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87章 不留情面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一会去找楚凉夜,你还是小心点,这个人……可不一般。”肖以歌就是不敢完全相信楚凉夜,特别这个人的手段惊人,势力不

    凡。

    被贬为庶民,墨刑流放,还能在大魏翻云覆雨,可见多么危险了。

    “嗯,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其实你可以陪我一起的。”苏若然一边吃饭,一边说道,没办法,她真的无法与肖以歌和平相处啊

    。

    肖以歌看着苏若然一脸的笑意,就觉得脊背生寒,忙摆了摆手:“算了吧,你还是让墨寒陪你一起吧,还能看到秋水那个女人

    。”

    他看到苏若然的笑,就知道不会有好事的。

    “以歌,你陪若然去吧。”君墨寒犹豫了一下,一边给苏若然夹了她爱吃的菜,一边说道:“我去,只会让秋水有防备,你们二

    人可以假装路过。”

    “墨寒,你饶了我吧。”肖以歌一下子没了食欲,本来这一桌饭菜都是他喜欢吃的,可此时,直接放下了筷子,准备逃跑了。

    “我认真的。”君墨寒一本正经:“你去,秋水不会防备的,毕竟你手无缚鸡之力。”

    的确如此。

    如果君墨寒直接出场,会把秋水吓跑的。

    秋水可是领教过君墨寒的无情了,对美女,也不会例外。

    苏若然也点了点头:“的确,秋水那个女人很聪明的。”

    一边又看向肖以歌:“快吃,吃饱点,一会儿打起来,你有力气跑路。”

    让肖以歌有撞墙的聪明,偏偏君墨寒给他的理由很充足,他也明白,君墨寒怕苏若然一个人去会有危险,拉他去当垫背的。

    楚凉夜坐在院子里,一脸的冷酷,不管秋水说什么,都不应,很大神!

    不过秋水也不气馁,一直在那里问东问西,一脸的笑意,她本来就是作皮肉生意的,什么样的客人都见过了,楚凉夜这样的

    ,也早就见识过了。

    所以,她也有办法对付,主子交待的新任务,就是查清楚这个人的来历。

    本来她在这王府,一无所获,也有些着急了,有了新任务,也让她来了几分兴趣。

    “其实,以你的能力,不必在这里喂马的。”秋水叹息一声,深情款款的看着楚凉夜,其实楚凉夜真的很俊。

    “天色不早了,姑娘请回吧。”楚凉夜终于开口说话了,一脸的淡漠,拒人于千里之外。

    “嗯,我们都是一路人,同命相怜,我就是想与你说说心里话,你不要总是赶我走,你不知道,我之前被送到大少爷那里了,

    差点被毁了,这王府还是挺可怕的。”秋水的小手抓了楚凉夜的衣袖,一脸的楚楚可怜。

    楚凉夜终于侧头看了他一眼,一边抬手推开了她的手:“其实,可以回去当天下的,那边会安排你去其它地方作工的。”

    他很反感秋水,他在皇宫长大,看惯了宫里那些女人的勾心斗角和阴毒手段,所以不愿意接触女人。

    会去接触苏若然,也是为了大局找想,不得已为之。

    不过接触过一次苏若然,觉得这个女人很与众不同。

    倒是干脆利落。

    秋水被堵的哑口无言,脸都变了:“这,你怎么这么没有同情心啊。”

    这样,让她如何能弄清楚这个人的底细啊。

    楚凉夜也不接话,只是冷笑了一下。

    站起身来:“你不走,我走。”

    说着,转身就走。

    “你……”秋水被气的直咬牙,漂亮的脸蛋都绿了,她是风尘女子,一身媚骨,就是生气,也很妩媚动人。

    更是直跺脚。

    这样的美女,放在一般人面前,一定是心疼得不了得,可楚凉夜仿佛什么也没看到一样,头也不回。

    只是楚凉夜刚走几步,就看到了对面走来的苏若然和肖以歌,愣了一下。

    肖以歌摇着扇子,耷拉着肩膀,面色愤愤,看样子是在与苏若然生气。

    他们二人只要走在一起,定会互相拆台的。

    大多数时间,都是肖以歌被气的半死。

    “王妃娘娘,肖神医!”楚凉夜也有些意外,不过还是招呼了一声,一边站在路边,低着头。

    苏若然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只是自顾自的向前走着。

    肖以歌倒是点了点头,看了看楚凉夜,又看了看秋水:“你们……这是怎么了?”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秋水和楚凉夜闹别扭了。

    苏若然这时也看了过来:“是你们两个,我记得,你们都是当天下那边送过来的。”

    本来很生气的秋水忙掩了情绪,很规矩的给苏若然和肖以歌见礼:“见过王妃娘娘。”

    其实秋水很不服气的,她来了君府没多久,苏若然就从君家少奶奶升级成了一品王妃,也让她很是嫉妒。

    苏若然现在拥有的一切,是多少女子梦寐以求的。

    “你们两个认识?”苏若然没有应秋水的话,而是打量着两个人,看过秋水,又看楚凉夜,脸上带了一抹疑惑,更多的是怀疑

    。

    本来楚凉夜是离直接离开的,可是听到苏若然这话,眉头就狠狠的拧在了一处,脸色一下子就不好看了:“回王妃娘娘,我不

    识得她。”

    倒是把关系撇的一干二净。

    一边不满的瞪了一眼秋水。

    秋水却笑了一下:“现在,就认识了啊。”

