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82章 我可不想看到你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苏若然离开后,六音才走进来,低了低头:“王爷!”

    “怎么了?”君墨寒也有些忧心,此时面色低沉,又看了肖以歌一眼,后者已经坐在了桌前,捏着扇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摇着。

    面色也不怎么好看,他是被苏若然给刺激到的。

    每次见到苏若然,他的小心肝都会受到强烈的打击。

    好几天都缓不过来。

    “大楚的二皇子到了,太子和大少爷亲自出城迎接。”六音也有些担忧。

    这上官尘的动作够快,竟然都去迎接了。

    要知道,上一次贩卖兵器之事,就是他与二皇子勾结的,更是瞒天过海将苏家置于死地。

    “皇上已经解除了君浩天的禁足吗?”君墨寒冷哼,这一次,二皇子来大魏,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好事。

    这个人能把楚凉夜搬倒,也真有些手段呢。

    楚凉夜这个人,君墨寒倒是有些佩服的。

    “是的。”六音点头:“就在今天。”

    今天君墨寒一直都在瓷窑那边,所以,并不知道府上的事情。

    也点了点头:“原来如此,看来,他们早就知道大楚的二皇子今天到,早就做好准备了,他能出府,一定是太子的功劳了。”

    要知道,这君浩天可没少为太子办事,两人也是同一条绳上的蚂蚱。

    肖以歌“啪”的扣了手中的扇子,也一脸愤怒:“岂有此理,真是没有王法了,君浩天惹出人命,就这样算了!”

    他是为苏若然报不平。

    现在谁都知道当初是君浩天设计陷害她的,竟然逍遥法外,皇上从始至终,就是禁足君浩天而已,根本不给天下人交代。

    当然,苏家已经没了,更不是官宦之家,名门望族,所以势单力薄。

    君墨寒也没在这件事情上出力。

    君墨寒摆了摆手:“没关系,慢慢来!”

    “你有什么打算?”肖以歌沉着脸,不痛快,如果是从前,苏若然如何他还真不想管,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的苏若然可救过

    他的命,不能不管。

    “还有楚凉夜!”君墨寒笑了笑,才看向六音:“你去请楚凉夜过来!”

    “一定要与他合作了?”六音转身刚走,肖以歌就拧着眉头问道,还是不怎么同意:“他会拖我们的后腿!”

    君墨寒摇头,也坐到了他对面,端过茶杯品了一口:“未必!”

    一边笑了笑:“我觉得这个二皇子,不是楚凉夜的对手。”

    他还是很看好楚凉夜的。

    特别是交过手之后。

    肖以歌眯了一双眸子,用扇子在自己的额头拍了拍,他还在思虑着,觉得此事非同小可:“可他现在有什么?用什么能与楚二

    皇子抗衡?要是被发现他在这里,活不过几日。”

    他们努力了这么多年,不想因为一步棋而毁了一切。

    所以,他一直都不同意与楚凉夜合作。

    “不对,若然也已经一无所有了,可你能说,她是在拖我们的后腿吗?”君墨寒摇头,他自有自己的计议:“所以,我们可以拭

    目以待。”

    肖以歌没有接话,想到苏家,他又没了理由来反驳君墨寒,也只能拧着秀气的眉头,叹息一声:“既然你都决定了,我支持你

    。”

    想到苏若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重震苏家,的确了不得。

    他也得给楚凉夜一次机会。

    这时门被推开,楚凉夜一身黑衣走了进来,丰神隽秀,面色淡定,看了一眼君墨寒,才又看向肖以歌:“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

    肖神医吧。”

    “不敢当。”肖以歌也上下打量楚凉夜,这几日,他也在观察这个人。

    此时眼光中也带了几分挑剔。

    “你能找上若然,也就是找上了我,对我们,你也应该是了解的。”君墨寒扬了扬手,示意楚凉夜坐下。

    他们二人也是不打不相识,此时倒都对彼此佩服不已。

    “了解一些。”楚凉夜眸色深邃,让人看不出任何情绪,点了点头:“以王爷现在的身份,的确有些尴尬。”

    君墨寒不接话,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肖以歌也拿着扇子,一边摇一边看着楚凉夜。

    “苏家本不应该有人活在这世上的,王爷却用一块金书铁卷换了王妃娘娘的命,就这是与皇上对着干了,即使手握重兵,也只

    是臣子。”楚凉夜也不会打无准备之仗,此时他也明白,今天的谈话很关键。

    所以,要说到点子上。

    肖以歌捏着扇子的手就用了几分力气,欲要起身。

    他觉得眼下不是合不合作的问题了,而是这个人不能留。

    君墨寒却对他摆了摆手,面色也寒了几分,眸光如水,清亮的吓人。

    他其实更想知道楚凉夜是如何知道的?

