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加冕为王〕〔爆笑修仙,萌狐不〕〔大楚昭阳〕〔重生之黑铁的荣耀〕〔昨天还能怎么皮〕〔甜妻驯夫记〕〔黑白分〕〔五域记〕〔攻约梁山〕〔唐朝好岳父〕〔绝地成神〕〔武傲九霄〕〔校花的极品特工〕〔重生异界当帝王〕〔行咨天下〕〔魔王修仙〕〔爱欲横流〕〔娇妻难驯:总裁,〕〔法医毒妃:霸道王〕〔华娱特效大亨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四十二章 小定
    <h3 css=”read_tit”>第四十二章 小定</h3>

    茯苓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她是被自己身后的一阵火辣辣的痛感唤醒的,这个时候,她失却了那个时候的感触,那个时候她感觉不到一丝疼痛,可这个时候,那种痛感是真实存在的,更是刻骨铭心的。

    只是这些在茯苓看来,都还是值得的,至少她没走让何于飞为难,如此,心里的内疚也就不会再有。

    “茯苓。”

    床边,传来何于飞亲切的话语,霎那间茯苓眼眶湿润,原来何于飞一直都在自己的身边。

    “小姐,我……”茯苓刚打算坐起来,可这刚一动作,那火辣辣的疼痛就由下而上的蔓延而来。

    见状,何于飞又只好把茯苓按了下去,让她静静的趴着,劝她不要再轻易的动弹。

    “先给你换药吧。”说着,何于飞伸出了双手去解茯苓的衣物,如此茯苓可算是受宠若惊的慌了起来:“小姐,这些事情,我自己就可以……”

    然而,何于飞没有给她这个机会,三下五除二的就上手了。

    也是这个时候,茯苓才幡然醒悟,他依稀记得,何于飞也应该是受了八十杖刑的,想到这里,茯苓又是激动了起来:“小姐你……”就算是一个壮男,这八十棍下去也是半死不活的,她家小姐自由就是身娇体弱的,这八十棍子打了下去,这何于飞又是如何承受过来?

    然而,何于飞似乎也是知道了茯苓会担心这一点,连忙劝诫道:“你放心,现在就算是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打我的。”

    茯苓闻言,懵了一阵。何于飞说的不假,这个时候,何尚书就算是不看僧面还得看佛面,既然陈国公已经在自己的面前放过狠话,那他就不得不往这个方面想,而赵氏,思前想后之后,也只能不了了之。

    陈国公,那不是她们能招惹的起的人。

    “茯苓,我想你还是恨我吧。”

    恨我吧,何于飞的声音恍若魔咒,一点一滴的汇入了茯苓的耳中,只是,茯苓感觉这个声音离自己越来越远了。直到何于飞从房间了退了出去,合上了那一扇原本还是半开着的门,彻底的阻绝了月光的一丝光辉。

    何于飞让自己恨,可自己偏偏就是恨不起来,明明这一切,都是因她而起的。

    房间里,一片静谧,就连原本存在着的呼吸声,似乎也已经不存在了。

    第二天,尚书府又迎来了另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那就是陈国公的的聘礼抬进了门,这一次,陈烈和何于飞的婚事是皇后指定,又有皇帝圣旨诏告天下,所以无论如何,这一场牌面都不会那样的寒酸和拿不上台面。

    然而,这一场盛况却超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就连何尚书看到那一抬又一抬的东西抬进门的时候,也是被吓了一跳,那个时候他都甚至在怀疑,这写东西究竟是不是打陈国公府里出来的了,毕竟对于一个庶女女子的身份来说,这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再多一点,恐怕就该赶上皇子娶亲了。

    只是,当陈烈清风一笑的面容出现在何尚书的面前的时候,何尚书才开始着去接受这眼前的点点滴滴。

    何于飞在堂前呆的并不是很久,何尚书前脚吩咐下人们把这些东西往何于飞的院子里抬,后脚就让何于飞退到了屏后,因着何于飞对于这种偷听的事情毫无兴趣,所以也没怎么逗留,耸了耸肩,就往自己的院子里去了。

    然而,走出百步有余之时,一袭清亮的素衣迅速在自己的眼前蔓延开了来。

    “那么快,你不是该和我父亲慢话长谈吗?”话说陈国公亲自上门下聘是给足了面子,可这个时候就把双方长辈晾在了一旁,未免还是不太好吧,再者,赵氏那边陈列已经够忽视了,这个时候又三言两语的把何尚书给打发了,何尚书不得气炸才怪呢。

    正想着,陈烈走上前来,轻轻的用手将何于飞额前青丝拨开,使之亮出了白洁的额头,白的就像山间的皑皑白雪,闪闪发亮。

    “受委屈了?”陈烈轻声额探问者,可贴在何于飞额前的手,却是那样的冰凉,甚至还是那样的干燥。

    何于飞强作一笑:“这倒不曾。”她知道昨日里茯苓的事情是瞒不过陈烈安插在尚书府里的耳目的,可她没有想到,仅仅是一夜之间,就已经传到了陈烈的耳中。这一时的无微不至,何于飞还真是有点后知后觉。

    对于陈烈,她真的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她总觉得,如此随波逐流,听之任之,或许也是一个不错的的选择,至少没有违背自己的初衷,也坦诚了此刻的心胸,对于以后的事、往日的事,藏在心中,总有一日还是会兑现的。

    凉国,那每一寸都令她望眼欲穿的土地。

    何于飞的强颜欢笑,是陈烈最为心疼的,只见这时陈烈的手直接从何于飞的额头上滑了下来,轻轻的贴覆在了何于飞的心房之上:“这里疼,对吧?”

