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权妃在上:王爷听〕〔幻界之羽〕〔赢霸天下〕〔医心如蜜〕〔入幕之宾〕〔一世狂兵〕〔穿成女主宠物蛇〕〔替嫁宠妃太倾城〕〔我的灵气侧漏了〕〔身边有鬼〕〔都市之仙道宗师〕〔重生之星辰背后〕〔恶人手册〕〔国际制造商〕〔[综]我身边的人都〕〔蜜恋百分百:恶魔〕〔我的拖鞋成精了〕〔八十年代逆袭女配〕〔农门娇妻:夫君,〕〔小妻吻上瘾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五十三章 刁难
    <h3 css=”read_tit”>第五十三章 刁难</h3>

    未央宫内,青烟袅袅。

    何于飞刚踏进宫殿,就听见里头传来了一个阴冷的声音,原来,是赵贵妃在遣散自己身边伺候的一些宫女。

    这个时候,何于飞就这样堂而皇之的走了进去。何于飞不知道赵贵妃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至少,她请自己来可不是为了喝茶的!

    隔着那一层珠帘,何于飞看不太清赵氏的脸,只是凭声音,何于飞便是知道的,这应当是一个风韵十足的女子,因为这宫殿四处都散发着一股胭脂的香味,而且对于胭脂的选择的这一点上,那是完美的一种契合,而且这种契合对于男子而言,正是投其所好。

    何于飞站外面站了许久,这里头还是没有传来赵贵妃的声音,而且,这赵贵妃似乎也没有要搭理自己的意思,手中反反复复的,却更像是在绣一幅刺绣。

    叫自己来了却视而不见,这是想仗着她贵妃的身份对自己小惩大诫吗?

    何于飞泯然一笑,如果只是单纯的想和自己比忍耐力的话,那她无所畏惧,因为上辈子,萧镜已经将她身上的棱角打磨的一干二净,而且,所谓的倔强对她而言,如今也只存在她的内心之中。百忍成钢,如果说只是这样的话,那她大可奉陪到底。

    果不然,他们就这样僵持了将近两刻钟。

    这个时候,赵贵妃手中的动作已经开始凌乱,似乎有好几次她的针都扎偏了,可明明是揪心止痛,却还要装出一副比何于飞还要悠然的样子,纵是何于飞也不得不称赞赵贵妃是个能吃苦的人上人。

    眼前是屡屡羞辱于自己的孩子的人,明明那颗心是那样的心急如焚,可偏偏的就要装出那一副无所谓,不痛不痒的模样,这样的心境能平静下来才怪呢。刺绣这种东西,讲究的就是一个平心静气,而赵贵妃这样的心境却做着这样的活,真不知道她这是在折磨自己还是在惩罚何于飞。

    终于,是赵贵妃忍不住将手中的半幅刺绣丢在了地上。

    “惠文,你好大的胆子!”赵贵妃看着何于飞,怒气就这样不可遏制的爆发了出来。

    “敢问贵妃娘娘,惠文何有胆大之举?”你让我站着我就站着,你不说话我就候着,难道这也算过分了?

    赵贵妃闻言哼了一声:“见到本贵妃还不行礼,这不是胆大妄为又是什么?宫中的礼制是皇后娘娘定的,难道你这是要违抗皇后娘娘的命令不成?”

    何于飞表示很无奈,明明自己是在哪里等了你差不多小半个时辰,怎么你还倒过来倒打一耙?别以为她不知道,你这就是典型的在鸡蛋里面挑骨头,刚才她要是站了出来或者主动和你搭话,那她现在就应该是跪在你的面前了。

    只是,这宫中之礼,还是不可荒废的的。想到这里,何于飞也只得挽袖半蹲的向赵贵妃行了一个礼:“惠文见过贵妃娘娘,愿贵妃娘娘洪福齐天。”

    然而,这个时候赵贵妃却没有要罢休的意思:“我看着惠文县主是个新来的,不如你下去教教她怎么向本宫行礼?”赵贵妃看着身边的一个宫女说道。

    那宫女点头,就势向着何于飞走了过来。

    何于飞看着这一个仗势,自然知道这是一个什么理。赵贵妃这是想让自己给她下跪呢。想想何于飞也觉得可笑,明明在这之前是你们千方百计的找自己的麻烦,怎么这个时候自己受了气却怪到自己的头上来了?

    就在那宫女准备一脚踢在自己的膝盖上大的时候,何于飞轻轻一个转身让宫女扑了个空。

    赵贵妃正要咬牙,又听何于飞说道:“于飞虽不是宫中常客,却也对宫中的一些事情有所了解,这若是平明贵女见了贵妃娘娘,那自然是免不了的跪拜之礼,可身负封号的女子却不然,在我们南朝,有封号的女子在这宫中只拜两个人,一是陛下,而是皇后娘娘,所以贵妃娘娘你”

    “你这是在威胁本宫么?”

