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十七章 亲近
作者:玛丽莲梦白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h3 css=”read_tit”>第十七章 亲近</h3>

    “落在国公爷手里,我认栽,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闻言,陈烈又看了一眼何于飞,唇边依旧含笑道:“那你这是打算不打自招了?”现在,她只需要抵赖,凭着尚书府和那一纸婚约,他无论出什么原因,都必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这擅闯大牢,密会战犯,可是大罪。

    然而,陈烈绞尽脑汁也想不到这何于飞和国平之间又会有什么联系。

    “倘若国公爷有心要置我于死地,我就算是拼死抵赖也是徒劳无功,而且,这对你来说,不正是一大契机不是么?”何于飞背靠牢门,不慌不忙的说着。

    “哦,契机,什么契机?”

    陈烈好奇一问,何于飞随即以笑相迎:“难道国公爷不以为一个尚书府庶女占据你嫡妻之位,未免太委屈你了么?”

    这一次,陈列没有搭话,就连脸上原有的一点好奇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一片的死寂沉沉,那是属于陈烈的宁静。

    何于飞自今为止都还不曾看清陈烈这个人,陈烈的每一处似乎都是恰巧做到了好处,为人处事也不缺君子做派,可何于飞还是觉得这人隐藏了太多的神秘感,就比如,郭平为何会结识此人,而且还像是相识已久的样子。

    传闻中的陈国公绝对不会是像眼前的真的简单纯粹,如若不然,何以佞臣,满潮敢怒不敢言?

    沉寂了许久的陈烈这个时候忽然转过身去:“你还有一刻钟不到的时间,一刻钟之后,刑部侍郎会来提审案犯,在此之前,你必须出来。”瞪了一眼临风:“等会你记得提醒何小姐。”

    说完,陈烈从牢房里走了出去。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何于飞在陈烈转身之际看到从陈烈眼中蔓延而出的目光,竟是那般的柔和,似水长流,涓涓不止。

    这算是当过她了?何于飞摇头,这应该不算,至少,陈烈将自己的随从留在了这里,这样一来,她想要做的,今日怕是做不成了。

    扫了一眼站在门外迟迟没有避退的意思的临风,何于飞转身看向郭平,口中长吸一口气,道:“对不起,去年夏至,你送我的玛瑙坠,我弄丢了,也找不回来了。”

    说着,一滴晶莹的泪珠从眼角划了下来。

    “你……”郭平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何于飞,满眼的不可置信。

    可不等郭平追问些什么,何于飞已经转身离去,一路上,她的脑海中所追忆的,都是从前的一幕幕。

    自幼,她视郭平为兄长,去年夏至,正是他随何于飞父亲出征之日,也是在郭平在将那一串玛瑙坠交给她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己在他眼中,从来就不是妹妹那么简单。

    那串坠子,是她们之间的秘密,谁也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

    出了刑部大牢,一只身影就匆匆的从一旁赶了上来,正是茯苓。

    “小姐,你没事吧。”

    何于飞摇头,却道:“无碍。”

    见何于飞安然无恙,茯苓也算安然了一些,原本还以为自己能拖住临风,却不想还是自己太低估了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