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九章 陈烈
作者:玛丽莲梦白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h3 css=”read_tit”>第九章 陈烈</h3>

    堂前,人已悉数散去,徒留何于飞与何尚书父女二人一前一后,面背而谈。

    “父亲,这陈国公是何人?”

    何尚书回首,表情严肃,双目含光,似是想说些什么,可又在极力的忍耐。如此毫无掩盖的表情,何于飞又怎么可能读不出来些什么?

    看来这陈国公在何尚书眼中应该不会是什么人物了,只是将她一个方将及笄的女子指婚给一个位居一等公侯的,未免太过儿戏,而且,一个建功立业得以封侯的男子,再怎么说也得年过半百了吧?

    难道自己真的要嫁给这样的一个人?何于飞浅浅的摇了摇头。或许以前的何于飞没有选择的余地,但她不是任人宰割的,她见过血溅堂前的悲歌,也经历过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无奈。

    现在的她,生死无畏。

    “父亲有话不妨直说,女儿承受的住。”

    何尚书强颜欢笑的伸了伸手想去触摸这个多年以来只在自己的羽翼之下得到过庇护的女儿,心里头也有些愧疚,可这个手,伸到一半还是退了回来,无法继续。

    男女七岁不同席,纵是旁若无人的父女关系,也是显得那样的苍白无力。

    何尚书总感觉,这个女儿突然的就变得和自己生分了,甚至他还能感觉到何于飞身上的疏离之意。

    “当年这陈国公世袭爵位之时也不过是十五之年,是以年纪轻轻便能稳居这个位置将近十年之久,必然也是个年轻有为,你若是能相嫁于他,也是风光无限,越上枝头,只是他的名声却不如何……”

    果然如此……何于飞心中默念。

    “怎么个不如何?”

    数来数去,这陈国公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吧?花街柳巷他是不会去,毕竟对如此一个位高权重之人而言,府中姬妾成群也是常事。在自家府中花天酒地,不正应了那一句:肥水不流外人田?

    “此人乃是父亲同僚眼中的佞臣,陛下在这个时候临时改意,将这退婚圣旨换成了赐婚的圣旨,这无论是对你还是对为父,都是一件很为难的事情。我想,为父不出两日,就得向陛下递交辞呈了。”

    何尚书说到这里整个人的神情也显得疲惫了起来,可终究还是没有过多的去埋怨何于飞。因为这件事就算没有何于飞,只要皇帝是有个这个意思,那同样可以降临到自己的其他女儿身上,而何于飞,只不过是被无辜殃及之人。

    看着一脸憔悴的何尚书,何于飞脸上突然腾起了笑意:“其实父亲也不必如此悲观,我想陛下是不会如此轻易的让你辞官了。”

    “此话怎讲?”

    何尚书一脸惊讶,似乎这个女儿真的每一次都能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即使他知道这朝中实务不是何于飞这种后宅之人可以挂在嘴边的事情,但他更想知道的还是这个被自己丢在后院不闻不问足不出户的女儿能说道出一个怎样的天下。

    何于飞提气,语气平稳不乱:“陛下此次赐婚于我和陈国公表面上虽然是向让父亲与朝中同僚暗生缝隙而无法立足,可父亲始终都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陛下为何偏要针对你如此一人,如此对你,于他又有何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