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81章 气到吐血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离开瓷窑的时候,苏若然还给了肖以歌一面镜子:“像你这么爱美的人,应该需要的,记得帮我宣传宣传,不贵,二十两银子

    一面,随身携带,方便省事。”

    她送给肖以歌的镜子不大,用锦布裹了一面,勾了边。

    在现代,随处可见。

    不过,在这里,就是稀罕物了。

    本来肖以歌是要发火的,说他爱美,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只是看着手里的小镜子,又爱不释手,而且是白送的,没要银子,他就消了点火气,只能白了他一眼:“多谢了,算你还有良

    心,不枉我忙了这一个晚上。”

    然后,对着镜子照了一阵,十分满意。

    这真的比铜境好太多了。

    “这是广告费,你不能白拿,记得向你身边的人推荐。”苏若然没与他计较,要知道肖以歌识得的人都王公贵族,达官贵人,

    绝对有销路。

    这镜子,一般人也真买不起。

    肖以歌点头,他倒是乐意的紧。

    顺手将镜子赛进了怀里,宝贝一样。

    看得苏若然直摇头。

    君墨寒没说什么,只是摇了摇头,看着苏若然时,眼眼都放光了。

    苏若然带给他的,一直都是惊喜,也让他越来越觉得把她留在身边是对的,就算与全天下为敌,也值得。

    从城郊直接去了天下酒楼,三个人去了阁楼,这是苏若然当时专门设计留给自己的,装修大气奢华,全是现代元素,比楼下

    的包厢更高档。

    “这里不错,梁宣和上官尘还争什么一号包厢,看到这里,一定后悔的吐血。”肖以歌眼睛发亮,有些不可思议,更是左看看

    右看看,这摸摸那摸摸,对一切都觉得好奇。

    “这里是本王的,谁都没有资格争。”君墨寒笑了笑,嘴角翘起,一脸的满足:“这是若然专门留给本王的。”

    那样子,更像一个得了糖的孩子。

    笑的那么自然。

    让苏若然有些意外,没想到君墨寒这么在意,其实她想说,这是留给自己的,与他君墨寒没啥关系的。

    不过看到他笑的那么开心,没忍心说出来。

    只能点了点头,看向肖以歌:“是啊!其实不是情况特殊,你也不能进来的。”

    肖以歌很开心情挺好,听到这话一下子火了,猛的站了起来,大声喝道:“苏若然,你以为我稀罕吗?我……”

    一时间气的无言以对,他刚觉得苏若然这个姑娘挺好的,没想到,就被她气到心口疼,只能恨恨瞪着她。

    君墨寒瞪了他一眼:“以歌,若然说的没错,你应该有这样的自知之明。”

    说的那么随意,云淡风轻的。

    一边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难道不是吗?”

    那力道,把肖以歌拍的腰都弯了。

    脸上的怒意也保持不住了,手中的扇子都险些掉在地上,更是无话可说。

    随即,他也想到,苏若然与君墨寒是夫妻,他的确是个外人。

    就算明白,心里也不舒服,只能瞪了一眼苏若然,一边在心里收回对苏若然那点好印像,又恨恨坐了下去:“好了,忙了一个

    晚上,我饿了,上菜。”

    苏若然也笑了一下,早就料到肖以歌会有这样的反映了,她也是说了句实话。

    这地方,她的确不想让第三个人知道的。

    余掌柜亲自上了菜,然后将阁楼的门关好退了出去。

    “这是什么?”肖以歌虽然还生气,看到上来的菜,倒抛到脑后了,对于苏若然弄出来的新菜系,他还是很感兴趣的。

    这几日,他都会来天下酒楼,对于这里的饭菜,也很是喜欢,好多菜,是平日里不敢吃的,可这里,都端上的饭桌,还做的

    色相味俱全,让人一看就食指大动。

    这也算是一个大胆的尝试,其它人不敢,只有苏若然敢这样做。

    当然,来这里定下包厢的非富即贵,也都是见过世面的,更知道这天下酒楼有肖神医出面坐镇,所以,也都不顾忌什么。

    “拔丝红薯。”苏若然亲自动手,给君墨寒夹了一块:“趁热吃,味道不错的。”

    君墨寒就听话的夹起来偿了一口,然后点了点头:“红薯?是什么?”

