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83章 到底做了什么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肖以歌不赞同苏若然这句话,摆了摆手:“他这个人一向阴狠狡诈,这一次,不会那么简单的。”面上有几分担忧。

    “哦?”苏若然也挑眉:“他的目的无非就是让墨寒带兵去北方,他趁此机会除了我。”

    她一下子就想到了这一点。

    上官尘和君浩天为了除掉她苏若然,可是费尽心机。

    这一次,总算是想到了点子上。

    “我觉得,如果这战事有问题,墨寒也会有危险。”肖以歌虽然是医者出身,却是威远军的军师。

    他说的极认真。

    苏若然也同意他这个说法,点了点头:“所以,你觉得?”

    “我们应该以最快的速度,成立一个谍报组织。”肖以歌说出的自己的真实目的:“来打探这一次的北方战事到底是什么情况。

    ”

    说话的时候,肖以歌并没有像平常那样摇他那把扇子,而是认真的看着苏若然,想将她看透一般。

    这样认真的肖以歌倒让苏若然有些无法接受,下意识的拧了一下眉头:“这件事,你不应该与我商议。”

    她也没想到肖以歌来与她说这么重要的事情。

    “我与墨寒商议过了,他也觉得可行,现在就看你的意见了。”无情之中,肖以歌也已经将苏若然当成是自己人了。

    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与她商议了。

    也让苏若然心底一暖,要知道,肖以歌对她一直都有些微词的。

    “我……”苏若然犹豫了一下:“你想让我做什么?”

    “你有天下酒楼。”肖以歌的声音压的很低很低,身体前倾,在苏若然的耳边低语了一阵。

    一边用扇子挡在了两人面前。

    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苏若然听的认真,不过看到肖以歌挡在面前的扇子,又觉得不妥,抬手推开了他的手臂,瞪了他一眼。

    抬头就看到玲珑正端着餐盘,呆若木鸡的站在门边。

    似乎看到了不该看的。

    刚刚扇子后面发生了什么?这是玲珑最想知道的。

    “把早点放下来,一起吃吧。”苏若然倒是一脸的坦荡,没有半点心虚,心下还想着肖以歌刚刚那番话。

    她也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开始思虑起来。

    “是,是的,王妃娘娘。”玲珑却有些心虚,她觉得自己看到了不该看的,此时都不敢去看苏若然了,眼神有些恍惚,手忙脚

    乱的将吃食放下,险些将清粥弄倒,又扶正:“肖神医……也在这里用早餐吗?”

    然后转身就走:“我让下人加一双碗筷。”

    “这是怎么了?做亏心事了?”肖以歌也觉得玲珑不对劲儿,有些懵,一边摇了摇扇子,假装风流倜傥。

    看着玲珑慌乱的出了房间,苏若然才瞪了肖以歌一眼:“你是白痴吧。”

    刚刚还好好的,突然就变脸,让肖以歌有些无法接受:“你才是白痴呢,你发什么疯?我惹到你了?”

    真是莫明其妙啊。

    他真的无法与苏若然好好相处。

    “你不是白痴,好好的说话,你用扇子遮住我们的脸做什么?玲珑看到了,会怎么想?”苏若然觉得肖以歌早晚得蠢死。

    后院美女如云,他是如何与她们相处的?

    真的让人怀疑啊。

    肖以歌也懵了一下,看了一眼手中的扇子:“我……”柳眉都立了起来。

    他当时也没有想太多,就是鬼使神差的做了。

    “好了,这话传到墨寒那边,你再与他解释吧。”苏若然又瞪了他一眼,起身走到餐餐前,开始吃早饭了。

    今天,她会很忙,所以,得吃饱喝足才行。

    肖以歌有些讪讪的,他觉得自己在苏若然面前总会出状况。

    心里也有些打鼓。

    “这,你也得向墨寒解释啊,我是无辜的。”肖以歌也坐到了她身边,玲珑亲自进来,添了碗筷,一直都低着头。

    苏若然白了一眼肖以歌:“你自己去解释好了,与我无关。”

    又招呼玲珑:“一起吃吧,吃完和我去瓷窑。”

