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加冕为王〕〔爆笑修仙,萌狐不〕〔大楚昭阳〕〔重生之黑铁的荣耀〕〔昨天还能怎么皮〕〔甜妻驯夫记〕〔黑白分〕〔五域记〕〔攻约梁山〕〔唐朝好岳父〕〔绝地成神〕〔武傲九霄〕〔校花的极品特工〕〔重生异界当帝王〕〔行咨天下〕〔魔王修仙〕〔爱欲横流〕〔娇妻难驯:总裁,〕〔法医毒妃:霸道王〕〔华娱特效大亨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二十二章 龙虎斗
    <h3 css=”read_tit”>第二十二章 龙虎斗</h3>

    “我想今个这里的东西,夫人你是一样都别想带走了。”何于飞靠在梁柱之上,看着赵氏的眼光,莹莹闪烁。

    清冷的话语落在赵氏的耳旁,蓦然的一股凉丝丝的寒意就从身下冒了上来。

    下一秒,是茯苓轻轻的合上了大门。这一下,赵氏可真的算是慌个不停了。

    当时被打的一幕幕涌上心头,那挥不去的阴霾,久伴她身。

    “今个你还要纵奴行凶不成?”赵氏吞了一口气之后故作镇静的说道。

    何于飞这门一关,整个房子也算是沉静了下来,原本还在帮赵氏收拾的丫鬟婆子,也纷纷的从茯苓轻开的门缝里挤了出去。

    何于飞迎上了赵氏的目光:“夫人说笑了,父亲乃是风雅之人,推崇的自然是上慈下孝,所以于飞断然不会那般的大逆不道。”何于飞一边胡说八道的,一边的坐到了赵氏跟前:“上次的事情是于飞多有冒犯,所以夫人若是想将这里的东西搬得一干二净,我也心甘情愿。只是不付出一点什么,于飞的心里总是过意不去的。”

    赵氏听着一愣,那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了。

    过不然,正纳闷着,何于飞从一旁取来了一把锋利的匕首。

    赵氏一惊,不禁大吼:“你想做什么!别以为有陈国公为你撑腰,你就可以胡作非为,这里可是尚书府!”

    只是就是尚书府又能如何?就是在尚书府里的,何于飞还不是把她打了个头破血流?

    “夫人若是这样想于飞,也未免太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难不成于飞就连向你赔罪都需要仰仗陈国公的威信?于飞固然卑贱,却是万万的没有想到夫人竟是这般不耻于我。”

    看着何于飞这副巧笑嫣然的模样赵氏便笃定了她安得不会是什么好心眼。

    “上次让你侥幸钻了空子,但今日你要是敢动我一根毫毛,老爷绝对不会放过你。”

    这一点,何于飞是毋庸置疑的,赵氏上次之所以忍气吞声是因为自己机缘巧合,她毫无证据,加之又有了皇帝赐婚的这一档子事,可赵氏尤其是那种软弱可欺之人?说来,这赵氏的娘家势力,也绝对不可小觑。

    对于赵氏的背景,何于飞记得并不是很多。

    呼出一口安然的气息,何于飞将刀子放到了赵氏的眼前:“昨日之事,于飞自知罪孽深重,所以深表愧疚,未解夫人心中恨意和让我自己好过一些,就请夫人将我的者之手砍了去,只要我的心里好受了,这里面的东西,你统统搬走,都是无妨。”

    看到何于飞伸出的那双手白皙的如空中皎月,赵氏默默的拿起了手中的那片锋刃,在那一瞬间,这一阵锋芒,扎进了她的心房:

    “难道你真的以为我不敢吗!”赵氏颇是愤怒,她没有想到这何于飞竟然如此的羞辱于她。

    “夫人有何不敢?在夫人心中,于飞自然是千刀万剐,亦不为过的,夫人想想,这些年来,就算是父亲都舍不得动你一根寒毛,而我却是稳稳地触犯了你的底线。如今你只需要一刀下去,便是了了万般仇恨,只要一刀下去,大姐的东西,我如数奉还,绝不贪恋。”

    说着,何于飞引着赵氏的手,将那匕首抵在了自己的手腕上。茯苓见状,那是一个心惊肉跳,她虽然知道何于飞这是断定了赵氏不敢这么做,可这样的做法,未免还是太冒险,太胆大妄为了一些。

    正打算上前阻拦,却被何于飞的一个眼神劝退了。

    终于,赵氏抿唇站了起来,将手中的匕首丢在了地上,指着何于飞的手指头瑟瑟发抖:“你不是于飞,你到底是谁?”

    若是何于飞,这样的行为她从来不敢付诸,可眼前的这个人,无论是声音还是容貌,都是何于飞的模样,原原本本,一层未变的啊。

    何于飞抬头,对上了赵氏的目光:“那敢问夫人,我若不是于飞,又能是谁?”长宁两个字她麻木了半辈子,余生用于飞或许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此时,何于飞拾起那把匕首,又要往赵氏的手中送去,哪知赵氏忽然退了一步,扬手就把那匕首打落,扭曲的神情,无比恐怖:“你就是个疯子!”

