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93章 本王的王妃有嚣张的资本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天下酒楼不算热闹非凡,却是座无虚席。

    苏若然和肖以歌一前一后走进了酒楼,看到余掌柜正与一行人交涉着,正是楚凉生和他的手下,此时仍然一脸的嚣张,目中

    无人。

    对于余掌柜提出的那些条条框框很是不快。

    “你们老板人呢?让她出来见我!”楚凉生一掌拍在柜台上,这柜台是仿了现代的吧台,有些高度,而且样式颜色都很新颖,

    倒是让楚凉生有些意外。

    早就听说天下酒楼,与众不同,倒是没让他失望。

    他想着,肖以歌既然应了,就一定会给自己传话。

    所以,此时,觉得这天下酒楼应该给自己留一份儿了。

    余掌柜不卑不亢,面色淡定如初,再怎么说,他也是金风细雨楼长老级别的人物了,什么风浪都见过了,像楚凉生这样的,

    还真不放在眼里。

    不过他倒是将他的杀气掩饰了很好。

    一边点了点头:“客官请稍等,已经派人去请了。”

    一边摆了摆手:“稍安勿燥,里面请,先用些茶水糕点。”

    便请去了一旁会客厅里。

    苏若然和肖以歌对视一眼,都冷笑了一下,苏若然的脸上更带了一抹冷意,这个楚凉生还真够嚣张狂妄的,来了天下酒楼,

    还如此猖狂。

    “这个人,难成大事。”肖以歌也摇了摇手中的扇子。

    一边看了看门外:“我们是不是要等一等秦皇子?”

    “对,一起,才有意思。”苏若然的脸上闪过一抹冷意:“先将东西都放好,我先去阁楼等你,今天有新品哦。”

    肖以歌的双眼都放光了,他还是很喜欢这里的新品的。

    又想到苏若然在马车里给他的几样稀奇古怪的东西,心里也有大大的问号,此时也没有犹豫,快速闪身进了给楚凉生和秦太

    子留的包厢里。

    按照苏若然说的步骤,一一放好,更是做了装饰,不会被任何人怀疑。

    六音和玲珑一左一右站在苏若然的身后,从这里,可以看到外面的一切,两个人都小心翼翼的注意着外面的动向。

    苏若然则品着茶,吃着糕点。

    “秦太子来了。”六音小声的说着:“不过没有进酒楼。”

    玲珑也看了过去,一个杨柳细腰白衣长衫的男人带着一个侍卫正左顾右盼着,似乎在打量这天下酒楼。

    他们应该也是被天下酒楼的盛名吸引来的。

    特别这个秦太子,似乎还没有进宫面见皇上,就来了天下酒楼。

    苏若然也抬眸看了一眼,嘴角扯起一抹笑意来:“这身板,的确有些瘦弱了,看样子,身体是不太好。”

    她还记得肖以歌的话,多次去梅桩请医,不过,从未请过肖以歌。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阁楼的门被推开,肖以歌摇着扇子走了进来,一脸的笑意:“大功告成。”

    “来吧,赏你的。”苏若然将一盘松仁玉米推给他:“应该符合你的胃口。”

    肖以歌手中的扇子就敲了一下苏若然的额头,一脸不快:“我可是在为你办事,注意态度。”

    他觉得自己最近的脾气太好了,都是被苏若然给磨的。

    避了一下,苏若然瞪了他一眼,把一盘松二玉米拉回自己面前:“不吃拉倒。”

    这东西搁现代,不算稀奇,可在这里,都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

    其实很多东西在这个年代就有,只是他们不会吃,不敢吃,也不懂得如何烹饪,到了苏若然手里,就成了宝贝了。

    “真是小气。”肖以歌又有些不舍得,只能拿眼瞪着苏若然。

    六音和玲珑都不说话,只在一旁看着。

    他们已经渐渐习惯了苏若然与肖以歌的相处方式。

    “来了。”苏若然这时也看了看窗外,眼看着秦太子走进了天下酒楼的大门,也笑了一下:“该你出场了。”

    一边拍了拍肖以歌。

    “不去。”肖以歌还在生气,此时不快的说着。

    他觉得苏若然没良心。

    视线落在了窗外。

    “不去就算了。”苏若然站起身来,向门边走去:“玲珑,六音,让余掌柜安排一下,包厢竞价。”

    她当然不能让楚凉生太痛快了。

    肖以歌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瞪着苏若然:“你是有意的?”

    “当然不是。”苏若然一脸无辜:“我是故意的。”

    “我可在楚凉生面前保证过。”肖以歌不能淡定了,他没想到苏若然会如此,他这梅桩庄主的面子,都不给了。

    玲珑和六音觉得肖以歌这些年的英名都被苏若然给毁了。

    毁的彻彻底底。

    “那你说怎么办?”苏若然摊开双手,一脸的无辜:“我不能和银子过不去,而且楚凉生那么猖狂,我看着不爽。”

    肖以歌已经走到了苏若然身旁,捏着扇子用力摇着,就差拍到苏若然的脸上了,他又不敢,只能忍着:“你可以出价高一些,

    不能竞价。”

    “我听你的?”苏若然挑眉看他。

    这态度,这语气,让肖以歌有杀了她的冲动。

    “我明天告诉墨寒,威远王府的事情,我不管了。”肖以歌气的直跺脚,白晰的小脸皱成一团,额头青筋暴起。

    这关系到了他梅桩庄主的面子。

    玲珑绷不住笑,低着头,肩膀都颤抖了,只有六音一脸的淡漠,事不关己的模样。

    苏若然看了一眼玲珑,也笑了,然后才看向肖以歌:“现在就去告诉墨寒吧!”

