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婚色可餐:饿狼总〕〔宠妻成瘾之傲娇甜〕〔都市极品小医仙〕〔补心球王〕〔重生末世:少将的〕〔穿越之倾城嫡女〕〔晚明之我是崇祯〕〔遇见你,在最初的〕〔真武逆命〕〔甜心女王:忠犬慕〕〔攻心计:总裁的腹〕〔重生之八零娇妻〕〔敛财人生[综].〕〔重生空间之少将仙〕〔洪荒之执掌幽冥〕〔日本战国走一遭〕〔修破玄尊〕〔荣耀之不灭传说〕〔极品毒妃〕〔师父,徒儿缠上你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98章 需要一个替身
    “我放不下他?我知道他是哪根葱。”苏若然心里也隐约有这种感觉,可却不想承认,毕竟她已经不是之前的苏家千金了。

    在她的记忆里,可是完全没有梁宣这号人物的。

    肖以歌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有些不可思议,甚至顾不上君墨寒那杀人的眼神了,瞪着苏若然:“你说什么?如果我没记错

    ,你与他可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猜字刚说出口,君墨寒的手就按在了他的肩膀上:“我觉得这马车不适合你,你走回王府吧。”

    一字一顿,每一个字都像刀片一样,能把肖以歌给凌迟处死。

    此时,君墨寒按在他肩膀上的手也非常用力,疼得他直抽冷气。

    他想说,自己就是说句实话而已,可感觉到了君墨寒周身的杀气时,只能乖乖闭嘴了,前些日子,他在王府里,也见识过君

    墨寒对梁宣的忌惮了。

    甚至连见一面都不让的。

    今天的事情,的确有些大条。

    他也说了不该说的话。

    “停车。”君墨寒喊停了马车,直接将肖以歌扔了出去。

    苏若然有些无言,这君墨寒太暴力了,真的不能轻易得罪。

    马车里安静了下来,苏若然觉得空气有些凉,有些不自然的端起茶杯品了一口,竟然没有品出什么味道来。

    心里更是五味杂全。

    “其实,我真的是见到他就会心疼,看来……之前真的感情很深。”苏若然叹息一声,一边摇了摇头:“可她为什么又死心踏地

    的嫁给了君浩天呢!”

    不理解,完全不能理解。

    “她……”君墨寒品着她的话,轻轻重复了一遍。

    “对,我想,你应该早就知道,我不是苏家的大小姐。”苏若然倒是十分的淡定,直视着君墨寒,她的前后变化,君墨寒的确

    是一清二楚的。

    不过,苏若然这样说出来,他不是愣了一下。

    而且苏若然说她不知道梁宣的话,很随意,而且是真话。

    从苏家出事后,苏若然第一次见到梁宣时,就明显的不识得他,说的那些话,更是很奇怪,原来,她真的不是苏若然。

    “我只是占用了苏家大小姐的身体。”苏若然又给了君墨寒一个说得通的解释:“是不是,心里的所有疑惑,都清晰了。”

    她明白,早晚要说清楚的。

    君墨寒之前也问过她类似的问题,她一直没有正面回答。

    不过今天,似乎得说点什么了。

    不然,君墨寒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特别肖以歌刚刚说的那番话,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定会在君墨寒的心里留下阴影的。

    怕是以后,她都没有机会再去见梁宣了,那样,瓷器出关一事,怕是没有指望了。

    以君墨寒对梁宣的态度,根本无法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谈论任何事情的。

    所以,为了消除君墨寒的心里阴影,苏若然必须得说出来,不过她的心里也很紧张,怕他无法接受。

    要知道,这个年代,穿越这种事情,的确不好接受,或者会被当成傻子,或者妖孽……

    所以,苏若然也直直看着君墨寒,看着他的表情变化,一点点变化都不放过。

    而君墨寒也回视着苏若然,心下却是原来如此,他的确早就知道了,不过亲口听到她说出来,还是松了一口气。

    这样就说明,他的苏若然心里从未有过其它人,他自己也是用尽手段,才把这丫头留在身边的,此时此刻,反而让他的心情

    大好。

    什么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都与他的丫头没有任何关系的。

    半晌,苏若然甚至觉得时间都静止了,她表面淡定,实则内心是焦灼的,也怕君墨寒无法接受自己。

    马车前行着,很平稳。

    君墨寒突然起身,猛的抬手将苏若然搂在了怀里,那样用力,想把她揉进身体里一般,连呼吸都急促了。

    似乎是太过兴奋了。

    让苏若然有些懵,竟然不敢动了,任由他抱着。

    这到底是什么反映?

