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五十章 故人对弈
作者:玛丽莲梦白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h3 css=”read_tit”>第五十章 故人对弈</h3>

    “这位是?”盛庭欢的目光落在了何于飞的身上。

    “我的未婚妻。”陈烈抬手,毫不含糊的答。

    何于飞看着盛庭欢,心中的触动总是良多,这一个人在她的生命中留下的足迹并没有多少,可那明美如画的光华一笔,却让她刻骨铭心。

    “原来是惠文县主,庭欢失礼了。”

    盛庭欢这一句开场白和当日那句依旧一模一样的只不过,那时,她是长宁郡主。

    “于飞。”眼见何于飞看着盛庭欢煞是出神,陈烈不悦的一声毫无遮拦,喷涌而出。

    再是如何,盛庭欢的身上总还是背负了这天下第一公子的名声,陈烈就算对自己有多么的自信,可还是忍不住要多想的。

    殊不知,这个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视在这两个赛过谪仙出尘一般大的男子的身上,只不过她们看着这两个人的时候,一个是敬畏,而另一个却是倾慕。在她们的眼中,无论是盛庭欢还是陈烈,那都是她们日思夜想中的梦中情人的容貌。

    说道之后,盛庭欢又开始专心下棋,这个时候,倒是史连萧凑上前来。

    史连萧看着棋盘上的棋子,也是赞不绝口,只是片刻之后,他的脸又垮了下来:“这一局,阿烈怕是要输啊。”

    史连萧这一声是引起了何于飞的注意力,这个时候何于飞也全神贯注的在看起了棋盘上的棋局来。

    “不是怕是,而是肯定是。”何于飞淡淡的说道。

    没想到,这么久过去了,盛庭欢的棋风还是一如既往,先是仁礼之道,文武兼施,一步一步让你作茧自缚,最后心服口服,无所动弹。

    何于飞说话的时候,盛庭欢的眸子开始不定向的回旋,“想不到,惠文县主也是个懂棋之人。”

    能从盛庭欢的口中得到这样的一句评价,无论是对谁来说,都是一种崇高的推崇。很显然的,这个时候的何于飞已经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带着默默的隐锋,危险者,步步惊心着。

    何于飞想说话,一旁的史连萧又开口堵住了她的嘴巴:“连萧媳妇,你这可是典型的吃里爬外啊,等会阿烈若是真的输了,我看你怎么跟他交代。”

    话刚落下,陈烈的一声叹息就传入了何于飞的耳中:“阿萧,你可真是个乌鸦嘴!”

    闻言,何于飞低头往棋盘上看去,果然,始终还是不出自己的所料,似乎每次都是这样,盛庭欢和别人下棋,从不压着别人打,也不太以粗暴的形势落子,可偏偏就是这种逍遥的棋风,屡屡逼得别人走投无路。或许,这样的失败对对手来说,才是最残忍的,这个传闻中的清流第一人,永远要比人们想象中的那个翩翩公子要腹黑的多。

    天下如棋,一步三算。这样的人没几个,可他盛庭欢,就是其中之一,毋庸置疑,只是这样的人,在名扬天下的同时也给自己平添压力,这个时候只要有一个人出来将之击破,那他曾今拥有的功名,顷刻之间就可以烟消云散。

    “不是吧,真输啦!”史连萧难以置信的看着棋盘反复琢磨,此时,也听陈烈对着盛庭欢侃侃而谈:“盛公子行棋微妙,本国公自愧不如,甘拜下风。”

    周围传来一片喝彩声,在这片喝彩声中,何于飞目光暗淡的盯着那棋盘:“其实,这盘棋还是可以下下去的。”

    何于飞此言一出,周围之人纷纷开始对着何于飞的话尾期待了起来。

    “纸上学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既然惠文县主认为这局还可以下下去,不如你就替陈国公走出这一步如何?本公主相信惠文县主你还是有能力辅助我们的陈国公的。”

    林思环的声音不温不热,可听在何于飞的耳里头却是满是荆棘。这个时候,林思环这一盆冷水泼的是无伤大雅的,因为这毕竟还是自己自找的,自己送上门去的,又能怪谁呢?

    成了,自己还可以自保,若是不成,这就尴尬了。林思环的话里可不仅仅只是嘲讽何于飞那么简单了,林思环这是明摆着告诉所有人,何于飞配不上陈烈。

    同样的,那边的盛庭欢也表示一脸期待:“公主言之有理,不如县主你便露个一两手,让我开开眼界如何?”

