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加冕为王〕〔爆笑修仙,萌狐不〕〔大楚昭阳〕〔重生之黑铁的荣耀〕〔昨天还能怎么皮〕〔甜妻驯夫记〕〔黑白分〕〔五域记〕〔攻约梁山〕〔唐朝好岳父〕〔绝地成神〕〔武傲九霄〕〔校花的极品特工〕〔重生异界当帝王〕〔行咨天下〕〔魔王修仙〕〔爱欲横流〕〔娇妻难驯:总裁,〕〔法医毒妃:霸道王〕〔华娱特效大亨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五十五章 对峙
    第五十五章 对峙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

    谁有不平事。

    这个是时候的林思环是丧心病狂的,也是最可怕的。

    “你说,这史小姐要是再也回不来了,你又当如何?”

    盛庭欢眉头一蹙:“公主,究竟如何你才会放过连城?自问连城与你无冤无仇,你有为何偏偏揪着她不肯罢休?”

    “我为何不肯放过她,你不是很明白吗?”

    盛庭欢一愣,这一点是自己明知故问了,这个时候只要是个有脑子的人都明白,若说能与林思环结仇的,史连城认了第一,谁也不敢居上,而唯一能够让史连城和林思环结仇的原因,荒唐的只是因为一个盛庭欢。

    “其实,你想救史小姐也不难,只要你按我说的做。”林思环得意洋洋的说着。

    盛庭欢抬头看了一眼林思环,只觉胸口十分的压抑,连续落下的数子,已经让他输掉了在棋局之上属于自己的半壁江山。

    “公主想要盛某如何?”盛庭欢又敲定一子。

    林思环举子扬眉:“退婚!”

    “这不可能!”

    盛庭欢毫不犹豫的一口否决让林思环彻底的凉心,刚才盛庭欢的表现如果还能让史连城有一线生机的话,那盛庭欢现在打表现就等于挥断了史连城的一切生路。

    林思环所喜欢的盛庭欢就是这样,说一是一,说二是二,绝无后话。明知道这样会激怒自己的可偏偏还是不作他选,只是这样的人就是太自信了,她也感谢他的自信,不然她怎么狠的下心来,不顾一切的为眼前疯狂一回?

    林思环没有理会盛庭欢毫无理由的拒绝,继而自顾自欢颜的说道:“只要你回去推了你和史小姐之间的婚事,我定然将史小姐毫发无损的送还于你,之后你依旧可以迎娶史小姐进门,只不过在史小姐进门之前,我父皇会赐下婚诏,成全你我。”

    林思环越说,盛庭欢的脸色就越是灰沉。这对盛庭欢来说,却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好法子,且在当今这个世道,那个男子不是姬妾成群?更何况,林思环,那是天之骄女,又是多少王侯将相,贵族公子寤寐求之的梦中情人?

    这个时候,盛庭欢冷冷一笑,甚是鄙夷:“方才公主不是问我连城若是死了我当如何么?现在我可以直白的告诉你,连城若是不嫁,我可以终身不娶,连城若是消失在天涯海角,我远寻她千百度,海枯石烂,至死不渝。她若命陨,我以如一。”

    这个时候,这样的话,从一个男子的口中脱颖而出,怕是只要是有一点不了解盛庭欢的人估计都会不信,毕竟这世间没有谁离不开谁,也没有谁为了谁放弃谁,可林思环却是信了,因为她没有个盛庭欢朝朝暮暮,却是最了解他的那个人。只可惜,这个男人的眼里,从来就没有留下过她的足迹,甚至是影子,都未曾有闻。

    “你这是在用自己来威胁我?”说完林思环也觉得可笑,或许盛庭欢用别的方式婉转的表达这种想法她或许还会动容了,可盛庭欢对自己总是那样的绝情,盛庭欢已经连续两次的告诉过了自己,他的眼里从来就没有他,他所爱之人,从来都只是那个不起眼的史连城。

    既然你都不爱自己,她又何必念念不忘?她又为什么不念念不忘?

    “盛庭欢,我希望你最好考虑清楚,我林思环从来没有向人服过软,这已经是我做出的最大的让步了?”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林思环心还是动摇了。正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她所爱之人不能平凡于世俗,可从没有人告诉她,那个人会超乎世俗之外。

    盛庭欢闭上了双目,他这个时候的神情,仿佛又回到了刚才林思环刚见到他的那一会,眼中空洞无物,仿佛已然一无所有:“公主垂爱,庭欢无福消受,只是连城她始终是无辜的,公主为何不肯罢手。”

    听闻此言,林思环整个人都沉了下去,仿佛浑身上下的力气都被抽调了一样。

    林思环纵然不是盛庭欢所心仪之人,可她依旧是高高在上的千金之尊,为了一个男子,她能低声下气到如此地步,这个时候,只要是对她有一丝情意的人,都能被他打动,可盛庭欢的无情,是让她绝望的。

    这个人的心里,永远都不会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林思环将最后一子落下,整个人都变得寂落了起来,她无法正面面对盛庭欢的问题你因为她也不能给盛庭欢他想要的答案,可她肯定的是,这个时候的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理由让史连城活下去了。

    她要的东西,自己得不到,别人也别想得到!

