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是大神的头号黑〕〔明德三十年〕〔重生娱乐圈:神医〕〔茅山捉鬼笔记〕〔我有一座军火库〕〔倾世盛宠:粗野将〕〔无攻不受〕〔隐天传奇之青箩记〕〔我的极品仙女老婆〕〔地中海霸主之路〕〔霸宠天下:神医小〕〔最强盛宠!神秘魅〕〔军痞老公,深入宠〕〔超级疯狂无敌系统〕〔总统,霸爱成宠!〕〔朕的纨绔皇妃〕〔全民诸天轮回〕〔火影极光〕〔废材逆天:傲娇帝〕〔锦绣江山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三十一章 共患难
    <h3 css=”read_tit”>第三十一章 共患难</h3>

    夜色来临,浓雾凄凄。

    何于飞发现在这个山谷,没有白天和黑夜之分。时间一滴滴的在流逝,可何于飞却感觉不到疲惫,同样在他怀中的陈烈依旧是那个半睡不醒的的模样。

    终于何于飞感觉到了怀里的人动弹了一会,“你醒了。”

    陈烈仿佛是感觉到了外界的召唤,赫然的就睁开了双眼。只是,当这对眸子再度以着某种光华回来的时候,却是那样的惊艳无双。

    “血……”看到何于飞的第一眼,陈烈这样说道,说完之后,他就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头,一副十分难受的模样,苦苦的在煎熬着。

    看着陈烈的这副模样,何于飞一时也是不知所措。

    “你怎么了?”

    话刚说完,何于飞哦就看到陈烈的眼眸带了一团绯红的血丝,渐渐的,那团血丝,蒙蔽了他的整个眼帘。

    何于飞的内心暗叫不好,陈烈这副模样绝度就是走火入魔的节奏,走火入魔向来都是习武之人的死穴,若是放之任之下去,这陈烈能不能或者出去就已经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了。

    这个时候,潜藏在浓雾之中的身影又走了出来,和上次一样,还是看不到脸。

    “既然陈国公这么的在乎你,那我便让他尝尝亲手将自己在乎的人杀死的滋味。相信这种后悔莫及的感觉可以让他毕生难忘。”那人的声音满满的是嘲讽与得意,可更多的,还是一种冷漠无情。

    这个时候,何于飞看着那一团浓雾中的影影一片,心中固然气愤万千,可脸上还是平淡如初,安静的就像是无风无波的湖面:“我不管你是谁,也不想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恩怨怨,这些我统统都不想管,只是身为一个局外之人的角度,我都有些忍无可忍,尔等皆是七尺男儿,又何必利用我一个小女子使这些下三滥的手段?如此行径,你们就不觉得羞耻吗?”

    然而,何于飞所认为的这些,那人从来就没有在乎过,甚至还发出了一阵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笑声:“如此说来,我还得感谢何小姐的成全之恩了,若是没有何小姐,我还真的难以请君入瓮呢。”

    对何于飞来说,这是**裸的羞耻也是嘲讽。陈烈是为了救自己才会深陷其中,是以自己无论如何都应该护他周全不是?纵然无力回天,也要尽力而为。

    “阁下在这个时候说这些话,无非不是想激怒于飞,想让我气急攻心,吸入这雾中的毒气罢了。”原本何于飞还觉得这只是一种平平常常的雾气,可久了她就会发现,这种雾气一开始接触了还没什么,可一旦接触的久了,你就会感觉到意识的混乱,然后就是意识的麻木,对于练功之人而言,气息紊乱,必是走火入魔的先天之兆。

    那人忽然止住了呼吸,浓雾之中的一曾幽深也渐渐的淡了开来,这个时候何于飞可以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个神秘人,明显是个比自己高大许多的,就连身上穿着的也不是江湖中人的打扮,倒是像这京门之中的贵族多一点。

    这个时候,不等那神秘之人在说些什么,何于飞又浅浅一笑,继而说道:“阁下明知这毒雾会引得习武之人走火入魔,自然是不敢进来对我等如何,而且我想你也跟本就进不来,这个阵法固然牢不可破,可缺点也很是明显,那便是我们出不去,你也进不来。”瞬息万变的阵心,一有不慎便是深陷其中,永无重见天日之日。

    那人就像是被何于飞戳中了软肋一般,许久都是答不上话来。过了好一会,那人才发现其实何于飞的那些话都只不过是在戏弄于他罢了。

    冷哼一声:“杀鸡焉用牛刀,这阵法是南桥圣僧常年闭关之所,也是南桥圣僧倾尽毕生所学集这山中天然屏障而成,若非南桥圣僧出手,你们这辈子估计都别想出来了。最后,祝你们好运。”

