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加冕为王〕〔爆笑修仙,萌狐不〕〔大楚昭阳〕〔重生之黑铁的荣耀〕〔昨天还能怎么皮〕〔甜妻驯夫记〕〔黑白分〕〔五域记〕〔攻约梁山〕〔唐朝好岳父〕〔绝地成神〕〔武傲九霄〕〔校花的极品特工〕〔重生异界当帝王〕〔行咨天下〕〔魔王修仙〕〔爱欲横流〕〔娇妻难驯:总裁,〕〔法医毒妃:霸道王〕〔华娱特效大亨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三十章 险境
    <h3 css=”read_tit”>第三十章 险境</h3>

    “施主,生命来之不易,一报还一报的孽,又何必一念执着呢?”

    南桥圣僧永远都是那一眼心静如水。可每一句话听在何于飞的耳中都是一种别样的触动。

    “圣僧是得道高僧,是上天垂帘之人,心中所想的,自然就是普渡众生,造化世人。可你们又哪里会懂得我们这些被上天抛弃之人心中的疾苦?我们从来就不渴求上天能对我们有一丝一毫的偏爱,可是我们从来没有想到上天也会如此的不公,在你的一转眼间就把你曾今拥有过的一切化作空壳,徒留下来的,只有绝望,一如此刻的我,品尽生离死别之苦,却还带着从前的记忆苦苦的挣扎。”

    这不是何于飞的一念执着,只是她的万念执着,她曾尽万念俱灰过的,现在都在渐渐的苏醒。她也希望当这些都苏醒过来的时候,自己还能保留着那一分最初的守候,坐着那一场年少之时曾无数次梦回的梦境。

    “天不以道度化世人,使人却以旁门左道度化之,只可惜了这举世无双的命格,注定是成为了天下动荡的一个最无力的驱使。”南桥圣僧又叹出了一口气:“既然贫僧无法让施主放下手中屠刀,那施主便好自为之吧,只待他日莫要后悔今日所做下的决定才好。”

    “谢圣僧提醒,小女自己做过的事情,小女自己会负责到底。”开弓没有回头箭,谁也无法阻止她前进的步伐。这条道路之上,不成功便成仁。

    出了南桥圣僧的禅房,何于飞的心一路上就没有平静过,心想着南桥圣僧真不负圣僧之名,明明只是三言两语的平淡之言,却字字珠玉的融到了自己的骨子里,让自己心乱如麻。

    正走着,何于飞又听到身后有人传来的呼唤声:“何施主留步。”

    何于飞回头,却见来人就是自己从未见过的一个小沙弥,只见这个时候沙弥快步移到了何于飞的跟前:“方才陈施主留下话,说是等施主你出来,便让我带你到那边去。”

    沙弥说话的时候纹条有理,甚至还带了几分得意洋洋,见状何于飞是有些纳闷的,这南桥圣僧是个世外高人,怎么这教出来的这个徒弟却是心浮气躁,六根不尽的呢?想想都是有些匪夷所思。

    只是一听说是陈烈要找自己,何于飞心头的疑虑瞬间就是被打消了几分,似乎也就是在这短短的半天时间里,她对陈烈已经全然没有了抵触,就连当初的一丝介怀都已经是荡然无存的。

    她知道,她所认识的陈烈或许可以是那个玩弄权术,谄媚君王的那个佞臣,但至少,这个人的骨子里不会是这种人,又或许说,这正是所谓的难言之隐。

    “那他现在在何处?”

    闻言,沙弥眼中闪过一丝理所当然的得意:“陈施主怕是还在后山,施主请跟我来,贫僧这便带你过去。”说完这须弥就自告奋勇的走在了何于飞的前面。

    一曲走来,曲道绵绵,将近走了快一刻钟的时候,何于飞忽然发现哪里不对,停下了脚步来:“你到底是谁,你想带我去哪里?”

    何于飞回头发现自己已然身处在一边积木葱郁的一片长林之中,这片长林他们已经走了很久很久,可还是没有看到尽头,更重要的是这南桥寺的后山她和陈烈刚才是来过的,这条路她分明没有走过,而且这南桥寺的后山,也没有这么大。

    这个时候何于飞几乎已经肯定了自己已经不在南桥寺里,而是已经到了南桥寺外的别的的地方了。

    这个时候,那沙弥也停了下来,一步一步的向何于飞靠近,嘴边原本平淡的弧度开始变得诡异,知道他的整个脸都扭曲了起来:“我就是送你去见陈国公的人,我要带你去的地方自然也就是陈国公现在所在的地方,相信很快你们就会见面了。”

    这个时候,何于飞藏在袖子里的拳头紧紧的握了起来,“小师傅,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何苦这般对我?”现在就是给何于飞一百个脑子她也想不出来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了这个人,以至于这个人把她骗到这个荒郊野外进行言语之上的恐吓。

    “你与我自然是平日无怨,往日无仇的,而且换做了平日里,本大爷还懒得动你,只可惜你今日得罪了你不该得罪的人,挡了不该挡的道,我自然就是留不得你了。”一瞬之间,那沙弥放佛就是换了另一个人那般,阴狠毒辣,手段语气,无所不用其极。

    经沙弥这么一提醒,何于飞很快的就反应了过来:“你们就是今日的刺客!”

