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淘妃:战神王〕〔我家的笨蛋渣男〕〔系统小农女:夫君〕〔位面之狩猎万界〕〔渡风杂货铺〕〔诸天最强大佬〕〔难道我是神〕〔末世之我是天网〕〔无限密室逃脱〕〔雷霆〕〔失传秘术:赶虫师〕〔史上最强师叔〕〔一路仕途〕〔情海狂徒之涅槃〕〔惹妻入局:狼性大〕〔女帝的大内总管〕〔偷心蜜战:高冷老〕〔最后一个契约者〕〔玄医归来〕〔妾室心计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四十一章 愿打愿挨
    <h3 css=”read_tit”>第四十一章 愿打愿挨</h3>

    果不然,等何于飞来到正院的时候,就看到了赵氏一行人,同样的,她还看到了正在闻讯而来的何尚书。

    如潮流一般的人群将这个院子重重围住,一时间何于飞也想不出这何秀心玩的是哪一出,一切只能归功在自己对何秀心的了解实在是太少太少了,若是从前的见解再多一些,又何至于今日这般的无可奈何,全然被动。

    给赵氏和何尚书见过礼之后,何于飞将目光停在了何秀心的身上:“大姐如此兴师动众,不知所为何事?”

    何秀心的表现是在何于飞的意料之内的,因为这时候的何秀心并没有什么过于偏激的性情,又有那么一瞬间,何于飞甚至都怀疑这何秀心是不是请她看戏来了。只是,这个宅院里的最佳戏码,不就是她们这两个打小就玩不到去的两个挂名姐妹吗?

    “还请七妹见谅,事出突然,惊扰了你还请莫要怪罪。”何秀心满肚子的委屈挂在了脸上,见状的赵氏自然就是不能袖手旁观,当下就给何于飞来了一个当头棒喝:“昨个秀心住在你的院子里,今早醒来,老夫人生前传给秀心的翡翠镯子不见踪迹,既然这个院子现在以你为主,那还是跟你说一声为好。”

    听到这些,何于飞真是巴不得一鞋底丢过去,她还真的就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明明这么久来都是她们这些人在压榨何于飞,这个时候跑到这里来装可怜,这是明摆着想让何尚书动容吗?

    恶人先告状,或许这对她们来说,还真是一个不错的法子。

    “这件事,父亲怎么看?”何于飞绕过了所有人的目光,直奔何尚书而去,这个时候与其让这些人来带动着一滩脏水,倒还不如让何尚书这一股一直想置身事外的清流进来搅合一番为好。

    “让婆子下去搜索一番就是了,到时谁是谁非,都是一目了然了。”何尚书的回答很纯粹,这是最简单的方法吗也是最粗暴的。不过似乎除了这样,也是别无他法的。

    这一点,何于飞也是赞同的,毕竟这话是从何尚书的嘴里说出来的,至于何尚书会怎么去安排,她也不用怎么的去担心,毕竟说到底,何尚书的话海华丝值得何于飞去信任的,至少这些天来,何尚书可以说是这个尚书府里除了茯苓之外对她更好的一个人。

    果然,不一会,何尚书就招来了几个信得过的婆子。

    看着依旧一脸淡定的赵氏母女,何于飞心中有些慌乱,总觉得那里有些不对劲,只不过昨夜里一整夜都是茯苓为她守着的,何秀心就算是丢了东西,也不会怪到自己的头上来吧?

    想了想,何于飞还是觉得那里有些不对劲。就在此时,一个婆子尾随在一群铩羽而归的婆子身后。手里捧着的,正是一只精美的手镯。

    “找到了!”此时,何秀心欢快的扑了上去,见到那镯子跟见到什么宝贝似得,一下子就揣到了自己的怀里,爱不释手。

    看着这一幕,无论是何于飞还是何尚书,目光都已经冷淡了下去。

    “这是怎么一回事?”何尚书冲着那搜出东西来的婆子质问道。

    婆子还算利索,丝毫都不带犹豫的就指了眼前的一所房间:“老奴是打那个房间子里的床底下找到的。”

    婆子的话自然不会假,何于飞这一点还是笃信的,因为这些人也清楚得很,这个时候何尚书能把这个任务交给她们,是对她们的信任,同样的,这些人的心里也清楚何尚书心里头想的到底是什么,这个时候在何于飞的院子里找到了何秀心的东西,无论是对何于飞还是对那些婆子,都不会是什么好的结果。

    “那是茯苓的房间。”何于飞顺着婆子指的方向,沉静着说道。

    说完何于飞转眼看了一眼赵氏,却发现赵氏也在盯着自己看,唇边带着的那一点肆意,让何于飞开始愤怒。这件事果然是她们做的,何于飞也只道她们会不好心,可万万没有想到,她们却是将这怀心思安到了自己身边的人的身上。

    何于飞对于那些敢于向自己出手的人从来都是客客气气的,但是一旦这些人伤害到了自己身边的人,那就怪不得她铭记于心了。

    看了一眼茯苓,见茯苓只白着个脸,并没有别的慌乱之处,何于飞也算是定下了心来。她相信茯苓不会做这种事,茯苓也不是那种贪财之人,这一点何于飞现在知道,以前也知道,一直也是知道。虽然患难之友不可全信,可陪伴却是最长情的告白。

