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三十二章 倾心一顾
作者:玛丽莲梦白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h3 css=”read_tit”>第三十二章 倾心一顾</h3>

    “我爱你,很爱很爱你。”陈烈对眼前的人儿,毫没顾忌的吻了下去,辗转缠绵,十指相扣。

    这一次,陈烈没有轻易的罢休,而是等到何于飞差不多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才松开了她,仿佛这样的结果,他很满足。

    又是静静的看着何于飞好一会,陈烈把何于飞抱了起来,紧紧的搂在怀中,下巴抵在何于飞的肩膀上,很是安祥。他知道,他的于飞已经完完全全的接受他了,再也没有什么顾忌了。

    “我说一个故事给你听好不好?”

    何于飞一愣,却还是应了一声好。

    说着,陈烈将何于飞抱的更紧了,他从前设想过用一万种方法来获得何于飞的释怀,可他始终没有想到这最后让何于飞完全释怀的会是自己最可怕的一面。

    “在这个南朝的皇帝还不是皇帝的时候,南朝有过它最繁华的一个时期,那个时候四海之内皆是一片安安祥,没有狼烟纷飞的战火燎原灼烧。有一个身份尊贵的富家公子取了一个出身卑微的女子为妻,起初夫妻二人和和睦,相敬如宾,可是终有一天,这个富家公子又爱上了别的女子,甚至把那些女子都娶了回去,一时间,宅门之内充满了各种的阿谀我诈和阴谋暗算,而身为出身平凡人家的原配,却是那样的心纯质朴,只想守着自己一亩三分地,不与他人争斗,可结果却没有她想象之中的那般如意……”

    听到这里,何于飞蓦然的也叹了一口气接道:“于是这些妾侍便明里暗里给这位原配夫人使手段,处心积虑的想要夺走身为原配的她的一切。”

    这些事情只要是在世家大族之内,都是可以很常见的事情,后宅之中的事情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何于飞都是深有体会,那些勾心斗角何于飞从来就不喜欢,可偏偏她没得选择,即使是她不喜欢,可她还是要义无反顾的冲在最前头,身先士卒。

    等何于飞停下来了好一会,陈烈伸手摸了摸何于飞的脑袋继续道:“终于有一天,这位原配夫人发现那些妾侍将她们的手掌伸到了自己年方七岁的嫡子的身上的时候,她才开始后悔自己当初为何要趟入这荣华富贵堆积的一滩浑水。可反悔终究只是于事无补的,后来这位原配夫人为了能让自己的孩子平安的活下去,就把那个嫡子送到了她平生最信任的人的手里,而自己却独自的留在了那一滩浑水之中,度日如年。”

    听到这里,何于飞有时不得不纳闷的问了起来:“自己的嫡子被妻子偷偷的送走恍若人间蒸发一般,身为丈夫的他就不闻不问?”

    这一个问题,陈烈也沉默了许久:“其实这件事是他们两个人之间共同谋商而合的,他们都说那个人很爱他的原配夫人,只不过是因为有着自己的苦衷,迫不得已出此下策罢了。只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那位原配夫人就再也没有生下过一个子嗣,甚至后来她还怂恿自己的丈夫,另立了妾侍所出的孩子为嫡子,成为了诺大的家业的继承人之选。”说着说着,陈烈的眼神变得很模糊,仿佛这样的感觉,已经是很远很远了。或许也只有这种感觉,才能让自己明白,自己到底经历过什么。

    “然后呢?那个孩子呢?”

    陈烈动了动眼睫毛,一口温热的气息轻轻的呼在了何于飞的脸庞。

    “那个孩子自然就是改名换姓,过着别人家的生活,一辈子的安安生生,只是他故意忘了自己,自愿放下了自己曾经拥有过的一切,知道那一天,那个人的其他女人为他生的孩子为了斩草除根,再次找上了门来。”

    说到这里陈烈忽然的就顿住了声音。

    何于飞动了动自己的眼帘,似是有什么极深的感悟,就这样的涌上了心头:“最后呢?”

