钱,才能打算未来。

    她得罪的可是当今太子和大司农,更别说,皇上还一心要除掉自己呢。

    实在不行,就拿着银子跑路,还有大楚和大秦呢,她与楚凉夜合作,还能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烧制玻璃的过程很复杂繁琐,也比较费时,不过,君墨寒一直都陪在苏若然身边,还会帮她忙这忙那的。

    而且很听话。

    肖以歌拿着扇子站在一旁摇啊摇,面色有些沉,虽然苏若然救了他一命,可他还是不敢完全相信她。

    此时看着她与君墨寒有说有笑,临家小女孩儿的样子,竟然看的有些呆。

    在他的印像里,苏若然一向是不近人情,冰冷如霜的性子,就算说话,也十分的刻薄,一言不合就扔飞镖毒针。

    可是与君墨寒却是如此的温柔软语,笑得很甜蜜,那笑,很美,有些晃眼。

    让肖以歌有些恍惚,都觉得自己看花眼了。

    有些烦躁的又用力扇了几下扇子,想走开,却是眼角余光看到苏若然手里冷却下来的玻璃时,愣了一下,“啪”的收扇子,上

    前走过去:“这是什么?”

    连君墨寒都被惊到了,看着苏若然手里平平的一块玻璃,也觉得神奇:“这是琉璃?还能做成这样子!”

    也让他开了眼界了。

    这瓷窑的确让人/大开眼界。

    苏若然知道,这里早就有琉璃,是给瓷器上釉的,不过,这个年代没有吹玻璃的技术,所以,无法成形。

    像这种玻璃板,更不会有人懂得制作了。

    “是啊。”苏若然点了点头,笑了一下:“不过还没成功呢。”

    “这不是你想要的效果?”肖以歌也凑了过来,他也想知道苏若然的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这些东西,真的是让人不可思议。

    连同苏若然手上的尾戒,都让肖以歌刮目相看。

    “当然不是,我是准备给太后当寿辰礼物的,这个怎么拿得出手?”苏若然也难得的没有与肖以歌针锋相对,而是应了一句。

    一边看了看天色:“今天有点晚了。”

    “没关系,我陪你。”君墨寒拿过玻璃看了看,眼底闪着光芒,他也很想看看苏若然要给太后送什么样的礼物。

    给太后的寿辰礼物,可不是一般东西都能拿得出手的。

    特别苏若然现在是一品诰命夫人,更要表示表示了。

    肖以歌也来了兴趣:“需要我做什么,尽管开口。”

    “这好说,来。”苏若然也没有客气,点了点头,将准备好的材料推了过来:“我说,你们来做就行了。”

    玻璃烧制成功了,就是浇筑水银了,这个过程也需要一些时间的。

    而且这个技术不能轻易外传,她还要用这个技术继续挣银子呢。

    君墨寒和肖以歌直接被当成了工人,不过二人还满高兴的,没有一点不痛快。

    忙来忙去,很是认真。

    直到天色大黑,苏若然才拿着浇筑好的镜子摆弄了一阵,一边递到两人眼前:“这个,比铜镜怎么样?”

    两人都拿到眼前照了照,眼睛都睁得大大的。

    “这个镜子,我在材料的比例上下了些功夫,照出来的效果会比本人要漂亮一些,你们说,太后娘娘会喜欢吗?”苏若然也照

    了照,自己这张脸,有多久都没看的这么清楚了。

    君墨寒和肖以歌对视一眼,两人一起点头:“这绝对是太后寿辰那日,最特殊最抢眼的礼物了……”

    “那天送出去,还能打开市场。”苏若然一边说一边伸出手指头算计起来。

    要知道,太后寿辰,官家小姐和大家千金,更有官太太们,都会到场的,到时候,谁不想拥有这样一个镜子?

    她的商机一下子就来了。

    她几乎看到银子从天下掉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