    这是不气死人不罢休。

    “王妃娘娘,楚二皇子要砸了会客厅。”这时余掌柜走了过来,语气有些低沉面色不快的说着,倒是极力掩饰着怒意。

    他自然是听从苏若然的安排,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岂有此理。”苏若然的眉眼间也多了几分怒意,冷哼一声。

    “对了,还有一位神秘的客人,说要见老板。”余掌柜又声说了一句:“也安排在会客厅了。”

    “知道了。”苏若然点头:“把留给秦楚的两间包厢价钱抬上来,翻十倍。”

    本来还捏着扇子,几欲吐血的肖以歌听到这话,就像斗败的公鸡一样,一下子没了脾气,不过还是瞪了一眼苏若然。

    他就知道,苏若然总会把他气的半死才高兴。

    此时又无话可说。

    反倒是苏若然侧过头来,对他灿然一笑。

    让肖以歌眼前有些花,竟然愣在那里。

    甚至没了怒意。

    一边在心里骂苏若然是奸商,太黑了,竟然要翻十倍的价格。

    秦太子看了一眼正在叫嚣的楚凉生,便带着手下坐到了会客厅的右手边,一边轻轻咳了一声,手里捏着手帕捂了嘴,一副弱

    不禁风的样子。

    本来还叫嚣要砸会客厅的楚凉生也静了下来,凉凉的看了一眼秦太子,眼底闪过一抹不屑,更有几分不满,一边瞪着门边:“

    老板呢?”

    他可是大楚堂堂的二皇子,不是什么人都能与他同室的。

    特别还是一个短命鬼。

    一身白衣,杨柳细腰的秦太子坐在那里很安静,脸色过份的苍白,一双单凤眼带着别样的风情,更是长了一张瓜子脸。

    一双柳叶眉此时挑了一下,也看向了门边。

    他自然知道,会客厅里坐着的是什么人,不过,他并不放在眼里。

    也没有表明自己的身份。

    苏若然和肖以歌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楚凉生瞪着眼睛,秦太子稳如泰山,两个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楚凉生常年习武,高大威猛,秦太子常掉卧于病榻,弱不禁风。

    一左一右坐了,秦太子更像一个受气的小媳妇。

    “原来是楚二皇子。”苏若然进来后,直接招呼楚凉生:“又见面了,二皇子的脾气应该改一改了,这酒楼砸了,怕你赔不起。

    ”

    她先是客气,后半句就不留情了,一边又抬眼去看秦太子。

    “这位便是天下酒楼的老板吧,久仰久仰,今日得见,真是三生有幸。”秦太子已经站了起来,倒是一个很有教养的太子呢。

    更是抱了抱拳。

    那小身板都有些站不稳。

    苏若然也笑了一下,心情大好:“这位公子真会说话,只是一介商贾而已,见笑了。”

    一边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这是明着打楚凉生的脸了。

    肖以歌的脸色也是阵青阵白,他没想到苏若然如此不按常理出牌,忙叹息一声,一摇扇子上前一步:“二皇子,请坐吧,你的

    事情,我已经与王爷王妃打过招呼了,一会儿,直接找余掌柜办理手续付银子就可以了。”

    “苏若然,告诉你,你这个酒楼,就是砸十个,本宫也赔得起。”楚凉生咽不下这口恶气,他也想给肖以歌面子,可就是生气

    苏若然的态度。

    他觉得苏若然比他嚣张多了,真该死。

    “是嘛,我们这里一共有二十个包厢,一号包厢的年费是四十万两,二号包厢是十万两……”苏若然如数家珍:“除了余下的两

    间上等包厢,一共是五百万两白银,加上一楼和二楼大厅的席位,一共是一千万两白银,还有每个桌子上的青瓷茶具和餐具,

    你真的砸了这个酒楼,我算了一下,应该赔偿五千万两白银,能赔得起十个,楚二皇子还真是财大气粗啊,不知道楚帝知道不

    知道啊?”

    这话不假,苏若然也没有参一点水份。

    现在的天下酒楼,的确不是一般人能砸的起的。

    最值钱的,就是那些青瓷茶具和餐具了。

    此时的楚凉生脸都绿了,他没想到苏若然会如此说,这根本就是挑衅,他当初一直与君家有生意往来的,更是用苏家当了替

    罪羊,顺便还除掉了楚凉夜。

    现在听着苏若然的话,怎么都觉得刺耳。

    “你……”楚凉生起了杀意,握了拳头。

    肖以歌忙打圆场,一边站在了苏若然的身前,以护着她:“各位和气生财,想来,二皇子来这里,一定不是与老板商议砸酒楼

    的。”

    这几日,君墨寒会很忙,他要负责保护好苏若然。

    虽然不甘心。

    可也必须做到。

    心里更想着,苏若然这个丫头太不知进退了,如此一来,只会激怒楚凉生,虽然明里有六音玲珑,暗里有楚凉夜,可真动起

    手来,对谁都没有好处。

    “哼!”楚凉生一甩袖子,恨恨瞪着苏若然:“你不过是一颗棋子,别太嚣张。”

    “二皇子错了,本王的王妃,有嚣张的资本。”门推开,君墨寒大步走了进来,面沉如水,却不影响他的帅气,每次看着君墨

    寒,苏若然都觉得心旷神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