    苏若然可是将这大魏能挖掘的菜系都挖掘出来了,这也会带动大魏的农业发展的,一边解释了一遍:“又叫山芋,特点就是容

    易成活,高产,要是遇到饥荒,这东西,能顶大用处。”

    这个大魏的经济也算开放,不过,很多现代的东西,还是没有的。

    好多东西,等待开发。

    这倒是给了苏若然机会,让她更有信心,把苏家的生意重新做起来了。

    肖以歌自己动手夹了一块,也满足的吃了起来,他告诉自己,男子汉大丈夫,不与小女子计较,先吃饱了饭,才有力气吵架

    。

    他虽然是男人,可真的动起手来,还真不是苏若然的对手,所以,他的气势总会矮一截。

    君墨寒更是与肖以歌对视了一眼,肖以歌点了点头。

    “这红薯是从哪里买到的?”肖以歌还是不计前嫌的问了一句,一边看着苏若然,想将她看穿一般。

    “山上有好多的,随便挖,又没人管,这个最好了,无本经营。”苏若然吃了一些手抓饼,觉得她选的几个厨师挺上道儿,这

    味道比她做的还好呢。

    她也想着,在王府的后院弄一个小厨房了。

    “那,可以栽种吗?”肖以歌不耻下问,眼睛亮晶晶的,发现新大陆一样。

    “当然可以,很简单的。”苏若然倒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将她知道的都告诉了肖以歌,当然,她一个雇佣兵里的偷儿,知

    道的也实在不多。

    她只知道,什么能吃,怎么吃,这就比这里的人有了优势。

    肖以歌和君墨寒的眼睛都放着光,看到了某种希望。

    回了王府,已经是子夜时分,苏若然心情好,喝了几杯酒,此时被君墨寒扶着进了秋水苑,六音和玲珑又分别站在了院门处

    。

    “王爷,宫里送了皇上的旨意过来。”管家忙凑上来,小声说着:“说是……最近北方有战事。”

    “什么?”苏若然听着拧了一下眉头:“要打仗吗?”

    君墨寒的眉头就狠狠拧了,脸色也沉了下来:“传话的人说什么了?”

    “只说,让王爷回府后,进宫面圣。”管家突然就感觉山雨欲来的压迫,忙低声说道:“皇上要与王爷商议出兵一事。”

    苏若然喝的有些多,又忙碌了一天,有些疲惫,已经挂在君墨寒的身上睡了过去。

    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而君墨寒摆手示意管家下去,面色越来越冷,侧头看着挂在自己肩膀上睡的香甜的苏若然时,嘴角才扯起一抹笑意来,抬手

    将她打横抱起,进了房间。

    “有战事?怎么可能?我怎么没有收到消息!”肖以歌也喝了几杯,他的心情有些复杂,对苏若然是又讨厌又无奈,想掐死,

    又不能,所以,就喝的有些高。

    听到君墨寒的话,一下子清醒了。

    摇着手中的扇子,努力让自己镇定:“这一定是太子在背后搞的鬼。”

    君墨寒点头:“可我们没有更好的对策,如果不出兵,这兵权就要交出大半,如果出兵,若然一个人在皇城……”

    眼眸黑沉,深不见底,多了几分冷戾。

    他也明白,皇上也不会等太久的,终于是开始动作了。

    “你派人去查苏夫人,可有什么发现?”君墨寒握着茶杯,那样用力,再用一分力,就能将茶杯捏碎。

    肖以歌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摇了摇头:“这个苏夫人的身份很单纯,就是商户之女,与苏晚生门当户对,更是指腹为婚

    ,与皇上那段……无处可查。”

    “一定是皇上派人做了手脚,他能建立血牢,就还能建立其它的势力,帮他除掉一切障碍。”君墨寒的语气又低了几分:“所以

    ,我们得想办法查到这个势力,然后,除掉。”

    血牢有范中义,所以,等于被君墨寒握在了手里,不过皇上的其它势力和组织,就无法掌控了,甚至根本不知道其所在。

    “这个……”肖以歌摇了摇头:“有点难度。”

    这一点君墨寒也是知道的,此时眉头都拧成了一条麻绳,脸色不怎么好看,一边抬头看了看天色:“这个时间……皇上应该还

    等着我呢。”

    “嗯,我想……”肖以歌犹豫了一下:“这件事,可以让苏若然来查。”

    君墨寒眸色一凉,直视着肖以歌,没有接话,却明显的不快了。

    肖以歌也正了正脸色:“你放心,虽然她一次又一次的耍我,可我不会与她计较,她毕竟……是你的女人,更不会置她于危险

    之地。”

    一边站了起来,摇着手中的扇子。

    听到这话,君墨寒的面色还是没变,直直看着肖以歌,想听听他能说出什么来。

    他其实也有此意,他留苏若然在身边,会用尽全力的去宠去爱,可也不会将她当花瓶一样摆着,她的能力,必须得挖掘出来

    。

    “天下酒楼已经在皇城站稳脚跟,而且经营模式受到认可,更是引来了四面八方的贵族,甚至朝中的权臣都会在里面逗留,其

    实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肖以歌眯了一双桃花眼,眸光闪烁。

    “正可以利用这一点,成立一个谍报组织,我这边也会全力支持。”肖以歌说的一本正经:“其实我们真的需要这样一个组织,

    苏若然真的是你的救星。”

