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女[快穿]〕〔地狱之手〕〔我是巨人〕〔万邦来朝〕〔盗神之戒〕〔我真不是良民〕〔瑶光女仙〕〔捡到一本三国志〕〔斗魂大陆〕〔万界建道门〕〔会穿越的道士〕〔废柴逆天:至尊驭〕〔重生第一奸商〕〔末世从红警开始〕〔甜妻驯夫记〕〔电影世界开拓者〕〔哀家有喜:摄政王〕〔重生六零养娃日常〕〔变身神龙闯都市〕〔奋斗在大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五十八章 贺礼
    第五十八章 贺礼

    月色洋洋洒落,整个殿堂都变的别有一番性质,或许也是皇后寿宴这宫里的人有意隐瞒,以至于这大半个时辰都过去了,皇后被行刺那一事还是一丁点的消息都没有传出来。

    这个时候,大殿算是彻头彻尾的人山人海海枯石烂烂醉如泥了。

    何于飞翩翩而来,没有找到陈烈,倒是对上了面前盈盈走来的史连城:“于飞,二殿下没与你为难吧?”

    何于飞摇头:“没有的。”接着抬头看这史连城,心里还是有点暖意,至少这个时候史连城是真心的在担心自己的。

    闻言,史连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没事就好,这二殿下虽不是个心狠手辣的,但人家为高权贵,于飞你还是不要去招惹的好。”

    这下何于飞就心里呵呵一笑了,林思澜这算是哪门子的不是心狠手辣之人,依他看来,这林思澜心狠手辣的程度绝对不会在林思城之下,顶多二人也就是一个平分秋色,若说林思澜不如林思城,这是决然不可能。

    其一,林思澜就算是依附林思城这个太子的羽翼,可也没有丧心病狂到要为林思城去清楚异己的地步,再者对于陈烈这件事来看,林思城是全然不知情,又或者说林思澜还没有宽宏仁义到要为林思城尚未扫除羁绊的愚蠢,尤其他还是有着这样的磅礴野心之人。

    “二殿下遵规不已,我怎么敢去招惹”当然,何于飞的所谓招惹,多多少少的还是蕴含了其他意味。毕竟那种想法林思澜可是刚刚还对自己表达过的,所以这个时候自己把话挑明白总比日后不明不白的被人横砍一刀来得好。

    何于飞这一句话说得很大声,以至于周围的人几乎都是听到了,与其同时,那些人也不约而同的做出了一副唏嘘的表情。

    他们就知道,何于飞就算是飞上了枝头,也不至于变成受百鸟朝拜的凤凰。皇子,那可不是闺中女子想勾搭就能勾搭得到的。

    这个时候就连已经走远的林思澜也忽然的转过头去看何于飞,林思澜知道,何于飞这是在羞辱他。想到这里他紧紧的咬住了自己的嘴唇,这个女人很大胆,竟然连自己都敢羞辱。

    话说到这了这里,史连城也尴尬了起来,毕竟她也没有料到何于飞竟然会往这个方向去想。

    “于飞别在意,我只不过是看到二殿下接近你有些担心罢了。”史连城很是愧疚的说道。

    何于飞翩翩一笑:“我没事的,连城不必自责。”

    “如此便好。”

    二人相对一笑,却是再也说不出什么话来了,当然史连城还是没有释然的,毕竟这何于飞还是和自己有过生死之交的。

    二人漫步走去,可刚走出不远,史连城一拍自己的后脑勺有停住了道:“差点忘了,刚才陈国公和我兄长又是出去了,说是叫你等他,晚点他会送你回去的。”

    何于飞点头,倒也没问些什么。

    这史连城就觉得纳闷了,难道何于飞连陈烈去干嘛了都不好奇吗?要直达哦这可是皇后娘娘的寿宴,陈烈就这样走了,可是不给皇后的面子哟。

    然而,何于飞不以为然。与给皇后面子比起来,陈烈的心里应该还有事情的分量比这重的多。

    终于,还是史连城沉不住气说了出来:“其实陈国公是带着我兄长去调查刚才刺杀我们的那一群刺客了。”

    “嗯。”何于飞依旧不慌不忙的点了点头:“这很是情理之中。”

    对于何于飞的平静和不动声色,史连城已经是无力吐槽的,有的时候她甚至还在想这何于飞是不是一个没有思想的冷血动物,就连面对那种刀光剑影的场合,她还是能那样的从善如流,不急不躁,完全没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样子。

    尚书府是书香门第,可这何于飞却一点都不想是出生在那里的。有的时候,史连城真的感觉何于飞就是自己望尘莫及的一个高度。

    静静的走着,何于飞却是在想,这个时候林思环要是还能给陈烈留下一点蛛丝马迹才怪呢,毕竟那些人都只不过是一群无关紧要的小喽啰罢了。

    紧凑到密集的人群之中,何于飞叹为观止,这个时候那些名门秀女,公主闺女们都开始献歌献舞,聘聘妩媚,艳艳骄阳。

    远远的,何于飞看到了林思环,这个时候的林思环也换了一件衣裳,娇艳的红妆将她整个人都衬的极其的明媚,长长的水秀在半空中挥洒,犹如泼墨画质一般在地上铺展而来,所谓的名满京城,从来就不是浪得虚名,

    同样的,周边传来的莺莺燕语,无一不是对林思环的称赞。

    就连史连城看着这一切也显得极其的出声,还是何于飞的推怂才让他回过神来

    “对了于飞,你打算送皇后娘娘什么贺礼?”