    说完,那一抹黑影不知所踪,何于飞的脸色也有些无奈大的黑了下去。原本还打算从这人口中套出一些有用的,在借着昔日日夜伴随平西王左右学得的一些排兵布阵之法解了它,奈何得出来的,却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得道高僧却在此污浊之地修身养性,还真是芙蓉清水出啊。”何于飞苦笑这摇头,南桥圣僧是得道高僧,其之毕生所学必然是容纳了佛家的灵性,是以这阵法绝然是充满了玄机,绝非是自己的那三脚猫的功夫可以比拟的。看来,这一次真的是天要亡她啊。

    忽然,何于飞感觉怀里的人又动弹了一下,这一次,陈烈动弹的劲乍然的就猛烈了起来,直到何于飞的双臂再也无法束缚他,他就那样的顶天立地大的站了起来。

    看着眼前的陈烈的眼睛,何于飞简直不敢相信,这个时候的陈烈的眼睛几乎已经看不到别的什么了,至于何于飞所能看到的,只有绯红的一片,何于飞知道,这个时候的陈烈已经全然的走火入魔,再也难以自控了。

    可即使如此,何于飞的心底里也没有半点的恐惧,这一点,她也不知道是何原因,仿佛就是没有理由的,莫名其妙的。

    “血,好多血,你看到没有,好多血。”陈烈反反复复的看着自己的手掌,口中不断的囔囔自语,整个人已经全然是陷入了魔障。

    “陈烈,你清醒一些,你不能这样下去,你需要的,是冷静。”这个时候,何于飞挺拔的站在了陈烈的面前,紧紧的握住了陈烈的双手,可在这个时候,她似乎什么也做不了,因为自己无论说什么,陈烈都是听不进去那般。

    终于,陈烈的情绪似乎有一点平稳了下来,可就在何于飞以为自可以松一口气的时候,陈烈的双手就毫无贻误的捏住了何于飞的脖子:“好多血,你看到了吗?”

    陈烈口中不停地嘟囔,每一次的语言重复,手中的力度都会加重一分。这个时候的陈烈和刚才奄奄一息的陈烈,完全也是判若两人,这个时候的陈烈手头上的那个劲,就算是五个壮汉也未必能阻挡的下来。

    渐渐的何于飞感觉不到了自己的呼吸的1存在,模模糊糊的何于飞轻轻的将那两个字吐了出来:“阿烈。”

    陈烈听到这两个字,就像是听到了什么灵犀的咒语一般,一刹那的就松开了自己的双手,连连的后退了两步,先是双手揉了揉自己的头,然后自然的把手放了下来,反反复复的看着,却是不知所谓。

    又过了一会,陈烈算是彻彻底底的安静了下来,就在何于飞准备上前探视的时候,陈烈忽然转过了身来,又是一把的扣住了何于飞的双肩。

    这个时候,何于飞能够看大陈烈眼中的魔气几乎已经散去,就连原来的绯红色双眼,也恢复了来时的模样,只是这双眼睛比起在马车的那一会,何于飞总感觉是多了一些什么,给何于飞的感觉,总是那样的邪魅。

    第一次看到陈烈的双眼,何于飞就觉得他的眼睛就像是天上的星星一样美丽,可这个时候满天星辰也开始泛着淡淡的邪气,一种朦胧的邪魅之美,瞬间扑面而来。

    陈烈没有说话,而是抱住了何于飞,直接的就往地上倒了下去。

    这一刻,何于飞感觉自己脚下的大地就像是软绵绵的草地一般,全然感觉不到一丝丝的疼痛,当然,此时此刻,何于飞那颗沉静的心也开始不沉静了起来,她也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陈烈下一秒会对着她做出什么事情来,她也不知道这是时候的陈烈是否还是神志清醒的那个陈烈。

    “你要清醒,你要活下去,我们的都要活下去。”

    刚说完这些话,何于飞就感觉到了伏倒在自己肩头的陈烈忽然双手撑了起来,静静的看着自己,眼光温柔的要滴出水珠来一般:“你是于飞,我记得,一直都记得,从第一天见到你的时候,我就记得。”

    何于飞能够感觉到他的声音很温柔,一如每一次他们之间的冲突,他都是这样的温柔对待,原本何于飞还以为这种温柔就是陈烈的可怕之处,可今日她才发现,陈烈的这种温柔,在别人面前,从来就没有出现过,这是自己的独家记忆,已经完完全全的烙上了自己的印章。

    无言以对的何于飞只能静静的仰视着陈烈,这个时候她也不知道自己该拿这个人怎么办,明明是被感情伤得体无完肤的人,这个时候又开始动摇自己的原则,开始去触碰自己最致命的底线。她对陈烈的感觉中从来就没有厌恶,有的只是一种陌生的敬畏,如今,在看到了陈烈如此脆弱的一面之后,心中仅存的那一点敬畏,也不复存在了。

    其实换个角度而言,她们都是一类人。自己是活在自己的阴影里,而陈烈,却是活在了别人的阴影里,带着这乱国佞臣的骂名,过着永无天日的日子,孤寂半生,独来独往。

    原来她们居然是如此的相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