    何于飞表示无力吐槽,这个盛庭欢是唯恐天下不乱的节奏吗?明知道林思环是在这里煽风点火,他居然还把火往自己的身上引。果然这小有成就的人还是非常傲娇的,要么就输个心服口服,要么别人就别在自己的嘀嘀咕咕的。

    陈烈沉着个脸盯着周围的人看,正打算替何于飞说些什么,何于飞的声音又在原地嘹亮的回旋了起来:“如此,我便是献丑了。”

    何于飞说完直接就从棋盅里拿出了一枚白棋,悄无声息的在棋盘一处不起眼的角落落下,落下的瞬间,所有人一脸呆蒙,可瞬间之后,不知有多少了开始揉拭着自己的眼眸。

    这个时候,无论是盛庭欢还是陈烈,都没有说话。史连萧在一旁拍手叫好,而始作俑者林思环却脸色通红,粉拳紧握。

    由始至终,盛庭欢没有出声,而是收起了刚才那一副和颜悦色的作态,整个人都变得严谨了起来,就连给人的感觉也开始变化,变得放佛就是一个孤傲无情的人,不带一点人情味。

    盛庭欢犹豫许久,方才将那一枚棋子落在了它该去的地方,这个时候就连陈烈看着何于飞的目光也不免是惊起,他跟盛庭欢对弈起来,都觉得很费劲,感觉整个人都被压的喘不过去来,可偏偏何于飞却能这样的轻松对待,甚至让盛庭欢这样的高手在落子的这一步犹豫不决。

    难道只是凑巧的撞上了?很快,陈烈就否决了这个猜测,因为接下来的好几手棋,何于飞都没有犹豫,反而是奋笔疾书那般滴滴答答的把白棋往上摔,反是逼得盛庭欢的阵脚开始凌乱了起来。

    一盘必输的棋局就这样在何于飞的手中起死回生,这个时候谁都不得不不是称赞何于飞的妙手,可见,这个惠文县主的棋技,的的确确就是在陈国公之上的,一个闺中女子能够如此的棋艺精湛,实属是难得啊。

    她配不配得上陈国公是另外一说,至少在南朝她们还没有见过任何一个女子的棋艺能达到惠文县主这样的炉火纯青的。

    “惠文县主的棋艺,怕也只有三公主能与之睥睨了。”人群之中关于这一说,逐渐的开始泛滥了起来。

    这个时候林思环简直就是气的想吐血,自己都做了些什么,这完完全全的就是给别人做了一身的嫁衣啊。

    这一边,何于飞还一脸专注的投注在这一局黑白之争之上,就连盛庭欢也依然如此,完全的就是心无旁骛,再也无暇顾及其他。

    终于,何于飞落下了长长的一声叹息将最后一子落下,结局是所有人意料之外的……平局。

    “于飞侥幸,承蒙盛大公子承让。”

    盛庭欢摇头:“我丝毫没有退让!”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盛庭欢的面色依旧是绷得紧紧地,他也不敢相信,明明是一局必胜的棋局,硬生生的就被眼前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女子给掰了回来,生生的给弄成了一个平局。

    自己,明明是尽了全力的,怎么可能?这么久了,他还没有这么吃力的下过一盘棋。而且,这个女人仿佛就知道了自己下完这一步又会走那一步那般,而自己对她的路数竟然隐隐的是有些熟悉。

    自己与她未曾相识,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难道是错觉吗?如果是错觉额话,那这个惠文县主可真的就是厉害了。

    还不等所有人安静下来,盛庭欢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盛某想和惠文县主一决高下,不知惠文县主能否全了盛某这一点小小的要求?”

    何于飞脸色一愣,所有人也是忍不住一愣。盛庭欢主动向别人发出挑战,这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吧?要知道在这五湖四海之中,向来都是只有别人前来挑战盛庭欢,盛庭欢答不答应得分,怎么今日就都倒过来了呢?

    “这个……”何于飞有些犹豫,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盛庭欢的棋艺都是远在自己之上的,刚才盛庭欢和自己下棋的时候自己能从善如流的应对完全就是因为这是盛庭欢和自己以前对弈的时候用过的着数,当然,这只是其一,其二就是陈烈前面下得好。以至于后来的棋局没有绷乱,何于飞才能将这一暗藏玄机的残局给接过来。

    可真的要是和盛庭欢实打实的干的话,何于飞就算是有是个脑子也不够用来跟他耗得,这不是自取灭亡吗?

    正想着拒绝,盛庭欢看着何于飞,语气很强势的说道:“如此,盛某就感谢县主你的慷慨之恩了。”

    同时,周围也响起了一片呼吁声,似乎都是在想看这一场‘高手’只见的斗争。

    何于飞也是这个时候才发现盛庭欢这好强的一面,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当然,以前。盛庭欢也没给过自己这样的机会。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如此,还请盛大公子手下留情。”

    周围的呼吁声,更热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