    “墨寒!”苏若然试探着喊了一声,抬起小脸去看他,声音很低很低。

    “嗯!别说话,让我好好抱抱你。”君墨寒却觉得不够,他的心底是兴奋无比的,苏若然今天说出来的消息,太让他感觉幸福

    了。

    不然,他见到苏若然与梁宣站在一起时,醋意会把人淹死。

    苏若然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了,不过还是乖乖闭嘴,没有再说话。

    肖以歌和六音骑着一匹马,不时的看看马车,马车里似乎太安静了,竟然没有一点声音。

    “苏若然会不会有生命危险?”肖以歌有些担心自己说错话了。

    “王爷很爱王妃的。”六音只说了一句。

    在他看来,就算苏若然犯了天大的错误,君墨寒也不会为难她的。

    “的确!”肖以歌点了点头,又抽出了扇子,却摇不起来了。

    回到王府,肖以歌又给苏若然号了一次脉,左右手换着试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才放下心来,更是嘱咐了一句:“为了小命

    着想,以后少见梁宣吧。”

    换来苏若然一个白眼,她把自己穿越的事情都说出来了,就是怕君墨寒阻止自己去找梁宣,现在肖以歌竟然如此说,她当然

    会气愤了。

    肖以歌有些莫明其妙,也直视着苏若然:“我可是为了你好。”

    “你少说两句。”苏若然辰些急了:“其实……这也不算病吧。”

    一边抬眸去看君墨寒的脸色。

    此时君墨寒还没从刚刚的兴奋中缓过来呢,不过听了肖以歌的话,也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就算不是病,也得小心,而且苏会

    长的死,一定与梁宣脱不了关系,你少见他,为好。”

    说话的时候,还是斟酌了一下。

    看苏若然的时候,双眼都带着光芒。

    那抹深情比之前更深了。

    “不行,明天,无论如何我得去见他,朝庭有意为难苏家,不让苏家的货品出关,除了他,没人能帮我们。”苏若然正了正脸

    色。

    “我会去找他。”君墨寒摇头,态度还与之前一样坚决。

    楚凉夜也始终坐在一旁,始终没有开口说话,他明白,以他的身份,此时不宜插话,但是也替苏若然着急。

    与大楚和大秦的合同已经签了,只要太后的寿辰过完,东西就要运走了。

    他本来是想说走镖局的,可是随即想到,连皇上都想除掉苏家,这个口子,绝对不会给开的,镖局更是走不通的。

    “之前竟然没有考虑这一点。”苏若然有些懊恼的说着,秀气的眉头狠狠拧着,小脸都皱成了包子:“现在,上官尘知道我们与

    大秦大楚的合作,更会全力阻止了。”

    肖以歌摇扇子的动作就有些烦躁了。

    不过还是眯了眯桃花眼,一张小白脸抬起来:“我回肖家,可以将大秦的货物带出去,这个面子,大魏还是会给梅桩的。”

    这也是一个办法。

    只是他说完,又顿了一下:“可是就会耽搁出征了。”

    “没关系。”君墨寒摆了摆手:“有夜祁萧呢。”

    肖以歌本是君墨寒的军师,不过,有段时间,他回了梅桩出诊,便多出了夜祁萧这号人物。

    此时他也点了点头:“也好,这个夜祁萧,倒是信得过去,我就能放心回梅庄了。”

    听以这话,苏若然的面色就不怎么好看了,太后寿辰之后,不仅仅苏家的瓷器出关,君墨寒也会带兵北下。

    一时间她有些担心,更有些不舍。

    气氛都一下子冷了下来,因为所有人都盯着苏若然的表情,这变化,影响了所有人。

    “大楚这边……”苏若然并不想让君墨寒担心,所以,掩了情绪:“更重要,特别……皇长子还要一起出关。”

    顿了一下又说道:“药已经准备好了,明天一早,以歌就动手吧。”

    当初肖以歌应承下来的,所以苏若然也没有客气。

    苏若然难得喊他一声以歌,让肖以歌心里挺受用,他明白,苏若然还是能屈能伸的,这是要用到他了。

    所以,点了点头:“没问题。”

