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92章 我身后有威远王爷和肖神医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肖以歌没有接话,只是深深看着苏若然,他的大脑竟然有些空白了,他以为,苏若然不会善罢甘休的。

    没想到就这样过去了。

    “天下酒楼的事情,你已经说了吧。”苏若然笑了一下,一脸的无所谓。

    最近,她又要忙了。

    “说了。”肖以歌眼底带了几分欣赏,却掩饰的彻底,犹豫了一下:“你如何让他与楚凉夜接触?这件事,弄不好,会牵扯到两

    国的问题。”

    “放心,只要他进了天下酒楼的包厢,就不会有问题。”苏若然冷笑了一下,她答应过楚凉夜的事情,自然会办到。

    必须得让楚凉生受到楚凉夜的牵制。

    肖以歌只进过天下酒楼最上层的阁楼,也被那里的一切吸引,可此时听苏若然如此说,也来了兴趣:“你如此有把握?我倒要

    看看了。”

    “等到墨寒回来,你可以与他一同去阁楼,会看到想看的一切的。”苏若然倒是没有拐弯抹角,可以说她的天下酒楼,就是给

    楚凉生准备的。

    肖以歌点头,他也需要进一步了解楚凉夜,否则,过些日子,君墨寒出兵北下,苏若然交给楚凉夜真的让他放心不下。

    除了楚凉生上门挑衅,王府倒是很安静。

    这几日,君浩天也很忙,没时间再来对付苏若然了。

    “王妃娘娘。”楚凉夜再一次进了苏若然的房间,为了避人耳目,他不能明目帐胆的与苏若然见面,所以只能用这样的方式了

    。

    苏若然正在弄着手中的瓷片,看到楚凉夜时,倒没有意外,而是下意识的向窗外看去。

    玲珑和六音,仍然没有发现楚凉夜。

    让她有些无奈。

    只能放下手中的瓷片,站起身来:“手帕还给秋水了?”

    “是。”楚凉夜点头,眸色冰冷:“楚凉生是不是为难你了?”刚刚他虽然远远看着,可苏若然的脸色变化,他还是看的一清二

    楚。

    如果不是为大局考虑,他当时都想冲过去杀了楚凉生。

    也明白,不管他能不能杀了楚凉生,都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局势,对苏若然对君墨寒都十分不利,才会忍了。

    心头的恨意却极深。

    看着仇人就是眼前,却什么也不能做,那种感觉的确扎心。

    苏若然愣了一下,没想到楚凉夜会如此说,不过还是点了点头:“的确,他来,应该是要挑拨王爷与肖神医的关系的。”

    谁不知道梅庄势力,楚凉生见肖以歌站在了苏若然这一边,定会心生忌惮了。

    会想尽办法,来破坏的。

    “这像他的作风。”楚凉夜冷哼一声:“只会用一些下三滥的手段。”

    提到楚凉生,都能感觉到他那彻骨的恨意,让苏若然不得不叹息一声:“他的权谋之术,还真是让人不敢恭维,不过,没关系

    ,你可以跟他慢慢玩。”

    只要进了天下酒楼,就等于是苏若然手里的猎物了。

    “那个秋水,应该是出去报信了。”楚凉夜点头,他也相信苏若然的能力,真的可以慢慢玩,不过他来的重点,还是秋水的事

    情。

    其实他也很反感这种作法,可却是苏若然给他的任务,他只能这么做。

    “哦,她能出府?”苏若然惊了一下:“还真小瞧她了,她应该是没有武功的,如何避开王府里的人?”

    “有君浩天。”楚凉夜的面色很冷漠,从始至终都冰冷着一张脸,即使面对苏若然,也是如此,那份冷漠,是从骨子里发出来

    的。

    那张脸,让人想避退三分。

    或者是因为见到了楚凉生,周身隐隐带着杀意。

    根本无法掩饰。

    苏若然一下子就明白了,点了点头,看来把秋水送去大房后,他们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还真是自己大意了。

    还费尽心思去琢磨秋水是如何做到的。

    此时想来,还真是浪费时间了。

    不过,她还是抬头看了一眼楚凉夜:“你就这样去见他?”

