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加冕为王〕〔爆笑修仙,萌狐不〕〔大楚昭阳〕〔重生之黑铁的荣耀〕〔昨天还能怎么皮〕〔甜妻驯夫记〕〔黑白分〕〔五域记〕〔攻约梁山〕〔唐朝好岳父〕〔绝地成神〕〔武傲九霄〕〔校花的极品特工〕〔重生异界当帝王〕〔行咨天下〕〔魔王修仙〕〔爱欲横流〕〔娇妻难驯:总裁,〕〔法医毒妃:霸道王〕〔华娱特效大亨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五十六章 强大的对手
    第五十六章 强大的对手

    何于飞看着林思环的分分秒秒总是带着轻快的笑意,轻快到让林思环忘记了谁客谁主。

    “于飞再济也只是一个县主,所以你就算是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于你做对。相信这一点公主殿下是最清楚不过的,只是无论是谁被逼上绝路的时候,都会不惜代价的反咬你一口。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何于飞从来就没有想过自己会主动与林思环为敌,她也知道,这相比之下,女子比男子更为难缠。

    男子行事可以光明磊落,可女子之间的勾心斗角,总能正在关键时刻给你一记锥心之痛,让你猝不及防。

    只是这本来无一物,何苦惹尘埃?林思环这一次处心积虑除掉的人本来只是史连城,可并不代表这里面没有包括了自己。

    “那你想如何?”看着自己的秘密都被何于飞窥破,林思环也没有再掩饰下去的必要了,她只觉得这个人很讨厌,可她忘了,这个是非是自己自找的。

    “于飞不想如何,于飞想要的只不过是一个公道,又或者说只是想向公主你讨一个说法。”

    “公道?”林思环觉得甚是可笑,在这皇宫之中,用来说话的东西从来就不是公道,因为公道适只适用于那些能够在宫中翻云覆雨的人,至于那些身份地下的人而言,主子的每一句话,都是公道。

    何于飞的话说的没错,她虽然是个县主,可她依旧不过是卑微的一只蝼蚁,无论是谁,她若是想对这样的一个人出手,与碾死一只蚂蚁,别无二处。

    “公主是不是以为这全天下的人都得让着你?你是不是以为,只要是你得不到的东西,别人都想得到?”

    林思环惊愣,:“你是说史连城吗?那我很抱歉,我也不想对她们如何,只是她们非要与我做对,我能如何?”

    “公主何必厚此薄彼?我想公主不会揣着明白装糊涂,于飞说的不是连城,而是我自己,扪心自问,于飞与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又为何要对我痛下杀手?难道在公主的眼里,于飞的命就不是命?”

    在这个人命卑微的世道,何于飞从来就没希望自己能够富贵荣华登堂入室,她只想完成自己想完成的,然后的然后,听天由命,顺其自然的走下去。不想与任何人为敌,也不想被任何人为敌。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何于飞心知肚明,自己和林思环的仇算是彻底的结下了,只是对于林思环,何于飞还不用太过畏惧。

    此时,林思环没有说话,只是一昧下棋,心无旁骛,安静的让人可怕,仿佛那一切都没有发生,仿佛她就是一个无关是非的路人那般。

    “既然如此,那于飞又想问问公主,为人处事,那四个字更重要?”何于飞继续问道。

    林思环沉默一会,“本公主才疏学浅,倒是惠文学识渊博,不如就如惠文解释于我听听如何?”她这个时候是慎之又慎,她也害怕自己突进一步,便是万丈深渊。

    “礼义廉耻。”何于飞不动声色的说道。

    岂知,这个时候,林思环却拍案而起,连连震落数子,方才的冷静,全然不在了。

    “何于飞,你别欺人太甚!”林思环咬牙切齿的说道。

    何于飞沉下了自己的眸光,不再去看林思环,而是默默的将手中的棋子落下。

    林思环的表现是在何于飞的意料之中的,因为林思环纵然是心思缜密,可说到底也只不过是个十来岁的女子,更何况,礼义廉耻四个字,贬低的是她的身份与尊严。

    身为金枝玉叶的公主,却对一个朝堂之外的男子死缠烂打,本来这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而且,这一点,也足够抨击的林思环体无完肤,而何于飞这一度的挑起,林思环能冷静下来才怪呢。

    只是,少女情怀总是诗,任是如何的不被待见,可林思环依旧是痴心如故,这是何于飞万万没想到的。因为在何于飞的潜意识里,林思环应该是那种冷酷无情之人,而这种冷血之人,又怎会有这样的一片痴心?

