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姐妹花的最强兵王〕〔年少有为的卡卡西〕〔伤害反弹系统〕〔神话级联盟〕〔浪迹武侠世界的小〕〔墨墨,抱一下〕〔厨娘皇后:殿下,〕〔非卿非故〕〔超级基因猎场〕〔执魔〕〔史莱姆的进化之路〕〔无耻术士〕〔明王首辅〕〔重生军嫂美如花〕〔千两道化大海贼〕〔妖妃如火:帝君,〕〔天神圣典〕〔虚空法师的奇幻之〕〔盛世绝宠:腹黑太〕〔女神凶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二十一章 尘埃渐落
    <h3 css=”read_tit”>第二十一章 尘埃渐落</h3>

    “我想要做的事情谁也无法阻止!”说着陈烈便把何于飞扣在了怀中,脸色极其沉暗的看着众人。

    这个时候,不论是谁,都不敢轻举妄动。赵氏盯着陈烈的眼神也带了浓浓的火焰,陈烈这个时候发威,自己的如意算盘落空不止,恐怕还要被逼的步步紧退。

    “请陈国公高抬贵手。”被陈烈扣在怀里的何于飞不缓不慢的说道。

    何于飞的声音很轻,轻到可以飘然的一个境界。只是这样的轻飘所带来的不是乞求,而是厌倦。

    前世,因为复仇,她被萧镜逼的步步紧退;今生,她难道还要重蹈覆辙吗?

    果然,没有犹豫的,陈烈松开了扣住何于飞的手,对着一旁的何尚书说道:

    “既然是于飞要求,那我也不强求,只希望何尚书看在我的面子上,别让她流落街头才好!”

    说完,陈烈转身而去,不在去看这里的任何一个人。

    “于飞以后就住在秀心以前住的院子里,这件事谁也休得再提,如若不然,家法伺候。”说完,何尚书的目光飘落在何于飞的身上:“你去送送陈国公,代为父聊表歉意。”

    何尚书固然糊涂,但今日陈烈如此过激之行为,他还是可以看出这其中的几分意味的,虽然不晓得陈烈为何会是如此,但陈烈绝对是怀了二心。

    “谨遵父命。”何于飞垂头而去,这个时候的他说是不情愿也不见得,虽然她对陈烈并没有多大的好感,但厌恶的话,那绝对也是没有的。

    他不是什么好人,但至少不是旁人口中那等奸邪之人。

    至于何秀心这个名字,何于飞还是记得很清晰的,何秀心与何秀宁一样,都是赵氏所出,乃是昔日尚书府里的嫡长女,三年前在赵氏的操办之下是嫁了个达官权贵。

    在何于飞的印象里,这何秀心是个尊老爱幼,嫉恶如仇的好长姐,可在长宁眼中,却并不这么认为。

    所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所说何秀心是出淤泥而不染的那一抹清濯,那这普天之下所共存的雨露皆是纯净之水。何秀心,那是一个比赵氏,比何尚书还要狠厉的一个人物。

    只是这个时候何尚书所做出来的决断也是远远超过了何于飞的意料之内的。将何秀心的院子给了她,这对赵氏而言,无疑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的。

    她以为纵火焚烧了何于飞的院子,何于飞就能乖乖的任她宰割,可没想到,适得其反,横空而出的陈烈,打破了这一切。

    即使只是让何于飞住到出嫁之日,可这对赵氏来说,依旧是内心的一种煎熬,更有甚的说法:这是一种噬心的凌迟之痛。

    待何于飞来到尚书府门前的时候,陈烈的马车刚好的就调转了马头,就在何于飞出现的那一刻,临风放下了手中的马鞭:

    “国公爷,是七小姐。”

    兴许,里头传来了一声沉吟的叹息,可又似欢喜:“你先下去,等她一会吧。”

    “属下明白。”临风说完,丢下手中的鞭子,跳到了一旁,默默旁窥。

    不一会,何于飞的声音在马车外头飘荡:“我代我父亲向你表示歉意,今日之事,多谢你出手相助,何七感激不尽,他日必有回报。”

    沉吟片刻,马车里都不曾有动静,何于飞纳闷着正打算伸手掀开门帘探个究竟,这里面就传来了陈烈严肃十分的声音:“我与尚书大人素来不合,今日之事,我必铭记于心。”

    何于飞嘴角微微一抽,今个何尚书是没有得罪他吧?这不是典型的无理取闹么?然而,就是这样的无理取闹,她也不得不顾,因为她能想到的,何尚书必然也能想到,何尚书之所以让她前来致歉,为的也就是这个。

    无中生有,无事生非,这朝中翻手**的陈国公,究竟是有着怎样神奇的魔力?为什么能令所有人对他心存畏惧?