    何于飞唇边带笑:“贵妃娘娘言过,于飞怎敢?只是于飞所言,句句属实,这若是传到了皇后娘娘或者是陛下,又或者是有心之人的耳中,最后吃亏的也只会是贵妃娘娘娘你啊。”

    越俎代庖,这个罪名要是降在了赵贵妃的身上,恐怕就算是有十条命她也得交代在这里,正所谓插翅难飞,不是吗?

    “巧舌如簧,如此说来本宫难道还要感谢你不成!”赵贵妃知道何于飞胆大,却没有预料到这个人的胆子居然如此之大,这样的人莫说是眼里没有自己,恐怕就连皇后她也不会放在眼里。

    公然威胁贵妃,她是该震惊呢,还是该向她屈服呢?

    “感谢说不上,于飞在这里只不过是相送贵妃娘娘一个忠告罢了,正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倘若贵妃娘娘依旧不肯放过我,于飞倒是不愿意脱离尚书府,孑然一身。”

    赵贵妃冷气,这个时候她还没有要沦落到和一个小小县主玩同归于尽的把戏。她与何家尚来无冤无仇,再者,何家的人也不会因为区区一个庶女而与自己反目为仇,何于飞身后仰仗的应该是陈家。

    陈家,若非皇帝对之心灰意冷,如是不然,谁也别想能够撼动他半分。

    “初生牛犊不怕虎,你如此对本宫出言不逊,你就不怕走不出这未央宫么?”毕竟自己也算是这三宫六院的一主,悄无声息的弄死一个人,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么?更何况,这还是在自己的门前。

    然而,何于飞面无惧色:“若是贵妃有意,还是可以试上一试的,纵然把我关上一个十天半载,倒也无妨。”

    赵贵妃看着眼前绘声绘色演绎另类恐惧的何于飞,心中那叫一个气恼,这个时候她要是有一把刀,估计就已经往何于飞的身上捅了去了。只不过赵贵妃终究还是在宫里头混迹了的多年的人。

    何于飞施展的这一点激将法对她又怎么会有过人的影响呢?

    现在知道何于飞来自己的宫里头的外人肯定是不会太少的,只要这个时候何于飞在来个失踪,自己可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来人,赐座!”赵贵妃又对着身后的宫女说道。

    不一会,那宫女搬了一张椅子走了过来,这一张椅子看似什么毛病都没有,只是这里头潜藏的玄机却是鲜有人知的。这种东西何于飞在凉国的时候也见过,这种椅子的本身倒是没有什么区别,只是那在木板之上被涂刷上了一层粉尘之后,一切都变得截然不同。

    这种特殊大的粉末通过衣裳,或是皮肤直接传播,刚染上不会觉得有什么不自在,可时候就会浑身发痒,在随着人的本性的抓挠导致皮肤的渐渐溃烂,轻者面目全非,重者,饱受痛痒之折磨而死。

    萧镜常常用这种东西来对付自己的对手,而且这种东西一旦染上,十二个时辰至过后,纵是华佗再世也诊不出半点蛛丝马迹。

    只是,这个时候何于飞又没有足够的理由去推却赵贵妃的要求,因为贵妃赐座对与她们这些人而言,是一种恩赐,传了出去,便是不知好歹。

    何于飞站在椅子前面看着赵贵妃,正打算推却,赵贵妃又使了那个宫女来:“惠文县主腿站麻了,你过去扶她坐下。”

    “是!”宫女二话不说就张手向着何于飞扑了过来,又是那样的来势汹汹,同样的还是那一个动作,轻轻一闪,又在宫女抓住何于飞的手腕的时候何于飞反手将之扣住,那宫女脚下一个失重,整个人都往椅子上躺了上去,可此时,那宫女依旧没有停止挣扎,或许,她也知道来自这把椅子的恐惧。

    何于飞没有让她轻易的罢休,反是装出一副要扶她起来的模样又将那宫女在椅子上反复拉扯,使之衣物在椅子的上反复擦拭,知道那一层浅浅的白色已经被擦的一干二净才松开了她。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给我滚出去!”赵氏看着那宫女,气不打一处来,只是这个时候,让她更气恼的还是何于飞,因为这个时候的何于飞已经光明正大的坐在了那把椅子上,那涵涵带笑的目光对赵贵妃而言,无异于扎心之刃。

    “当日在宫外的时候听说皇后娘娘与你共乘一车,这是与不是?”

    “是。”何于飞毫不犹豫的答,这对何于飞而言,是一个可以早日摆脱掉赵贵妃的门路。

    果不然,下一秒,赵贵妃的脸色就是腾烧了起来。赵贵妃本来就是和皇后结怨颇深,这个时候在将皇后拿她挡刀子的事情旧事重提,这怒火自然而然的也就转到了皇后的身上去了。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接下来赵贵妃没有和何于飞再说一句话,就在赵氏准备让何于飞出去的时候他的嘴角动了一下:“来人,把去年番邦进贡的那一件云裳取来给惠文县主,就当这是本宫的见面礼。”

    不一会,何于飞手捧一件云裳,心情转辗转沉重,这份见面礼着实给的不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君临星空〕〔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