    沙弥眼角一闪,似是欣赏:“本来你在我们眼中只不过是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废弃棋子,奈何你知道的太多,所以你的死活就有不得你了!”

    说完沙弥掌中击出了一道强劲的掌风,何于飞一个失足侧身倒了下去,也是此时此刻,何于飞才发现自己身处的地方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悬崖,刚刚林中的雾气太重,自己竟然毫无发觉,任由着这沙弥一步一步的带到了这死亡的边缘之上。现在的她,正在下坠,等待着她的,或许真的就只能是粉身碎骨。

    仰头看着自己摔下来的地方,似乎还能看见那沙弥的不齿的笑容。

    然而,很庆幸的是何于飞并没有直接的摔倒地方,而是被山间的树枝给勾住了,是以庆幸的逃过一劫。当何于飞从树枝上下来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身处的地方并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样简单,她现在身处的地方,布满了浓浓的雾气,脚下很是平坦,似乎没走出去的一步,都通畅无阻,只是这层层浓雾挡住了视野,天然的,这就成了一片迷宫,唯一可以庆幸的是这里还有足够拱以她呼吸的空气。

    现在的她几乎就已经肯定了自己身处的地方就是一个阵法,而且这个阵法非常的奇妙,也正是因为有这个奇妙的阵法,自己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还能安然无恙。

    只是她好奇那个沙弥明知道这下面有一个阵法能接住人,为什么还要把她推到这下面来,直截了当的杀了不是更省事吗?

    把她丢在这里的目的,真的就仅仅只是为了关注她这么简单?

    正想着,旁边传来了一阵咳嗽声,听力尖锐的何于飞立马就像那边靠了过去,很快的,何于飞就感觉自己的脚下似乎是踢到了一团东西。

    这个时候吗,那个声音越来越近了:“于飞,是你吗?”

    闻声,何于飞整个人都惊讶了起来,带她看清脚下那一团东西的时候她才发现那并不是别的,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这个人也不是别人,正是在自己去见南桥圣僧的时候还见过的陈烈。

    这个时候的陈烈安静的就像一直小兔子,静静的抱着何于飞的腿,呼吸稳慢。何于飞感觉得到,现在的陈烈很虚弱。

    “你怎么会在这里?”何于飞蹲了下来,平稳的让陈烈靠在了自己的怀中。

    何于飞低头才发现这个时候的陈烈和一个时辰前见过的那个爽朗风声大的陈国公完全就是判若两人。

    这短短的一个时辰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原本他还以为陈烈只是沙弥寻来的一个想引自己上钩的的借口,却不想,陈烈还真的就在这里,如此说来,这一趟还不算是白来吧。只是,这人把自己和陈烈都关在这里,究竟是什么用意?

    陈烈的发髻有些凌乱,连带着那俊俏的脸也显得有些憔悴,有气无力的呼吸更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按理来说,陈烈是个习武之人,就算是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也不会有事才对啊,就连自己都是毫发未伤,这陈烈又何来的气息奄奄?

    “我就知道你会来的。”躺在何于飞怀中的陈烈弱弱的伸出了手在和何于飞的脸上蹭了蹭。

    “你还没回答我,你怎么会来这里?”何于飞顾不上太多,只能一昧的追问陈烈,现在她也希望能从其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早一点能摆脱眼前的这层困境。

    虽然困在这里她们不会有事,但何于飞比谁都清楚,这里头是不会有吃的东西的,要是自己真的是死于饥荒的话,那可真的就是窝囊到家了。更重要的是,她现在还不能死。

    “我想你怎么来的,我应该就是怎么来的。”陈烈忽然提起了十足的气息振振有词的说道。

    “你也是被那个死和尚骗来的?”

    陈烈点头:“他说于飞你在这里,我就来了。我来了之后,我就知道,你一定也会过来的。”

    何于飞忍不住的白了怀中的陈烈一眼,十分的嫌弃:“如果我们今天死在这里的话,那可就是京城里最大的笑话了。”

    陈烈闻言,笑容也渐渐的淡了下去:“于飞放下,我们都不会死,我们一定能出去的,相信我……”渐渐的,陈烈的声音就弱了下去,此时何于飞的眼前又出现了一只身影。

    这只身影在层层浓雾之中若隐若现,光看背影,何于飞知道,这是一个男子。

    “我想陈国公这一辈子都不会想打他今天会窝囊在这里,又或许,他的一辈子都会窝囊在这里。”那声音很是清灵,在这片空阔的地方还留下了回音,何于飞知道,自己现在所身处的地方应该就是一个被阵法掩盖住的山谷不错了。

    “何方好汉,在此偷偷摸摸,为何不撤去阵法,出来一见,较个高低?”何于飞冲着那影子喊道。

    然而,那影子似是转过了身来,却没有说话,只是一昧的在笑,笑的幽深,笑的凉入骨髓。

    “我一定会把你揪出来!”何于飞紧咬牙关,这是她求生的**,靠自己的双手。

    可那笑声没有停止,反是越来越猖獗,越来越远,越来越缥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