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小能手:神秘〕〔住手!这是你师弟〕〔重生之王牌千金血〕〔基因进化战场〕〔楚先生的甜宠娇妻〕〔我有一座炼妖塔〕〔重生之我要上头条〕〔高举大剑斩妖魔〕〔海贼王之海军雷神〕〔符霸异世〕〔天朝女国师〕〔我在美漫开超市〕〔超凡神厨〕〔吟游刺杀录〕〔小春日和〕〔大唐不良人〕〔龙刺兵王〕〔呆萌小财妃〕〔腹黑老公坏透了〕〔傅先生,偏偏喜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五十二章 赵贵妃
    <h3 css=”read_tit”>第五十二章 赵贵妃</h3>

    “县主,该你了!”看着已经陷入了忧思的何于飞,盛庭欢竟是露出了得意的神色。果然,感情是最容易动摇别人思绪的东西。

    何于飞很快回神,可她的心却完全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平静。细细数来,自己重生回来已经也快一年了,这一年间,足够让一切面目全非的东西变得完好如初。烈火灼烧的宫殿可以修缮,可萧镜却为何至今未娶?

    至今未娶,同样的也就包含了至今未纳。开枝散叶向来都是每个皇图大业的拼搏着最忠于拼搏着的东西。当日自己和萧镜的那一场婚事固然是荒唐的,尽管是拜了天地的,可自己依旧不应该被冠上这个皇后的身后名。

    如果说是因为自己的死挡了他娶妻纳妾的路得话,那就更是荒唐了,因为守节之事,向来都是姑娘家做的,而他身为君临天下的主子,又怎会因此而介怀于他人?有句话说的好。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如此说来,这位凉王对这位凉后还真是用情至深!”

    耳后,何于飞听得从陈烈口中传出来的声音是不温不火,不急不躁的,可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应该明白,若说南朝之人仇恨于凉人的话,那他陈家的后人,那简直就是与凉人不共戴天的。

    尤其还是凉国的平西王,那是亲手将陈老国公击败,让之命断边疆之人,而身为平西王之女的长宁又该如何的立足?

    她和陈烈,那是有着杀父之仇的仇人,现在之所以还能风平浪静是因为她在陈烈眼中还只是尚书府里那里不起眼的小庶女,可一旦陈烈发现自己不是那个人的时候,这一切都会变得截然不同吧?

    想到这里,何于飞渐渐的觉得可笑了,飞蛾扑火的事情她上辈子做过了一次,难道今生还要在此重蹈覆辙?

    明明只是水火不容的两个人,却想做比翼双飞的天涯之鸟,想想也是遥不可及。只是走到了这一步,眼前还真是无路可退。

    随心择一枚棋子落下,何于飞又自然而然的去看了一眼陈烈,庆幸的是这个时候陈烈并没有看着自己,而是在一旁独自思量,心想刚才自己那出神的一幕让陈烈看了去的话,还这是有点枝节横生的意味呢。

    自陈烈的呼说出口之后,周围就再也没有人言个只言片语。这些人之所以静默是因为敬慕,而这样的敬慕之心,为的从来就不是眼前的这个陈烈,为的只是陈烈身后曾今光华万代的那个陈氏一族。

    何于飞心心念念的都是当日在凉国的那一幕,也是在这个时候何于飞才发觉有什么不对,可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盛庭欢的声音已经在周围扩散了开来:“县主,这一局,是你输了!”

    闻言,何于飞不禁握拳。

    周围的人一片喝彩。

    兵不厌诈,这句话果然还是在理的,盛庭欢以前和自己对弈之时,从来都是专心致志,而不言他,今天无缘无故的提起另一个人,断然不不会是无心之过,这一点,无论是何于飞还是陈烈,醒悟之时都是为时太迟了。

    只不过这样一来,何于飞的心口倒是松了一口气,至少这样一来,陈烈也就不会在这件事上喋喋不休。只不过,盛庭欢这种让自己分心的伎俩并算不上是如何的高超,自己之所以会入戏,完全不过是因为心虚。果然,内心的缺漏才是自己最大的敌人。

    何于飞看着盛庭欢的目光没有多大的转变,在何于飞的心目中,盛庭欢依旧还是那个值得自己敬重的那个人,这种手段在何于飞看来倒是算不上什么卑鄙的,因为就算是今日自己和盛庭欢换一个角度来进行着一场对弈,自己怕也是毫不犹豫的会选择这样的方法的。将心比心,豁然开朗。

    “盛大公子,这一局鹿死谁手,我看你还是下定论下的太早了。”

    就在盛庭欢准备宣布自己的胜利的时候,何于飞的声音又飘荡了起来,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看着棋盘,就连陈烈也看得清清楚楚,这盘棋虽然还没有走到胜负两分的地步,可这白棋强压黑棋的局势,早已成了理所当然,就连这取胜,也仅是一步之遥。

    这在下下去,不是自取其辱吗?