    “肖神医不必紧张,如果我要设计王爷,也不必说这么多,更不用在这府上喂这么久的马。”楚凉夜笑了一下,他的五官很帅

    气,这样一笑,也是人畜无害。

    这才让肖以歌缓了情绪,还是一脸的不信任。

    “这样!”楚凉夜见君墨寒没有再说话,也明白,他是想让自己来解决肖以歌的疑虑,当然他也是要表示诚意的:“君浩天那几

    处地下赌场还有一处在营业,而且很隐蔽,天亮之前,我让那里夷为平地。”

    本来还一脸淡漠的肖以歌猛的睁开眸子,有些不可思议的瞪着楚凉夜:“你如何知道的?”

    “我告与他的。”君墨寒淡淡的说了一句。

    他一句话,肖以歌就派人挑了君浩天手里的十几个大型地下赌场,不过,他却发现还有一处,而且十分的隐蔽,很难被人发

    现,是达官贵人和王宫贵族娱乐场所,更是正真的销金窟。

    一般人根本找不到其所在。

    “你查到了?”肖以歌不是疑问,他倒是相信君墨寒的能力。

    “对,查到了。”君墨寒面色一如继往的平静,又看向楚凉夜:“大皇子,都需要什么?”

    “不用。”楚凉夜的声音也是淡淡的,从始至终都没有起伏,他的人生大起大落,这一次更是浪里翻船,也让他看透了很多东

    西。

    对很多事情都能沉着冷静的看待了。

    肖以歌转了转眼珠:“我与你一同前去。”

    “好。”楚凉夜没有反对,然后又顿了一下:“不过,今天,老二来了,他们亲自去接待,也算是给我创造了一个大好时机。”

    他的话落,君墨寒和肖以歌也都沉了脸,互相对视一眼。

    这个楚凉夜的消息果然够灵通。

    一个已经一无所有的临国皇子,在大魏能做到这样,的确让人刮目相看,连肖以歌都正色了几分。

    楚凉夜前脚离开,君墨寒便出府进宫了。

    肖以歌是怎么也无法平静下来,在书房里转了几圈,还是来了秋水苑。

    秋水苑已经熄了灯火,此时苏若然正在假寐,她也知道君墨寒有事瞒着自己,看来不是小事,看肖以歌的脸色就知道了。

    “肖神医!”玲珑守在院外,六音随着君墨寒一起入宫了,此时看到肖以歌走来,玲珑忙招呼了一声:“王妃娘娘睡下了。”

    “行了,让她别睡了我找她有事。”肖以歌摆了摆手,有些烦燥的说着,扇子扇的有些用力,他觉得应该快些成立谍报组织。

    玲珑有些为难:“肖神医,这三更半夜的,影响不好吧。”

    “有什么影响不好的,你们家王妃这样彪悍的女人,也只有你家王爷受的了。”肖以歌也是硬着头皮来找苏若然的,他也是冒

    着吐血的危险来的。

    苏若然一句话,经常让他有杀人的冲动。

    听着这话,玲珑也是同意的,点了点头:“的确,还是肖神医有眼光。”

    她一直都不喜欢苏若然,不但偷走了君墨寒的心,还将金风细雨楼夺走了,不过她是技不如人,脑子也不如苏若然灵光,只

    能认了。

    当然,心里也有些不甘的。

    苏若然也听到耳里,冷哼了一声,翻了个身。

    “既然同意,就快去把那女人喊醒吧,大家都挺辛苦的,她凭什么睡的这么香。”肖以歌扬着头,看着天边的晨光。

    的确快天亮了。

    玲珑便去喊苏若然,她倒是喊的小心翼翼。

    苏若然的手段,她可是领教过的,轻易不能得罪的,特别眼下,她还直接归苏若然管理的。

    “王妃娘娘……”玲珑喊了一刻钟,里面都没有一点动静。

    等在外面的肖以歌都快急疯了,上前拍了拍玲珑的肩膀:“好了,我来吧。”

    就要去推门,被玲珑拦了下来:“肖神医,这可使不得。”

    不管怎么样,她都得守好这道门,那天让楚凉夜无声无息的进了秋水苑,她身上的鞭刑还没有愈合呢。

    这点记性,她是有的。

    让男人进了王妃娘娘的房间,这的确不是小事。

    以君墨寒的小气,只是让玲珑和六音受些鞭刑,也是很念旧情了。

    肖以歌用扇子拍了拍窗子:“她是猪吗?这么喊都不会醒!”