    楚凉夜上下打量了自己一番,一时间还有些不明白:“王妃娘娘是何意?”

    他自然不会这样去,不过他也明白,苏若然是另有所指,只是他一时间还没有明白。

    “就这样杀气重重的去见他?你觉得,能谈生意吗?”苏若然没有再拐弯抹角,而是直接开口说道:“你得学会掩藏自己的恨意

    。”

    一句话提醒了楚凉夜,他的面色变了又变,才点头:“放心,我明白。”

    一边缓和了一下情绪,只是眉眼间仍然带着冷意,自从出事后,他的一切都是仇恨支撑着,没有对楚凉生的仇恨,他也无法

    走到今天。

    “那就好,他今天应该会去天下酒楼的,所以,我一会儿也得走一趟天下酒楼,让他顺理成章的成为天下酒楼的会员。”苏若

    然挑了挑眉眼,他当初狠狠宰了梁宣一顿,今天再让楚凉生破一笔财。

    楚凉夜也认真的看了一眼苏若然:“王爷不在,你一个人去酒楼太不安全了,其实……”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他一直都站在门边,没有向房间里走,这样,外面的人,是不会看到他的。

    “怎么了?”苏若然一向直来直往:“有话请说。”

    倒也算客气了。

    虽然他上一次闯进秋水苑的时候,有些无礼,她也报复过他了,而且眼下,他们是合作关系,还是留三分余地的。

    此时挑眉看着他,更是上下打量一番。

    “其实你在天下酒楼,直接给上官尘难堪,并不是明智之举,如果没有威远王爷和肖神医,你的天下酒楼,早已经不复存在了

    吧。”半晌,楚凉夜才开口,也是好心提醒。

    天下酒楼开业那日,他可是亲眼看着苏若然与上官尘对峙。

    一般人都不会这样做的。

    只会让自己陷入绝境。

    他的提醒,也像苏若然提醒他一样。

    都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一样,楚凉夜仇恨楚凉生,而苏若然则是仇恨上官尘。

    “多谢提醒。”苏若然倒是领了他的好意:“不过,你忘记了,我身后,有威远王爷和肖神医!”这是有恃无恐了。

    本来她说前半句的时候,楚凉夜还觉得苏若然能屈能伸,进退有度。

    可没想到她此时会如此说,可转念想想,的确如此。

    便不自然的笑了一下,他也明白,苏若然能隐忍,可有些时候不必委屈。

    倒也是真性情。

    让他来了几分兴趣。

    “算了,就当我,什么也没说。”楚凉夜没有恼,反而是笑了:“一会儿去天下酒楼,你是准备带着玲珑和六音吗?不如,我也

    随王妃一起,免得出什么意外,毕竟这几日王爷不在,会让有心人借机行事的。”

    “也好。”苏若然知道君墨寒有意让楚凉夜保护自己的,今天倒是一个试探的机会。

    而且她出府,的确不会安全。

    苏若然带着玲珑和六音走到王府大门的时候,肖以歌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因为跑了几步,上气不接下接:“苏若然,你去哪里

    ?”

    此时一边说一边扶着王府的大门喘粗气。

    他的身体真的太娇气了。

    苏若然白了他一眼:“你跑来做什么?我去哪里,你管得着吗!”