    “这个药是要将染了墨的皮肤杀死,然后让皮肤脱落,需要一个过程。”苏若然正了正脸色,看着肖以歌时,有几分说教的味

    道。

    让肖以歌的好心情一下子就没了,挥了一下扇子:“我知道。”

    他就发现,自己对苏若然有一点点好感的时候,紧接着就会被她亲手破坏掉。

    连楚凉夜都习惯了这两个人,此时看着苏若然和肖以歌:“多谢王妃和神医。”

    他觉得苏若然和肖以歌之间很快就会有一场战争了。

    这房间里都有火药味了。

    “苏若然你懂的还真多呢,这些药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说,你们苏家到底是经商的还是行医的?”肖以歌挑眉看着苏若然,就算

    君墨寒在这里,他也得说出个所以然来。

    “我们苏家卖药。”苏若然白了他一眼,真是不消停。

    一句话也如此计较。

    殊不知,肖以歌只与她苏若然计较。

    咬了咬牙,肖以歌无言以对了,只能瞪着苏若然。

    手里的扇子啪的收了别进腰里,握着拳头,就差撸起袖子了,在苏若然面前,他还真不敢,因为打不过。

    可又心里不甘,还是回了一句:“卖药也不错,只是你却没把这些药用在正道上,不是制毒,就是杀死皮肤的,有违常理。”

    “因为你不会,所以,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苏若然就知道他不会让一步的,她自然也不会忍让,一边抬手捂了半边脸:“牙

    好酸。”

    “你……”肖以歌彻底的火了,气的肩膀直抖。

    然后一转身,大步出了秋水苑。

    楚凉夜哭笑不得,这样的戏码似乎天天都在上演,君墨寒也不管管。

    一边站起身来:“王爷,王妃,货物出关一事,我也会找人疏通的,我不宜在此久留,先告退了。”

    毕竟还有一个秋水盯着王府呢。

    苏若然却喊住了他:“货品出关一事,你就不要出面了,容易暴露身份,我和王爷自会想办法,明天,以歌要动手化掉你身上

    的字,不能让秋水知道,最好……能找一个替身,就算你回了大楚,也不会露馅。”

    君墨寒也在一旁点头。

    苏若然办事,他一向放心。

    “这……”楚凉夜有些为难,没有立即接话。

    要找替身,必须得是信得过之人。

    而且还得是熟悉他楚凉夜的人,更要几分相似,不然,秋水那边,就会弄出问题来。

    “我记得当初在天下酒楼,还有一个人在你身边,他……与你有八分相似,是不错的人选。”苏若然也明白,这件事,一个不

    好,就会让楚凉夜身陷险境了。

    君墨寒只是坐着,端的极稳,面色清冷,看不出任何情绪来,苏若然做任何事情,他都是全力支持的。

    所以,不会有任何异议。

    “他与我……是相似,可毕竟有差别,秋水那边可能过不了关。”楚凉夜还是犹豫不决,他也想到了这一点,秋水是宫里的人

    派出来的,不是上官尘就是大魏皇帝的人,她如此盯着他,只要有替身在此,就不会被楚凉生怀疑。

    这样一来,他在大楚要做什么,都会容易一些。

    “放心,我有办法。”苏若然笑了笑:“以歌应该能配制出改变皮肤的药来。”

    听到她又提肖以歌,楚凉夜就为她捏了一把冷汗。

    刚刚把人气走了,如何再去求他?

    “我这就去找他,说定了,你尽快联系你的手下进府,这件事,不能拖。”苏若然没觉得这是个难题,她与肖以歌最正常的相

    处模式就是针锋相对,如果哪天心平气和的说话,一定是某个人抽疯了。

    君墨寒摇了摇头:“若然,你先休息一会儿吧,我来处理这些事。”

    他觉得苏若然太狠了,肖以歌医术非凡,可能早晚有一天也得吐血身亡。

    “哦,也行,我今天也真是累了。”苏若然倒没有推迟:“免得我去找他,他又拽的二五八万似的。”

    让楚凉夜都替肖以歌悲哀。

    肖以歌听说要配制改变皮肤的药,就眯了一双眸子:“这主意一定是苏若然出的,也只有她能想到这样的法子。”

    “嗯,子时之前把药送到楚凉夜手里,若然说的对,我们的时间不多,货品不能出关,的确是个麻烦。”君墨寒黑如耀石般的

    眸子闪过寒意:“一会儿,我去一趟梁府,这边的事情,你处理好。”

