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喜劫良缘,纨绔俏〕〔重生之战神吕布〕〔九极圣域〕〔神医毒妃:至尊嫡〕〔有凤难仪潇湘妃〕〔上古金仙纵横都市〕〔有一种梦想叫足球〕〔重生撩夫:席少的〕〔女总裁的极品狂兵〕〔明末之虎〕〔女总裁的至尊兵皇〕〔透视小仙医〕〔不妻而遇:第一大〕〔重生毒妃狠绝色〕〔最强狂暴升级〕〔真武圣尊〕〔都市之妖孽仙厨〕〔妖帝撩人:逆天邪〕〔道门入侵〕〔我在唐朝有套房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84章 险些气吐血
    一下马车,苏若然搂着肖以歌在地上滚了两圈,才停了下来。

    一停下,苏若然便松了肖以歌,一边快速起身,手中的尾戒已经对着前方射出了几枚毒针,更是同时掷出飞镖,去势如弘,

    毫不留情。

    玲珑也站在了苏若然身边,手按在剑上,蓄意待发。

    有些晕的肖以歌拧着眉头,手上还有苏若然手心的余温,刚刚被她抱着,竟然让他整个人都懵了,此时抬手按了按心口,心

    跳有些快。

    他觉得是被吓到了。

    一边站起来看向拦在马车前面的人,他发现与苏若然出门,是很危险的一件事,总会有刺客和杀手围过来。

    偏偏,他肖以歌,手无缚鸡之力。

    此时连扇子也不摇了,只是站在那里,打量着对面的人。

    楚凉生身边的人都中了毒针和飞镖,倒地不起了,他是反映够快,才没有中招,不自觉的对苏若然多了几分防备,一边眯了

    双眼:“你就是传说中的苏家千金?闻明不如见面啊。”

    他的五官与楚凉夜有八分相似,此时冷冷笑着。

    此时正上下打量着苏若然和玲珑。

    眼角的嘲讽很明显。

    “你是二皇子!”苏若然也是心思百转,握了拳头,竟然来的这么快,而且楚国的皇子这么大胆,敢来大魏围杀威远王爷的王

    妃,真不知道是谁给了他们这么大的胆子。

    太目中无人了。

    “聪明。”楚凉生笑意更深了:“不过,太聪明也不是一件好事。”

    他来就是要苏若然的命的。

    当年的一切,都有他的参与,不过,事实如何,只有他和上官尘知道,为了不会东窗事发,必须把与当初有关的一切人和事

    都处理干净才行。

    苏若然是关键的人物所在,所以,他一听说苏若然现在在大魏的生意风声水起,就坐不住了。

    他也怕了。

    说着,楚凉生已经握住了腰间的剑,眼底闪过一抹杀意。

    肖以歌看着楚凉生,心底有些反感,虽然没什么能力,此时还是一摇扇子站到了苏若然面前:“你就大楚的二皇子?竟然跑来

    大魏撒野了。”

    也是一脸的正气。

    要来楚凉生还没有注意到肖以歌。

    此时听到说话,抬眸看了过去:“水红长衫,玉骨摇扇,长相风流,看来……这位是大名鼎鼎的肖神医了。”

    眼角闪过一抹意外,更是上下打量肖以歌。

    “正是在下。”肖以歌抱了抱扇子,一脸的不屑。

    凭他的身份,的确瞧不上楚凉生。

    楚凉生拧眉,眉头拧的很紧,似乎在犹豫着如何接话。

    这个肖以歌的出现的确是个意外。

    “今天本宫在这里解决一点私人事情,还请肖神医移步,免得生出不必要的麻烦。”楚凉生没有犹豫太久,便开口说道。

    他是铁了心要除掉苏若然的。

    苏家东山再起,对他来说,太危险了。

    他接到消息后,就派人来处理了,只可惜,都失手了。

    肖以歌点了点头:“既然如此,在下就不打扰二皇子了,一边抬手拉了苏若然的手:“我们走。”

    倒是从容不迫。

    苏若然和玲珑还有些弄不清楚状况。

    不过苏若然看得出来,这个楚凉生还是很给肖以歌面子的。

    就顺势与肖以歌转身向马车方向走去。

    这边虽然交上了手,暗处的六音还没有动作,不到最后,他们这些暗卫是不能轻易出手的,不然,没有胜算。

    这也是临出王府时,苏若然有意嘱咐的。

    “肖神医!”楚凉生看着肖以歌和苏若然牵在一起的手那么自然时,有些怔愣,他收到的消息应该不会有错的,眼前的女子绝

    对是苏若然,威远王妃!

    可却与另一个男人牵手离开了?

    “肖神医可以离开,不过这个女人,得留下。”楚凉生还是喊了一句。

    不是试探。

    他相信上官尘的人一定不会弄错的。

    肖以歌驻足,握着苏若然的手有些用力,不过并没有半分紧张,他虽然不懂武功,可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

    此时更是一脸的淡漠:“二皇子说什么?你要留下我的女人?”

    他也明白,过了眼下这一关,回去就难过君墨寒那一关了,那个人的小气,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的。

    不过也只能硬着头皮应对了。

    楚凉生要杀苏若然,一定是有备而来。

    虽然六音和金风细雨楼的雇佣兵也在暗处,怕也不是楚凉生的对手。

    凭着前几次上官尘和君浩天围杀的阵容就看得出来,没有君墨寒出手,根本难以脱身。

    这话,让楚凉生眸色更冷了,转了转眼珠儿,直视着肖以歌:“肖神医此话当真?这位不是苏家的女儿吗?”

