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88章 使一招美男计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肖以歌见此,快速闪身站到了苏若然面前,一脸敌意的看着楚凉夜:“天色不早了,有什么话,快点说。”

    一副母鸡护小鸡的架势。

    这倒让苏若然有些感动了,这个家伙终于不像最初那样针对自己了。

    “肖神医,麻烦你回避一下。”楚凉夜却是欲言又止,犹豫了一下。】

    “什么话是我不能听的吗?”肖以歌拧眉,显然这样的待遇让他不痛快了,一边用力摇了一下手中的扇子,脸色十分难看。

    他觉得楚凉夜这个人太深不可测了,危险份子。

    他与苏若然一起出了秋水苑,绝对要安安全全的把她带回去才行。

    苏若然也挑眉,冷笑了一下,她不算了解楚凉夜,可接触了那一次,也让她领教了,自然也是十分防备了:“有什么话,就在

    这里说吧。”

    在她这里,肖以歌的确不是外人,在他面前,也没有秘密。

    不知从何时,君墨寒信任的人,她也会信任了。

    “这……”楚凉夜犹豫了一下,一脸为难:“其实……是生意上的事情。”

    “嗯。”苏若然点头。

    楚凉夜深深吸了一口气:“好吧,我想与王妃娘娘做一笔生意,青瓷的生意。”

    他当初去天下酒楼,就被里面的青瓷茶杯吸引了,这一次,因为楚凉生,他也知道了苏若然手里有瓷窑。

    也知道,青瓷早晚会面市。

    “你……”苏若然挑眉,抬手推开肖以歌,直视着楚凉夜:“皇长子,还做生意不成?”

    “就像王爷也做生意一样。”楚凉夜倒是一脸的从容,回答的很干脆:“银子是支撑一切的基础,想来,王妃娘娘更清楚。”

    他看到过苏若然算帐的本事,对银子可是十分敏感的。

    不愧是苏家人!

    肖以歌就站在苏若然身侧,不离左右,一脸防备,一边拍了拍苏若然的肩膀:“这件事,你要考虑清楚。”

    楚凉夜一脸淡漠,只是静静等着苏若然的回答。

    他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就像找苏若然合作一事,他也是有着十足的把握的。

    “二皇子也来了。”苏若然直视着楚凉夜:“他们一定不会空手而回的。”

    “你手里有的,不仅仅是青瓷吧。”楚凉夜早就想过苏若然会如此:“而且你想敲他一笔,似乎不是时机。”

    “你的意思,你来敲他一笔?”苏若然也笑了笑,一边低了低头,在心里算计着,她的确得狠狠敲楚凉生一笔,那个人,可是

    想要她的命。

    楚凉夜哈哈大笑:“我比你更了解他。”

    这是实话。

    “这件事,你还是与墨寒商议一下。”肖以歌倒也觉得主意不错,可还是提醒了苏若然一句,他也想收拾收拾楚凉生呢。

    “不用商议了。”苏若然没有再犹豫,开口说道:“大楚那边就交给你了。”

    她倒是相信楚凉夜有这个能力。

    他需要的只是机会。

    而这批青瓷器具,是他回到大楚的机会。

    “多谢王妃娘娘。”楚凉夜一抱拳,说的很认真。

    “机会是给你了,可你身上有墨刑,回去大楚,会很危险哦。”苏若然又好心的提醒了他一句,这件事,对她也是有利的。

    她既然与楚凉夜合作了,当然要双方共赢。

    要给苏家翻案,大楚方面的信息更重要。

    “王妃娘娘有办法?”楚凉夜眼前一亮,他还是很佩服苏若然的手段的。

    她总能想一些稀奇古怪的办法出来。

    “你知道他身上有墨刑?在哪里?”肖以歌总能听到重点,一脸疑惑的上下打量楚凉夜,眉头紧紧拧着。

    苏若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只是白了一眼肖以歌。

    只是皱着眉头,思虑了一下,在现代,办法是有很多种的,可是这个年代,就不好发挥了。

    “我听说过有一种中药可以毁掉皮肤的组织,让皮肤坏死脱落。”苏若然倒是回答的认真:“你要是愿意,可以试一下。”

    “好。”楚凉夜甚至没有犹豫,直接点头。

    “我做事,一向是有条件的。”苏若然抬头,笑得一脸无害,大眼睛水汪汪的,清亮清亮的,让人忍不住就能陷进去。

    那样子,更像一只狡猾的小狐狸。

    “没问题,条件随你开。”楚凉夜也很痛快,他也是想尽办法,却无法除掉胸口上的字。

    如果苏若然能帮他除掉墨刑,他是感激不尽的。

    肖以歌也歪着脑袋思虑了一下:“我怎么没听说过有这种中药呢!你懂的还真多。”一边眯着眼睛打量苏若然。

    在他看来,苏若然的脑袋里装了太多他不知道的东西了。

    他堂堂肖家之后,自小就接触中药,医术了得,的确没听说过能用中药把墨刑的字迹去掉的。

    如果是那样,这墨刑也就失去意义了。

    “那是你孤陋寡闻。”苏若然当然不会放过踩肖以歌的机会:“你这医术是假的吧,还什么神医,不如拜我为师吧,我一定好好

    教导你。”