    “你真的要去找梁宣吗?他可能不会轻易答应的。”肖以歌也正了正脸色,此时已经气过头儿了,倒是缓和了一些,而且见不

    到苏若然,他也能慢慢消气,毕竟,都习惯了。

    他是二房这边的常客,所以,他所居之处也是独/立的院落,装修和一应用品都与秋水苑等同,此时他正品着管家亲自送来的

    大红袍,白晰细长的手指端着铜胎画珐琅的茶杯,画风很美。

    刚刚在天下酒楼,他看到秦余拿到的礼品,心都疼了。

    好在苏若然还算有良心,随后就给他房里送了一套。

    也因为这样,他还真无法与苏若然计较太多。

    打一下,给一个甜枣!

    这甜枣,他还真是喜欢的紧。

    “放心。”君墨寒一直都不给梁宣好脸色,这件事,的确不好办,可不管怎么样,他都不会让苏若然出面的。

    他必须得为苏若然扛下这件事。

    再难,都得办好。

    肖以歌还是有些犹豫,君墨寒摆了摆手,然后正了正脸色:“你觉得……若然真的放不下与梁宣这段感情吗?”

    他介意,真的介意。

    虽然苏若然说她不是苏家大小姐。

    可这身体毕竟是苏家大小姐的,这心也是她的,她会心疼,就表明,余情未了。

    让他有些担忧了。

    “没有更好的解释。”肖以歌也放下茶杯,正了正脸色:“不过……苏若然的话,我真的无法理解。”

    “失忆。”君墨寒给了他一个合理的解释:“还记得我之前说过她的前后变化吧。”

    苏若然的秘密,只有他一个人能知道!

    就是如此小气。

    “嗯,这失忆也失的挺特别的,失个忆,整个人的性情都变了。”肖以歌根本就想不通:“我学医这么多年,都不能解释这种现

    像,好在,她失忆后,不是傻子,不过……话说回来,苏晚生还让女儿学武了吗?”

    打不过苏若然这件事,他也耿耿于怀。

    “或者吧。”君墨寒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纠缠,摆了摆手:“我先去梁府。”

    “嗯,你小心,不过,我还是提醒你,她如果哪天恢复了记忆,可能也去找梁宣了,我听说……梁宣与苏若然的感情特别好,

    从小一起长大,还有婚约在身……”

    特别现在,梁宣还不放手。

    已经是四大商会会长的梁宣,竟然后院空空,一定是因为苏若然了。

    这让肖以歌都替君墨寒担心了。

    君墨寒的身形顿了一下,他的心口还是紧了一下,又觉得万幸,好在苏若然不是失忆,关于梁宣,这辈子,苏若然都不会有

    记忆的。

    否则,他还真怕肖以歌说的事情会发生。

    梁宣正在一个人喝闷酒,见一次苏若然,他就心疼一次,苏若然对自己那淡漠的态度,让他无法接受。

    甚至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今天听说苏若然心疼,他的心更疼。

    “少爷,威远王爷要见你。”小绍一脸的担心,可又劝不动梁宣。

    本来梁宣的身子骨就单薄,自从苏家出了事,退了婚,又有苏若然嫁进君府,苏家满门被斩,一事接着一事,让梁宣更是自

    责,更是亲自调查这一切,几次身陷险境,而每一次听到关于苏若然的消息,都会几天不吃饭。

    让身体更瘦削了。

    好在自小习武,没有垮下去。

    可这样子,也让小绍心疼:“少爷……我听王府的人说,王妃一见到你,就会心疼。”

    其实小绍也不想去打探苏若然的消息,可没有苏若然的消息,梁宣就会更消沉,不过此时他觉得,刚刚得到的这个消息,应

    该是好的。

    “肖神医还说……”小绍见梁宣已经放下了手中的酒壶,忙夺了过来。

    梁宣喝的烂醉,他在天下酒楼已经喝的差不多了,现在整个人都不清醒,却是听到苏若然三个字,就来了精神:“说什么了?

    ”

    “说王妃还放不下你,所以,才会心疼。”小绍一口气说完,双眼放光,他也希望这是真的,虽然破镜重圆是不可能了,可总

    能让梁宣看到一些希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永生不灭〕〔大千劫主〕〔空间种田:冷酷王〕〔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枕上名门:腹黑总〕〔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一品道门〕〔第一强者〕〔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