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五十四章 锋芒
作者:玛丽莲梦白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h3 css=”read_tit”>五十四章 锋芒</h3>

    刚走出未央宫,何于飞又被人叫住,原本何于飞还以为会是赵贵妃对自己不死心,可当看清自己身后追上来的那个人的脸之后,何于飞这个心也就安了下来。

    “见过五公主殿下。”何于飞打量了一眼林思佩,发现林思佩这身上腾腾燃烧着必是冲心的怒火无疑。

    “拿来!”林思佩可没时间和何于飞废话,直接明了的就是冲着何于飞手中的那件云裳而来的。

    这一幕,何于飞有些惊讶,赵贵妃都把东西赏给自己了,这林思佩又怎会过来抢夺?难道这两母女是打算唱反调?

    “这件衣服是父皇赏的,就连皇姐母后都没舍得给,你凭什么?”这个时候,林思佩可不管何于飞到底给不给,直接的就上手将东西抢了过来,而何于飞也只是任性的随波逐流,任由林思佩将东西抢了去。

    抢了东西,林思佩是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看着林思佩的背影,何于飞感到很无奈,她无力的摇了摇头。只不过这东西留在自己的手中始终不会是什么好事。因为这东西毕竟还是赵贵妃打赏的,而且就眼前这个形式,赵贵妃上了自己东西的事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是人尽皆知,原本何于飞还要为此而懊恼,可林思佩的出现正好解了这燃眉之急,至少这件东西回到了林思佩的手中的话,赵贵妃自然就是无话可说了。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也就是说,这件衣服里面若是没有点猫腻的话,何于飞是打死都不相信的。

    又走出不远,一个单薄的身影开始出现在了何于飞的视野里,是史连城。

    “于飞,你可算是出来了,急死我了!”见到何于飞史连城如释重负的叹了一口气。

    “让连城担心了,不贵哦你怎在此?”何于飞轻笑回道。

    史连城虽然是史连萧的亲妹子,但她与何于飞之间也不过是初相识,怎么可能还敢到这后宫的是非之地来为她冒险?再者,这是皇帝的三宫六院,可不是什么人相近就能进来的。

    “是陈国公和我兄长不放心你,让我过来看看。”史连城如实相答。

    闻言,何于飞衷心的看了一眼史连城:“谢谢。”

    史连城一愣,却道不用。

    静若处子,这是何于飞第一眼看到史连城脑海中所定格下来的一个印象,仿佛这样的人在自己的生命中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村在,可就这样这样的一个人总能在某些时候,给自己带来一种意想不到的温暖。

    “贵妃娘娘没有与你为难吧?”史连城看着何于飞脸上颇是平淡的脸色,好奇一问。

    何于飞摇头,:“我们还是快些回去吧,不然他们就真的就要担心了。”

    史连城没有犹豫的点了头,两人齐齐的迈出了步伐,可没走出多远,何于飞就停在了史连城前面。

    “怎么了?”史连城看何于飞停了下来,不禁问道。

    何于飞看了眼前的一片静谧,连忙拉住了史连城的手,转身就跑:“我们不走这边!”

    二人笑容渐渐走远,身后冒出了一群黑衣人,对着何于飞二人穷追不舍,终于,那一团黑影将何于飞二人层层包围。

    “你们什么人?”何于飞停了下来,不动声色的看着眼前的这一群不速之客,这群人个个黑衣裹面,却是武艺高超,何于飞自认自己不是他们的对手。

    然而,那些黑衣人没有要搭理何于飞的意思,拔出了自己手中的剑就冲了上来,何于飞机灵一闪,那黑衣人巧巧的就是落了个空。

    可是何于飞很快的就反应了过来,这些人其实他们的目标不是何于飞,因为何于飞发现这些人竟然是冲着史连城去的。如此一来,何于飞也就排除了这些人是赵贵妃派来的了。

    史连城与赵贵妃无冤无仇,所以1赵贵妃自然不会对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子出手,然后给自己徒增忧愁。再者,就算这些人的目标是自己,那何于飞也不会选择在自家门口动手,因为这样子和直接当着当所有人的面对自己出手毫无区别,毕竟这是赵贵妃的自己门口,这出了事,最后惹一身腥臭的人也只会是自己。

    这个时候,何于飞就算是有三头六臂也是顾及不过来的,毕竟这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这还是被群殴。只是何于飞倒是好奇这守卫森严的后宫之中,怎么会突然的就冒出了这样的一群人,要知道这平时,就算是一个太监都不能随意出入的,怎么这一群人就如入无人之境,甚至提枪带棒呢?

