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二十八章 惊人
作者:玛丽莲梦白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h3 css=”read_tit”>第二十八章 惊人</h3>

    “二姐何出此言,说到底都是一家人,何必为了这些事情非要争个你死我活?”

    这个时候,何秀宁只要还有一点脑子就知道什么叫做家丑不可外扬,什么时候该息事宁人,只是,这个时候的何秀宁,一看就是个被冲昏了头的。

    何秀宁如此,也无可厚非。今天因为林思成的事情,她几乎已经是失尽了颜面,对于一个女儿家而言,她的名声几乎已经是狼藉不堪了,这个时候若是林思成不负责,那她的一生可就算是毁在这里了。

    只不过,何于飞倒是好奇这何秀宁竟然是跟着林思成来了,却没有做好那成王败寇的心理准备。

    这边,何秀宁是被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旁边的丫鬟一个劲的劝阻,奈何还是于事无补。只见何秀宁扬起了一个巴掌,对着何于飞的脸就是要打下去:“我与你誓不两立!”

    就在那火辣辣的巴掌即将打到何于飞脸上的时候,陈烈扬手一挥,硬生生的将何秀宁击退,直接一个踉跄就摔倒在地,嘤嘤啜泣。

    陈烈正打算上前,何于飞追了上来:“二姐一时鲁莽,冲撞了国公爷,还请国公爷看在父亲的面子上,饶了二姐这一回。”

    闻言,陈烈唇边淡然一笑:“好啊,只要你的称呼,得了我的心意。”想要借自己的手成全你的仁义之名,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行?

    陈烈感觉,眼前的这个人是让他越来越爱不释手了。虽然何于飞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聪慧,但表面上与世无争,实则处处谋算染指的性格,对他来说绝对是意料之外的收获。

    “阿烈。”何于飞低声说了一句才发现当这个名字再次从自己的口中说出来的是后,竟然是没有这么的拗口了。

    然而,这一幕收在了何秀宁的眼里,又是别样的一份怒火。正是还来不及爆发一丝,陈烈就已经来到了她的上方:“何二小姐是吧?你若是有什么对于飞不满,大可跟你的父亲何大人提提,本公爷不介意到时亲自登门拜访。”一边说着,陈烈蹲了下来,用着更为细微的语气在何秀宁的耳旁继续说道:“于飞曾今受过的苦,现在由我来承担,欺她便是欺我。你知道么,这么多年以来,从来没有人敢跟我作对。”

    听着陈烈的警告,何秀宁的瞳孔渐渐放大,可随之而来的嘲笑之意,也是络绎不绝。同样的,何秀宁也是用着很细很细的语气回答陈烈道:“陈国公神威我朝一等公侯,却为了七妹妹的一点小事对一个弱女子大打出手,你不觉得这是一种耻辱么?娶了这么一个毫无面光的庶出女子为你的原配夫人,你有不觉得自己颜面无光么?”

    陈烈沉下了眼帘,思考片刻,嘴边的笑意更是欢快,似乎何秀宁的话语,一丝都不曾撼动他,更不曾羞辱到他,同样这样的笑容也是让何秀宁绝望的。

    何秀宁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明明自己把那些话说的那般的**,可陈烈还是没有一点点的犹豫,甚至是动摇都是没有的。难道这个陈烈,真的会是爱上何于飞了?

    何秀宁紧咬着双唇,她绝然不信,世人凭什么,她何于飞凭的又是什么?

    何秀宁微妙的神情变换,任是谁也不会错过,现在的何秀宁就是一滩绝望的死水,横放在大路中央,任人践踏。

    “我可以负责于飞的一辈子?可你呢?你真的以为林思城会对你的一生负责吗?”说完陈烈站了起来,缓缓地退到了何于飞的身旁。

    何于飞见状,知晓时机已是成熟,连忙上前去将何秀宁扶了起来,可何于飞的手刚伸出去,就被何秀宁扬手给打了回来。紧接着,何秀宁愤愤的瞪了一眼眼前的两个人,转身就爬了起来,哭啼而去。

    何秀宁要走,身为一家人的何于飞自然是要追上去的,可是这何于飞刚迈出了第一步,就让陈烈给拉了回来,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掌,顿时无处可逃。

    “这何尚书家嫡出的姑娘,还真是任性啊!这七姑娘的性子倒是个好的,也难怪陛下会把她指给了陈国公。”

    一下子,周围人看何于飞的眼光一下子又变得深邃了起来。

    稳稳的抽出了被陈烈紧握的手,何于飞宛然的叹了一口气:“其实你不应该吓唬二姐的。”

    “于飞说我吓唬她,说的可是哪一个?”问到这里,陈烈的笑容开始变得饶有趣味,似乎他很希望自己刚刚细声和何秀宁说的话,何于飞都能听到,何于飞能早一日明白自己的心意,对他而言,总是那样的充满了妙不可言的期待。

    何于飞单手扶着自己的下巴,面色深沉:“难道你以为除了今日的这一档子的事,太子殿下还能摆脱掉我二姐么?”就算皇后不放过他,回到了宫里,那些言官也会拿这件事情大做文章,毕竟现在文官猖獗的程度,可远远的凶猛过那些攻城略地的勇将虎臣。

    “难道你就不怕陛下一怒之下,让皇后娘娘赐你姐姐三尺白绫?”