    “这一局,是公主殿下胜了。”看着满目的疮痍,盛庭欢也是于心不忍,他总觉得林思环会被自己打动,又或者说,他希望林思环的爆发,这样一来,她就不会再迁怒于旁人。

    黑子定坐江山,铜城铁壁,牢不可破,看着这一片大好光景,林思环却是满眼失望:“你是输了,可你不是输给了我,是输给了史连城。”

    她赢了这盘棋,却失去了盛庭欢,永远的失去,得不到的拥有,彼此天涯的守望。

    “本公主自问学识,才艺,地位,样样皆是上端,可我只想知道,我又是哪里不如史连城,以至于她入了你的眼,而我却要被你拒之门外,千里之遥?”

    这样的问题,盛庭欢无法正面回答。他和林思环一样,都无法给彼此一个确切的答案。

    就在此时,另一个声音打破了这一场尴尬:

    “盛大公子,我把连城带回来了。”

    来人是何于飞,何于飞一举一动,虽不张扬,却是气势凌人。

    很快的,林思环和盛庭欢都看到了何于飞身后的史连城。

    盛庭欢松了一口气,可林思环却是怒目铮铮的看着何于飞,而何于飞,亦然不逊色,直直的盯着林思环,目不转睛。

    “连城受了些许的惊吓,不如就让盛大公子代为安慰如何?我想盛大公子也是累了,这接下来的这一盘棋,我与公主来下,如何?”

    何于飞看着林思环,轻声一笑,半身作礼,道。

    “如此,大恩不言谢,有劳。”盛庭欢说要,飞快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领着史连城就往外跑,头也不回。

    何于飞眉头一阵黑线,看来这盛庭欢甩手掌柜的名号还真不是盖的,这么大的一个盘子,只是吭了一声,就丢给她了?

    只是,这样的盛庭欢,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何于飞都还是第一次看到。

    “何于飞,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跟本公主下棋?”撇下这一句话,林思环摔袖站了起来。

    然而,何于飞怎么可能会给林思环这个逃窜的机会?只是,这个时候,何于飞却没打算出手拦截,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了林思环的面前:“公主殿下,今日之事,你就不应该和我解释解释么?”

    “解释?”林思环语气,甚是可笑。

    “当然,就比如连城为何还能安好如初的回来,又比如你的人为何迟迟没有回来报信,又或者,明明已经到了时辰,可皇后娘娘为何迟迟不出现?”

    何于飞的话刚说完,林思环就开始咬牙,她知道,走到了这一步,自己是瞒不住何于飞的,只是她没有想到那个打乱自己的一切计划的人,会是何于飞。

    “皇后娘娘怎么了?”林思环还是忍不住的问了出来。她总感觉,何于飞亲口说出来的每一个字对于现在来说,都不会是太平淡。

    何于飞意料之中的敛了敛眼中的星光:“皇后娘娘她啊,遇刺了,只不过呢,这刺客却是太自不量力,当时就被皇后娘娘拿下了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话刚说出口,林思环就后悔了,她这就是典型的不打自招了啊。

    何于飞扬眉得意:“只不过公主手下的皆非平凡之辈,皇后娘娘手段用尽,他们到死也不肯将公主你供出来,这一点,于飞佩服的五体投地。”

    得人心者得天下,稳民心者稳江山。

    只不过,他们只是一群只有使命,没有感情的死士。

    至于死士,林思环自然不会是心疼的,只可惜,在宫中这片土地之上,想培养这样的一股势力并不容易,这一次,林思环怕是连老本都搬出来了吧?

    林思环到底还是个能扛得住大世面的,即使自己的伪装被何于飞一层一层的撕破,可她还是能冷静如初的坐在那里,一手一子的与何于飞对弈着,游刃有余。

    何于飞不得不服林思环,林思环也是不负这名满京城的名声,至少何于飞与她对弈,是一点便宜都占不到,甚至还是被压着打,她之所以能赢过盛庭欢是因为知己知彼,可林思环对她来说,是一个毫无了解的对手。

    “各扫门前雪,守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你惠文又何必处处针对于我,甚至多管闲事?你真的以为,盛庭欢会因此待见你吗?”林思环轻笑着,她的话里带了五分真情,五分假意,可这些话对林思环自己来说,却是字字诛心的。

    盛庭欢的眼里,是浑浊的,谁也看不清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