    这态度,让人想杀人了。

    肖以歌缓过气息来,也瞪了一眼苏若然:“要不是墨寒临走的时候嘱咐我照顾你,我才懒得管你的死活。”

    “你能管得了我的死活?”苏若然挑眉看他,那样子,还真是气死人不偿命,一边上下打量肖以歌:“走这几步,累坏了吧。”

    气得肖以歌无言以对,只能以手抚额。

    压着心口的气血翻涌。

    暗处的楚凉夜替肖以歌悲哀,明明是一片好心,被嘲讽得不成样子。

    他真是领教过苏若然了。

    更是觉得,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太是真理了。

    遇到苏若然这样的女子,早晚吐血身亡。

    “好了,你要是想去天下酒楼就明说,以你和墨寒的关系,这都不算事。”苏若然抬手拍了拍肖以歌的肩膀:“走吧。”

    然后,直接上了马车。

    留下肖以歌在那里直咬牙,肩膀都颤抖了,半晌,才上了马车,手里的扇子都捏得变形了。

    他发现自己这辈子都无法与苏若然好好相处了。

    这个女子,真的让人有杀了她的冲动啊。

    马车里,苏若然正悠哉悠哉的喝着茶,手里拿了一块白色的瓷片,不是任何器具,只是巴掌大小的瓷片。

    本来气愤难当,想找苏若然凭理的肖以歌就被她手里的小瓷片给吸引了:“这是什么?”

    一副好学生的样子。

    “瓷片。”苏若然回了一句。

    肖以歌已经自她的手里拿了过去,不断的打量着,秀气好看的眉头都拧在了一处,白晰如玉的脸上也满是疑惑:“这有什么用

    处?”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苏若然一脸神秘的样子:“你觉得楚凉生这会儿在酒楼吗?”

    “应该在。”肖以歌也正了正脸色:“我觉得,还有一个人也在。”

    一边眨了眨桃花眼。

    那一双眼睛,很勾人。

    这张脸,还真是百看不厌,苏若然的心情也好了几分,多看了肖以歌一眼:“大秦太子吗?”

    “聪明。”肖以歌拍了拍手,刚刚的怒意已经消失无踪了。

    一旁,玲珑都忍不住笑了。

    她觉得每天看到苏若然和肖以歌吵来吵去的,也挺有意思。

    至少比看到苏若然与君墨寒亲亲我我要强,虽然现在也渐渐接受了苏若然,可看到苏若然与君寒恩爱的样子,心口还是酸酸

    的。

    她一直都知道君墨寒是特别的,不会像其它的官员那样,讲究什么门当户对,娶什么名门千金,的确是特别的,堂堂大魏的

    战神,大魏的神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却娶了大房休掉的女人,他的嫂子。

    这让多少人跌落眼珠子啊。

    曾经还成了大魏的笑柄。

    不过,苏若然的能力,她也看到了。

    此时,更是多看了一眼苏若然,那灵动的眉眼,白如奶瓷一样的小脸,的确很美。

    “嗯,这大秦太子似乎更沉得住气。”苏若然笑了一下,她与习惯了与肖以歌的相处模式,他们二人一天不吵架,就不舒服。

    此时又心平气和了。

    肖以歌也点头:“这个大秦的太子,我也没见过,具说……身体不太好,几次差人去梅桩,不过,一直都不请我前往。”

    “哦?”苏若然一下子来了兴趣,一脸的笑意:“都去了梅桩了,竟然不请你这位神医,有意思啊。”

    说着,品了一口杯子里的茶水,轻轻拧眉。

    一张小脸,都快皱成包子了。

    “的确有意思,所以,我也想见见这位秦太子。”肖以歌这时气息才顺了过来,“啪”的打开扇子,摇了几下。

    一脸明媚的笑着。

    他似乎已经习惯了苏若然如此损他了,一天不嘲讽他一顿,他可能都会觉得不自在。

    “嗯,的确得见一见。”苏若然点头,又陆续拿出几样东西,交给肖以歌:“这些,一会儿你安排他们放进包厢里,只放在楚凉

    生的包厢就行。”

    她拿出来的是传声筒,镜子和几个瓷片,都是简单的小玩意。

    肖以歌拿过来,掂量了一下,然后又去看苏若然:“这些有什么用啊?”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苏若然一脸的神秘:“这些东西,可以让你知道很多你想知道的事情,如果你想,就给秦皇子也送去

    几个,不过,我得告诉你怎么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