    一时间,何于飞竟不知如何作答,这个问题,一时间还真是让她纠结了起来了呢。这个时候她是多么的想揪着陈烈的胸口问他一句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好,可这样的话堵在了嘴边,又是被何于飞咽了回去,或许这样的关系,还是永远的都不要达到才好吧。

    “其实我没事的,这样的日子我想也不会太长了,不是吗?再者,这样的曲曲折折,从来就不是我所畏惧的。”因为她所畏惧的东西不在这里,她曾今深深的眷恋过的,才是她此刻最畏惧的,因为那不仅仅只是一分残留的眷恋,那里还夹杂着内疚和悔之莫及的遗憾。

    这个时候,陈烈也只能静静的看着何于飞,一句话都不说,同样的,他也是多么希望自己可以早一点找到何于飞,至少,从那以后,他就已经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只是现在也为时未晚,至少现在就已经把机会紧紧的抓在了手中了不是吗?

    两人就这样在庭院之中漫步,刚穿过一座小亭,远处就传来了丫鬟们细碎的声音:“看到了吗?那个就是昨个亲手打了自己丫鬟八十大板的七小姐。”

    “八十大板,对一个丫鬟,这七小姐可真下得去手,足见这七小姐也是个狠心之人,不过也好在过不了多长时间这七小姐也就该出嫁了,只要她一出阁,我们这些做下人的,是一辈子都不会和她有交集的。”

    此时,又有一声轻长的叹息在蔓延:“看来这还真是有什么样的奴才就有什么样的主子,丫鬟是个鸡鸣狗盗之辈,主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把自己的丫鬟拖出来顶罪的人如果还是心底纯正的话,我都把这头割下来给大家当凳子骑。”

    此刻,何于飞看着这些自成一派,旁若无人的丫鬟们也是无话可说,抬头看了一眼陈烈,却发现陈烈也在看着自己。对于陈烈,她所能给予的信心虽然不多,却还是有着足够的分量的。

    信任就像是一把双刃剑,对现在自己而言,自己已经没有再去全盘给与一个人信任的能力,那一场挥之不去的阴霾,至今还是历历在目,自己永远都还是那个被被动着的人,永远的被包围,找不到自己避风巷。

    “其实我也不知道这尚书府里的人怎么都突然都开始喜欢说上大实话来了。”笑了笑,何于飞看着陈烈,也是欢颜。

    这个时候,陈烈眼如刀锋,往日他看到了何于飞眼中的坚强却忽略了她身为女子生之而来的脆弱。

    被毁住处,被肆意欺凌,这才是他的于飞在这里一直都没有停止过的煎熬,这个时候的他心口开始隐隐作痛。

    “其实我只相信于飞你说的。”

    何于飞反问:“可若是我说的和他们说的都是一样,你又当如何?”

    一时间,陈烈些许的沉默,何于飞沉淀了眸光,恍若这些都是在自己的情理之中。可不过片刻,陈烈的声音有回旋了起来:“那我不介意做你们口中的那个人。”

    人言之中的陈国公,国之佞臣,社稷之患,何于飞这一点不起眼的过往,放在他的身边又算得上什么?

    “可你又是为了什么?”何于飞的声音很低,低到只有自己能听见,这是她自己的内心旁白,也是她绞尽脑汁都想弄明白的事情,今生她自认没有招惹这些人,可这些人却是一个又一个的找上门来,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好,也不会有无缘无故的付出,他们的点点滴滴的汇聚的背后,总还是隐藏了那些不可告人的目的。

    就在此时,另一个声音又响了起来:“你们这些小蹄子,一看就是闲得慌,七小姐的事情也是你们想说就说得的?”

    闻声,何于飞惊然回头,只见那人却是何秀心无疑。这个时候,何于飞看着何秀心,笑的苍然,这一切都不过是何秀心演给陈烈看的一场戏,明明自己已经锋芒尽隐,为何这些人还是要咄咄逼人?

    没有说什么,何于飞转身就走在了陈烈的前面,陈烈尾追其后,刚走出不远,又看到了另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个人还是记得的,何于飞说过,应该是叫茯苓。

    至于和茯苓贴耳在一起的另一个丫鬟,陈烈也记得清楚,那就是刚刚伺候在赵氏身旁的人。来不及想太多,就听何于飞说道:“我这边没有什么难处,你还有公务,不如就早些回去吧。”

    原本,陈烈还想提一嘴茯苓的事,却发现何于飞的目光也正好的从那边收了回来,她应该是看到了吧?

    想到这里,陈烈也就放心的点了点头,临走又唤了何于飞一声:“于飞。”

    “怎么了?”何于飞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些漂浮。

    “凉国传来消息,不就凉王将亲自来我朝协商和谈,怕是要迎郭平将军回去了。”

    闻言何于飞心中怦然一动,脸上却还是故作平常:“那我身为朋友,到时总还是要送上一程的。”说完,何于飞转身就进了门去,没有回头。

    萧镜,是不是我们就快见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