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淘妃:战神王〕〔我家的笨蛋渣男〕〔系统小农女:夫君〕〔位面之狩猎万界〕〔渡风杂货铺〕〔诸天最强大佬〕〔难道我是神〕〔末世之我是天网〕〔无限密室逃脱〕〔雷霆〕〔失传秘术:赶虫师〕〔史上最强师叔〕〔一路仕途〕〔情海狂徒之涅槃〕〔惹妻入局:狼性大〕〔女帝的大内总管〕〔偷心蜜战:高冷老〕〔最后一个契约者〕〔玄医归来〕〔妾室心计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五十一章 强敌
    <h3 css=”read_tit”>第五十一章 强敌</h3>

    天下如棋,一步三算。

    在层层的1呼吁声中,何于飞端坐在盛庭欢面前。这个时候她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看陈烈的脸色,因为她也很想和盛庭欢将上辈子没有下完的这一局棋下完,只是最初的时候这种感觉并不强烈罢了。如今,这种来自内心的呼唤被释放,它也就自然而然的狂妄了起来了。

    看着棋盘之上星罗密布的棋子,何于飞也感觉有些眼花缭乱,可终究还是没有自乱阵脚,因为盛庭欢对她来说,只是一个老对手,知己知彼,知根知底,所以跟其他人比起来,与盛庭欢对弈的何于飞,总是要表现的比别人淡定。

    这一局何于飞没有谦让,而是抢先落子,也完全不给盛庭欢机会,当然的何于飞也不怕这个时候旁人会指责是自己不公道,毕竟无论如何这盛庭欢也是威名在外,这是他的优势,同样也是他的劣势。

    所有人都沉浸在他的光辉之中,是以,这一局何于飞抢先落子也是理所当然,而且在他们看来,就算是何于飞不抢先下手,盛庭欢依旧会是谦让于人。既然都是同样的结局,能免则免的,无关痛痒的造作,能减去便是减去吧。

    看着落子稳劲如风的何于飞,陈烈站在一旁,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为他原本的打算是想在何于飞束手无策的时候从旁协助,避免不会输的太难看的,因为陈烈对于何于飞所寄托的期望也并不是很大,即使这是何于飞没有任何推辞的主动迎战。

    接下来大的时间里,陈烈没有错过何于飞的任何一步路数,也是在看了接下来的几步棋之后陈烈才不得不相信何于飞的棋艺却是算是精湛的,因为每一次盛庭欢想让何于飞画地为牢的时候何于飞都能巧妙的避过去,甚至反将一军。

    何于飞走的下一步在他看来,永远都不是自己会用的路数,可偏偏就是这样的路数,能让之屡屡的化险为夷。

    这个时候气氛冷静的有些诡异,所有人都是不可置信的看着盛庭欢,因为这个时候,盛庭欢的脸上已经冒出了一些冷汗。

    反之,这边的何于飞就显得轻松多了,从容应对尚且不说,居然还能时不时的抽出神来去看盛庭欢的脸色。

    盛庭欢遇到何于飞,也是一个绝对没有想到的意外,似乎每一次,何于飞都能顺着自己想要施展的路数走下去,完全的就是能配合的天衣无缝的样子,更重要的是,盛庭欢感觉自己的节奏已经被她完全打乱,现在不是自己领着何于飞走自己的套路,倒更像是何于飞领着自己去走自己理想中的每一个套路。

    只是,这究竟是自己的套路,还是何于飞的套路,这个时候就是难说了。盛庭欢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对手,从来没有。这样的路数有些熟悉,可又有些陌生,隐隐约约中带了一点往日的影子,可盛庭欢也知道这很荒唐,完全就是没有可能的,所以他选择的是不相信。

    终于,盛庭欢放弃了自己脑海中的那些棋谱,因为他知道,一直以来是自己轻视了这个对手。他没想到,第一个能让他使出浑身解数的人会是如此不起眼的一个女子。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看来自己还是沉醉在自我之中太久太久了。

    “敢问惠文县主师从何人?”忍俊不禁的盛庭欢还是对着何于飞问出了这一段不尽人意的话。

    所有人也瞪大了眼眸看着何于飞,似乎盛庭欢说的都很有道理,何尚书虽然是个满腹经纶的文臣,可对何于飞而言,这并没有多大的影响,而且今早在大殿上听政的人都非常的清楚,何于飞也明确的表示过,何于飞在何府的身份与地位并不咋滴。

    所以说是何尚书亲自教导的话,这根本就是说不过去的。

    一时间,就连陈烈也好奇了起来,虽然他知道何于飞不简单,可他还是看不透何于飞,无论是在全是面前的无所畏惧,在生死抉择之前的果断还是在那日断崖之上的破阵之法,这根本就不是一个书香世家的女子能够做出来的事情。

    纵使出身将门,也未必能够有如此的才智。

    何于飞静了一会,也知其中的种种,这个时候自己若是说自己是无师自通的话,未免太过狂妄,可若说是有的话,那自己偷师学艺的罪名可不是小的的。再者,在南朝,她也不知道,也更不认识何方的能人隐士。

    “抱歉,师傅名讳,于飞不便提及。”何于飞静静的说完,又从棋盅里取出了一枚棋子落在了棋盘上,一声滴答,周围一阵惋惜。

    当然,也不乏嘘唏之声。

    何于飞放话了,盛庭欢自然是不会强人所难的,这是在何于飞期望之内的,不过也并不代表何于飞会害怕盛庭欢对自己咄咄逼人。相反,她还有些期望盛庭欢能够追问一句的,至少这样对别人来说,重点可就不是落在自己的身上了。到时,满城的人都只会议论盛庭欢的是是非非,而已,只是一个完美的路过者。

    “隐世之人,不谓于名,却谙世事。相比跟对天下大事比比屈指的惠文县主来说,你是更青出于蓝吧?”