    他这时,觉得苏若然对君墨寒太有用了,更觉得君墨寒太有眼光了。

    放在任何人身上,都会离苏若然远远的,而君墨寒却一再出手相助,甚至不惜一切代价,将她留在身边。

    这时,肖以歌也看到了苏若然存在的价值。

    她能替君墨寒解决很多难题呢。

    肖以歌说的有些激动,一脸的兴奋,说到关键,还拿扇子拍了拍自己:“其实我早就有这样的想法的,就是一直无法着手,时

    机总是无法成熟。”

    说着,走到君墨寒面前,他们二人的身高相差不多,只是身量差了多了些,肖以歌将扇子别在腰间,抬起双手去按君墨寒的

    肩膀。

    直视他的双眼。

    形容有些暧昧!

    这时苏若然就推门走了进来:“墨寒,我想起一件事……”

    就被眼前的情景给震撼住了,忙闭了嘴:“我走错房间了。”

    一边说一边退了出去,然后又觉得不对劲,又走了进来。

    君墨寒已经毫不留情的将肖以歌推了开去,险些把他推倒在地,一边绕过他走向苏若然:“若然,你怎么来了?酒醒了?”

    看了一眼被推倒在地的肖以歌,苏若然笑了笑,倒是没有生气,一边摇了摇头:“醒了,不过……好在我来了书房,不然可能

    会错过一场好戏。”

    一边对着肖以歌挑了挑眉眼。

    让本就摔了一跤不太痛快的肖以歌更恼火了:“你说什么,我可是正常的很,梅桩还有几百个美女等着我回去呢。”

    扬了扬头,瞪了君墨寒一眼,爬了起来。

    一边拿起扇子又开始摇了。

    “几百个……”苏若然也有些不可思议:“你行吗?”

    这弱不禁风的样子,不是苏若然多想,是真的太让人怀疑了。

    “我……”肖以歌觉得自己与苏若然在一起的时间太久,定会吐血身亡。

    这个姑娘说话真是缺德。

    他都不知道怎么说了,这种事情没办法证明啊。

    而且在君墨寒面前,也不能说过份的话,只能忍着,让自己内伤。

    君墨寒笑了一下,才搂了苏若然的肩膀,有些用力:“不要乱说话。”

    这种问题,他觉得苏若然不应该感兴趣。

    “也对。”苏若然没有坚持,也抬手搂了君墨寒:“好了,天色不早了,快回房休息吧,明天还要去瓷窑那边。”

    她就是醒来发现君墨寒不在身边,才跑来书房的。

    她今天高兴,镜子做的很成功。

    君墨寒顿了一下,嘴角带笑:“你先回去,我与以歌还有些事情要商议。”

    他不想让苏若然知道太多,怕她会担心。

    “什么事?我不能听吗?”苏若然不是没有自知之明,只是君墨寒如此,让她心里不太舒服,在她慢慢把心交给他的时候,他

    却是这样的态度,的确会让人不痛快。

    一边挑眉,在君墨寒和肖以歌的身上打量了一阵。

    “不是你想的那样,就算墨寒想,我可不愿意。”肖以歌冷哼一声,转过身去用力摇扇子,苏若然那眼神真的让他想打人。

    君墨寒也叹息一声,低头对苏若然说道:“若然,有些事情……我先弄清楚,然后再告诉你,放心,你不想知道,我都会告诉

    你的。”

    他现在也在考虑肖以歌刚才的提议呢。

    这件事,的确很值得议一议。

    苏若然直视着他的双眼,漆黑的没有一点波澜的眼底全是她的影子,倒让苏若然放心了几分,一边点头:“好,那你早些休息

    ,明天一早我就赶去瓷窑那边,送给太后娘娘的礼物不能太随意,就算这镜子是帘见之物,也得做些修饰。”

    “嗯,好,我明天再陪你一起过去,你需要什么,让玲珑和六音去准备。”君墨寒一脸的宠溺,他是相信苏若然的能力的。

    肖以歌也来了兴趣:“你还要装饰那面镜子?像你给我的这样吗?”

    苏若然给他这面镜子,就让他很是满意,还想着哪天哄苏若然再要一个呢。

    他的后院可是美女成群,就算不能人手一个,他最宠的几个妾室总要有的。

    “你这个太简单了。”苏若然摇头:“我需要烤制一些图案。”

    让肖以歌心情更不爽了,白了苏若然一眼不说话了。

    “好了,去吧,再等一等,就天亮了。”君墨寒搂着苏若然向外走:“让管家送你回去吧。”

    苏若然点头,又深深看了君墨寒一眼。

    “相信我。”君墨寒又低低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