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85章 85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苏若然瞪了肖以歌一眼:“没有下次的,我可是堂堂威远王妃,刚刚也是配合你而已,就你肖以歌的夫人,我还真不稀罕。”

    她说的也是实话。

    现在,在她心里,谁也不敌君墨寒。

    肖以歌气的脸红脖子粗,却无话可说。

    只能恨恨瞪着苏若然,他也在心里发誓,再也不与苏若然一起出来了。

    根本就是出来找气受的,还亏他好心救她一命呢。

    “你救我一命,我也救了你一命,我们互不相欠。”肖以歌半天才说出这句话来,脸都绿了,一脸的愤愤不平。

    扇子被摇的直响。

    “好啊。”苏若然倒是一脸的不在意。

    也算公平。

    这么痛快的回答,让肖以歌的心口一滞,仿佛被什么堵住了。

    怎么都感觉不痛快,他只能归结为苏若然没良心,她救自己一命,自己可是想着涌泉相报的,她竟然如此态度!

    他救苏若然牺牲也很大的。

    一样会有生命危险的。

    想到君墨寒,他就觉得心更疼了,自己刚刚为什么要救这个没有良心的丫头啊,后悔莫及。到了瓷窑,玲珑忙跳下马车,她

    觉得在车里每过一秒钟都是煎熬啊。

    真的无法面对苏若然和肖以歌。

    苏若然拿了寿字图样,开始在镜子后面浇筑图案,一百个寿字,由里到外,由大到小,正中央再留一个大大的寿字,也算是

    新奇。

    毕竟这一百种寿字,就很难集齐了。

    六音和玲珑堂堂的雇佣兵,可是集了大半天的。

    肖以歌在瓷窑里转了半天,还是觉得四处新奇,不可思议,然后又来到了苏若然的身边,看着她在镜子上画寿字图,更是看

    的认真。

    此时的苏若然也是一脸认真,一笔一划的在镜子后面描着,嘴角轻轻抿着,晶莹中透着粉红色,很是娇艳,肖以歌看着,就

    觉得移不开眼。

    他的确阅女无数,后院佳丽三千,可却没有苏若然这么泼辣的,他还真是长了见识了。

    君墨寒一出宫就赶了过来,他也听说苏若然被楚凉生拦劫一事,更听说是肖以歌出面解围的,此时面沉如水,远远看到肖以

    歌坐在苏若然身后的画面,竟然觉得有些碍眼。

    他倒也是感激肖以歌的,没有他,今天可能要出事了。

    可就是觉得不是滋味。

    苏若然虽然画的认真,可还是耳听八方的,她知道肖以歌一直在身后,不想鸟他,不过,君墨寒一来,她忙抬起头来,脸上

    全是盈盈笑意,那笑是发自内心的,更是放下手中的东西,扑到了他的怀里。

    君墨寒看到苏若然,心情一瞬间就好了,也抬手抱了她:“若然,你没事吧。”

    “我没事,是以歌救了我。”苏若然自然知道君墨寒所问何事:“就是,让他占了偏宜,竟然说我是她的夫人。”

    她这是落井下石……

    绝对的!

    肖以歌的手就抖了一下,他现在不只是堵心了,他就想掐死苏若然了。

    “不应该说是夫人,应该说是小妾的。”肖以歌随即站了起来,摇着扇子飘到了君墨寒身边:“墨寒,你听到吧,真是狗咬吕洞

    宾,不识好人心。”

    他说话的时候,一直都盯着君墨寒的脸。

    有一点点表情变化,他的心都会颤抖一下。

    后悔莫及啊。

    “若然可不是你后院那些女人。”君墨寒也凉凉回了一句,一边松开苏若然,抬手拍了拍肖以歌的肩膀:“不过这次谢谢你!”

    拍的很用力,肖以歌觉得胸口气血翻涌。

    险些站不起来,脸都白了。

    苏若然也看到了,嘴角的笑意有些僵,忙抬手去搂了君墨寒的手臂:“墨寒,你来看我画的寿字图。”

    还是歉意的看了一眼肖以歌,她没想到君墨寒这么狠!

    似乎自己过份了。

    可她真的与肖以歌八字不和。

    收到苏若然的眼神时,肖以歌抬手捂着心口,竟然笑了一下:“不用客气,没有下次。”

    君墨寒看了一阵苏若然镜子后面的寿字图,便与肖以歌离开了到一旁了。

    “要出兵吗?”肖以歌已经服了药,压住了翻涌的气血,此时正了正脸色。

    “你没事吧。”君墨寒还是询问了一句:“你知道的,我一向如此。”

    肖以歌白了他一眼:“这次死不了,你下次再用力些,一定是死了。”

    他也生气了。

    “嗯,下次我用力些。”君墨寒点头,也说的极认真,他与肖以歌一向是如此相处的,习惯成自然了。

    然后换来肖以歌一个白眼:“那你怎么打算。”

    “是要出兵的。”君墨寒也沉着脸,看来与皇上商议的并不顺利:“兵权绝对不能交出去。”

    肖以歌眯着眸子,点了点头:“的确。”

    又看了一眼苏若然:“那,皇城这边怎么办?你放心留苏若然一个人在府上?”

    他觉得那样,苏若然就凶多吉少了。

    “这也是上官尘和君浩天算计好的。”君墨寒的眸光凛然,周身也一瞬间冷了下来,让人不寒而栗:“所以,这一次六音和玲珑

    都不能随军同行,他们得留下来保护若然。”

    也看了一眼苏若然。

    她倒是够聪明,只是,总有万一。

    如果放在从前,他定会毫不犹豫的,就是天下的阴谋诡计,都不会在意,可这一次,他真的无法放心离开。

    “玲珑和六音……”肖以歌摇了摇头:“怕是无法保护好苏若然。”

    他倒是说的认真。

    “所以,我想托付楚凉夜。”君墨寒从宫里出来,就一直在考虑这件事,也是焦头烂额。

    心里十分的矛盾。

    肖以歌险些跳了起来,不过,刚刚被君墨寒拍这一巴掌,心口还不舒服,忙抬手按了心口:“怎么行?你敢相信他吗?他可是

    大楚的人。”

    “除了他,没有更合适的人了。”君墨寒也狠狠拧眉,摇头叹息。

    从没有什么事让他这么焦急不安过。

    “可他……”肖以歌在原地走了几圈,手中的扇子也“啪”的合住了,瞪着君墨寒:“你就放心把苏若然交给他?”

    君墨寒没有接话,抬头向前方看了过去。

    “不过,暂时不会出兵,先给太后娘娘过寿辰,大楚和大秦都来人了。”半晌,君墨寒才开口说道:“楚凉生来大魏的目标就是

    若然,这段时间必须得小心。”

    “楚凉生由我来对付,他还是忌惮梅桩的。”肖以歌的面色又缓和了几分,嘴角紧紧抿着:“你安排苏若然的事情吧。”

    君墨寒点了点头。

    君浩天正在太子府,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