    “最后,就这样了。”陈烈将一吻落在了何于飞的眼帘之上,邪魅的眸子闪烁着泠泠的流光。深吸了一口气,何于飞的气息也渐渐的平淡了下去:“所以,你就是那个孩子,我也很高兴你能告诉我这些,至少以后的日子里,我不用在苦苦的揣测。”

    陈烈没有说话,也就等于是认同了何于飞的说法,原本陈烈还以为这件事情自己一辈子都会拦在肚子里不会说出来,可是到了刚刚何于飞唤他阿烈的时候,他就有一种冲动,很想很想和何于飞分享,他感觉,这些东西要是早不能找一个人倾诉的话,自己迟早会疯的,方才的那一瞬间,他真的控制不住自己,这样的感觉,前所未有的强烈过。

    “或许有些东西你已经猜到了,可我还是想自己亲口告诉你,这样,便没有了所谓的欺骗。”陈烈稳稳的坐了起来,双手平平的捧着何于飞的脸:“我想告诉你,其实我原来不叫陈烈,原来的我,叫林烈,双木林。”

    一时间,陈烈将这些陈年旧事铺天卷地般的撒落在何于飞的面前,何于飞自认是不能在一时间将这些完全接受的。

    林,在南朝是国姓,也是皇室中人才会拥有的姓氏,就像是在凉国权倾一方的萧氏那般。然而,若只是仅仅的这一些,何于飞还是能全心全意的接受的,可她知道,这个林氏的概念,又怎么可能只是表面上的那么简单?

    “所以,你唤皇后其实唤的不是皇后娘娘,而是母后。”何于飞几乎已经是十分的笃定了,当陈烈说出自己林氏的身份的时候,她就知道了。一个无功无德的国公,就算祖上积累了再多的功德,也不能让皇帝一忍再忍,姑息养奸。而且在今日皇后被刺杀的时候,陈列身上的怒火,远远的就超过了一个臣子所应该承受的范围。

    这些虽然都还只是和何于飞的揣测,可这也已经是**不离十了,尤其是当陈烈至今还是一言不发的时候,那便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

    或许还真是造化弄人,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自己都徘徊在权势之间,和以前唯一的不同之处便是这一次自己遇到的人,是陈烈。

    自古最是无情帝王家,或许自己早就应该学着去拒绝的,这是一池让自己越陷越深的泥潭,她已经陷进去过一次了,这一次又是自己找上门来,又会又怎样的后果呢?

    一纸婚书,所嫁之人,又是荒唐。

    “那今日刺杀皇后娘娘的那些人是宫里的人指使的?”何于飞虽不是宫里长大的人,但后宫的夺嫡之争多少也是有所耳闻,甚至可以清清楚楚的明白这其中的处处危机蛰伏。

    问到这里,陈烈的双眼蹭的一下就变得滚烫,深深的在何于飞的怀中燃烧了起来。

    “是太子殿下?”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何于飞也就不得不佩服陈烈了,既然明白了自己的身份,还敢跟身为太子的他对着干,这不明摆着别人不来找他,自己却送上门去吗?

    只是还有一点何于飞十分的想不明白,既然皇帝封了林思城做太子,那便是认同了他继承自己皇位的意思,既然这个时候林思城已经拿到了自己想要的,又为什么还要舍近求远的执着于一个陈烈?

    只要他登上了皇位那陈烈必然就不会再去与他争夺,至于皇后,到时只不过也就是给一个皇太后的名分罢了,身为一国之君,囊括四海,又怎会舍不下这一点东西?

    当然,还有一个可能,那便是宫中的其他妃子对皇后的这个位子之年依旧,已经就是按耐不住了。

    这个时候,陈烈没有给何于飞一个回答。

    “这些,我曾今也想到过,只是于飞知道今日坐在皇后娘娘风辇里的人是谁吗?”

    何于飞摇头,虽然知道皇后玩的是李代桃僵的把戏,可至于会是那个倒霉蛋去替皇后挡刀子,就算是何于飞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的。

    “是赵贵妃。”陈烈神色如常的说着:“赵贵妃便是林思成的生母,也是在后宫之中频频与皇后明争暗斗的人,这一次让她坐皇后娘娘的车子,也正是皇后娘娘临时起意的。”

    如此,何于飞露出了一个尴尬的笑容:“如此倒是我多想了。”这个时候皇后把自己的目的表现的那么明显,赵贵妃那些人不可能会看不出来,这个时候皇后的行踪若是泄露或者说是皇后娘娘出了什么事情,赵贵妃是无论如何也逃不了干系的。

    若说赵贵妃的车子是她自己做的这还勉勉强强的说得过去,毕竟这也是洗清自己嫌疑的一种方式不是么?可再在皇后这边动上一块,就未免太是画蛇添足了。

    这个时候估计所有人都是把怀疑的目标投在赵贵妃的身上了,这样一来,这幕后之人栽赃嫁祸,就地取材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

    可这个刻意挑拨离间,又是深知陈烈行踪的人,又会是谁呢?或许对陈烈而言,这个人才是他最为畏惧之人,林思成比拟之,都只不过是小巫见大巫罢了。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这便是那人这一次能将他们一网打尽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