    玲珑点头,看了看苏若然,又看一眼挨着苏若然坐在一旁的肖以歌,怎么都觉得气氛有些尴尬,说不清的暧昧。

    不过苏若然那担当的样子,又让玲珑有些奇怪。

    “我再去拿副碗筷。”玲珑一向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此时竟然抬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是真的出汗了。

    这王妃娘娘似乎太彪悍了。

    门再次关上。

    苏若然瞪了一眼肖以歌:“你离我远点,坐这么近,容易误会。”

    肖以歌以最快的速度搬着椅子坐到苏若然的正对面:“这样总可以了吧,不过,我与你也是光明正大的,你可别坑我啊。”

    他可怕君墨寒拍死自己。

    如果真做什么了,也不冤,他可是什么都没做啊。

    苏若然喝了一碗清粥,吃了几口点心,看着肖以歌:“你的提议不错。”

    一时间让肖以歌琢磨不透她的意思:“你……几个意思?”

    “没有啊。”苏若然笑了笑:“你要去瓷窑吗?正好继续商议刚刚的事情。”

    刚刚的事情几个字,让肖以歌又来了兴趣:“好啊好啊,这里耳目众多,不方说话,我们路上再商议。”

    后面的话,被推门进来的玲珑全部听了进去。

    玲珑本就没有什么表情的脸色更难看了。

    她其实是想推迟一起吃早饭的,又怕苏若然会多想,也只能硬着头皮坐下去。

    “玲珑,你都看到什么了?”肖以歌觉得气氛有些怪,开口问了一句,他发现自己也有些紧张了。

    玲珑的手一抖,忙摆手:“肖神医,我什么都没看到,真的。”

    “那就对了,本来就没做什么。”肖以歌忙点头,一脸认真的说着:“知道见到你家主子怎么说了吧。”

    苏若然觉得,肖以歌这样的白痴,世界上都没有几个。

    “此地无银三百两。”苏若然又嘲讽的说了一句,看着肖以歌摇了摇头,还叹息了一声:“你这样的智商是如何成为神医的?”

    语气里全是对他的质疑。

    对于苏若然的大大方方和肖以歌的紧张兮兮,玲珑也懵了。

    肖以歌一口粥险些呛到自己,狠狠瞪了一眼苏若然:“苏若然,你发什么疯,我这也是为了你好,你可是君子,当然坦荡,只

    是怕玲珑会多想。”

    “玲珑,是吧。”肖以歌又深深看了一眼玲珑。

    他这时也清醒了许多,觉得刚刚的事情的确不妥。

    自己真是疯了,为什么要拿扇子挡住二人的脸?

    的确让人浮想联翩。

    “是是是。”玲珑的心也乱了,忙应了一句:“我,我没多想,我什么也没看到。”

    苏若然也看了一眼玲珑,心头微微一动,她也明白,今天的事情可能会闹大,毕竟玲珑一直都看自己不顺眼。

    这可是难得的机会。

    不由得,又狠狠瞪了一眼肖以歌。

    三个人,满腹心思的上了马车出了王府。

    本来,肖以歌是想与苏若然商议谍报组织一事的,可是有玲珑在马车里,他也只能做罢了。

    发生了早上的事情,肖以歌与苏若然二人同坐一辆马车,似乎也不太好。

    所以,必须得让玲珑一起。

    六音带了人随在暗处,也是小心翼翼的保护着。

    “王妃娘娘,王爷派人传话回来,一会儿他直接去瓷窑。”马车停了一会儿,玲珑与六音说了几句话后,才来转告苏若然。

    苏若然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一边看了肖以歌一眼:“等到墨寒来了,我们一起商议吧。”

    她也觉得肖以歌的提议不错,可以一试。

    心里更是勾勒出了大概,她本就是雇佣兵,而且在组织是是核心人物,对这类组织还是十分了解的,所以,要建谍报组织,

    也不会太有难度。

    肖以歌点头,嘴角扯出一抹笑意来。

    他对苏若然还是很有信心的,看到天下酒楼和当天下典当行的发展规模和速度,就知道这个丫头的能力了。

    更是十分的期待。

    这时,马车却停了下来,有些突然,肖以歌与苏若然是并排坐着的,这样一个急停,惯性下,都向前冲了出去。

    苏若然和玲珑反映够快,一左一右拉住了肖以歌,纵身跳下了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