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86章 何其无辜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苏若然回到王府的时候,就见大房的管家正在为难楚凉夜,威风凛凛的教训着他,指手画脚,唾沫星子四处乱飞。

    “他管的还真多。”苏若然对大房的管家一直都很反感,要知道,他可是君浩天的一条狗。

    一直都在帮着君浩天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的确有点多了。”肖以歌也嗤之以鼻,冷哼一声:“都管到王府来了。”

    现在,君府是君府,王府是王府。

    君墨寒也看了一眼:“看来,君浩天已经注意到楚凉夜了,这几日让他小心一些。”

    “他不必再留在马厩了。”苏若然也听说了楚凉夜将上官尘的地下赌场挑平一事,也很是佩服,这个楚凉夜果然没有让她失望

    。

    “不,他还得留在马厩。”君墨寒摇头,低声说道:“这个时候,让他离开马厩,只会让君浩天更加怀疑他,索性让他一直留在

    这里。”

    这一次,楚凉夜的确做的漂亮。

    也表明了他的诚意。

    这样也间接暴露了他的实力。

    “他会愿意?”肖以歌也看向低着头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的楚凉夜,倒也佩服,高高在上尊贵无比的大楚皇长子,能在马厩里呆

    了这么久,还能忍受眼下的一切。

    常人是难以做到的。

    放在他肖以歌身上,怕是做不到。

    “会的。”君墨寒收回视线:“而且他在这里,还能好好保护若然。”

    一边又低头去看苏若然,拉了她的手腕:“若然,有件事,我得和你商量一下。”

    带兵出征一事,他还没面对面与苏若然说过呢,心里也有些烦乱。

    声音放低了几分。

    肖以歌拧着眉头,他还是不敢相信楚凉夜,要知道,苏若然现在可是君墨寒的软肋,必须得保护好。

    “嗯,我们边吃饭边商量,以歌提的那件事,我们也得好好琢磨琢磨。”因为她一句话,让肖以歌内伤,苏若然也有些愧疚。

    所以,没有再像之前那样针对肖以歌。

    这一次,的确是肖以歌救了自己,虽然不能接受他救人的方法……

    “哦?”君墨寒拧眉看肖以歌,他早就把肖以歌定性成了自己的情敌,此时不怎么痛快,他觉得,楚凉夜一定比肖以歌更可靠

    。

    要知道,肖以歌最懂得哄女孩子了。

    看到君墨寒这个表情,肖以歌真想吐血,他比窦娥还冤枉啊,他现在最后悔的就是在楚凉生面前说苏若然是自己的夫人一事

    了。

    让他觉得自己可能活不过明天。

    “谍报组织一事。”苏若然忙凑到君墨寒的耳边低声说道:“我觉得这个提议不错。”

    她不想做什么,只想好好的保护自己在意的人。

    肖以歌站在苏若然和君墨寒的身后,此时抬手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这一次,他还是很感激苏若然的,总算没有落井下石。

    他发现,只要苏若然不坑自己,他就感恩戴德了。

    真的是怕了他们夫妻二人了。

    三个人前后进了秋水苑,肖以歌情绪很高涨,他对谍报组织一事很有兴趣,他觉得,一旦利用天下酒楼的优势成立谍报组织

    ,能更好的帮助君墨寒。

    要知道,梅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助君墨寒。

    这个谍报组织,他早就有过想法,可是一直都没能成功,因为分身不暇。

    君墨寒的身份特殊,在君家更没有地位,所以,他现在的一切都是在战场上打下来的,这就限制了许多其它方面的发展。

    可是苏若然出现后,却改变了一切。

    “可以在金风细雨楼的基础上,成立一个谍报组织,这对我们是很有用的。”苏若然也一脸的认真,趁着玲珑没有把晚饭端来

    ,展开一张白纸,开始写写画画。

    早上肖以歌说过这件事后,她就一直在盘着。

    更是说的条理清晰。

    “我们有天下酒楼,还有当天下,这两处,还要往全国各地扩展,所以,消息来源更稳妥,加上之前金风细雨楼训练有素的雇

    佣兵,至少,能打进东宫,至于君浩天那里,就更容易了。”苏若然是一门心思对付上官尘和君浩天。

    她只知道,这两个人,是自己最大的敌人。

    君墨寒只是默默听着,偶尔点了一下头。

    并不发表意见。

    他知道一个谍报组织需要什么,不是说起来那么容易的。

    不过,苏若然一脸兴致勃勃的样子,倒让他不忍心打断,一副随她去的样子。

    天下酒楼和当天下的成功,倒是在君墨寒的意料之内的,毕竟苏若然生长在商贾之家,虽然有些异样,可这做生意的本事,

    还真不一般。

    肖以歌也看出了君墨寒的不上心,拧了一下眉头,不过,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顺着苏若然说道:“其实,可以开一个瓷器行