    尚未冥思,耳畔又传来了陈烈裂变性的语气:“不过只要于飞愿意答应我一件事,这些那些,我什么都可以不计较。”

    何于飞摇头,事若反常必有妖,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如此嗟来之食,必然是要付出代价的。

    “你若有事,大可尽管吩咐。”何于飞毅然决然的说道。

    “你上来,我跟你说。”

    何于飞一愣,霎是犹豫,她几乎已经肯定了陈烈这是在糊弄她,可她偏偏就是没办法。上一次扑入他的怀中还能因为四周无人可以保全名声,而这一次,是在自家门外,这要是走了上去,那可就是自断生路了。

    “你可以拒绝,但后果你知道的。”这个时候陈烈的语气里多了些许的威胁和戏谑,他总感觉,这个看似平凡,实则超然的女子,已经让他越来越是沉迷了。

    终是由不得何于飞去犹豫,提起裙摆,何于飞稳稳的扶住那车上的栏杆往上爬,双手刚触摸到门帘,一双手就勾住了她的腰,将她拖了进去。

    又是一个满怀,何于飞毫无意外的说。正气恼着,何于飞被陈烈扶了起来,按到了车门上,双目相对。

    这一刻,何于飞的目光全部聚集在陈烈的眼睛上。他眼中的自己,好纯粹,也好漂亮。

    轻轻的一个拂手,陈烈对着何于飞的脸就吻了下去,何于飞刚准备挣扎,陈烈又锁住了她的双手,死死的将她压在了门板上。

    失去反抗之力的她,只能任君采撷。

    一个深长的吻,带着陌生的呼吸,喷薄在脸胖。

    “过两日便是皇后娘娘出宫到城外南桥寺还愿的日子,到时你一定要来。”

    懵懵懂懂的何于飞点了点头,在刚才,她清清楚楚的有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加速,这样的感觉真的很奇妙。从前,即使是在情窦初开的年纪里,也未曾有过,直到后来成为萧镜手中的棋子,整日的悠叹与绝望,这种感觉真的已经很远很远。

    等到临风把何于飞送回尚书府的时候,何于飞还一直在想,这皇后还愿,无疑就是祈福江山社稷,天下黎民,又与她何干?

    正想着,远远等候的茯苓走了上来:“小姐,这陈国公没为难你吧?”当然,这是一句反话,无论陈烈有没有为难何于飞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何于飞上陈烈马车的时候,很多人都看到了,这也就意味着,何于飞除了嫁给这个人,已经是再无退路了。

    茯苓没有想到这陈烈会是如此狠绝的一个人物,知道何于飞不会心甘情愿下嫁于他,所以就不择手段的断却了何于飞的一切退路。

    “小姐,二小姐和夫人那边又闹起来了。夫人说凡是以前大小姐的院子里的东西,都要搬走。”

    何于飞一愣,感情赵氏这次是要玩釜底抽薪啊。

    等何于飞去到的时候,赵氏正火急火燎的指使着丫鬟婆子张罗和收拾,看到这里何于飞未免就有些气恼,这院子赵氏给的时候是不情不愿,给了还是要搞这样的小动作。虽然她要的只是一个住的地方,可赵氏这干劲,是打算把这里收拾成库房的节奏啊!

    纵火焚烧她院子的账还未清算,如今又打算浇她一头冷水,纵然是个庶出的身份,也未免还是欺人太甚。

    外人眼中身为嫡母的她端庄大方,把亲女儿的院子都给腾了出来,可这暗地里的动势,简直令人发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千亿盛宠:闪婚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农门悍妇撩夫忙〕〔逆天炼丹师:妖神〕〔医毒绝世:帝尊的〕〔从姑获鸟开始〕〔凌天至尊〕〔鬼王传人〕〔最强透视〕〔复仇的单细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