    说完,赵氏又是连连后退了疾步,最后一个转身,疯了似的往外跑了去。见此,何于飞面色平平,也无风雨,也无晴朗。

    看着陷入沉静的何于飞,茯苓刚放下的那颗心又是悬了起来,她不会是吓完别人之后又把自己吓到了吧?

    “小姐。”茯苓轻轻的将手放到何于飞身上拍了拍道。

    这一拍,何于飞算是回过神来,转身看向茯苓,眼中的光芒竟然微微闪耀了起来:“我没事的。”其实刚刚赵氏的那一句‘你不是于飞’,何于飞多多少的还是走了心的,现在的她就像是一个窃贼,被她所偷窃的,正是何于飞最绚烂的年华。

    在最绚烂的年华里香消玉殒吗,莫名鸠占鹊巢的她又怎会不做贼心虚?

    就在此时,门外又传来了轻轻的叩门声:“七妹妹,我能进来吗?”

    何于飞抬头一愣,却是茯苓轻轻的在她耳旁附声道:“是府里的四小姐。”

    “四小姐?”何于飞脑海里对这个人的记忆开始泛滥而来,这四小姐叫何秀行,是赵氏的陪嫁所生。当年赵氏满心欢喜的度过了十月怀胎,却不想生的是何秀心这个女儿,一举得子未成,本来还是无所忌惮的,只是当她第二胎生出来的又是个女儿之后,她就不得不慌了,这嫡长子的位子若是被人夺了去,那在这个母凭子贵的世界上,她的一切地位都可以算是分崩离析了。

    所以急急忙忙的,她就把自己的自己的陪嫁给开了脸,然而,并没什么卵用,一胎下来,生的又是何秀行这个女儿。

    想到这里,何于飞就不禁好奇,在自己的印象中,这何秀行可是何秀宁的最忠实跟班,任是风吹雨打也是要跟在何秀宁身后的,很有可能那日被她殴打的人里,就有她的存在。

    “让她进来。”何于飞轻声吩咐。

    不一会,茯苓领着何秀行从外头走了进来。

    何秀行的目光落在了何于飞身上只有一秒,又是很快的落了下来,此时只听何于飞声音想起:“我与四姐姐素无往来,不想今日四姐姐光临寒舍,着实是让我这三尺厅堂,蓬荜生辉啊。”

    何秀行眉头一皱,从前的何于飞若说自己的院子破烂还说的过去,可现在她住的这个院子可是以前尚书府嫡长女的,这不是**裸的显摆?此前她曾在赵氏那边三番两次的进献殷勤,然而赵氏却从未有动过恻隐之心,而凭什么这个人却可以一蹴而就。

    这一抹不甘,恰恰流入何于飞的眼中,看来果然不出所料,何秀行这是典型的来者不善啊。

    “七妹妹,此前是姐姐多有不对,可你也知道我的苦衷,我哪都是被逼无奈啊。在这府中,谁不赶着讨好二姐?所以七妹妹就大人有大量,饶我这一回好不好?”何秀宁说着便是声泪俱下,看着这幅模样,何于飞也忍不住瑟瑟发抖。从前,人人都说女人是水做的,可身为将门之后的她,却从来没有一次潸然落泪,就连亲人一个个相继而去,她都只能强忍着痛苦,徒自伤悲。

    “四姐姐多虑,于飞这何德何能可以得了姐姐你的一句抱歉,你我都是庶出之女,苦命之人,或许别人不懂你,难道我还会不懂你么?”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这句话,何于飞不是对何秀行说的,而是对着以前的何于飞说的。

    “如此,倒是多谢七妹妹了。”何秀行珊珊答道。

    何于飞的话,何秀行自然是不会信的。昨日还是拿着菜刀喊打喊杀的人,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就成了这种悲天悯人的人物?说白了,都不过是在演戏罢了。

    “实不相瞒,姐姐今天前来是有要是想告,而且这件事我是瞒着母亲来的,所以妹妹千万要替我保密,万万不能说是我告诉你的。”

    看着何秀行慌慌张张的神情,何于飞淡然抿唇一笑:“于飞不才,我看姐姐这大任,于飞是万万的担不起。”无论是何秀行还是赵氏,对何于飞都不会存什么样的好心眼。

    何于飞的以退为进,令何秀行煞是气愤,这简直比那天的咄咄逼人还要过分十倍百倍!

    “难道妹妹真的就以为你的院子赫然失火只是一个巧合?”

    终于,何秀行的话还是来到了点子上。

    “今早父亲使人给你院子里送灯油,原本母亲是把这活交给了府里的管家,可这管家送灯油的时候,却在半道上遇到了二姐,所以……”

    “所以,四姐姐的意思是说,这火是二姐姐放的,而且夫人还不知道这一回事。”

    何于飞是不得不佩服何秀行这气魄的,只是这其中真真假假有几分,还是个未知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