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进化之路〕〔顾少宠妻甜蜜蜜〕〔嫡女嚣张:鬼王独〕〔重生奔腾年代〕〔超级主播打赏系统〕〔神武天帝〕〔漫威之无敌符咒〕〔以罪之铭〕〔漫威世界的近战法〕〔大龙挂了〕〔耐瑟瑞尔的辉煌〕〔司礼监〕〔画锦〕〔传奇女玩家〕〔重生之地球游戏〕〔火影之争权夺丽〕〔九阴九阳之阴阳神〕〔姐姐有妖气〕〔魔王修仙〕〔神话里有钢铁侠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二十四章 一场虚惊
    <h3 css=”read_tit”>第二十四章 一场虚惊</h3>

    门外,何尚书收到丫鬟的回话之后,整个人的脸都绿了起来。

    正打算使人继续去催,却被陈烈一手拦下:“既然于飞还未用饭,那我便在此登上一等吧。”

    何尚书闻言,连道不敢。正打算亲自出马,快马加鞭的时候,何于飞的身影映入人群。

    何尚书看何于飞那懒懒散散磨磨唧唧的模样,自然是见不得的。可还来不及鞭挞些什么,这边陈烈又开始催了起来:“时辰差不多了,皇后娘娘是半个时辰前出发的,若是再拖拖拉拉的,恐怕就算是快马加鞭也是跟不上了。”

    前前后后,矛盾各相。众人见此,倒也不敢说些什么,只好乖乖的让何于飞随他去了。

    陈烈一点生气的样子都没有,这是让何于飞没有想到的。

    就这样一边思考一边行走,终于在,在马车前头停了下来。

    陈烈先行爬了上去,伸出一只手给何于飞说道:“快些上来。”

    看着眼前的这支手,何于飞有一点点的畏惧感,又要和这个人一道,这半道上不会被报刚刚的一箭之仇吧?

    正想着,陈烈强行的扯上了她的手臂,硬生生的就把她给她带了上去。

    上去之后,何于飞还来不及去看陈烈,就被另一道呼吸声所震慑。

    抬头,却见马车里头除了陈烈之外还有一人,当看到这个人身上披穿着的衣服的时候,何于飞顿时就傻眼了,虽然这个夫人是四五十岁的模样,可就这一身的打扮便知身份不低,更不可能是陈家女眷。

    断定这一切的,仅仅只是因为这个人身上披着的那件凤袍。

    “见过皇后娘娘。”

    何于飞吸了一口冷气之后有看了一眼陈烈,刚刚她还好奇这陈烈打的什么主意,居然还能在门外候上她一刻钟,感情最后打的是这个主意。这要是让何尚书知道了在何府门外等了将近一刻钟的人不是陈烈而是皇后的话,这何尚书还不知道会慌成什么样子。

    只是,皇后为什么会出现在陈烈的马车上?无论怎么,这都是于理不合啊?如果皇后在这里,那现在坐着皇后该坐的轿子的人又会是谁?

    “小丫头,本宫是记不得多少年不曾见你了,只是没想到,你也是这般的大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皇后的脸上带了一层浅浅的倦意。

    皇后虽是一副贵气的左派,可何于飞不知怎么的总感觉这一切的富贵和祥和都是那样的诡异,就像此刻马车里的气氛,诡异非常,就连陈烈也是一言不发。

    许久,何于飞都还只是低着头,不曾答话。皇后伸出了手,托起了何于飞的下巴,嘴边的笑意洋溢了起来:“本宫总觉得你和别人有什么不同,就跟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一模一样,可是现在,那总感觉好像又没那么强烈了。”

    何于飞依旧沉默不言,她知道,皇后所说的是以前的何于飞,而她,是后来的。

    正说着,走着的马车忽然几个前扑的就停了下来,同时外头还传来了一个十万火急的声音:“国公爷,如你所料,前头真的出事了,皇后娘娘的车驾,着火了。”

    这个时候,何于飞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陈烈紧握的双拳。他这是在生气吗?

    皇后遇刺,这究竟又是怎么的一回事?

    “阿烈,这件事我全权交由你处理,只要你我能平安的回到皇宫,这些事情我必然会如一的倾诉于陛下。”皇后坐在马车上,神情无比镇定的娓娓说道。

    阿烈,皇后居然唤陈烈作阿烈,何于飞只觉得有些匪夷所思,陈烈和皇后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一层关系?就连皇后出宫,他也是寸步不离的陪着?

    “臣,谨遵皇后娘娘懿旨。”

    由始至终,陈烈紧握的双拳都不曾松开,这下,他应该是真的很愤怒吧?

    正想着,皇后的目光又回到了何于飞的身上:“何丫头,既然你的终身大事是我一手促成的,我定然会叫阿烈好好待你,只不过今日之事,你便是烂在腹中,不要与外人提起才好。”

    何于飞乖乖应下,毕竟皇后不在自己的凤辇里还算不上是什么大事,但在陈烈的车里,未免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皇后娘娘这一点你大可放心,于飞是个通晓事礼之人,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她清楚得很。”

    何于飞听着这些话有些刺耳,现在她已经听不清这陈烈的话里究竟是赞赏还是嘲讽,她总感觉,陈烈这个人身上的神秘感,从来就没有掀开过。

    这边,皇后又打算说些什么,可马车一个剧烈的抖动,愣是将皇后从坐上抖了下来。随即,车外传来了一阵慌乱:“有刺客,保护国公爷。”

    听到这里,皇后的眸子黯然无光,可在下一秒,她却握住了何于飞的手,声音很轻和的对何于飞说:“丫头放心,会没事的。”

    看着眼前这个只是方过半百,却是憔悴不堪的皇后,何于飞心头生出的感触也是深可入海底。身为一国之母,母仪天下,富纳五湖四海,可这个人眼中闪烁的,却是一无所有,究竟是什么才会让南朝最为尊贵的女子憔悴成这般模样?