    她们所持有着的,应该是野心。

    “公主说我欺人太甚,可你自己又何必自欺欺人?你明知盛大公子心有所属,却偏偏还要横刀夺爱,你也明知道,盛大公子无论如何都不会接受你……”

    “你闭嘴!”落下一子,又落下一子,林思环终于忍不住怒视了何于飞一眼。同时,这一声爆吼瞬间吸引了远处的人们的目光,如此,林思环又不得不冷静下来。

    何于飞挽袖,如行云流水一般再落数子,整局棋局的局势竟然又被扭转了过来,这个时候,林思环才明白了何于飞的用意。

    为史连城说话?她不是这样的人,她也不像,她所做的这一切,都不过是想赢得这一把对弈罢了。

    为了胜利,不择手段,这样的人,和她倒是很像很像,只是她们生来便是敌人,永远都只能是敌人!

    “激怒我,有意思吗?”林思环又坐了下来,仿佛一瞬之间,冷静如初。

    “你要这么以为,我也没办法。只是这该说的我还是要说,这俗话说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先皇登位之时,必然也曾说过要以礼制天下人,我想这件事要是传到了陛下的耳朵里,无论是你还是盛大公子,你们都不会有好下场。”

    一个是不知检点,令皇室蒙羞,而另一个,则是胆大包天,诱拐千金,这是这其中的孰轻孰重,不用谁去诉说,林思环也能区分的清清楚楚的。

    “你以为父皇会相信你么?你凭什么这样以为?”说到这里,其实林思环也有些不确定了。现在的她很愤怒,直叫自己恨不得能立马就将这个人碎尸万段,把这个人强加在自己身上的耻辱,以千万倍的分量偿还回去,以解心头之恨。

    “公主,你我都是女子,你应该明白同为女子的致命之处,你若是在不珍惜自己的名节,那日后可就是后悔莫及了。”最后一口语重心长的落下,何于飞长叹一口气,放佛这一刻,她真的就像是林思环的知心好友,在规劝她从善一般去。

    这个时候,林思环紧握这手中的棋子,似乎是怎么打也打不开那手掌了!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就你那破名声,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比!”说完,砰的一声,手掌砸落在棋盘之上,手心一片浅红。

    看林思环这气急败坏的模样,何于飞唇边勾勒起了浅浅的得意的笑容。

    “公主不懂,我和你自是有着不同之处的,正所谓十八般兵器,各有所长,于飞虽然名声狼藉,可眼下对我而言,却也是最好的结果。而公主你不同,你是天之娇女,也是都城名秀,你有你的大好前程,你又何必将它亲手扼杀?”

    面对何于飞咄咄逼人的气势,林思环已经临近崩溃,现在何于飞每踩得一个地方对她来说,都是不能言喻的痛楚,同样的,这些痛处都是见不得光,或者是林思环自己的心魔。

    她最害怕别人提及,原本也没有人敢去触碰她的底线,可这个凭空出现的何于飞,偏偏要将这些东西展现在自己面前,甚至演绎的淋漓尽致,林思环目触的每一分一秒对自己来说都是极大的折磨。

    “公主,你说你今日要是真的将连城杀死在宫中,而你做的这一切又会被公之于众,你说盛大公子要事知道了,他又会怎么看你?”

    林思环沉默,这个答案她原本还是不知道的,只是经历了刚才和盛庭欢的那一场对弈之后,林思环的心里似乎已经有了个底。

    见林思环没有答话,何于飞又是扬眉一笑,继而说道:“你要是杀了连城,盛大公子绝对不会原谅你,更不会与你成婚,再者因为盛大公子的原因,盛大人或许也会退隐朝野,所以为了留住盛家的人,陛下一定会做出决断,而至于你的下场,可想而知。”

    听到这里,林思环脸上的肌肉竟然微微的颤动了起来:“不可能的,他们怎么可能会知道”抬头看着何于飞:“若不是因为你的话,他怎么可能知道?”最后落下的一子,林思环深表绝望,只不过现在的结果还是最乐观的,至少何于飞说的那些都还没有发生,自己也可以安然无恙的独活于世。

    “相信到了那个时候,盛大公子会不惜亲手杀了你”何于飞的话如同魔咒一般传进了林思环的耳中,这一刻,林思环心底额防线彻底的决堤了:“你闭嘴!他不会的他不会的他怎么会”

    看着眼前失魂落魄的林思环,何于飞摇了摇头。其实比起自己,林思环还是不够了解盛庭欢,盛庭欢从来不喜欢与人为敌,就算是仇深似海,他也不会让自己的双手染上一丝的污浊。

    “这一局,是于飞赢了,多谢公主承让。”说完,何于飞站起来,转身的瞬间长呼了一口气,若不是自己抓住了盛庭欢这个梗,自己再是努力也不会是这个极其聪慧的女子的对手。

    刚走出不远,史连萧又出现在了何于飞的面前,只见史连萧默默的看着林思环所在的方向:“就任由她在那里,没问题吧?”

    闻言,何于飞的眉头皱了皱:“世子似乎很担心她?”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