    她与肖以歌是无法好好相处的。

    “苏若然,你不要太过份,要不是看在墨寒的面子上,我早就与你翻脸了。”肖以歌捏着扇子,就差指到苏若然的鼻尖上了,

    特别此时还有楚凉夜在一旁,他的面面都丢没了。

    他每次与苏若然出门,都能后悔半辈子。

    想他名扬天下,走到哪里,都是人人敬仰的,只有苏若然,经常让他难堪。

    “你不用看墨寒的面子的,快与我翻脸吧。”苏若然是毫不留情,那样子,的确能把人气得发疯。

    看得楚凉夜心里直发毛。

    得罪苏若然的后果,似乎很可怕。

    他记得自己那天也说了不该说的话!

    肖以歌已经别过脸去不搭理苏若然了,他与苏若然无法正常交流,再说下去,可能要出人命了,所以,他需要静静。

    苏若然这才看向楚凉夜:“条件嘛,我还没想出来,先欠着吧。”

    又顺手将一旁的肖以歌推了过来:“就由他来当见证人。”

    “好。”楚凉夜没有犹豫。

    “别找我,我不管。”肖以歌还在生气,摆了摆手,然后接着摇扇子,脸都气红了。

    “算了,算了,不用搭理他,我相信皇长子一定会言而有信的。”苏若然也瞪着肖以歌,一边过来拉了楚凉夜的手臂,避开肖

    以歌:“我回去会把方子写给你,你找一个信得过的人,不过,会很痛苦。”

    楚凉夜点头:“多谢王妃娘娘!”

    “不用不用。”苏若然摆手,又顿了一下:“青瓷器具的价钱,我会与王爷商议,然后,我们再签定协议。”

    眉头轻轻挑着,十分的灵动,此时的苏若然一脸的精明。

    “好,一言为定。”楚凉夜再次抱拳。

    月光打下来,眼神那么深邃,深不见底。

    大楚,他一定要回去的。

    与楚凉夜分开后,苏若然便向秋水苑方向走去,肖以歌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还是冷着一张脸,扇子也不摇了。

    “你真的要帮他?”走回秋水苑门边,肖以歌才开口问道:“他可不是良善之辈。”

    “做生意而已,各取所需。”苏若然一脸不在意:“而且,苏家能不能翻案,他的存在很关键,他就算不答应我这个条件,我也

    得帮他这一次。”

    说的十分认真。

    她必须得给苏家平反,就算与皇上对上,也在所不惜。

    肖以歌看着苏若然如此认真,没有再多说什么,此时的苏若然,有些陌生了,一边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我来帮你。”

    “当真?”苏若然停了脚步:“你要帮他去掉墨刑。”

    “不错,我帮你。”肖以歌瞪了一眼苏若然:“虽然你没啥良心。”

    苏若然瞪了他一眼,抬头看到君墨寒站在院子里,忙大步走了过去,一边将手里的东西递了过去:“你看看,秋水身上顺来的

    。”

    是一块丝巾,质量很好。

    君墨寒拿到手里,细细看了,然后扯了扯嘴角:“这应该是宫中贵人们用的。”

    “果然是宫里的东西。”苏若然也拧了一下眉头:“这也不能证明她是太子的人,不过,来头是不小的。”

    “嗯,那些人不应该针对王府的。”君墨寒犹豫了一下:“最大的可能就是太子。”

    “只要确定了她的身份,我们就可以利用她来放出消息了。”苏若然握了握拳头:“这两次,我去瓷窑都是临时起意的,上官尘

    和楚凉生竟然能劫个正着,看来,是她传出的消息了。”

    “不过,她是如何把消息传出去的。”君墨寒拧眉,面然都是青的:“一直都有人盯着她的一举一动的。”

    “没有任何发现吗?”苏若然也奇怪了。

    她明白,她能想到的事情,君墨寒应该早就想到了,如此看来,这个秋水还真有些手段了。

    “不管怎么样,还是可利的。”苏若然眯了眸子,若有所思。

    肖以歌也在思虑着刚刚的问题,这个秋水能在人们的眼皮底下传出消息,还真是高明。

    怪不得能被送来王府。

    “既然她接近楚凉夜,为什么不让楚凉夜来一个美男计呢。”苏若然想到了什么,笑了一下,那笑,让人觉得头皮发麻。

    “嗯,好办法。”肖以歌正要反驳,一旁君墨寒却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