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四章 父亲
作者:玛丽莲梦白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h3 css=”read_tit”>第四章 父亲</h3>

    茯苓担心的看着何于飞,自己的院子中出现了这么大的乱子,老爷自然的是会追究的。

    长宁喝着茶水,慢条斯理的坐在了椅子上,看着那些被自己打的鼻青脸肿的人,恩,果真的是爽了不少。至于后面的事情,那么以后再说就是了,不着急的。

    “这件事你就不要担心了,本小姐自然的是有办法处置。”

    “可是小姐……”

    “没事的。”

    “你这个贱人,等老爷回来了,有你好看的。”赵氏鼻青脸肿的跪在地上,还在那里口出狂言。

    长宁上去就是一脚,赵氏安静的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就算是想为赵氏说情的何秀宁,也紧紧的闭上了自己的嘴巴,生怕自己也挨上这么一脚,今日可是挨了不少了。

    衣裙上,依稀可见的脚丫子。

    “老爷回来了!”院外有人高喊。

    听到这里,院内之人顿时乱作一团,而赵氏却是个喜出望外的,心想着,自己总算是能脱离苦海了。

    “茯苓,你先进去,别出来。”一边说着,何于飞一边开始撕扯自己的衣衫,霎那间的褴褛,让人感觉入目不堪。

    紧接着,何于飞又从这些人身上弄了一些血迹抹在了脸上,顿时,惨状十分。直到长宁觉得已经差不多了,方才转身去开门。

    何尚书和何于飞的记忆中的欧阳差不多,一副谦谦君子做派,只是在娶妻生子这一块上,糊涂透了顶。

    “这是怎么回事?”何尚书看着眼前的这一片狼藉,有些难以置信。自己不过就是出去了两个时辰不到,这家里头怎么就乱成了一锅粥?看着那些触目惊心的血迹,何尚书也觉得心头一阵冰凉。

    这个时候,不顾赵氏等人的呐喊与呼救,何于飞便先声夺人的扑到了何尚书的面前,一副失心疯的模样在呼喊:“父亲救我!”

    看了一眼浑身血淋淋的何于飞,何尚书身上的怒火瞬间成了滔天之势:“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今个这件事要是传了出去,他这何府的颜面可就算是丢尽了!

    然而,何于飞却是没有向何尚书编造事端的理由,反是一个劲的在那里嘟囔:“父亲救我。”声音越来越大,每一次都恰好的盖住了赵氏等人的声音,全然不给她们辩驳的权利。

    此时,只见何尚书对着身后随从的小厮说:“你去请管家来,叫他务必藏住此事,若是透露了半点风声,我拿你们是问!”

    小厮得令,马不停蹄而去。

    紧接着,何尚书又从院子外唤来一群婆子:“你们先把夫人和小姐送回去,此事晚些自有定论!”

    何于飞看着被婆子死死的架着带走的赵氏也觉得难以置信,这何尚书难道真的就那么轻易的就让她蒙过去了,这未免也太轻松了吧?

    只是似乎何尚书除了这样也别无他法,身为庶女,殴打嫡母,那是罪不容恕的,只要何尚书是真心对待过何于飞这个女儿,就该知道如何抉择,如今看来,他也是别无他选。

    “于飞,你进来,我有些话要与你说。”

    何于飞心头一动,她自知如此拙劣的伎俩不能撼动任何人,但她没有想到何尚书会在这个时候急着拆台,准备秋后算账。

    倒也没怎么犹豫,何于飞就直接跟着何尚书进去了。

    进去之后,何尚书这一屁股就坐在了椅子上,双目垂垂的望着何于飞,眸光皆是半信半疑:“于飞,你如实告诉我,今日之事,到底是不是你所为?”

    在何尚书的记忆力,他这个女儿并不像是会做出此等大逆不道的行为的人。

    可何于飞早就是料到了何尚书会这么问,直接就是悄然一笑反问:“那父亲认为,这些事情我做的来吗?”当然,她说的只是以前的何于飞,现在的她是何于飞,也是长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