    急得团团转。

    “肖神医,你稍等,我进去看看,或者……是娘娘累了。”玲珑不敢太造斥,领罚这种事,她不想做太多。

    “去吧去吧。”肖以歌一脸不耐烦:“真不知道墨寒是不是眼睛瞎了,竟然喜欢这个女人。”

    想到苏若然,他就没来由的生气。

    这时门被推开,苏若然一身白衣,长发随意的披在身后,缓步走了出来:“玲珑,你家主子眼睛有问题吗?”

    一边伸了个懒腰,语气薄凉,面色冰冷。

    玲珑低垂着眉眼,摇了摇头:“回娘娘,王爷的眼睛好的很。”

    “哦,我也这么觉得的。”苏若然瞪了一眼肖以歌:“姓肖的,你自己不睡觉就算了,还来骚扰别人,有没有公德心?”

    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更是一脸不满。

    “我是有要事与你商议。”肖以歌觉得气血上涌,真想问一句,公德心是什么鬼。

    “你能有什么事?卖药吗?我不买。”苏若然摆了摆手,又看向玲珑:“让他们把早点送过来吧,再找人去收集一下寿字,要一

    百种。”

    她得给太后准备礼物了。

    一面镜子不算什么,还得有新意才行。

    “是。”玲珑应了一声,就去吩咐下人了。

    有下人拿了水盆和衣物过来,苏若然便转身向房间里走去。

    肖以歌忙上前一步,抬了双手拦住苏若然:“等等,我真的有事找你,要不然,你以为我愿意看见你?”

    苏若然觉得肖以歌这个人很该死,他是来找自己商议事情的,还这么拽,还不愿意看到我?你以为我愿意看到你?

    抬手就将他推到了一旁:“我也不想见到你,影响心情。”

    虽然男女力量相差悬殊,可说的却不是苏若然与肖以歌。

    以肖以歌这弱不禁风的样子,苏若然一抬手就能将他扔出去,所以这样一推,肖以歌根本撑不住,直接摔到了一旁。

    苏若然已经推开门进了房间。

    气的脸色铁青的肖以歌爬了起来,不顾一切也推门进了苏若然的房间,一边撸了袖子:“苏若然,你太过份了。”

    这太让他没面子了,那么多下人看着呢。

    苏若然旁若无人的洗漱,看也不看肖以歌:“你不愿意见我,还跑进来碍眼,是有病吧。”

    从一开始见到肖以歌,她就觉得这个人有病——傲娇病。

    玲珑觉得这种事情她是无法解决了,只能当个旁观者。

    “你……”肖以歌气的脸红脖子粗,用扇子指着苏若然,又说不出什么来,只能瞪着她:“我真的有很要的事情和你商量,墨寒

    进宫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苏若然慢条斯理的擦着脸,本就白晰的皮肤,此时更是吹弹可破,细腻白嫩,给精致的五官又加了不少分。

    看在肖以歌眼里,份外貌美。

    让他再一次被惊破到了。

    苏若然给玲珑使了一个眼色,又斜了一眼肖以歌,被他的表情弄得心里毛毛的,忙用毛巾盖住脸,直到玲珑带着所有人退了

    下去,才开口:“好了,说吧。”

    她也想知道君墨寒为什么连夜进宫,根本不歇息一下。

    肖以歌咳了一声,也觉得自己失态了,忙打开扇子摇了摇:“北方有战事,皇上连夜昭墨寒进宫商议出兵一事。”

    “出兵……”苏若然一下子将脸上的毛巾扯了下来。

    “对,出兵。”肖以歌不去看苏若然,只是摇着扇子:“我们都知道,这应该是一场阴谋,可也没有转圜的办法,不出兵,就得

    交出兵权。”

    “这一招够狠。”苏若然拧着手里的毛巾,握了握拳头,又拧了一下秀气的眉头:“上官尘还真有些脑子。”

    她知道,能坐在太子一位,绝对不是吃素的。

    苏家会这么惨,也是拜上官尘所赐。

    她倒不是小瞧这个对手,只是觉得以君墨寒的能力,绝对能碾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