    她倒是希望苏若然会误会一下他们的关系呢。

    “也是。”苏若然若有所思的点头,一边笑了笑:“我正好也无事,既然遇上你们了,来,我就来问问,你们是如何想到去当天

    下的。”

    边说边走到秋水身边,对着楚凉夜摆了摆手。

    倒是笑的一脸无害。

    肖以歌瞪了一眼苏若然:“王妃娘娘,你要是无事可作,我送你回秋水苑吧,你的伤口还没有痊愈,要是出什么事,肖某担当

    不起。”

    语气凉凉的,一脸的不爽。

    那表情,很到位。

    不过他对苏若然,一直都如此。

    这话,让楚凉夜也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去看苏若然,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他自然是一清二楚的。

    “墨寒只让你照顾我,没让你管我。”苏若然一脸不耐烦,已经坐到了秋水身旁,上下打量她,然后笑了一下,低下头在她耳

    边低语:“你是不是看上楚凉夜了?我帮你。”

    笑的不怀好意。

    秋水也不明白苏若然打什么主意,还是点了点头:“王妃娘娘不要说笑了,我……”

    “他现在是落魄了些,不过也是一表人才啊。”苏若然又低低说着,离秋水很近:“我让王爷给你们赐婚怎么样?”

    秋水一听,吓了一下,忙摆手:“不,王妃娘娘,我,我没有。”

    真要来真的,她就怕了。

    楚凉夜已经站到了苏若然身后,拧眉看着她,想知道她要做什么,他还记得上一次在秋水苑里苏若然一脸怒意的样子,倒是

    有趣的紧。

    月光洒下来,照在苏若然的小脸上,映着一脸的笑意,让人看着如沐春风。

    此时,楚凉夜竟然觉得苏若然很美,比他见过的女子都美。

    而且没有宫中那些女子的市侩和阴毒。

    “不要害羞,你说实话,我一定帮你。”苏若然还是一脸笑意,抬手拍了拍秋水的肩膀:“反正,我也无事可做,从今天开始,

    王爷不让我出府了。”

    小脸拧成了一团。

    秋水下意识的想避开苏若然,她也听说过苏若然是如何整死翠羽的,此时也是小心翼翼的。

    却又不敢表现的太明显。

    “王妃娘娘,真的不用,多谢娘娘的美意!”她还要嫁给太子呢,当然不会与这个楚凉夜假戏真作了。

    苏若然挑着眉头,一脸的若有所思,然后就对着身旁的楚凉夜勾了勾手指。

    楚凉夜也没有犹豫,弯下腰来,对着苏若然:“王妃娘娘,请吩咐。”

    “你喜欢秋水姑娘吗?”苏若然直来直往,开口问道,她也是有意揶揄楚凉夜,谁让他那天在秋水苑整自己了。

    这是在公报私仇。

    本来面色平和的楚凉夜狠狠瞪了一眼苏若然,不过,没有发作,只是摇了摇头:“奴才只想把马喂好,时间一到,就离开。”

    也拒绝的干脆。

    甚至没有多看一眼秋水。

    让秋水漂亮的小脸蛋上阵青阵白,有些挂不住。

    在一旁翻着白眼,摇着扇子的肖以歌都无法平静了,抬眼去看楚凉夜,不禁觉得这大楚的皇长子还真让人刮目相看。

    一般人,不会说的这么干脆直接的,怎么也要考虑一下女孩子的感受啊。

    这真的很伤人的。

    特别像肖以歌,最懂得怜香惜玉了。

    “你怎么能这样,人家秋水姑娘多好啊,那边大公子还有意把她收进房里呢,你是什么眼光啊。”苏若然也咳了一声,脸色都

    维持不住了。

    要知道秋水可是勾兰院的花魁,让多少男人神魂颠倒啊。

    这楚凉夜真是木头。

    楚凉夜再瞪苏若然:“王妃娘娘,没什么事,奴才去喂马了。”

    根本不给面子。

    转身走了。

    “他他他……”苏若然气的不轻,她的确是想给楚凉夜难堪的,可这个家伙反给自己难堪了,真是该死。

    秋水更是红了一双大眼睛,一边抬手捂了脸,一边哭:“王妃娘娘,奴婢告退了。”

    她的确被打击到了。

    在君墨寒那里被无视也就算了,现在一个马夫也如此待她。

    她的心都凉透了。

    本来,她来君府,就是靠着这张脸来完成任务的,可这么久过去了,她这张脸,没有派上一点用场。

    “喂,都别走啊。”苏若然有些无奈的说着,抬了抬手,有些无力了,一这叹息一声:“真是,我也是一片好心啊。”

    “你要是一片好心,可以把这个姑娘许配给我。”肖以歌挑着眉眼,桃花眼里全是笑意,扇子摇啊摇,一脸风流相。

    他的眸子一直都盯着秋水离开的方向。

    苏若然倒是认真了:“当真?”

    “可以收在后院。”肖以歌点头:“也是人间绝色。”

    他就有这样的嗜好。

    “色胚。”苏若然摇了摇头:“你把她收了,她得恨你一辈子。”

    一边晃了晃手里的吊坠:“人家要嫁的可是太子,你算哪根葱啊。”

    抬腿就走,说话一点也不留情。

    “你,苏若然,你说清楚,太子怎么了,他也得给我三分面子。”肖以歌又险些吐血,一脸的不依不饶的跟在苏若然身边。

    他这可是来帮苏若然的,可她这说的是什么话啊。

    把他把泥里踩啊。

    “王妃娘娘。”苏若然和肖以歌没走出多远,楚凉夜不知从哪里窜了出来,挡了两人的去路:“我有话对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