    陈烈正想劝阻何于飞的时候,何于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有落下了一枚黑子。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是不屑的嘘了一声,可偏偏盛庭欢的脸色变得僵硬。

    这个时候,盛庭欢也和何于飞一样,变得落子艰难了起来。

    “人生如棋,落子惊心,亦然落子无悔。县主这一手棋,盛某人心服口服。”说着,盛庭欢有落下了一子,可在棋子落下的时候,却又是摇了摇头。

    连着又是好几手棋下来,何于飞已经渐渐的将棋局的劣势给掰了回来,而且这几手棋,身旁的人都是云里雾里,仿佛这莫名其妙的,何于飞就又和盛庭欢平分秋色了。高手对弈,招招致命,即使只是毫不起眼的一点细枝末节。

    二人这一前一后,又下了十余手,就在人们以为这一场对弈还会进行下去的时候,竟是盛庭欢站了起来:“县主之慧,庭欢不如,甘拜下风。”

    难以置信的,本不应该存在的。

    “险胜一子,多谢盛大公子手下留情。”

    “盛大公子输了……”这声音是林思环的,也是周围所有人的。

    在一轮的沉默声中,盛庭欢说了一句:“有事先行”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里。

    这个时候何于飞再回首看一眼陈烈,发现陈烈也看着自己,只是浅浅的笑着。

    “你怎么那么肯定他会走那一步?”

    何于飞轻呼一口气,她自然是知道陈烈说的是在自己说胜负未分鹿死谁手时盛庭欢走得那一步棋。

    想到这里,何于飞脸上侥幸的神情也就显露了出来:“对于那种到手还倔强着的猎物,谁会如此轻易的将之宰杀?正如猫抓老鼠,不戏耍一番,怎会罢休?”

    盛庭欢也是如此,他永远喜欢让对手作茧自缚,画地为牢。正是如此,何于飞才会有了反手还击的余力。所以盛庭欢不是输给了何于飞。而是输给了他自己,输给了他的恶趣味。总而言之,这一场胜利,是建立在何于飞的侥幸之上的。

    一子定胜负,玄之又玄。

    正说着,两个窈窕的身影向这边走了过来。

    “大哥!”其中一名穿着绿衣裳的女子冲着史连萧唤道。

    这个时候,史连萧连忙上前来向何于飞介绍道:“这位是舍妹,叫连城。那位……”说完又看了看和史连城一道而来却是在东张西望的那名女子。

    这个时候,史连城抢了史连萧的话:“那位是庭芳,是盛大公子的亲妹子。”

    “所以你们和盛大公子……”何于飞这个时候已经百分百的就肯定了史家和盛家应该是交情不浅的了,如若不然,这两家的闺女怎么会玩到一块去了?

    “人家史小姐和盛大公子可是打小就认识的。”

    何于飞突然闻的陈烈在自己的身后饶有趣味的这般说道。

    史连城红着个脸,就连还在寻人的盛庭芳听到了声音也停止了搜寻自己的目标而靠了过来偷听陈烈和史连萧的窃窃私语。

    “陈阿四,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我家连城什么时候和那个姓盛的翻脸无情的家伙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了?信不信本公子回去就让老头子退了这门婚事!”

    这个时候,众人皆给了史连萧一个白眼,虽然说不打自招的戏码很足,这可这里面**裸的炫耀还是最动人的。

    不过盛家虽然已是人丁稀疏,可在南朝的地位是任何人都不敢忽视的,莫说盛老爷如此还在朝为官,就凭盛庭欢一人,也可以在这天下间独当一面。不得不说,史家和盛家这两世士之族能够结亲,确实是所有都没想到的,尤其是这两家一家崇文,一家尚武。

    想起刚才史连萧屡屡的对盛庭欢出言不逊,现在也总算是有了个结果。

    不一会,史连城和盛庭芳二人已经主动和何于飞打成了一块,这朋友的朋友,自然而然的也就成了何于飞的朋友。

    这个时候,何于飞察觉到了一丝不善的目光,转身放眼望去,却看到了正在一旁独自饮酒的林思环,林思环似是在等待什么,同时,她的眼睛也是在直视着什么。

    起初,何于飞还以为林思环这是在看自己,自己也就自然而然的挪了个位置,可不然,林思环的目光依旧还是盯着自己刚才站的1地方,也是在这个时候,何于飞的目光才回到了还站在原地的史连城的身上。

    林思环的目光,绝然不会是善意的。

    “连城,三公主这般直视于你,可是你与三公主只见有过节?”

    闻言,史连城顿住了表情,接下来,何于飞从史连萧大的口中得到了另一个更惊人的消息,那便是林思环也曾经喜欢过那个名扬天下的盛庭欢,直到如今,这件事还是人尽皆知。

    正说着,旁边走过来一个宫女:“惠文县主,贵妃娘娘请你过去一趟。”

    赵贵妃……她想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