    车外的纷乱声越来越大,时不时的还传来了弓箭拉弦的声音。听着外头碰碰撞撞的声音,何于飞不得不庆幸这是陈国公家的马车,要是换了自家的,恐怕早就被射成筛子眼了吧。

    “你在车里呆着,照顾好皇后娘娘,无论听到什么,都不许出来。”说完,陈烈倾身从马车上跳了下去,义无反顾,不给别人一丝阻拦的机会。

    这个时候,皇后静静的坐在车上一言不发,漠然的神情之中,泛滥着一潭死水。这样的麻木,她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了,上一次看到的时候,是在自己被抄家的前一夜,她的母亲就这样坐在房间里,对着面前的铜镜一言不发,麻木的脸庞,绝望的眼神,至今历历在目。

    这一刻,何于飞不禁心疼起皇后来,或许,皇后也只不过是一个可怜之人罢了。

    何于飞也轻轻的抚上了皇后的双手。

    就在皇后露出惊讶的目光的那一刻,何于飞忽然扑了上来,将她按到在地上,不明所以的皇后刚睁开眼,就见一支冰冷的箭深深的扎在了自己刚刚背靠的地方上,而何于飞的双手,也整紧紧地握住了箭身。

    还不等车外的人发文,何于飞就用着平静的语气冲外头说道:“你们不用担心,我们没事。”

    见状,皇后连忙爬了起来,前前后后的打量何于飞:“丫头,身上可有大碍?”

    何于飞轻轻摇头:“不曾。”说着,何于飞已经将那只冷箭从车子的缝隙中拔了出来,当看到那箭尖上的一点晶莹的时候,皇后不由得为自己和何于飞捏了一把冷汗。刚刚那支箭只需要在往下一点点,自己真的就死了。

    此时此刻,皇后也不得不开始正视何于飞了。这个人真的是超乎了自己的意料之外的,这人身上虽然没有京门士族的的气派,却有着另一种过人的胆色,而且,她的骨子里透漏出来的,总是一种让人捉摸不透的高贵。

    皇后又打算说些什么,窗外又一支冷箭飞了进来,这一次可没有上次那么的幸运,这一次放箭的人仿佛就是判定了皇后的位置似得,一箭就要往皇后的心尖上扎。

    看到这一幕的皇后顿时不知所措,就在皇后以为箭会射中她的时候,何于飞的身影又映入了她的眼帘,这一次,箭尖离她只有一指之宽。

    皇后这一次可算是真的被吓到了,冷汗滴滴直流,她没有想到这样一只猝不及防的箭,何于飞还能稳稳地接住,甚至是在如此关键的时刻,这一次,若非是何于飞,自己很有可能就死在这里了。

    外面的纷乱渐渐的平息了下来,情势转忧为安。

    车门被打开,陈烈的身影出现在了二人面前,此时的陈烈手提着长剑,满手鲜血,就连原来雪白无暇的衣袍之上,也是斑斑的血迹。

    何于飞清清楚楚的感觉得到,陈烈身上腾腾而起的,是杀意。

    当看到何于飞手中紧握的箭的时候,陈烈也是吓了一跳,连忙唤来临风低声吩咐:“带皇后娘娘到备用的车子上去。”

    临风点头,很快的带着皇后从陈烈的眼前走了出去。

    陈烈伸手将何于飞从车子里面搂着出来,将那支长箭从何于飞的手中取出来的时候,便看见了何于飞手心的血迹,那是被箭身擦伤的。

    不等陈烈说些什么,何于飞倒是首先拿出了一幅很镇定的模样道:“不用担心我,毒液在箭尖上,我这点不过是一点皮外伤,一会就结疤了。”

    陈烈紧紧的何于飞的手腕,沉默许久之后,用着很轻的语气吐息道:“到那边去吧,我帮你包扎一下。”

    何于飞应下,刚准备下去,陈烈就横手把她抱了起来,径直的往另一辆马车上走去。

    车上,陈烈正细心的替何于飞包扎,何于飞就将纱布抢了过来,对陈烈说道:“你还是先去看看皇后娘娘吧。”

    陈烈点头:“刚才的事情,幸好有你。”他没想到,何于飞能在如此关键的时刻发挥这么大的作用,虽然自己知道她并不简单,却还是远远的低估了她。空中的箭都能接下来,这是何等的强悍?就连军中的将士,恐怕都不能做到吧?

    陈烈刚转身,何于飞的声音又传了过来:“为什么你明明把皇后娘娘保护的这么好了,那些人还是能找到?”

    陈烈赫然顿住了步伐,心中澎湃的,是不可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第一强者〕〔君临星空〕〔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