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90章 你就是肖夫人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我要的就是这些。”苏若然心里绽开大大的笑意,这个楚凉夜并没有看着那么难相处嘛,这不,直接搞定了。

    楚凉夜看着手帕,轻轻拧眉:“这是宫中的东西。”

    “的确,她应该是上官尘的人,或者,是皇上的人。”苏若然也正了正脸色,当天下送来的可都是了不得的人物了。

    她都想再开一开先例了。

    看看谁还能被送进王府来。

    苏若然这句话,也包括楚凉夜了。

    “是王妃娘娘不够低调。”楚凉夜低着头,沉声说着。

    的确太高调了。

    苏若然也笑了一下:“太低调,也一样刺杀不断,何不高调一些,还能将你和秋水引来。”

    她的目的就是引来大楚的人,重震苏家,以摸着线索,去查贩卖兵器一案。

    皇上再想杀了她,也要顾及天下人的。

    虽然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可皇上要来明的,她是无处可躲,必死无疑的,所以眼下的情况,还是十分利于她的。

    楚凉夜嘴角扯了扯,面色又恢复了冰冷淡漠:“你有什么打算?”

    “打算……”苏若然这才抬头,认真的去看楚凉夜:“二皇子来了,打算好好合作一把。”

    “他要的是你的命。”楚凉夜不为所动,只是淡淡的提醒了一句:“与他合作,你最好想清楚。”

    “你不是也要与他合作吗?”苏若然不以为意,这件事,她与君墨寒早就打算好了,其实以君墨寒的势力,皇上还真不敢有太

    多的动作。

    至少眼下不敢。

    “我与他交手这么多年了,自然是知道分寸的。”楚凉夜双眼中的冷意渐深,夹着恨意,这一次,他的确是太惨了,堂堂皇长

    子,未来的储君,一个叛国通敌的罪名,让他一无所有,更被墨刑流放。

    这是他一生的耻辱。

    有风吹过,苏若然理了一下被风吹乱的长发,因为身高的差距,她是抬眸看向楚凉夜的,此时甚至能感觉得到他的恨意。

    看来,还有她不知道的事情。

    不过,她不习惯去揭别人的伤疤,所以,没有多问。

    只是拢了一下外衫,让自己不感觉那么冷,才又开口:“我也一向有分寸,天下酒楼一直都给大楚留着一份呢,你来了王府,

    那么,那一份儿,自然就是二皇子的了,我会给他很多惊喜的。”

    毁了苏家,让她家破人亡的仇人,她得好好“招待”一番。

    “他不会每一次都给肖以歌面子的。”楚凉夜又提醒道,也低头看着苏若然,这个女子的手段,他倒是见识过了,可就是忍不

    住想要提醒一句。

    “我明白,放心,我身后有王爷。”苏若然最相信的人,还是君墨寒:“如果你能从秋水那里套出更多有用的消息,瓷窑的生意

    ,会让你获利更多哦,我会相继推出各色产品,绝对都是畅销货,你再有势力,也需要银子。”

    苏若然留着秋水这么久,终于到了用的时候了。

    “其实这次之后,秋水不必留下来了,你不会每次都那么幸运的,即使肖神医也不是神仙。”楚凉夜算是间接应了苏若然的话

    。

    害他如此的,不仅仅是楚凉生,没有大魏的上官尘和君浩天,他也不会这么惨,所以,他绝对是与苏若然站在同一条战线的

    。

    即使不屑,此时还是应了她的要求,即然这个秋水是上官尘的人,他自然得会一会了。

    “嗯,就看她的利用价值了,如果没什么价值,的确不用留了。”苏若然点头,也没有犹豫,对敌人,她绝对不会手软的。

    看着苏若然那一脸的冷萧,楚凉夜也愣了一下,这个女子,还真的让人难以琢磨了。

    其实,一个天下酒楼,就让他意外万分。

    他在大魏也有自己的酒楼,这是进银子的唯一途径。

    毕竟不是在朝为官,想要银子,就得想办法了。

    只是天下酒楼开业后,他觉得自己的酒楼根本不像酒楼,根本不能同日而语。

    就天下酒楼,已经让楚凉夜对苏若然万分的感兴趣了。

    再加上这几日的观察,还有城郊的瓷窑,真的让他越来越感兴趣了。

    不由自主的想要关注。

    如果今天这件事是由君墨寒提出来的,他定不会答应的。

    毕竟,不是光明正大的手段。

    苏若然正往秋水苑方向走的时候,却听到一阵吵闹声,远远随着她的玲珑也拧了一下眉头:“似乎是管家的声音,这是什么人

    要闯王府吗?”

    “没人有这样的胆子。”苏若然眉头一拧,这君墨寒不在府上,什么阿猫阿狗都敢上门挑衅了?真是太嚣张了。

    这时六音大步走了过来:“王妃娘娘,是大楚的二皇子,说是要见肖神医。”

    “怎么这么吵闹?”苏若然也愣了一下,有些意外,这个楚凉生还真是不按常理出牌啊,竟然找来王府了。

    是听到了什么风声吗?

    “管家说要通报,楚凉生要闯进来。”六音算是与楚凉生交过一次手了,此时对这个大楚的二皇子没有一点好感。

    甚至是反感。

    “玲珑,你去马厩,就说,大楚二皇子来府上拜访,其它的,什么也不用说。”苏若然面色一凛,这个楚凉生来的这么急,还

    不让通报,看来真的是知道了什么。

    在这王府,她倒不怕楚凉生对自己动刀,只怕楚凉夜之事无法交待。

    所以,快速让玲珑去通知了。

    “是。”玲珑转身就走。

    “走,去迎接迎接这个大楚的二皇子,还真是跋扈。”苏若然对着六音摆了摆手,大步向王府大门走去。

    这里可是大魏,这个楚凉生还真大胆,当然,是有人给了他这个胆子。

    管家拦着楚凉生,说什么也不放人。

    楚凉生阴沉着脸,眉眼全是戾气,有几分杀意弥漫。

    如果这里是大魏,估计,这一府的人,都活不成了。

    这个楚凉生,与楚凉夜长的那么相似,却是满身的戾气,杀气浓重,更是暴躁无常,让人不喜的紧。

    “二皇子竟然亲自驾临,有失远迎。”苏若然大步走来,沉声说道,更是直视着楚凉生,他的身后随着两个侍卫,都已经将手

    中的剑拔了出来,准备大开杀戒了。

    “肖夫人!”楚凉生一顿,他身后的两个侍卫都将剑收了回去。

    楚凉生明知道苏若然是威远王妃,此时有意如此称呼,面上更带着嘲讽的笑意。

    看着楚凉生,苏若然冷哼:“二皇子认错人了吧,这里是威远王府,又何来的肖夫人?本宫是威远王妃,二皇子莫要再认错,

    免得大家都尴尬。”

    苏若然心底也不爽,这个人,还真是难缠。

    “是嘛,本宫怎么记得,你就是肖夫人,我们昨日才见过一面。”楚凉生不依不饶,他昨天也算是吃了暗亏,自然不痛快。

    本来能顺利除掉苏若然的,为了给肖以歌留情面,不得不放弃了那么好的机会。

    今天自然要来羞辱一番苏若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