    这句话是从人群中蹦出来的,谁也不知道是谁说的,可何于飞没有听错,反之还是清清楚楚的,是林思环!

    何于飞抬眼望去,没有看到林思环的影子不由得会意一笑。做贼之人,最是心虚,心虚之人,也最是闹心。

    庆幸的是,林思环的这一句话,并没有人承接下去,甚至就连一声附和的也是没有。这一下,林思环怕是整个肺都要气炸了吧?

    身为一个公主,却缕缕与自己一个局外人用这种最阴暗的方式斤斤计较,这样的人是狠毒的。所以,她呢能对林思筠做出这样的事来,一点也不稀奇。

    林思环比林思成任何一个人都心狠,都要决断,又或许说,这个人远远要比林思成可怕的多。

    边想着,何于飞又落下了几子,或许是因着走神的因素,何于飞这几步走下来变成了整个棋局的败笔,同样的也把自己的半壁江山,拱手让人。

    “惠文县主很像我以前的一个朋友。”

    终于,盛庭欢用着很肯定的语气说道。

    “不知盛大公子说的是何许人也?”说到这里的时候,何于飞还是心虚了的,因为棋品如人品,她也害怕盛庭欢会当年点破自己就是长宁的事实。

    只不过,牛鬼蛇神的这种事,谁有会轻易的就去相信呢?

    当然,何于飞最担心的还是另一个主。

    转身看了陈烈,果然,陈烈看着盛庭欢是目不转睛的。

    然而,盛庭欢却是苦笑着摇头,没有说话,只是继续将手中的棋子一个一个的落下。

    “盛大公子的这位朋友对盛大公子很重要?”何于飞不确定的问道。

    盛庭欢没有搭话,算是默认了。

    何于飞惊奇,原本她还以为盛庭欢说的那个人会是自己,如今想来,却是多想了。虽然在那段时间里,她们是日夜对弈的棋友,可盛庭欢为什么会陪自己下棋的原因何于飞比谁都清楚。

    萧镜想要从何于飞的口中得到自己想要的,所以就要软硬兼施,而巧而入宫的盛庭欢,就是萧镜就地取材的最佳选择。

    所以,盛庭欢会和自己对弈,完全就是因为萧镜的皇权之威,又或者说,只是一种不起眼的可怜。

    所以,这个人,不会是自己,不会是何于飞,也不会是长宁。

    盛庭欢又落一子:“她是盛某最敬佩的一个对手,她和你一样,同为女子。”

    话刚落下,何于飞的心又是微微一颤。

    “那于飞就好奇究竟是何方高人,竟能得了盛大公子的称赞。”

    对于这一点,好奇的不止何于飞,而是在场的所有人。

    盛庭欢撤回了一直黑棋,却见何于飞毫不在意,反之还是定定的望着自己,手中一松,这棋子又是回到了第一次落下的地方:

    “她是凉人,是赫赫有名的平西王之后,长宁郡主,不过现在应该得唤她一声凉后了。”

    这个时候,周围的人又纷纷开始议论起了平西王。

    “凉王有皇后?”身后的陈烈出声了。

    何于飞一回头,才发现,原来陈烈看着盛庭欢的时候,目光就没有停歇过。难道他真的是想从盛庭欢的口中得到一些什么吗?

    只是凉后这两个字还是深深的灼伤了何于飞。年少时,她曾今幻想过自己会是陪着萧镜君临天下的那个人,可现在,只要一听到这个称呼,她就恨不得掐死自己,她很后悔,跟后悔,甚至很恨自己。

    她最恨的人也不是萧镜,而是自己。

    只是,何于飞没有想到,萧镜竟然还是封了自己作皇后。

    “陈国公有所不知,当日我在凉地之时,凉王娶亲可谓是普天同庆,只是那一场婚宴结束之后,新娘就死了,烈火焚烧了十余座宫殿,凉王没有一丝惋惜,可偏偏却在第二天,追封了这位凉后,而且这位凉王,至今未娶。”

    至今未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潜龙非〕〔毒医狂妃:暴君娶〕〔都市天师系统〕〔再婚甜妻:总裁太〕〔云朵有点甜〕〔半圣领主〕〔夜落京华〕〔甜妻100分:陆少,〕〔绝天灵神〕〔LOL之救世上单〕〔逍遥天鹏〕〔变身冥系魔法少女〕〔将军在上,无心何〕〔一念而深:帝少宠〕〔一口吃掉你的小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