    此时,那些人的刀锋离她们二人只有咫尺之遥。

    这个时候,另一群人人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一群内侍围了上来,霎那间又是将这些人围了个水泄不通:“大胆,竟敢在这里造次,统统给我拿下!”

    趁这一群人厮杀成一团之际,何于飞带着史连城从现场走了出去。

    这个时候,一个车辇停在了何于飞的面前,珠帘垂落,看不清面容。且这个时候,里面的人也没有说话。

    只见何于飞理所当然的跪在了驾前,声音朗朗上口:“见过皇后娘娘,写皇后娘娘救命之恩。”

    见状,史连城傻了,这车上的人是皇后!

    紧接着,史连城也跪了下来:“臣女见过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那么多个地方,何于飞偏偏拉着自己往这边跑,何于飞这是知道了皇后一定会从这里经过吗?

    种种忧思,百思不得其解。史连城始终还是看不清眼前的何于飞,这样的人,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大殿之上,林思环从帐后走了出来,看到了依旧坐在棋桌之上的盛庭欢,毫不犹豫的就朝他走了过去。这个时候其他人都聚集到了一起,似乎已经没有任何人还能注意到她们的存在。林思环的嘴里露出了一抹得意的微笑。

    “盛大公子,你我对弈一局,如何?”林思环毫无顾忌的坐在了盛庭欢额对面,二人相对而视,林思环的眼睛没有从盛庭欢的身上离开过,可盛庭欢的眼睛,却从未在林思环的身上逗留,即使这个人名动京城,是南朝男子思慕不已的对象。

    林思环对自己的心思,盛庭欢自然不是一概不知的,毕竟这尘世之间的风言风语不是开玩笑的,自己身处风口浪尖,自然不能独善其身。

    “今日怕是不行。”盛庭欢思量再三之后决定的说道。

    “为何?为何惠文县主邀你对弈,你二话不说就应了,轮到我,你却是推三阻四?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吧?屡屡拒绝本公主,你真的就这般的肆无忌惮?”

    盛庭欢一时无语,的确,在林思环的面前,盛庭欢真的什么都不是,因为这个时候,自己的性命都可以是在林思环的一念之间。

    “今日盛某,确实是有所不便,还请公主见谅。”说完盛庭欢就打算离去,可林思环又怎会让他如愿?

    “盛庭欢,今天怕是由不得你了,这盘棋,你就算是下也得下,不下也得下!”忽然的,林思环就换了一张脸,**裸的就对盛庭欢威胁了起来。

    然而,盛庭欢却不放在眼里,因为这个时候,林思环就算是在如何的针对于自己,可自己和她之间还是清清白白的,自然不怕旁人说道,再者,就算1林思环是公主,也不可能达到那一手遮天的地步。除非,这林思环是豁出去了,不顾一切的只想和自己同归于尽。

    这边,盛庭欢刚转身,林思环的声音又是悠悠的飘了过来:“盛庭欢,你还真是冷血无情,难道你连史小姐的命也不想要了?或者,你本来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眼中能看到的只有自己和名义。从来就没有别人的死活?”

    就在此时,盛庭欢赫然的就停了下来。

    这个时候,林思环心底的怒火烧的更旺了:“史小姐出去这么久还不回来,身为未婚夫的你,难道就一点都不担心吗?”

    “你到底想做什么?”盛庭欢一愣,整个人就这样坐了下来。细细数来,这史连城出去了也有将近一个时辰了,情理之外的一个时辰,真的是太久太久了。

    正犹豫着,旁边响起了林思环的一声哼笑:“这下,盛大公子可以留下来好好的陪我下完这一盘棋了吧?”

    盛庭欢没有说话,只能静静的看着林思环将棋盅推到了自己的面前。

    “连城在哪里?”

    林思环没有答,而是取出了一枚黑棋落在了棋盘上,直到盛庭欢也落子之后林思环才动容了脸上的神情。

    “似乎这是你第一次与我下棋呢,却不知史小姐知道了会如何作想。明明是自己即将托付终身的人,却在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对她置之不理,这种感觉,是绝望吧?”

    绝望二字深深的扎在了盛庭欢的胸口,这个时候他也明白,自家的父亲不过只是朝臣,而史家,似乎也没有多大的权势,若是林思环现在就把史连城弄死在这里,林思环亦然可以全身而退。

    林思环不是自己可以随意招惹的人,这一点他早就知道,可今天的避无可避,让他十分无奈。林思环不是平凡家的大家闺秀,最得出这样的事的人,绝对是心狠手辣的。

    自己的一言一语都定格了史连城的生死,自己究竟要如何才能摆脱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