    “嗯,没错。”肖以歌点头,一脸的笃定:“也是我的夫人。”

    他的心都在滴血了,这些话传进君墨寒耳朵里,他可能要在床上躺几天了。

    可为了大局,也必须如此。

    楚凉生不能淡定了:“不可能!”

    “这种事情,还有假的吗?”肖以歌眸色寒凉,那如画的眉目也染了寒霜,仿佛变了一个人。

    倒让苏若然愣了一下,不知不觉,也多了几分敬佩。

    能随着君墨寒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人,绝对不是善类。

    楚凉生握剑的手更用力了,他还不想得罪梅桩的肖家,所以,此时也只能退一步了,却有些不甘心,咬了咬牙:“既然如此,

    是本宫鲁莽了,刚刚多有得罪,肖夫人,请见谅。”

    最后的半句话,更是说的极重。

    眸光似水,深沉的可怕。

    直直看着苏若然。

    一旁玲珑更是眼观鼻,鼻观心,想着事情似乎越来越乱了。

    不过,肖以歌这一句话,却能止戈。

    就算不怕对方,也不能在这里耽搁时间,苏若然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

    苏若然也看了看肖以歌握着自己手指的手,修长白晰,与她的手指一样细腻,嫩如青葱,又让她有些嫌弃了。

    一个男人的手长成这副样子,真让人鄙视,让女子怎么活?

    不过她随即又抬头笑了一下:“不知者不怪,二皇子以后也要注意一些,这马车里,会坐着什么人,可不一定。”

    她也是仗着这楚凉生惧怕肖以歌,所以,有恃无恐了。

    “是。”楚凉生快把牙咬碎了,只能恨恨应着。

    这肖以歌的面子必须得给。

    更是恼恨上官尘的人报信不利,竟然没有告诉他,肖以歌也在马车里。

    “二皇子,后会有期。”肖以歌又轻飘飘的说了一句。

    便拉着苏若然上马车,直接将楚凉生晾在了那里。

    隐在树林里的弓箭手也都有些奇怪,却没人敢问什么。

    上了马车,苏若然快速抽回自己的手,然后看向玲珑:“有手帕吗?快,给我擦擦!”

    那脸上的嫌弃根本不加掩饰。

    玲珑也险些吐血,要不要嫌弃的这么明显。

    从袖子里拿出手帕递给苏若然,一边偷偷去看肖以歌的脸色。

    “苏若然,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刚刚我可是在牺牲自己才救你出虎口的,你没看到,树林里成排的弓箭手吗?要不是我反

    映够快,这会儿,你已经变成刺猬了,刺猬见过吗?”肖以歌也很生气。

    他玉树临风,貌塞潘安,家世丰厚,名满天下,更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偏偏苏若然从见到他开始,就一直在贬低他。

    这真的不能忍了。

    “见过。”苏若然把手指一根一根的擦了,一边放到眼前看了看,根本不把肖以歌的怒意放在心上,扯了扯嘴角:“你还是想着

    回去如何向墨寒解释吧!”

    说的那么随意,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让玲珑都不敢去看肖以歌的脸色了。

    玲珑真的很佩服苏若然,打心里的佩服。

    “你……”肖以歌抬手捂着心口,亏他还觉得苏若然是女中豪杰,根本就是无赖,他是怎么认识这种女子的?

    真是瞎了一双桃花眼啊。

    他刚刚为什么要救她?

    还是牺牲了自己。

    想到这里,也从怀中抽出手帕,狠狠去擦自己的手,很生气很生气,把一张小白脸气的通红一片。

    显得更美了。

    苏若然擦完手,就把手帕直接扔出了马车,一脸的淡定,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肖以歌也看到了,更是气的七窍生烟,也顺手将手帕扔了出去。

    然后一脸继续瞪向苏若然。

    他觉得,从马车上滚下来的时候,一定是自己的错觉。

    像苏若然这种尖酸刻薄的女子,怎么会救自己的呢?

    真是越想越生气。

    “你与二皇子有交情?”苏若然很淡定,还开口询问了一句:“他挺卖你面子啊。”

    “这天下,谁不卖给梅桩三分面子。”肖以歌白了一眼苏若然,挺直了脊背,高傲的说道。

    “也未必吧,那天上官尘可想要你的命呢。”苏若然也不给他留面子,直接戳穿。

    语气都是薄凉的。

    玲珑终于听不下去了,侧了侧身,不去看苏若然了。

    她家主子真的太可怕了。

    肖以歌的手就捂着心口,他觉得自己与苏若然再呆下去,一定活不久了。

    可又无话可说,这是事实。

    上官尘的确是想要他的命,因为他是君墨寒的军师。

    苏若然似乎没有注意到肖以歌在生气一样,又开口说道:“不过,这个楚凉生还是很上道儿,知道你是肖神医,给几分面子呢

    ,就是不知道下次有没有这么幸运了,看来没有墨寒在身边,我还是乖乖呆在府上吧。”

    一旁肖以歌的扇子都快捏散架了:“苏若然,下次,我一定说你是我的小妾。”

    说夫人,真是抬举她了。

    他觉得苏若然的存在,就是为了气死他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大千劫主〕〔鬼王传人〕〔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修行在万界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