    ,你的青瓷一定比天下酒楼更有影响力。”

    “我也在考虑。”苏若然点头:“不过,老百姓是消费不起这些青瓷器具的,面对的人有限。”

    “这天下酒楼,也是老百姓进不来的。”肖以歌不以为意,摇了摇头:“当天下,也一样,而且……你要收集的信息也是针对上

    流人士的,就算只针对上官尘和君浩天,也得从朝中的大臣着手。”

    肖以歌觉得苏若然现在的经营模式正合适。

    因为他要的效果,就是这样。

    要助君墨寒,就要从百官着手,从皇上着手,更要从上官尘着手。

    苏若然手中的笔顿住了,也点了点头:“的确是这个道理。”又看君墨寒:“墨寒,你怎么不说话?”

    “我觉得……你的观点很好,我都同意。”他一边说一边给肖以歌使眼色。

    他是想将苏若然拉下水的,他的女人,是要永远站在他的身边的,所以,他不会瞒着她太久,或者这个谍报组织的建立,是

    一个契机。

    是让他让苏若然知道一切的契机。

    他对苏若然,是各种手段用尽,才换来一颗真心的。

    必须得抓住。

    所以,最初没什么兴趣,现在也来了兴致,更是示意肖以歌继续说下去。

    肖以歌最懂君墨寒,当然知道怎么说了:“其实,宫里那边才是重点,上官尘的一举一动只有宫里的人最清楚,他暗里的那些

    所作所为,也只有他身边的人才能知道,当天下和天下酒楼,终是离的远了。”

    这是在一点点的引导苏若然。

    苏若然也点头:“的确是这个道理,我的思想太局限了。”

    一边又拧着眉头,开始写写画画,时而认真的思考一下,烛光下,小脸上褶褶生辉,让人移不开视线。

    大大的眼睛也深沉了许多。

    这样的苏若然,让君墨寒一脸的宠溺的看着,更是觉得怎么看都看不够。

    “我们起步是不是晚了些!”苏若然叹息一声:“如果早些有这样的组织,或者,苏家不会这么惨,总会有些对策的。”

    也有些惋惜。

    至少苏夫人是真的对她好,她就那样眼睁睁看着苏家没了。

    心里不是滋味。

    这样的苏若然,更让君墨寒心疼了,他觉得苏若然不是苏家千金了,可是看到她对苏夫人的那种真真切切的感情,又觉得她

    是。

    也是琢磨不透了。

    “没关系,苏家的仇,早晚报了。”君墨寒安慰了苏若然一句,他还真看不得这个小丫头难过,看到她难过,他就心口堵。

    看着这二人如此,肖以歌也觉得不是滋味了,他的后院也是美人如云,都有一段时间没回去了呢。

    想想就有些哀怨。

    他千里迢迢的来助君墨寒,却险些被苏若然害死啊。

    何其无辜。

    玲珑推门进来,将吃食放下,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怎么了?”苏若然注意到了玲珑的不自然,还是开口问了一句,她把文案写好,交给君墨寒和肖以歌去看了,两个男人都没

    注意玲珑。

    拧了一下秀眉,玲珑还是看了一眼君墨寒,才又看苏若然:“我看到秋水和那个楚凉夜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什么。”

    玲珑和六音是君墨寒信任的人,所以,楚凉夜的事情,玲珑也是知道的。

    此时才会一脸的恼恨。

    “哦!”苏若然拉长了尾音,笑了一下:“有意思,看来,楚凉夜被君浩天盯上了。”

    “的确。”君墨寒也听到了玲珑的话,冷哼了一声:“这不是好现像,这个秋水……很缠手,其实不应该留下来了。”

    “你查到她的底细了吗?只知道是花魁?”苏若然将碗筷一一摆手,面上也多了几分犹豫:“她的背后会是什么人?”

    “十之有九是上官尘的人。”君墨寒也眯了一双眸子:“对了,你可以与她接触接触,你能从太子的身上拿下玉佩,那么,从她

    的身上……”

    对于苏若然的身手,他是不以为然的,可是苏若然顺东西的本事,他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他这样的高手,也做不到。

    更别说,他的东西,苏若然都能无声无息的顺走。

    可以说练到出神入化了。

    “嗯,可以试试。”苏若然也笑了一下:“夫君这个办法不错,还是你了解我。”

    一边拿起筷子:“好了,先吃饭,吃完饭,我去找楚凉夜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