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89章 你得离王爷远点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肖以歌看着苏若然和君墨寒一副恩恩爱爱的样子,也想回梅桩了,他的三千佳丽也等着他呢,此时用扇子拍了拍苏若然的肩膀

    :“其实,秋水刚刚是防备你的。”

    他看的真切,苏若然拍秋水肩膀的时候,她是想避开的。

    不过,没快过苏若然的手。

    “嗯,所以,这手帕,还得还回去才行。”苏若然犹豫了一下,眯了眸子笑道:“应该让楚凉夜把这手帕还回去,还能制造一些

    见面的机会呢。”

    “楚凉夜不知道会不会打女人。”肖以歌觉得苏若然真的很找死。

    他肖以歌就是不会武功,不然,早就和苏若然打一架了。

    那些不与女人动手的江湖豪杰,见到苏若然也会打破这个规矩的。

    因为这个丫头实在太可恶了。

    苏若然瞪了一眼肖以歌:“放心,他现在一定不会打我的,他身上的墨刑除了我,还真没有人能帮他处理掉。”

    其实像苏若然这样的小人,还真是让人不敢轻易得罪的。

    特别是肖以歌,深有感触。

    肖以歌一时间无言以对,只能瞪了她一眼:“算了,我不与你计较。”又看向君墨寒:“其实咱们要做什么,那个秋水也是心知

    肚明的,要利用她,也得小心几分。”

    “的确。”君墨寒点头,为上官尘办事的人,能力不会差,而且也算沉稳,这段时间在火房,很是安份。

    让人挑不出错处来。

    “不管怎么样,我们得弄清楚,她是如何向外面传递消息的。”苏若然揉了揉手里的帕子,一边眯着大眼睛:“知道了这一点,

    很重要。”

    眸底闪过一抹冷意,她一向不会白白吃亏的,绝对会千倍百倍的奉还回去。

    君墨寒半搂着苏若然的肩膀:“嗯,这件事的确要弄清楚,所以,楚凉夜得牺牲一下,他出面,可以与秋水互相试探,只看谁

    的道行深了,招架不住的,可以退出。”

    他是相信楚凉夜的。

    肖以歌此时捏着扇子,也不摇了,他也明白这个道理。

    却还是觉得美男计这种东西,对一个男人,根本就是侮辱,他绝对不会牺牲自己去做这种事情的,有损他的英明啊。

    好在,苏若然这一次没有把主意打到他的身来,万幸万幸。

    一大早,君墨寒便进宫面圣了,苏若然也出息的没有睡懒觉,而是按照原计划去找楚凉夜了,这一次,她是一个人来的,没

    有带肖以歌一起,因为肖以歌去准备草药了。

    正在喂马的楚凉夜看到苏若然时,有些意外,四下看了看,只看到苏若然一个人时,更有些疑惑:“王妃娘娘。”

    倒是恭恭敬敬。

    俊逸的脸上,更多的是冰冷和淡漠。

    “你忙你的。”苏若然摆了摆手:“秋水又来过了吗?”

    “没有。”楚凉夜却拍了拍手,坐了下来:“这个时候,没什么活儿了,王妃娘娘有什么事,可以坐下来聊。”

    他知道,没什么事,苏若然一定不会来见自己的。

    昨日,也是因为秋水在。

    苏若然点了点头:“嗯,这里说话,还算安全。”

    挑明了她来,是有事相商了。

    今天的苏若然还是一身白衣,素颜长发,看着清清爽爽的,倒不影响她的貌美,更显出了与众不同。

    楚凉夜曾经多次暗里观察苏若然,对她也算了解。

    此时,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等她开口。

    从袖子里取出手帕,递到楚凉夜面前:“这个是秋水的。”

    楚凉夜没有接,眸光一凛,就那样盯着苏若然手里的手帕:“你昨天从秋水身上拿到的?”

    有几分不可思议,其实他也一直盯着苏若然的一举一动,根本没有看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这样的速度,他都自愧不如。

    “没错,不过现在,需要你送还回去。”苏若然一脸的笑意:“正好给你一个与美女接触的机会,多好啊。”

    “不去。”楚凉夜不接手帕,干脆直接的说道。

    甚至不再看苏若然,眸底的冷漠那么明显,像秋水那样的女人,他绝对是绕着走的。

    心计太重了。

    “你听我把话说完。”苏若然瞪了他一眼:“你这个人还真是木头,人家美女都投怀送抱了,你就不能回应一下。”

    “我对女人从来不感兴趣。”楚凉夜冷哼。

    苏若然张了张嘴,这句话,她第二次听到了。

    然后,笑了一下:“那以后,你离王爷远些。”

    “为什么?”楚凉夜有些懵了,这怎么就出了问题了?

    他一直都是诚心诚意来找苏若然和君墨寒合作的,这个时候苏若然竟然让他离君墨寒远点,几个意思?

    一时间,眉头也狠狠拧了,脸色十分难看,必须得弄清楚。

    苏若然扯了扯嘴角,一脸的不痛快:“你说你对女人不感兴趣,那就是对男人感兴趣了,不过,王爷对男人没兴趣的,他有我

    了,所以,你得离他远点。”

    这个思想……

    楚凉夜愣了三秒钟,然后哈哈大笑,倒是笑的豪爽,没了刚刚的冷漠和拒人千里之外。

    笑罢,才摇了摇头:“王妃娘娘想多了。”

    却是面部表情无法恢复如初了,更多的是无奈。

    “不多不多。”苏若然摆手:“这个问题很重要。”更是一脸防备的瞪着楚凉夜。

    那样子太过认真了。

    “我……”楚凉夜一时间不知道如何解释了,苏若然这么认真,他也是懵了,一向杀伐果决的皇长子,竟然手足无措了。

    在原地走了两圈,又瞪了苏若然一眼:“我说的兴趣,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我想的是什么意思?”苏若然心下忍着笑意,却问的十分认真,此时她觉得这个大楚的皇长子也很有趣,太有趣了。

    看那小表情,真是绝望了!

    楚凉夜一咬牙,叹息一声:“算了,我也不想解释,你就说,送了手帕,还要做什么。”

    他明知道,苏若然打的什么盘算,可就是被堵了这句话,无法说清楚了。

    此时,似乎只有妥协,才能解除误会了。

    苏若然那十分认真的小表情,把楚凉夜给吓住了,所以,他只能退一步了。

    “其实我就是想让你将这手帕还给秋水,顺便套套话,看看她是如何把消息从王府送出去的,很简单的,反正,她也要套你的

    底儿,你们互相套吧。”苏若然趁这个机会,忙将自己的想法一一说了出来。

    楚凉夜这才从苏若然的手里扯过手帕,不情不愿的放进怀里,更是一脸的嫌弃:“就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