    对着茯苓点了点头之后,何于飞将目光转向了何尚书,只见这个时候何尚书的神情比之刚才还是释然了一些的,或许在他看来,茯苓对他而言,并不是这么的重要吧。

    “父亲,我手底下的人作出了这种事,于飞心中有愧,此事我会向大姐道歉,但女儿只有一个要求,那便是女儿自己房里的人,应该有女儿自己发落。”

    何于飞此言一出,在场之人都是有些慌的,谁也没有想到何于飞会承认的如此坦然,更没有想到何于飞竟然会是这种出卖自己手底下的人来保全自己的主,一时间,人们对这个七小姐的看法瞬间逆流而下,原来什么都是虚的,在真正的名利之前,一切都显得那样的苍白无力。

    只是,何于飞见自己大势已去鸣金收兵的动势赵氏和何秀心又怎么会凭之任之?好不容易有了这样的机遇,这些人自然是强势的趁胜追击了。

    “老爷,咱们府里除了这等偷鸡摸狗的事情,若是传了出去,这对我们尚书府的名声可是百利而无一害的,更何况,这样的人留在我们的府里就是一匹害群之马,若是长此以往,定成黑云压城之势。”

    “是啊父亲,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啊。”

    赵氏与何秀宁一人一句,对答如流,这一幕何于飞也是看的滴滴不漏。看来无论是始作俑者还是煽风点火者,这赵氏母女都是独占鳖头了。

    只是,这一点何于飞是无能辩驳的,这个时候她除了横眉冷对千夫指之外,真的是别无他法,这要怪也就怪在自己疏于防备,一门心思的以为何秀心的目标却是自己,可万万没有想到她却对自己身边的人下了手。或许,对于她这种孤苦无依的人来说,身边之人的离散还真是她一个弱点。

    这些人既然找到了自己的痛处,那就不会手下留情了。

    这个时候,何尚书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赵氏,看着何于飞,或许这个时候,他真的就已经是被赵氏说动了吧,毕竟那个男人的家事牵扯到了自己的前程,还能不居安思危的?

    现在摆在何尚书面前的只有两条路,第一是把人打卖出去;第二条,自然也就是绝路了。所以,何尚书这个时候还是希望何于飞能够为茯苓狡辩一下的,毕竟还是刘氏身边的人,他怎能不心软一通?

    只是,这个时候的何于飞似乎也没有要让何尚书为难意思。

    “于飞愿意当着大家的面,当众惩罚茯苓,请父亲给我这个机会。”

    何于飞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是谁也没有想到的,就连何尚书也是吃了一惊。明知道这是别人给自己设下的圈套,可自己偏偏就是什么都做不了,甚至还要亲手将别人赋予的疼痛承加在身边的人身上。

    这对茯苓而言只是**上的一种折磨,可对于何于飞来说,却是一种精神上的凌迟。

    这一点,何于飞也很清楚,可这个时候,她更清楚自己任是怎么的去狡辩也是无济于事的,一边是自己疏于防备,另一边则是府里的人不会吧茯苓这样的一个下人看在眼里,就算自己为之辩驳,可是谁又会听呢?如此事出突然,就算给何于飞三头六臂,她也无法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找出可以证明茯苓清白的证据来。

    唯一可以庆幸的就是茯苓有好功底,不想平常人家的丫鬟那般,柔柔弱弱。

    果不然,这个时候赵氏果然心动了:“如此也是未尝不可,只是对于这种事情,必然是严惩不贷的。七姑娘过一阵子也该嫁人了,这后宅之事也是该着手自己打理打理了。”

    身为一个嫡母的角度,赵氏如此的言行自然是宽宏的,可是身为一个幸灾乐祸者而言,这是何其的不要脸?

    终于一切都算尘埃落定了。茯苓就这么呆呆的看着何于飞,愣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听这个时候何于飞用着极其清冷的语气说道:“茯苓行窃失德,念其初犯,小惩大诫,领杖八十。我管教无方,险酿大祸,是以,愿与茯苓同罪,八十棍棒加身,决不反悔。”

    一霎那,茯苓什么都感觉不到,一群婆子就搬来了板凳把自己按了上去,何于飞正握着拿一根粗粗的棍杖,微微颤抖。

    八十杖刑,加在一个男子的身上都未必扛得住,只是这个时候,茯苓感觉不到恐惧,她耳边萦绕的只是那八个字:愿与同罪,决不反悔……

    渐渐的,她就失去了知觉,这种感觉,总不该是麻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潜龙非〕〔毒医狂妃:暴君娶〕〔都市天师系统〕〔再婚甜妻:总裁太〕〔云朵有点甜〕〔半圣领主〕〔夜落京华〕〔甜妻100分:陆少,〕〔绝天灵神〕〔LOL之救世上单〕〔逍遥天鹏〕〔变身冥系魔法少女〕〔将军在上,无心何〕〔一念而深:帝少宠〕〔一口吃掉你的小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