    这个时候的何于飞仿佛就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这个时候皇帝要真是这样的做了,那他和何尚书之间的君臣之谊也就算是走到尽头了,这不是明摆着设下了圈套想让何尚书钻吗?

    “国公爷想多了,假若皇帝陛下真的是有这种想法的话,就不会让二姐姐随太子殿下来了。所以我们在陛下的眼中,都只不过是一颗棋子,而我们这两颗棋子的目的,恰恰的就是为了给我们的陛下搭台阶。”

    既然何尚书已经和皇帝提及了当年的婚约的事情,那皇帝自然就没有理由对何秀宁赶尽杀绝。反之,皇帝这分明就是间接的想要成全了何尚书的意思。

    “似乎这样的结果,你很满意。”陈烈不可否认的肯定着,只是他又有些不确定,身为庶出之女的何于飞,真的就是那个能教唆和尚是和皇帝讨价还价的人吗?

    然而,何于飞所表现出来的并没有太多,只见她又是浅浅一笑:“二姐若是成了太子殿下身边的人,父亲的仕途定然也会坦荡,同样身为父亲的儿女的我们亦然能够平步青云,所以我们未尝不可以此沾沾自喜?”

    尽管何于飞把这一切说的是这样的冠冕堂皇,可陈烈还是不以为然。他不认为一个存了不该有的心思的人会把自己的真正意图天天挂在嘴边,日日传诵,生怕别人不知道那种。

    “可我觉得,你并不是这样的人。”

    何于飞闭上了双眼,深深呼出了一口气:“世间之事,变化万千,你又怎么不知道我不是这样的人?或许,我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人,这便是现实。”

    从前的长宁郡主仿佛已经走远,不复存在,现在活着的,与其说是何于飞,倒不如说是一具漫无目的的行走的行尸走肉。

    二人肩并着肩,渐行渐远。

    二人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后山,此间山水和鸣,水燕盘旋,配上南桥寺下本来的景色,霎那间美的就像是一副泼墨画卷,任人遨游与遐想。

    刚踏足这一片宁静,一只人影展现在了他们二人面前,来人面色洁净,眉宇惊艳,穿着一件宽宽的玉色长袍,年纪也就三十不到的样子,翩翩飘荡的两只宽广的袖袍,给人的感觉总是那样的两袖清风,高风亮节。

    “阿烈,别来无恙啊!”那人见陈烈和何于飞来了,连忙放下了手中的画笔,迎了上来。

    陈烈对着那人一笑之后便把目光转回到何于飞的身上:“这是清远侯世子史连萧,是我的至交好友。”

    何于飞点了点了头,“见过清远侯世子,适才冒昧闯入,多有打扰,还请莫要怪罪。”

    无论是长宁还是何于飞对与清远侯这个名字总是那样的模糊不清的,隐隐约约的只知道史家也是这京门传世大家之一,但看着史连萧的模样,总是个书香飘逸,钟灵毓秀的流派吧。

    史连萧看着何于飞的目光也有些诧异,但还是很快的就反应了过来:“看来皇后娘娘的的确确的是给你找了一门好亲事啊。”紧接着,目光就完完全全的落在了何于飞的身上:“早闻何小姐芳名,今日一见,还算说得过去,若是不介意的,可以做个朋友,日后随阿烈,唤我连萧便好。”

    史连萧的豁达,何于飞没有丝毫理由去拒绝,“能结识世子,是于飞的福气。”

    “咦,这话我爱听,哪天要是阿烈不要你了,你来找我,我让你做我的世子妃。”

    这话刚从史连萧口中说出来,陈烈的的脸色就开始阴暗了起来,连着眉头,也是皱的十分具有紧密感。

    “几日不见,连萧既然这般饥渴,不如那天我去皇后娘娘跟前跟你知会一声,让皇后娘娘为你指一门让你心满意足的婚事如何?”

    这下,脸色昏暗的,轮到史连萧了。

    “阿烈,你这是想打架哦!算了算了,这么不经逗,太小孩子家气了。”说完史连萧丢下了陈烈与何于飞,回到了他刚刚的那个地方继续着她未完的画作。

    忽然,史连萧惊雷一般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有山有水有佳人,却少了名人佳句,实乃美中不足,美中不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