    看着史连城,何于飞表示十分的无语,感情今天的这些人都是跟给皇后礼物这个话题杠上了是么?动动脑子有好不好,她的县主名号还是白天才得来的,他哪来的时间去准备?

    刚准备说话,史连城又说话了:“尚书大人没给你准备吗?”虽然说何于飞是个庶女,但这可是皇后娘娘的贺礼,他总不能这么不给面子吧?想到这里,史连城无奈的摇了摇头,却又是饶有兴致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我打算送个锤子”何于飞抬头说道,却再也不想再提这个梗,尚书府的拿下隔热拿出了何尚书,那个还会为她好心的准备礼物送过来?想多了吧,孩子。

    然而,对于锤子史连城却是傻傻的当真了:“于飞是打算送给皇后娘娘砸胡桃吗?不过这种东西宫里有的是,于飞确定还要送吗?”

    “既然都有了,那我送个屁。”难道这南朝的人都是这么的认真吗?就拿陈烈来说,第一眼看见自己就是说喜欢,结果走到了今日。

    “于飞,这个可使不得,这是对皇后娘娘的大不敬啊”

    何于飞扶额:“你别说话,再说话我朵蜜你全家!”

    这边,林思环手捧着一块极美的丝绸递到了皇后的跟前:“儿臣祝母后福如东海,寿与天齐。”

    话音刚落下,周围一片称赞,其之所言的种种无一不是对林思环的称赞。

    作为压轴,林思环是最后一个将礼物送给皇后的,是以这个时候他的惊艳卓绝没有任何人会去质疑,毕竟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任何人会去在意再这之前的那些人送的会是什么,因为这个时候已经有了林思环的存在,是以这些东西现在在他们的面前都显得淡然无光。

    “你有心了。”皇后笑着收下林思环的礼物,不管林思环此刻的心境如何,可皇后总还是高兴的。

    得到了皇后的称赞,林思环脸上的神色也开颜了一些,只是说到底还是有些失落,毕竟这些和自己已经失去的那些比起来还是太少太少了。

    终于,她的目光转向了何于飞:“听闻惠文县主兰心蕙质,巧手天成,却不知你打算送怎么的一分贺礼给母后?”

    何于飞两眼一沉,星光霎那间绽放,却没有说一句话,想不到都这个时候了,林思环竟然还有心思跟自己的做对,只是这样的效果并不会很大吧?即使这礼物他今日是拿不出来,想必也不会对自己有什么影响,毕竟自己是什么时候什么身份,这些人的心里应该都是明白得很。

    然而,林思环不这么想,反是咄咄逼人了起来:“该不会是还没准备吧?听六妹说,你还打算送母后一分惊喜呢,难道这都是六妹凭空捏造出来的?”说着林思环目光落在一边的林思筠的身上。

    被林思环这么一盆冷水泼下来,林思筠整个人都变得不淡定起来,看着何于飞的眼神也渐渐的转变成了盈盈的乞怜。

    何于飞自然不会中了林思环的伎俩,毕竟两人都已经是撕破脸皮的,也不在乎明枪暗箭了,有本事就一起毁灭不是么?

    当然,何于飞还是没想到林思环会这么干,这是完完全全的想跟自己作对了,难道她就不害怕自己把他做过的事情公之于众吗?

    “惠文县主?”

    所有人的目光现在都在何于飞的身上,当然这一切都还是在林思环的引导之下得之而来。

    这个时候她是不能拒绝了,因为林思环说的蕙质兰心正是皇帝圣旨中所言的,这个时候她要是退缩,就等于是间接的打了皇帝的脸,当然,这也是完完全全的自毁前程。

    说到底,林思环这还是在看不起自己的出身,因为自己只是一个庶女,而且谁都清楚,何于飞在尚书府只不过是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什么书画,什么音律,什么女红,样样都不会厉害到哪里去,甚至就是连平常人家的小家碧玉都不如。

    所以林思环这是打算赌一把的意思了吗?

    林思筠悄悄的站在了何于飞的身旁:“惠文,实在没有的话,我可以帮你的。”

    何于飞点了点头:“谢谢六公主拔刀相助。”然而,何于飞却是转身谢绝了林思筠的帮助,徒留林思筠一脸失落站在原地。

    看了一眼林思环,恨意满满。

    “惠文学艺不精,愿鸣琴一曲,献于娘娘。”何于飞的声音清澈嘹亮,散入秋风,满彻京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医毒绝世:帝尊的〕〔从姑获鸟开始〕〔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鬼王传人〕〔最强透视〕〔凌天至尊〕〔重生军嫂有点甜〕〔一品道门〕〔君临星空〕〔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