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五章 退婚
作者:玛丽莲梦白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h3 css=”read_tit”>第五章 退婚</h3>

    “你做不来,但是茯苓可以!”何尚书镇定自若的说着。

    这一点,何于飞不可质疑,何尚书说的没错,这件事要是没有茯苓她还真的做不来。她也没有想到这茯苓的功夫居然会是这般的高,一点都不像是个寻常人家的丫鬟。

    在何于飞的记忆中,她的生母是刘氏,可是似乎除了刘氏这两个字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而且,刘氏这个人就像是这尚书府里的禁忌一般,就连赵氏提起,何尚书也是大发雷霆。如此,何于飞也就不得不好奇自己的生母刘氏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了。

    “既然父亲认定是我所为,那父亲又可知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何尚书摇头:“无论如何,你都不能这么做!”殴打兄弟姐妹已是大过,如今又是殴打嫡母,那何于飞女儿家的名节可就是毁于一旦了。想到这里,何尚书感觉到了由头到脚的寒凉。

    何尚书的深谋远虑在何于飞看来却是不以为然的,尤其是对已经死过一次的长宁来说,现在的她心心念念的只有怨恨,她心心念念的也只有将萧镜加在她身上的苦痛一一还回去,今时往日,历历在目,刻骨铭心。

    她想要活下来,而这些人却挡了她的路!

    “今日父亲既然指责于我,又为何不问这罪魁祸首又是何人?”

    “罪魁祸首?”何尚书饶有兴味了起来。

    何于飞一笑:“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父亲自己都身在局中,又怎会知道谁才是这彻头彻尾的罪魁祸首呢?”

    闻言,何尚书脸色一黑:“你的意思是,这罪魁祸首是为父?”

    想了想又还是疑惑不解,现在的他总感觉今天的何于飞那里不对劲,身为庶女,不思其位就算了,还殴打嫡母,甚至还敢对他这个父亲屡屡的出言顶撞,要知道从前的何于飞从来都是谦善懂礼,明晓尊卑的,又怎会如此鲁莽?

    不等何尚书细细打量,何于飞的声音又是幽然入耳:“女儿说的可是有错?这些年来,父亲除了对二姐,对其他人又何曾如我一般?”说到这里,何于飞声音渐渐低沉:“我也知道这是父亲疼爱于我,可是这无形之中就造成了我与各位姐妹之间的隔膜,她们于我心生间隙,又怎会不离心?”

    争风吃醋式的争斗何于飞上辈子见过很多,莫说是在深宫之中,就连这寻常小户也绝然不会例外。

    “如此,倒是我的疏忽了”何尚书一声长叹,这些事情他多多少少都是知晓的,只是他不这样做也不见得何于飞的生活会有多好,毕竟自己的妻子赵氏是什么样的人他比谁都清楚。这些年来,因为刘氏的事情,赵氏也没少在他跟前闹腾。

    这样的一番话终究是堵的何尚书无话可说,他所能感慨的,也只是自己这个不起眼的女儿真的长大了。

    顿了一会,何尚书又转过了话题:“为父今日来寻你,还有一事。”

    “父亲有话不妨直说。”说来,何于飞对这个父亲还是很有好感的,毕竟何尚书是整个尚书府里唯一真心对她好的人。

    又叹了一口气,何尚书站了起来,满是怜惜的看着何于飞道:“今早陛下下旨收回了当年你于太子殿下的婚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